百度搜索 [综]吹笛手 天涯 [综]吹笛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如今女子会风靡全日本,近几年连池袋的“露西亚”寿司店也赶潮流加入其中,专门为在本店内用餐的女子会提供相应的优惠折扣。

    因为各种工作上和家庭上的因素,一年可能都聚不到一起,经某人介绍后逐渐彼此熟悉的友人,今日包下了露西亚店内的一个包间。她们决定今夜抛弃掉外头所有的一切,好好放松一下。

    “赛门先生,这里请来一箱子啤酒!我们今天不醉不归!”最近,已经能脱离我妻妈妈的指导,独立做节目主持人的太刀川朝着包间外大喊着,她保持着的活泼淑女形象,在看到俄罗斯大汉举着一箱子啤酒进来后,完全碎的连渣也不剩。

    “哦哦哦,赛门桑之后的下酒菜也麻烦你们了。”

    “没问题,请尽情享受。”赛门用俄罗斯口音浓重的日语回应着太刀川,临走时对着认识的人挥了挥手。

    “桐绘酱给你,上次被你跑掉的事情我还记着呢。”太刀川拿出好几瓶啤酒递向了对面的人。

    小南桐绘接过太刀川的啤酒,豪迈的啪的一下徒手开了瓶,咕嘟咕嘟的对瓶喝了一口,像是老头子一样将啤酒罐子砸在桌面上,发出十分舒爽的叹息声,“呼!今天说好了不醉不归的!”

    武之内叹息一声劝道:“你们这是打算今天真的不回家了吗?”

    太刀川毫不在意,理所当然道:“没事啦空,回不了家就打电话让人来接啊!”

    “小南你不要喝太多了。”之前因为工作上的原因跟小南桐绘私下见过,看到过她喝高样子的战刃骸。试图去阻止酒品略差,喝多了会脱衣服变身接吻狂魔的人。毕竟在这里有战斗力能阻止桐绘的人,只有她一个。

    完全不知道某人醉酒会变一个性格的木之本樱,还劝道:“今天你就让小南姐放松一下吧,毕竟玉狛支部的事情那么多,虽然我不太清楚,但小南姐很辛苦的样子。”

    “小猬啊你不知道,三轮那家伙……”

    听见已经有大舌头出现,战刃骸无语的捂住了额头道:“……已经喝醉了。”她只是跟小樱说说话,结果一不留神就让某个不止酒品差,还容易醉的人钻了空子。

    而正在听某人抱怨的当事人,倒了一杯清酒送过去说:“好啦好啦,三轮桑不讨喜,他最讨厌了。”

    “对,他最讨厌了!还有乌丸那家伙……”

    “是是。”

    一直安安静静的市松看着挚友将清酒送上,笑眯眯的哄骗小南桐绘再来一杯。听见身边传来的咚声,她低声道:“小猬你学坏了。”

    “呵呵呵。”对付酒鬼已经身经百战的猬笑而不语。

    “啊!小南真没用啊!”太刀川抱怨完,鼓着腮帮子看向喝了一瓶清酒也毫不见醉意的人,羡慕道:“真好呢,小猬能喝清酒,我就受不了那个味道。”

    我妻猬低头看看自己手中已经空了的酒杯,实诚的回答道:“嗯,大概是因为家里人有在喝,偶尔陪着喝几杯,所以就练出来了吧。”

    “对了。”太刀川猛然想起一件事,换了个位置挨着猬坐下,用手臂捅捅身旁的人问道:“小猬现在跟那个人同居吗?就是之前你来公司给阿姨送东西,后来接你走的那个,超帅哟,我还以为你是喜欢小樱哥哥那种类型的呢。”

    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小樱疑惑的扭头问道:“怎么了?”

    太刀川对着还醒着的小伙伴们招了招手,说道:“你们都没见过吗?”

    “啊!”经太刀川提醒,想起什么的市松试探的问道:“美美是在说云雀先生的事情吗?”

    “唉!小雏你知道啊!”太刀川拉住了似乎是知情人的市松小雏,抓着她肩膀追问道:“难道真的是吗!喂喂,快点说说看啊,还有当事人不要沉默啊,到底怎样啊。说好喜事不隐瞒的,空她订婚的事情都说了。”

    “唉?空要订婚了吗?恭喜啊。”战刃骸十分羡慕的看着抬起手,将订婚戒指秀出来的武之内。

    武之内实说道:“嗯,之前被大和君求婚了。”

    “恭喜你啊,空。”猬伸手,跟武之内来了一个胜利的击掌,之后市松和小樱她们也道了恭喜。

    战刃骸问道:“婚礼准备什么时候举行呢?”

    “自然是要做五月新娘啦,对吧空!”

    武之内看着比自己还激动的太刀川,笑着回答道:“婚礼已经在筹办中了,只是天气逐渐转凉,所以大和君说再等一段时间,等天气转暖了再说。”

    “石田君那个闷骚一定是希望办在五月。”

    “小雏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很有可能。猬你还记得吗,你来御台场那天碰见我和大和君,他居然把我们两个甩在身后走在最前面。你还跟我说,大和君是因为你碰见了我们在逛街,所以才害羞了。”

    “阿空你这么说自己的男朋友真的好吗。啊!不对,现在该是未婚夫了。”太刀川用手背轻轻打了一下武之内的肩膀,又低声赞道:“我真是捧了一手好哏。”

    “阿空的喜事将近我们只要等请柬就行了,现在的问题是这位啦。”太刀川猛地反应过来话题跑偏了,她一把按住猬的肩膀轻轻摇晃了一下,一脸八卦的凑到对方面前询问道:“小猬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跟那个云雀先生在交往呢!”

    猬放下被摇晃的有点洒出来的清酒,对着疑似也喝醉的人微微一笑道:“之前爸爸要卖掉并盛的房子,我只是拜托住在并盛的前辈帮个忙而已。”

    市松问道:“猬以后不打算住在并盛了吗?”

    猬摇了摇头,回答道:“你们也知道我的工作性质是满世界跑,爸爸妈妈也因为卸下重担准备去全球旅行,说是要找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定居养老,并盛的房子没人打理太可惜了,所以想要卖出去。”

    武之内空觉得这样的决定太过可惜了些,“可是你从小住在哪儿,突然要卖掉好嘛?”

    猬继续道:“确实会觉得有点寂寞,但是我一想到就这么把它放在那里朽烂,总感觉会很悲伤。如果能将它卖给能珍惜它的人,拥有人气的家,想必它也会很高兴的。”

    “房子先生啊……”太刀川眼神朦胧的趴在桌子上,没一会居然睡着了。

    “真是的。”武之内叹息一声,将太刀川怀里的酒瓶拿走轻声道:“美美这孩子每次都是闹得最厉害,也是最快倒下的人。”

    “寿司君就由我们来解决吧。”市松说着,拿起桌上没怎么动过的寿司塞进嘴里。

    聚会一直到十一点才结束。

    猬对着将桐绘扶上计程车的战刃骸挥了挥手,“路上小心一点啊。”道别后,扭头看着驾着太刀川的武之内,晃晃手中的车钥匙道:“我送美美回去吧。”

    武之内摇了摇头,拒绝道:“不用了,一会大和君会开车来接我们,我和他会把美美送回家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啦。”

    猬又扭头去问另一个人,“那市松呢?”

    “银仙会来接我。”

    “那小……”

    小樱不等猬问完,前先一步道:“小狼已经来接我了。”说着,对着小伙伴挥了挥手,跑向了站在不远处朝她挥手的人。

    猬目送着小樱挎上小狼的胳膊离开的背影,低声道:“我有车……”

    “好啦好啦,知道你最近考上车本了。”武之内轻轻拍了拍猬沮丧的脑袋,安抚了一下想要炫一下车技的人。

    “虽然我很想拉着银仙坐一次小猬的车,不过今天没机会了。”市松说着,轻轻拍了拍猬的肩膀示意她看不远处。

    “……前辈?”猬一愣,叹息一声对身边的小伙伴道:“我先走一步啦。”

    “拜拜。”

    武之内目送猬跑向不远处站着的高挑黑发青年,她对市松发问道:“难道那位就是猬的绯闻男友云雀先生?”

    市松点点头,回答道:“虽然小猬一直强调那是前辈,但实际上,根据我多年的观察,对方可不只是把她当作后辈看待。”

    武之内轻声笑着道:“被猛烈追求中吗,看来我得多准备一份请柬了。”

    “武之内对云雀前辈相当有信心呢。”

    “毕竟你刚才有说多年来啊,能坚持那么长时间追猬,还会主动来接人,我不相信这么多年来猬会无动于衷。”武之内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又道:“如果猬放弃这么一个好男人的话,我大概会跑到她家哭一整天。”

    “太夸张了吧。”市松试着想了一下那有点可怕的画面,说道:“以武之内的性格,我完全无法想象你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武之内笑着解释道:“我只是不希望你们放弃掉手边的幸福而已。”

    而另一边。

    “晚上好。”猬跟一身西装革领的人打了招呼,注意到对方一直垂目看着她时,心脏突突突的跳动起来。看着对方很自然的伸手接过了她手中的挎包。相当明白的猬笑着装傻道:“云雀先生是来池袋办事的吗?”

    云雀接过包刚要转身的动作一顿,他点头答道:“嗯,来接你。”

    虽然是相当简介的话,可那低沉又认真的口气,这种被重视第二个俺觉让猬的面颊因羞怯而有些泛红。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抬手遮挡了一下潮热的脸颊,向昏暗的地方躲了躲。

    “呵。”云雀像是发现了好玩的事情,单手捉住猬的手腕,将她拉到月光下。

    发觉自己要暴露,猬不得已,只能在不远处守着车子的草壁哲夫下巴都砸到地上的吃惊注视下,将云雀的脸推向另一边低下头抱怨道:“只是一段时间没见,云雀先生学坏了。”

    我妻猬的这点力气在云雀看来弱得要命,他随时都能反击,可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趁机在某人推着他的脸时,单手环抱住对方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了。

    就像猬说的,一段时间没见云雀学坏了呢。

    此时,在意大利教坏了云雀的某人打了个打喷嚏,“啊啾!”迪诺揉揉鼻子,打着哈欠关上灯倒在床铺上,他心中担忧道:不知道我教恭弥那几招管不管用啊。

    云雀低头看着怀里面耳根都红了的人,心中越发赞同了迪诺说法,追女孩一定要持之以恒,否则活该单身一辈子。天下无烈女,好女怕男缠,会有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云雀心中有些期待的问道:“你有在认真考虑我们的事情吗?”

    之前在国外碰见过一次云雀,那个时候猬正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记录鸟群的生态,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被某个大变态知道,千防万防她还是被卢修斯暗算了一把,如果不是云雀正巧在的话,她很可能会被在高中期间就各种想法子弄坏她的卢修斯给拆了。

    云雀会出手帮忙,猬相当的感激。她至今还记得,事后第二天被云雀叫起来,浑身酸疼只能趴在床上完全不愿意动弹的感觉。与她的惨样比起来,云雀却红光满面像是做了全身保养一样。那个时候他把玩着她已经到腰际的头发,询问道:“你想不想跟我改变一下相处模式。”自那一夜后,我妻猬就彻底甩不开云雀恭弥了。

    猬内心挣扎道:“云雀先生你说过给我时间考虑的。”

    “你已经考虑半年了。”云雀对猬这种拖拉应付精神相当的不满,如今的局势让他迫切的想要得到答案,他想把怀里的人好好纳入羽翼下保护起来。当然,能顺势完全贴上他的标签是最好。

    “就,就算要给你答案,也不能在大街上啊……”

    听见猬要松口的迹象,云雀立马拉着人就往车边走去,“那就回家听你说。”他完全不给猬逃跑的机会,将人打包直接载回了云雀宅。

    草壁哲夫领着人来到客房,推门道:“我妻小姐的房间恭先生一直保留着,里面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我妻小姐还缺什么的话,请直接告诉我,我会帮你添加。”

    “不,已经很麻烦你了,谢谢你草壁前辈。”猬感激的对草壁哲夫道了谢,询问了浴室在哪儿后,进屋拉开衣柜——清一色的女装。

    猬一愣,默默扭头看向门外表情略尴尬的草壁哲夫,她手抖的指着衣柜问道:“前,前辈,我应该不是眼花吧,你确定没有带我走错房间吗?”

    猬记得,她上次来这间客房时,里面还干干净净的只挂着浴袍来着。

    草壁哲夫默默的移开了眼,尽职尽责的解释道:“请放心我妻小姐,我并未带你走错房间,衣柜里的衣服全部都是恭先生为你准备的,根据恭先生的意思,只要变化不大尺寸不会差。”

    个鬼——!

    猬压力很大的直接原地抱头蹲下,她才不要管草壁前辈会不会直接跟云雀说她怂了呢,云雀宅留着自己的客房,衣柜里还放着清一色合身的衣服,衣服上还撒发着她很喜欢的桂花的香味。

    猬埋进腿里的脸不争气的羞红了,这种刷好感的方式简直太恶劣了。

    站在门口的草壁哲夫目睹一切的发生,他很不理解的问道:“我妻小姐明明也很喜欢恭先生,为什么就是不答应呢?”

    一想到自己那些说出来都有些幼稚的理由,猬相当沮丧的抬起头来,吸了吸鼻涕答道:“大概就差临门一脚那种感觉?”

    明明猬说的模棱两可,可草壁哲夫却硬是听懂了,他欣慰的一笑,劝道:“那么我能否请我妻小姐,哪怕是一点儿也好,你能将这些心意告诉一些给恭先生吗?”

    猬点点头,“我会努力看看的。”

    洗过澡换好衣服,穿着和服的猬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待客的和式,云雀正坐在里面举着酒杯像是在发呆,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

    “云雀先生?”猬注意到,云雀手中的酒水因为她的唤声波动了一下,紧接着,她就对上了云雀那灼热的视线。

    明明一脸迫不及待的表情,他却还是先问她道:“和服合身吗?”

    “嗯。”猬点点头,摸了摸身上料子舒服的和服,笑着道:“我小时候跟哥哥学过怎么穿和服,只不过好久没有穿过了,稍微费了些时间。怎么样,好看吗?”

    云雀轻轻一笑,答道:“很适合你。”

    “你在喝酒啊,我可以讨一杯吗?”猬接过云雀递过来的酒杯,嗅了一下酒味,她垂目看着杯中映照着自己样子的酒液,轻轻摇晃着道:“我有事想要跟云雀先生说。”

    云雀手中的酒杯不小心溅出了一些酒液,相当高冷的“嗯。”了一声。

    “我并不讨厌云雀先生,只是……”

    “只是什么?”云雀相当紧张的攥紧了酒杯,只要他手下再用点力,这只制作精良的杯子就能被他捏碎。

    猬抬头看着皱眉的云雀认真道:“我还是不行。”

    “你……有喜欢的人了?优?木之本?还是……卢修斯?”云雀试着回忆了一下跟猬有交际的人,优和木之本已经对他不构成威胁了,现在只剩下对猬有极大兴趣的卢修斯,可是猬躲他还来不及,怎么会喜欢。所以说,到底是谁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攻略下猬了!

    注意到云雀的气场有些不对劲,猬赶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我跟云雀拥有的心情不一样!”猬大喊着,虽然喊出来舒服多了,但更多的是羞耻到想挖洞躲一辈子的想法。

    猬看着有些呆住的人,继续解释道:“如果只是因为你拥有财力,又能保护我而答应下来,那种半吊子的情感对你相当的不公平,所以我逃跑了。我希望拥有跟云雀对我一样的感情,或者更多的时候……——唔!”

    “那现在呢?”云雀用手指抚摸着刚才尝了一口的粉唇,哪里软软的,如同他半年前尝试过的一样。

    “或许这样呢?”他又亲了亲猬的额头,看着因为自己的行为而面色爆红的人,认真的询问道:“我要怎样做,才能让你更喜欢我一些?或者爱我?”

    “云,云雀……”

    “今天晚上我想碰你可以吗?”云雀看到怀中的人娇羞的点头答应,再也不控制了。

    忐忑了半年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白兰被打败的那一天,猬回到并盛,去见了十年前来到这个世界的云雀恭弥,她将手指上的订婚戒秀给了他看,并开心告诉他说:“我马上就要改姓云雀了哟,云雀猬,名字听起来会不会有点奇怪?”

    当时十几岁的云雀整个呆住,吓得连拐子都掉在地上的画面,猬表示她会牢牢的记在心里一辈子。

    不过,猬的运气真的是相当好,当她只是肚子饿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肚子的时候,十几岁的云雀连耳根子都红了,做出了他这辈子可能唯一一次转身逃跑的行为。

    目送着云雀“哼”了一声,潇洒的转身,脚步却有些凌乱绝尘而去的背影,猬笑的都直不起腰来了,扶着草壁的肩膀说:“草壁前辈,云雀先生是这么纯情的一个人吗?”

    草壁哲夫默默的抬起头来,看着悬挂在甬道内录下全部情况的监控器,他要不要提醒一下未来的云雀夫人,恭先生是管理这里的人,拥有相当宽的权限可以查看这里全部的监控录像。不过,扭头看看笑的相当嚣张的人,还是算了吧。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百度搜索 [综]吹笛手 天涯 [综]吹笛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综]吹笛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综]吹笛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