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恶魔首席侍宠甜心 天涯 恶魔首席侍宠甜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20章:要不要拒绝他呢?

    “有什么问题?”

    晓风失笑。“这里可是大马路,人家看到会笑我们的。”

    “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开心,没什么不可以。”他耸耸肩,一副桀骛不驯的潇洒模样。

    “可是没有音乐啊。”她仍试图反对,不想在大庭广众下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举动,要是被当成疯子就糟了。

    东方烨正想说话,突然间,动听的音乐不知道从哪里传出,顿时弥漫在动人夜色中。

    优柔的女声深情地吟唱着醉人的情歌,气氛霎时变得暧昧。

    “现在没有藉口再拒绝我了吧?”东方烨露齿一笑,再次朝她伸出手。“秦晓风小姐,我有这个荣幸吗?”

    晓风咬着嘴唇,怔怔注视着他的惑人笑容,蓦地有种心碎神伤的感觉。

    不久前的平安夜里,她等待着与他共舞,等碎了一颗心,他却拥着另一个女人,在深夜里放纵热情。

    此刻,他就站在她面前,像多情的王子在邀请心爱的公主,难道他已经忘记,他们早已没有任何关系了吗?

    要不要拒绝他呢?她的心狠狠拉扯。但她女性的矜持与骄傲,终是敌不过对他的深情眷恋。

    放纵一次吧!今夜之后,也许再没有与他共舞的机会,就当为自己留下一段美丽的回忆。

    伸出纤手,晓风微笑着将自己的手放进东方烨掌中。

    就着些微星光,伴着深情吟唱,两人在无人的马路上轻舞旋转。

    暧昧的气氛在两人身边悄然流转,东方烨只觉得怀中的晓风美得动人心魄,刻意压制着的深切爱恋顿时如潮水般汹涌而出。

    俯下头,他的唇往吸引着他视线的嫣红落去。

    晓风显然无法抗拒他,温柔地偎在他怀中,眸光流转间柔媚如水。

    眼看双唇即将贴上,但就在此时,一曲终了,音乐结束在两人对视纠缠的目光中。

    晓风像是突然惊醒,猛地推开他,急退两步,隔着安全距离对他微笑着,“有人在等你,你该回去了。”

    东方烨暗恨着突然结束的音乐,目光静静凝视着晓风,没有回答。

    两人在路灯下互相凝视,深切、缠绵的目光恨不得就此把对方揉进自己体内,从此不再分离。

    “可不可以和你跳完最后一支舞?”东方烨哑着嗓子问。

    晓风没有回答,只是微笑摇头,因为深怕一开口,苦苦压抑的泪水就会滑下。

    东方烨黯然垂首,再次抬头时,已把自己低落的情绪收好,脸上挂上他一向无懈可击的灿烂笑容。

    “那至少让我送你回家吧?”

    也许,这会是他们最后一次的独处。晓风无力拒绝,点了点头。

    “你该回去了,我已经到家了。”站在公寓楼下,晓风看着东方烨,微笑道别。

    他猛地抬头,双眼亮晶晶的,兴高采烈地提议:

    “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圆缘园喝杯咖啡好吗?”

    晓风叹口气,微笑,“不早了,你明天不用上班吗?”

    东方烨不高兴地把脚下一颗石子踢得老远,憋着气回答:“就算我十天半个月不上班,也没人敢解雇我吧?”

    “那是当然,可我跟你不同,我只是小小的上班族,必须按时上下班。”晓风为难地找着藉口,心里却在哀求。

    拜托他不要再这样子了,好不好?他这么恋恋不舍的模样,她会以为他是喜欢她的,她会舍不得,她会不愿放手,她会找出千百个理由留在他身边的。

    可是她不可以,他喜欢的人是方盈,不是她。

    看他闷闷不乐的臭脸,晓风仍是没有免疫力,只得无奈投降。

    “好吧,如果你能告诉我,三个我应该陪你去喝咖啡的理由。”

    闻言,东方烨雀跃地望着她,追着她的话尾问:“那你就会陪我去喝咖啡?”

    晓风心头叹息,点点头。

    “第一个理由,我想喝咖啡,这算不算理由?”

    “算吧。”她微笑。对他的话,她能反对吗?

    烨竖起两根手指,想着。“第二个理由,那里的咖啡很好喝。”

    想起黑咖啡是他怀念方盈的方式,她突然一阵烦躁,不觉冲口而出:“可是我最讨厌喝咖啡。”

    他愣住,看着晓风微含怒气的眼睛,似乎猜到她的心情。“那我们喝茶好了,那里的龙井也不错。”

    “好吧,那第三个理由呢?”

    东方烨皱起眉头,苦苦思索。“第三个理由,我想想。”

    “好了,别想了,走吧。”晓风笑着,率先往前走去,轻快的脚步飞扬如舞步。

    淡淡星光下,她的眼睛亮如夜星。

    在她的双眼里,东方烨找到了漫天星光,灿烂得让他不敢逼视。

    东方烨和晓风坐在圆缘园里,两人很少说话,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

    晓风看着桌上漂浮在水中的小小蜡烛,一点点的烛泪在水面上滚动着,很美丽的景象。

    他们坐了很久,直到服务生过来通知他们要打烊了,两人才离开。

    来到门口的时候,两人才发现外面居然在下雨。

    “怎么办?下雨了。”晓风苦着脸伸手接着从屋檐滴下来的雨滴。

    东方烨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模样,耸耸肩,惬意地回答:“那就等雨停好了。”

    “如果雨一直不停呢?”

    他想也不想,“那就一直等下去。”

    晓风惊讶地转头看向他,不明白他为何一副随遇而安的坦然样子。

    “如果雨下一夜怎么办?”

    烨也转头看着她,“要是雨一直下到明天,那我们就厮守一辈子,怎么样?”

    晓风怔住,因为他的话。

    他是认真的吗?她不知道,可他炽热的眼神却叫她心悸。晓风不自然地避开他热切的眼神。

    东方烨也无所谓地耸耸肩,转头看向外面的绵绵雨丝。

    细雨纷纷,从幽黑的夜空飘落下来,整个世界都笼罩在绵绵细雨中,静悄悄的。

    晓风抬头望着天空,用落寞的语气轻诉:“今晚的星星本来就少了,现在还下起雨来,连那最后几颗星星也不见了。为什么上帝总是那么残忍,连最后的一点美丽也无法留下?”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乎连她自己也听不到。

    “你不觉得这些雨滴就是星星的泪水吗?它们躲起来流泪,当然不想让你看到。”他轻快地说,试着开解她的落寞。

    她轻轻一笑,一滴雨水被风吹到她的鼻尖,她皱皱鼻子,可爱之极。

    东方烨伸出手帮她擦掉鼻尖的雨滴,温馨的气氛在两人间缓缓酝酿。

    “谢谢。”晓风腼腆地道谢,看着地上慢慢积起的水洼,“烨,你觉不觉得,雨水把天地分成了两个世界,外面的世界好像和我们毫不相关一样,我们的世界就在这小小的屋檐下,就只有你和我。”

    他也深有感触地回应:“如果能就这样到永远该有多好?”

    话一出口,晓风就后悔了。

    她怎么能说出这么暧昧的话呢?再听到东方烨的回答,她更是后悔。

    他和她之间的情况已经够复杂了,她怎么还能纵容这种关系继续下去?

    “快十二点了,我必须马上回家,不然晴雪会担心我的。”

    东方烨如何能明了晓风心中的柔肠百转,他有丝错愕地看着她,“可是还在下雨。”

    “雨已经很小了,我不怕。”说着,晓风步下台阶,跑到雨幕中。

    东方烨急忙跟下来,有些焦急。“你会着凉的。”

    “没关系!我要走了,再见。”晓风急切地道别。

    东方烨急忙追上去,脱下外套,遮在晓风头上,为她挡去风雨。

    晓风忙摇头拒绝,“不要!你会着凉的,快穿回去。”

    “行了,我送你回去,这么晚,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晓风没再反对,两人默默走在细雨纷飞中,顶着东方烨的外套,在这小小天地中,两人各怀心事,谁也没有说话。

    当回到晓风家楼下,雨便停了,雨后的天空清新的叫人沉醉。

    “谢谢你送我回来。”她微笑着说,客气地保持着距离。

    “不用,别客气。”察觉到晓风客气的疏远,东方烨有些无奈,却不知道该如何打破两人间的屏障。

    “再见。”她微笑着后退一步。

    “再见。”他说。

    晓风诧异地看着他。这是第一次,他对她说再见,他从来都是说“拜拜”来和她道别的,这小小的改变意味着什么呢?不敢再思考下去,晓风忙挥手告别。

    结果,她退一步道声“再见”,他就进一步道声“再见”。

    “烨,再跟下去,你就要跟我回家了。很晚了,你还不想回家吗?”晓风哑然失笑地问他,其实她真正想问出口的是,他怎么舍得让方盈一个人在家?

    但话到口边,又止住了。她不敢问,无论他的答案是什么,相信都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他灿烂地笑着,有点小小的无赖,却仍是迷人得让她无法对他生气。

    “时间还早,我不急。”

    晓风看看腕表,叹口气。“拜托,快一点了,我们已经磨了一个晚上。”

    “我有的是时间,如果你还想磨下去的话,我可以无上限奉陪,只要你一句话。”

    她的心被他的一句话弄得更形混乱,猜不透他到底想做什么。

    他这么对她纠缠不休到底是为什么?他又不喜欢他,缠着她做什么?难道他忘了还在等他的方盈?

    “好,一句话!你走那边,我走这边。”她指着两个相反的方向。

    “晓风。”他凝望着她,眼里有着诉说不尽的情意。

    她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继续沉溺在他漫不经心的温柔中。他温柔的怀抱注定不属于自己,继续眷恋下去,等待她的只会是她的灰飞湮灭。

    “好了,别玩了。不如这样,我们数二三一,然后一起转身背对背离开,谁也不准回头,好不好?”

    盯着她的眼睛,他在她眼中找到一丝企求的味道,不忍拒绝她期盼的眼神。给不了对她承诺的幸福,他不知道有什么资格继续纠缠她,所以点了点头,他答应:“好。”

    晓风数:“一……”

    “二……”他数,音尾拖得长长的。

    “三!”两人一起数,他不得不放开牵着晓风的手,看着晓风微笑着转过身。

    站在原地,凝望着晓风的背影慢慢离去,他的心里针刺般痛楚,她的每一步仿佛都狠狠踏在他心头。

    不忍再看下去,他落寞地转过身,举起沉重的双腿离开,却举步维艰。

    路灯把两道寂寞、伤感的身影拉得长长的,每踏一步,心就更痛一分。

    约好了不能回头,不能挽留的,但两人都只觉得喉咙哽住了,被一些很想说却说不出的话堵得很难受。

    东方烨在心头默默数着脚下的脚步,当他数到“十三”的时候,再也抵受不住心里的呼唤霍然转身。

    然后,他看到了,看到了早已悄然占据他心中最温柔角落的温暖笑容。

    晓风温柔地笑着,负着双手,站在原处,睁着一双美丽的眼睛望着他,那楚楚的姿态紧紧揪扯着他的心弦。

    原来,她一直没有离开,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他。

    “晓风!”他站在原处,呼唤着她的名字。

    她微笑不语。那道浅浅的微笑勾起他心底一直潜藏的无限热情。

    “晓风!”他喊,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她,一把将她抱起,在细雨初停的冬夜抱着她转圈,挥洒着无尽的喜悦,任串串笑声在他们四周飞扬。

    这一刻,久违的幸福轻叩两人紧闭的心门,再度造访。

    直到整个天地跟着他们一起旋转的时候,东方烨才把晓风放下,但双手仍是紧紧搂着她,不肯放开。

    晓风把脸深深埋进东方烨的胸膛。

    感觉到她浑身轻微颤抖,东方烨连忙把外套打开,把她整个人揽进自己温暖怀抱,这一刻,他有种与晓风血脉相连的亲密感觉。

    如果,世界就在这刻走到尽头;如果,时间就在这刻打住……

    晓风的声音隔着厚厚的外套传来——

    “烨,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也是下着雨,天气很冷,我没有带伞,是你把雨伞借我,自己却直接冲进雨中,淋得像落汤鸡一样。

    从那天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你冲进雨里的背影,我到今天仍记得,所以,我喜欢雨天,因为那会让我想起你。

    到今天我还清楚记得你那天的模样,你借给我的那把蓝色雨伞也一直跟着我飘洋过海,从台北到伦敦,又从伦敦回来台北,依然好好收在我的柜子里……”

    顿了顿,她继续说:“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一件很苦很苦的事,就像不加糖的黑咖啡。

    这些日子,我经常一个人偷偷泡黑咖啡来喝,你用黑咖啡来怀念方盈,我就用黑咖啡来思念你,那苦苦涩涩的滋味真的很像思念你的感觉,让人喝得想哭,却又忍不住想一尝再尝。”

    “傻瓜,这些事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东方烨震撼地望着她。

    “告诉你有用吗?故事会有不同的结局吗?”她凄楚地笑了。

    东方烨定定凝视着她,“我不知道,也许会。”

    若是他早些知道晓风的想法,他绝不会轻易放开她的手……但现在,他也不确定自己想要什么。

    “我经常在想,如果我比方盈早认识你,你会不会喜欢我?我不知道我是输给她,还是输给命运、输给时间。

    告诉我,如果我比她早认识你,你喜欢的人会不会是我?”

    挣开他的拥抱,晓风隔着一步的距离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等待他的答案。

    东方烨静默着,垂下眼,隔了三秒钟,他抬头正视晓风。

    “晓风,我不想欺骗你,从我认识方盈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喜欢她,这种感觉一直没有改变过。”

    听了他的答案,晓风说不出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只觉得空空的,整颗心像是掉进一口深井里,不断地往下坠。

    血色从她的脸上褪尽,期待的光彩从她的眼睛里消失,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她抵在他胸前的手无力地垂下。

    突然,他拉起晓风垂落的手臂,认真地说:“不过,我依然记得,你那天穿着蓝色的毛衣、白色的裤子,还有,系着一条灰色的围巾。”

    晓风失去光彩的眼睛奇迹般的注入了新的色彩,喜悦在她脸上逐渐成形。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的打扮?”

    “晓风,我不想骗你,我真的喜欢方盈,就算到今天也没变过。她的归来确实叫我措手不及,可是我真的没想过要放弃你,我是真的爱你。”

    晓风咬着下唇听着他的表白,刹那间不知所措。

    “那天晚上你问我是否真心喜欢过你,我没有回答,其实我是因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方盈回来了,当时我心里真是乱成一团,我不知道该如何对她解释我与你的关系。”

    沉默片刻,她柔柔开口,声音有着压抑过后的沙哑。

    “我明白,只要你真心喜欢过我,我就很满足了。我不在乎是否能拥有你,我只在乎你是否幸福。只要你跟方盈在一起能够快乐,我不在乎你会忘记我。”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变成令人心碎的哽咽。

    “晓风!”

    东方烨激动地一把将这个令他心疼至极的女人搂进怀里,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他是真的不想放开她啊!但是他们似乎永远找不到对的时间相爱,他们间的那条红线实在太脆弱。

    他紧紧搂着她,热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耳畔滑过她的脖子、流进她的衣领,最后注入她的心房,再也流不出去。

    让他们分开的不是他,而是命运。

    紧紧回抱他,晓风在东方烨肩膀上泪如雨下,哽咽地说:“如果这就是命运的安排,我们只有勇敢的接受它。”

    “晓风!”

    东方烨缓缓松开搂紧晓风的手臂,心头漾满了浓浓的不舍,感觉像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宝贝,化作细沙从指缝尖逐渐流失,任他再怎么努力也留不住。

    晓风退开一点距离,想把他看清楚些,因为今后支撑她活下去的力量,就是他留在她心中的回忆,所以,她一定要利用每一秒,把他的神情、他的举动……完全清晰的镌刻在心底。

    他说喜欢她的笑容,不喜欢她掉眼泪,所以,她不能哭,她只能笑,她要在他心里的每一段回忆都是灿烂的笑靥。

    使出全身力气,晓风挤出一个微笑,然后,她发现,他在她眼中的身影开始模糊起来,映在一片水光中,再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举起双手不断擦拭脸上的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反而越擦越多。

    东方烨疼惜地捧起她泪痕斑斑的小脸,温柔地用手帮她擦拭泪水,却仍是擦不干净。

    她开始断断续续、语无伦次地解释:“烨,其实我不想哭的,其实我一点也不难过,我只是高兴,你说你是爱我的,我听了真的好高兴,我想,这就叫喜极而泣了。你说不喜欢我哭,我哭起来很丑,那你不要记住我哭的丑样子,只记住我笑起来很漂亮的模样,好不好?”

    东方烨整颗心都被晓风的话给揪紧了,在她耳边急切地低语:“不,你哭起来一点也不丑。其实是因为你一哭我就心疼的半死,所以才骗你说你哭很难看,让你少哭一点。其实你哭的时候楚楚可怜的,真的很漂亮。”

    听了他的话,晓风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边擦眼泪边展笑容,在泪光闪闪中悄然粲笑。

    “讨厌!你又骗了我一次。”

    她佯装生气地噘起小嘴,食指狠狠点上他胸膛,气愤控诉:“你知不知道就是你这句话,害得我都不敢哭,就算想哭,也不敢给人看到,每次都是一个人躲起来偷哭,不知道多惨。原来都是你在耍我!”

    顿了顿,想起一件事。“对了,那天晚上在医院,你怎么知道我在花园,没在病房里?”

    “猜的。”他随口敷衍,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哼,不说拉倒。”晓风不悦地撇过头去。

    “好,我说。”转到晓风眼前,东方烨拉住她的手,叹口气,双眼闪着真诚的光彩。

    “其实,那天晚上我一直守在你病房外,我希望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至少可以离你近一点。”

    “烨!”晓风的双眼在不知不觉间又被泪水浸湿。

    “看着你在花园里伤心落泪,你知道我的心是什么感觉?几乎想不顾一切冲到你面前,告诉你,我爱你。结果,你昏倒在草地上,当我抱着毫无意识的你时,我真的好恨自己。”他眼中写满内疚。

    反握住他的大掌,晓风温柔地说:“烨,别这样。”

    “晓风,答应我,如果以后我不能在你身边照顾你,你一定要好好爱惜自己,答应我!”捧着她的小脸,他要求。

    晓风努力眨着眼睛,强忍着不让来回打转的泪水滑落,咬着下唇,她连连点头承诺:“我答应你,不管将来怎样,我都会好好照顾自己、爱惜自己,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

    “那我就放心了。”东方烨满意地微笑,把自己的额头抵住她的,闭上眼。

    这一刻的哀切缠绵,这一刻的绝望温柔,他到死也不会忘记。

    晓风哽咽着,闭紧双眼,泪水终于从紧闭的眼角滚下,滑过嘴唇,尝到了苦涩的味道。

    “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吧?”脸上犹挂着晶莹的泪珠,她笑着问。

    东方烨点着头,吐出一口气,脸上仍是那无懈可击的灿烂笑容,只有微微泛红的眼眶泄露了他的情绪。“当然,好朋友。”

    晓风却摇了摇头,说:“不要!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就好了。我已经决定了,下个月就回英国。”

    东方烨闻言变色,黯然问:“决定了?”

    她重重点头,以显示自己的决心。

    东方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在脑海中镌刻着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

    “我可不可以要求一个goodbye  kiss?”

    晓风垂下头,咬着唇,笑了。“当然不可以,大色魔!”

    东方烨故意失望地叹气,晓风却飞快地抬起头说:“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goodbye  hug.”

    东方烨笑了,晓风也望着他浅笑盈盈,他伸出双臂,把她揽进怀中。

    浪漫相拥的刹那,温馨感觉在周围悄然流转着,爱的气息飘散在天地之间。

    这一刻,他清楚知道自己爱她,爱着怀中的这个小女人。

    又下雨了,晓风站在屋檐下,望着纷飞的雨丝,禁不住幽然长叹。

    最近经常下雨呢!不知道是不是连老天爷也在提醒她形单影只的孤单?

    “没带伞吗?让我送你一程好不好?”

    一道娇柔清甜,恍如天籁的嗓音从她左方传来。

    晓风愕然望去,毫无意外,那美妙得令人难忘的声音果然来自方盈。

    此刻,方盈正撑着把蓝色的雨伞,静静地站在雨中,一头长发披垂在纤细的双肩,有种遗世独立的飘逸姿态,像误坠凡问的精灵。她的脸上奇迹般带着几分惆怅、几分落寞、几分迷惘,混合成令人怜惜的哀伤。

    就连晓风都不得不为她心动,对她心生怜惜,甚至觉得令她难过简直就是罪孽。难怪东方烨会对她念念不忘,珍之重之,不舍让她受到丁点伤害。

    “方盈?你怎么在这里?”

    方盈淡淡一笑。“我是来找你的,有时间吗?方不方便找个地方喝杯咖啡?”

    面对这么温柔的邀请,谁能狠心拒绝?晓风只有点头应允,走进方盈撑过来的伞下。

    两人来到附近一家咖啡屋,服务生问她们想喝点什么的时候,方盈要了黑咖啡。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晓风也点了黑咖啡。

    她和方盈相对而坐,默然无语。

    方盈垂着眼,若有所思;晓风猜测着她的来意,默默打量着她,她的头发、毛衣上有着方才不小心沾上的雨珠,在昏暗的烛光下闪烁着莹然的光彩,清丽得不可方物。

    咖啡送上来了,方盈拿起小汤匙轻轻搅动着杯中苦涩的液体。

    “我们好像很久没见了,上次像这样坐在一起喝咖啡,似乎已是上个世纪的事。”方盈放下手中的小匙,抬起头看着晓风。

    她清澈明亮的双眼中隐然透出落寞的颜色,直直穿透晓风的心房,令晓风又想起了他。

    为什么方盈的眼神这么寂寞?她回来了,又再次得到他,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因为东方烨,她们之间有了某种再也拆解不开的关系;因为东方烨,她们的命运因此交缠改变,再也回不到最初的平静安详。

    看着落寞的方盈,晓风微微一笑。“是啊,好久不见了。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在纽约的这段日子,烨还好吗?”方盈望着晓风温柔地问。

    晓风浑身一震。难道她已经知道她和东方烨的关系?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烨本人,我想我大概不能代他回答你什么。”

    方盈微微一笑,但晓风却敏锐地发现她的笑容更落寞了,明显的带上了伤感的神色,她忍不住关心地问她:“方盈,你好像不是很开心,你跟烨之间发生了什么问题吗?”

    “没有,我和他之间什么问题也没有。”

    晓风松了口气,微笑着,真诚地说:“那就好。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他,不要再伤害他了,他真的很爱你。”

    方盈深深凝视着她,像要望进她的灵魂深处般。

    晓风吓了一跳,不安地问她:“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

    隔了半晌,方盈看着她,一字字地说:“到现在,我才知道烨为什么那么喜欢你。”

    这次晓风是真的被吓坏了,抖着声音说:“怎么会?你多心了。”

    “是吗?”方盈淡淡反问。“我宁愿是我多心,可惜事与愿违。自从认识了你以后,他已不再像从前一样爱我。只不过,他不愿承认,我也不愿承认。有些时候,承认是需要勇气的,因为随之而来的就是承担。但显然的,我和他都缺乏这种勇气。”

    晓风急了,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急切地反驳方盈的话。

    “不是这样的,烨喜欢你,他跟我说过,从认识你的第一天,他就喜欢上你,而这种喜欢到现在也没有改变过。”

    她的语气越来越激动,满脸涨红地说着:“你知不知道,自从你去纽约后,他每天都在想你,用他的方式怀念你,不肯走出你和他的世界,如果这样都不算爱的话,那要怎样才算?他爱你,从始至终就爱你一个人。”

    晓风做出总结,却让自己心痛不已。

    相对于晓风的激动,方盈始终都是淡然的。

    “傻瓜,如果这样就叫爱,那你现在做出这样的事,得出这样的结论,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一点也不爱烨?”

    晓风被方盈问得安静下来,她小心翼翼地轻问:“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昨天晚上,我一时按捺不住,问他是不是爱上了你……”方盈深深望着她说。

    “然后呢?他怎么说?”晓风紧张得心都拧紧了,几乎喘不过气。

    “他什么也没说就开门离去,今早我自到他在桌上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方盈……”乍闻这样的消息,晓风心中百味杂陈,不知该悲该喜。

    “也许我根本不该问他这样的问题,如果不问,那我还可以装着什么都没改变,他依然爱着我。可我的骄傲不容许我这么做。三年前的我执意离开,今天的我根本就不应该回来。可是我不甘心,我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改变一切,结果,我失败了。从不说对不起的烨,第一次对我说对不起,却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没办法原谅他跟我说这三个字,这三个字里面包含了太多我无法接受的东西。”

    方盈苦笑,一滴水珠冲破束缚,跌落失去热气的咖啡杯中,激起一圈涟漪。

    “他改变太多,多得已不再是从前的他。他不再喝黑咖啡,每天把可乐当水喝,而且只喝罐装可乐,收集了一大堆拉环却舍不得丢掉;每天晚上一个人坐在窗台上看星星,宁愿对着星星说话,与我却相对无言。我想,他的这些改变都应该与你有关吧?”

    “方盈,我真的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晓风歉然。

    “那就什么也别说,至少……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再也不想听到这三个字。”

    方盈举起手,拭去眼角的湿润,灿然一笑。“不如,你说恭喜我好了。”

    晓风愕然,“恭喜?恭喜什么?”

    “恭喜我终于解决了一个一直困扰我的疑惑啊,我在纽约的时候始终不得安宁,所以才飞回来,现在终于弄清楚了、释然了,也获得了解脱,这还不值得恭喜吗?”

    晓风缓缓扬起一个真诚的笑意,为方盈的风度,也为方盈的潇洒,这么提得起放得下的女人,真的很难得。

    伸出手,她诚心诚意说:“恭喜你!”

    “谢谢!”方盈大方地与她握手,呼出口气,眼神一黯,随即又微笑。

    “其实,放开了别人,也等于放开了自己,喜欢一个人并不是只有占有他这种方式,我无法阻止他获得真正的幸福。”

    看着方盈似是闪着圣洁光芒的脸庞,晓风禁不住低呼:“你真的爱惨了他,难道你不怪他变心吗?”

    方盈低笑,反问:“如果东方烨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又爱上别的女人呢?你会怪他变心吗?”

    想想,晓风摇头。

    “我想,对他,我只有祝福。没有人会故意要变心的,他爱我的时候无法假装不爱我,正如他不再爱我的时候,也无法假装仍然爱我。我爱他,就不可能为了虚假的自尊而不放他离开;我爱他,我希望他过得幸福,希望他能跟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如果我阻止他追求幸福,就表示我不是真的爱他,那我又有什么资格怨责他变心,不再爱我呢?”

    方盈笑了,“晓风,你在暗示我不可以阻止东方烨追求真正的幸福吗?”

    晓风一惊,忙解释:“不是不是,我只是说出我的想法,没有叫你要怎么做的意思,你不要误会。”

    “放心,我不介意。而且事实上正相反,我很同意你的见解,爱不是占有。就像喜欢天上的星星,不可能把星星摘下来挂在房中;喜欢一个人,也不可能把他锁起来,绑在身边。而且,经过这件事我也没什么损失,反而多了两个好朋友,挺不错的啦。”方盈展颜一笑,顿时如同阳光突破乌云普照大地,明艳照人。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无可言喻的默契悄悄渗透心底。

    “东方烨,是你吗?我是晴雪。”晴雪的声音在电话里焦急地传来。

    “晴雪,有什么事?”他讶异晴雪怎会打电话给他。

    自从上次晓风病倒后,晴雪对他从来就没有好脸色,这会儿怎么会想起打电话给他?该不会是晓风出事了吧?

    “烨,来不及多说了,医院刚刚通知我,晓风和方盈食物中毒,被送进了慈爱医院,你最好马上赶去。”

    他顿时呆住了,“怎么会这样?她们情况如何,有没有危险?”他急得心都在颤抖。

    “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她们一起在一家咖啡屋喝咖啡,谁知道咖啡的水质有问题,一起出现中毒症状,然后就被送进医院了。反正事情就是这样,好了,不说了,你最好尽快赶去。”

    下一秒,东方烨已抛掉电话,不管目前正在谈的上亿合约,像一阵风般地往慈爱医院刮去。

    一路风驰电掣赶到医院,东方烨纷乱的心头只祈求着——晓风,你千万不可以有事,不可以有事……

    当他喘息着奔走在急诊室的走廊上时,每看到身穿白衣的护士、医生,马上就抓住他们追问晓风与方盈的状况,却没人能给他答案。

    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他焦急地一间间诊疗室找着,却始终看不到晓风和方盈的身影。

    终于,只剩走廊末尾最后的两间诊疗室了。

    他的心脏飞快地跳动着,用一种快得几乎让他无力承受的频率,眼中晃动着形形色色的身影,他的焦距集中地搜寻着他熟悉的纤细身影。

    怎么会找不到她呢?他在心里呐喊着她的名字,对于周围嘈杂、喧哗的声音全都充耳不闻,在他的世界寂静得就像无声的黑白电影,除了晓风,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烨!”一声熟悉的呼唤在身后响起。

    东方烨身体一震,猛然回头,一道身影站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满含泪光地望着他,一副泫然欲泣的楚楚姿态。

    是方盈!

    那晓风呢?晓风在哪里?他下意识地想着。

    在他仍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方盈含着满眶眼泪,满腹委屈地扑入他怀中,将他紧紧搂住。

    “烨,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刚才我真的好怕,怕自己会就那么痛得死掉。”方盈在他怀里啜泣着,哽咽倾诉。

    感受到怀里纤细身躯的轻颤,东方烨下意识地搂住她,抚慰地轻拍。“好了,好了,没事了,别怕,有我在。”

    可是他的双眼仍是绕过方盈纤细的肩头,在人群中搜索着让他牵挂不已的身影。

    晓风呢?她在哪里?她到底在哪里?她是否平安?

    终于,一抹纤细的身影从走廊最后一间诊疗室走出来,他的视线几乎立刻就投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上。

    晓风抬起眼,她的视线马上就撞入了他深如大海的眸光中,隔着方盈的肩与他目光交缠,他的眼睛中包含了太多太多无法倾诉的言语。

    她怔怔立在原地,他纠结缠绵的视线几乎压得她无法呼吸,心跳飞速地律动着,眼眶立时湿润了。

    东方烨隔着十几步的距离望着晓风。

    她瘦了,憔悴了很多,站在诊疗室门口,一副风都吹得走的模样,本就白皙的肌肤此刻更是毫无血色的苍白。

    但是……她没事!她仍平安无事,这就足以谢天谢地了。

    方盈终于感受到东方烨的震动,而她更敏锐地发现这震动不是源自于她,而是源自于自己身后的某处。

    忍住又欲夺眶的泪水,方盈缓缓退离东方烨的怀抱,回过头,她看到悄然立在身后的晓风。

    含着泪水,方盈艰难万分地绽开一朵真诚的笑靥。

    “烨,我想你现在应该知道如何选择了吧?”

    东方烨和晓风的视线仍是难分难舍地纠缠在一起,这一刻,还有什么比深爱的人平安无事更重要?

    “也许,你早已作出选择,只是我不肯接受而已。”

    方盈低声说着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话,苦笑着,艰难无比地一步步往外走去,最初踏出的每一步都痛彻心扉,到离东方烨越来越远的时候,她的脚步也不再那么举步维艰了。

    其实,最难踏出的只是第一步而已,等到你能坦然接受既定结果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比想像中要坚强的多。

    东方烨紧紧凝视着晓风的脸庞,一瞬不瞬,深恐一个眨眼,晓风就在他面前消失无踪。

    晓风也双眼隐含泪光的回望着他,脸上缓缓绽开一朵美丽的笑靥,如春花初绽,惹得东方烨也随着她甜蜜的笑容渐渐笑开。

    两人对视着,在医院中众人奇怪的注视中,一步步慢慢向对方走近。

    最后,东方烨实在捺不住这慢吞吞的速度,大步向晓风奔近。

    一秒钟后,东方烨紧紧抱住晓风。

    “晓风,我爱你。”终于,在经历了许多风波以后,他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感情。

    晓风笑了,灿烂如花。“我知道。”

    “感情要经过比较,经过考验,才能知道孰轻孰重,才能有所选择。”他有些沉重地说。

    晓风仍是温柔地笑着,一脸风雨过后的灿烂与宁静。

    “我只知道,无论你如何选择,如何取舍,我都会一样那么深爱你,祝福你。”

    垂下头,东方烨的额头抵上她的,浓情蜜意在不到寸许距离,深深交缠的视线中传递。

    “拥有你的爱,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

    她温柔回应:“我也是。”

    东方烨微笑着,向晓风伸出了手,晓风毫不犹豫地将小手交到他的掌中。两手紧握的刹那,幸福的动人感觉无法言喻。

    走到医院外,清新空气迎面而来,两人都觉得他们好像又重新活了过来。

    牵着东方烨的手,晓风突然悄悄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小的拉环,凑在他耳边问:“听说某人收集了一大堆的可乐拉环?”

    东方烨皱紧了眉头。“我现在才发现方盈原来也是很八卦的。”

    晓风笑着,咬着嘴唇,“我还听说某人喜欢对着星星自言自语?”

    东方烨停住脚步,拉着晓风面对面站在医院前庭的喷水池前。

    “老实告诉我,你还听说什么?”

    晓风垂着头,忍着笑意,把那枚拉环举至他面前,抬头笑问:“我还记得,某人说会用戒指把这枚拉环换回去的,不知道某人还记不记得?”

    东方烨笑了。“有吗?是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晓风皱起秀眉,噘起小嘴,狠狠盯着他,凶巴巴地说:“怎么?你想反悔了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小心你一辈子娶不到老婆。”

    烨笑到岔气,捂着肚子,喘着气。“哇!不用这么诅咒我吧?这回我可算见识到什么叫最毒妇人心了。难怪孔子教训我们:天下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东方烨!有胆你再多说一个字!”

    “我这个人一向喜欢有挑战性的事物,孔子说天下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我就偏要养给他看。我虽然没有戒指来换回这个拉环,不过我有另外一件东西来交换。”

    “是什么?我可要先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才决定要不要跟你交换。”

    “放心,包君满意。”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闪着银光的链子,在晓风眼前轻晃,阳光下那链子眩眼至极。

    在他手上的是那串令她心动不已,有着半颗心做项坠的项链,那天在偶遇他的那个傍晚,她还以为被别人买走了,结果竟然是他,他的这份心怎不教她感动不已?

    这时,一句简单的“谢谢”,根本不足以表达她满心的喜悦与感动。

    “如果现在不是白天,而是有满天星光的夜晚那该多好?”手上捧着心爱的项链,晓风犹贪心的幻想。

    东方烨骄傲地微笑。“这有何难?让我为你撒下满天星光。”

    话落,他已一把拥住了她,嘴唇在下一秒狠狠吻上她的。

    果然,在阳光闪烁的午后,晓风在东方烨怀中看到了满天的闪耀星光,听见了星星的歌唱。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百度搜索 恶魔首席侍宠甜心 天涯 恶魔首席侍宠甜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恶魔首席侍宠甜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恶魔首席侍宠甜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