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和女主播拼房日记 天涯 和女主播拼房日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25章:大结局

    周舟与雅克各失一手,周舟还真是骨折而已,并没有开放性的伤口。而雅克的手在麦林子弹强大的冲击力面前彻底烂成一堆血泥,不仅骨断筋碎,而且鲜血直流,打持久战绝对对周舟是有利的。周舟这小妮子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从左往右,从右往左,不停闪动,嘴里也不停说些绕圈子的话分散雅克的注意力,以求拖延时间。

    雅克倒是也没有着急,自顾自的用单手换左轮枪的子弹,根本不理睬周舟。

    “雅克,我很敬佩你断手还战的勇气,不过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以你失血的速度,你最多再打六发子弹,六发之后,即使你人不倒下,你的手也握不住枪了。”周舟很严肃的说道。

    “六发子弹吗……”雅克终于将子弹换好,慢悠悠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麦林这种子弹吗?”

    这是雅克受伤后说得第一句话,周舟听完不觉一怔,说道:“为什么?”

    “因为它一颗就可以结束战斗!”雅克的声音冷冷传来,周舟还没回过味来,忽然一阵杀气极速飞来,周舟大吃一惊,仓促之间往地上一趴,一阵金属极速飞行摩擦空气带出的刺耳声响钻入周舟的耳朵,将周舟的脑袋震的嗡嗡响。

    “这就是我自己研制的麦林子弹,相对于普通的子弹,我只是加大了火药的剂量……”雅克带着变态的笑容将左轮枪在自己的脸上摩挲,“造成的结果就是这种子弹的发射速度是麦林的三倍……”

    “三倍?”周舟不敢相信的重复道,“那后坐力也是将近三倍?”

    “是的。以人类的力量来说是不可能承受的……身体瘦弱的女生甚至会被直接冲飞……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投靠海盗的理由……他的毒药可以支撑我连续射出六发这种子弹……”

    “六发之后呢?”周舟慢慢站起来,问道。

    “毒药也无法抵挡这恐怖的后坐力,即使我勉强发射,也绝对我手腕骨折……不过,对你,剩下的五发绝对足够了……嘿嘿嘿”

    “哼哼……你很有自信吗……”周舟笑了笑,握紧了手中的凤怨,“不过,你估计错了一件事。”

    “什么?”

    “你没有机会再射出剩下的五发子弹了!”说罢周舟猛的举枪,连珠炮似的连续射出十几发子弹,直接射向雅克的,跳弹,以及漫无目的的子弹皆有,如一堆断了线的珠子般直接洒到了地上。

    雅克发现自己被子弹从四面八方一起包围,无奈之下,只能移动身形躲避子弹,周舟却不停手,飞速的换完弹夹,又是一串子弹!

    “你难道认为这样就可以逼得我没有时间射出麦林吗?”雅克大喝一声,再向前的一扑中,举起银亮的左轮手枪,砰!强大的后坐力将处在半空中的雅克硬生生向后推了三米,接着雅克的身体像一只憋了的皮球一样无力的滚到了一边。

    但是那一刻超越光速的子弹确实是准准确确的向着周舟飞了过去,带着刺耳的声响,散发着无边的杀气!

    但是周舟竟然不退反进,迎着那颗子弹向雅克冲去!手中的凤怨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凰哀,我集中开眼想看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见雅克的那颗光速子弹飞快的向周舟飞去,而周舟根本躲开的意思,那颗子弹的速度即使是我集中开眼也无法阻拦的,然而周舟就那么冲了过去。

    嗡……子弹射穿了周舟的腹部,从周舟的背后,透骨而出!

    周舟的身子被子弹射的一顿,但是身形依然没有停下来,继续向着雅克冲了过去,被后坐力击倒在地的雅克无可奈何的看着周舟冲到他的身旁,举起那把硕大的凰哀,将所有的麦林子弹倾斜到了他的身上……

    片刻之后,当啷一声,凰哀落地,周舟左手握着腹部,右手高高举起,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就在观众们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三道人影已经闪到了场上,双目通红的海盗怒气冲冲的抬掌对着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周舟拍了下去,一把银剑从另一道人影手中刺向了海盗的脖颈,同时最后一道人影也推出一掌对上了海盗的那掌。

    通!

    海盗硬生生被我击倒在地,脸上已经被愤怒和羞愧搞得青紫,我也倒退了三步,一口鲜血差点喷出,被我强压了下去。

    公主冷冷的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海盗,用剑一边指着他一边拉起周舟的手宣布道:“第四位霸君诞生,是来自平衡者的周舟!”她刚说完,周舟冲着我微笑了一下,接着便倒在了我的身上。我抱起周舟就向急救室奔去,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周舟在那么强大的麦林子弹面前还没倒下,但是显然她也受了极重的伤势。

    场下立刻有平衡者急救队的人冲上场来,几个人匆匆摸了一下雅克的鼻息,然后摇摇头盖上一张白布,匆匆跑到周舟身旁,一番检查之后,大喊道:“马上送急救室,有救!”

    我眼看着周舟被担架架走,直到消失到视野之外,心中的担心之情无法言表。

    “你不必担心,她没事。”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身后传来,我回身一看,竟然是一个矮小的老太婆,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她,难道是这山上的居民不成?

    “为什么这样说?”我不解的问道。

    “麦林这种子弹,之所以破坏力强大是因为子弹的飞速旋转可在人体内造成冲击波,破坏器官和组织,如果子弹射入体内,所有的旋转都将转变成冲击波,但是雅克将子弹的火药量加的太大,导致子弹速度太快,再加上周舟的相对速度,使得子弹透体而过,子弹只在体内停留了相当短的时间,所形成的冲击波相当有限,并不会造成致命的伤害。”

    老太婆很清楚的将我心中疑惑轻松解开,我不禁问道:“你到底是谁?”

    这时,忽然狼眼的师父,本届会武的主裁判,那个老头,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拱手向老太婆敬了个礼,恭敬的说道:“王婆婆,不知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远迎什么?我老婆子早已不是黑道中人,不和你们趟这趟水,也不需要你们什么远迎……”老太婆言语淡泊,完全不把主裁判放在眼里。

    老头倒是不恼,依然恭恭敬敬的说道:“您老隐居归隐,我又何尝不是金盆洗手之人,远迎不是黑道规矩,完全是晚辈对您的敬仰。”

    “敬仰什么?都是黄土埋脖子的人了,仰也仰不起来了。”老太婆哼了一声,冷冷说道。

    “您当年力压四君联手的事情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当年虽然我还只是个刚出道的小混混,却早已把您当成了心中的偶像……”老头忆起了当年的往事,眼睛都亮了起来,眉飞色舞的唠唠叨叨个不停。

    老太婆一挥手,止住了老头的废话,说道:“别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我这次来只不过是来看看我那个不争气的徒儿,现在看完了,也就走了。”

    “您的徒儿?莫非是霸君周舟小姐?”老头皱眉问道。

    “她只学到了本门六成功夫,本来有些不放心,过来看看,虽然不争气,倒也还说得过去……”老太婆说着拔脚就走,老头在后面还想说些什么,不知怎的,老太婆的身形却越晃越远,不久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老太婆消失的方向,抓住主裁判的手问道:“老哥,这老太婆是谁啊,怎么身法如此诡异?”

    “哦……你们这辈人可能不知道了,不过你知道上届霸君的四个人被称为是有史以来素质最高的一届霸君吧?”老头回过头来,满目深沉的说道。

    “哦……好像听说过,怎么了?”

    “最高这个词语在以前的比赛中其实并没有出现过,因为霸君比赛的素质本来就是一代比一代高,而唯独的例外就是我们那届霸君……我们的那届四位霸君的水平全部比上一届低……”

    “哦?你们那么菜?”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老头斜了我一眼说道:“不是我们菜……而是他们太强……我们的上一届霸君实力强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虽然后来由胖子率领的年轻一代霸君有隐隐超越的势头,不过远在三十年前的他们绝对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不败神话,而他们四人之间的斗争只能以平手收场……”

    “这么牛?不败神话?”

    “是啊,不败神话,四个人当上霸君之后都不禁有些骄傲自满,其中三位霸君鼓动亚洲霸君对当年正处在建设阶段的中国进行干涉,虽然本意是为了帮助中国发展,不过其中不可避免的有一些个人因素,因此中国政府极为抵制,但是当时的四大霸君太强大了,所有人都不认为中国政府能反抗到底……就在这个时候,从一座不起眼的古城里走出来一个女孩,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她姓王。这个女孩很不知天高地厚,直接放出话来要教训四君,四君刚开始根本没有当回事,直到他们深入中国的无数触角全被解决了之后,他们才感觉到事情不对,于是亚洲霸君亲自出马……”

    老头说道这里突然不说了,我听得正来劲,不禁问道:“然后呢?”

    “然后他死了……”

    “死了?一个霸君就这么死了?搞笑吧?”我大吃一惊。

    “确实是死了,全死了……霸君连同他的亲卫团共二十二人无一活口,在随侍非战斗人员发回来的电报中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她是神……”

    “也就是说霸君和他手下的精英,全部阵亡?”我不敢相信的问道。

    “确实如此……随即亚洲霸君留在俄罗斯的左膀右臂暂摄霸君之位,并且伙同其他三位霸君以为亚洲霸君报仇的名义共同进驻中国,人数在一千以上,当时中国政府曾经派一个团的特种兵去进行交涉,结果全灭……”

    “特种兵?如果当时的霸君真有狼眼海盗这等实力,一个军的特种兵也没用啊……”

    “正是如此,但就在这世界上最强的千余人走到一个古镇旁边之时,他们不慎毁坏了一小段古镇城墙,当时其他三位霸君倒是也知道历史文化,当即表示愿意修理赔偿,不过出来交涉的一个女孩却不要他们赔偿,要他们滚回自己的老家,三大霸君自然不同意,言语之中竟然发生冲突,亚洲霸君的左膀右臂妄想杀掉那个女孩以示警戒,谁料女孩一出手就将那俩人制服……众人这才知道眼前这个女孩不可易于,当下千余人的队伍不管江湖规矩,黑道道义,对女孩进行围攻,三大霸君不禁不出言制止,甚至还抱手观看,嘴上带着微笑。然而看着看着,他们就再也笑不出来了……那个女孩的实力强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激战打了将近两个小时,最终以千余人的全灭告终,而那女孩身上甚至连滴血都没有占到……

    三位霸君这才意料到不好,同时出手,合三人之力围攻那女孩一人,那女孩比他们还急,迎着三个人便冲了上来,其后的过程便没有人知晓了,唯一知道的便是三大霸君全部身受重伤,这还是因为那女孩隔天大婚,不愿杀人过多冲了喜气,所以手下留情。三大霸君只能灰溜溜的逃回自己的领地,从此再也不敢打中国的主意。”

    老头悠悠道来的一段历史听得我极为神往,那样干巴巴不起眼的一个老太婆竟然有如此实力,实在让人无法接受,更恐怖的是她竟然是周舟的师傅,周舟要是学全了她的功夫岂不是我都制不住他了?这还了得……

    就在我满脑子胡思乱想之时,老头拍了拍我,说道:“故事讲完了,该说说正事了……明天开始进行霸君之间的循环赛,以周舟小姐目前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出战,你有什么想法?”

    “你是主裁判,我有什么想法管用吗?”

    “那,这么说吧,如果流浪狗的老三获得霸君第一,并且选择了亚洲作为他的领地,你们会服从他吗?”

    “嘿嘿……这还用问吗,我直接把他的卵蛋打出来!”

    老头听了我的话,默然叹了口气说道:“哎,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在你心里,什么黑道规矩,教条道义全是废话吧……即使别人当了你的霸君,你也根本不会听他的吧……”

    我笑了笑,说道:“不一定,周舟当霸君我就一定听。”

    老头苦笑一下,不作声,说道:“明天的循环赛,周舟重伤,b组的那个傻子根本不成气候,只有绿衣和流浪狗的老三可堪一战,不过我担心海盗他不会就此罢休的……”

    “嗯?你是说海盗想使诈?他怎么使诈?”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知道海盗他苦心十几年培养出来的十个徒弟,竟然在这次会武折了十个,他不可能认命的,海盗的实力远超公主,如果真发起飙来,即使我豁上这把老骨头和公主与他拼命,估计也是不敌……”

    “所以呢?”

    “虽然本届选手中人才辈出,但是比赛至今还有能力与海盗再战的只有你一人了……所以……”

    “想让我在海盗发飙时去干掉他?”

    “简单的说就是这个意思,当然如果他没有放肆举动的话,你就不能找他麻烦。可以吗?”

    “你认为我的回答有意义吗?”我冲着老头眨了眨眼。老头笑了笑,说道:“总之就拜托你了。”说罢甩甩袖子,扭头走掉了。

    我摸了摸手中的幻胧,长长吸了一口气:“终于到最后了吗?”

    终于,无上会武迎来了最后一天,四君席位都已敲定,然而这场决定四君顺序的比赛却更为激烈,它不仅是荣誉的战斗,更是利益的争夺。

    比赛以循环赛的方式展开,每位霸君都与其他三人有一场战斗,最后以谁胜场数多来决定最后的排序,很令人遗憾的是这场比赛这么重要的比赛竟然有两位霸君缺席,重伤未愈的周舟以及自愿当最后一位的b组那个中型组织的老大。

    于是乎,本来四射的循环赛变成了如今绿衣与流浪狗老三的单打独斗,比赛虽然是少了几场,但是气氛却更加的凝重起来。

    公主与胖子私交极好,自然也知道胖子身边这几位不一般的宠妾,便用眼神给绿衣加油打气,而一旁的海盗满脸铁青,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比赛场地,仿佛一尊雕像一般,但这雕像却隐隐散发出凌厉的杀气。

    主裁判那个老头一声令下,比赛开始,这天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老天也关注着这场旷世对决,空气中的花香都仿佛比以往浓郁了些,沁人心脾,让人闻上去精神大爽,绿衣双手一撒,漫天的光华,正是绿衣的拿手好戏,天鳞。

    流浪狗老三以前的战斗中并未使过兵刃,今天却也是全副武装,不过他的兵刃倒很是外门,竟然是一把电锯!老三高大的身材配上嗡嗡作响的电锯,倒真是有点电锯杀人狂的味道。绿衣随手散出几把天鳞,都被老三用锋利的电锯绞成碎末,能看得出来这外门兵刃倒是相当的克制绿衣。绿衣进攻几次都是无功而返,反而折了数根天鳞,不禁有些焦躁。

    终于在老三用电锯将绿衣的天鳞砍到只剩两根的时候,绿衣喘了口气,跳到一旁,随手从口袋中掏出一副亮晶晶的手套,慢慢套在手上,说道:“万物分公母,天鳞亦有雌雄,雌之天鳞,柔软绵长,雄之天鳞,刚硬威猛。以前我是用雌天鳞围住雄天鳞,以防伤到我手,现在你既然把所有的雌鳞都破了,那就只好消受这两条雄鳞了!”说罢骤然出手,天空中的漫天光华完全消失,老三一怔,忽然一声轻响,老三鬼叫一声,右耳鲜血横流。

    绿衣带着银丝手套,双手曼妙的在空中舞来舞去,但是因为天鳞只剩两根,根本看不清,老三只能无奈的乱挥电锯,忽然一阵金铁相交的摩擦之声传来,老三手中的电锯有了着力的地方,老三心中一喜,用了一劈,却发现根本劈不断缠在电锯上的细线,正纳闷间,忽然一股巧劲由电锯上传来,将他身子往前一送,又往后一拉,轻轻巧巧的就让电锯脱手而出,紧接着老三脖颈一凉,只觉一道凉凉的的东西绕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再看绿衣,只见俊俏的眉眼中蕴藏着无边的杀意……

    蹭!

    场上一片寂静,通,一个身影歪歪倒下。

    绿衣不敢相信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海盗,吃力的说道:“你,你下了毒……?”

    海盗阴阴一笑:“你没觉得今天的花香太浓烈了些吗?”

    场上情势发生的实在太过出乎意料,绿意倒下我竟然没有任何反应,直到看见海盗阴邪的微笑我才回过味来,拔起幻胧就想去干掉那个可恶的海盗,谁料,当啷一声,以前轻若无物的幻胧今天竟有千斤之沉,我一个拿捏不住,幻胧摔到地上,插地半尺,斜斜而立。

    我这才明白绿衣那句你下了毒是什么意思,原来海盗这厮竟然借助花香下毒,在场所有人员,选手和观众,甚至裁判,竟然全中了毒!

    我这才意料到事情的严重性,海盗这个家伙浪子野心,竟然早就计划好了!

    公主,主裁判,以及观战的尤雅红衣紫衣等人都已感觉到身子的乏力,公主强打起精神说道:“尼格欧,你竟然真的想要胡来?”

    “胡来?我海盗唯一的本事就是下毒,跟下毒有关系的事情怎么是胡来……嘿嘿嘿嘿……这叫有备而来。”

    主裁判老头严肃的说道:“海盗,我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这么狼子野心……你现在立刻给我们解毒,以前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我的九个弟子惨死就不咎了?我不会让他们的血白流!我会让你们知道,谁才是这个世界的老大。”

    说罢海盗一掌朝主裁判老头拍了过去,虎虎生风,老头的头颅眼看就要被排成一滩肉泥,忽然一道人影闪到主裁判面前,一掌对上海盗的那一掌。

    “你好像完全忘了我吧……我的朋友”斗篷怪人摘掉自己的斗篷,露出一双绿色的眼睛。

    “你有这毒的解药?”海盗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狼眼。

    狼眼转了转那恐怖的绿色眼球,森然说道:“不中毒用得到解药吗?”

    海盗闻言,闪电般将手伸向狼眼的斗篷,狼眼竟然没有躲闪,任凭海盗将他披在身上的斗篷一把扯将下来。狼眼瘦高的身躯终于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还是那么阴翳诡谲,唯一的不同点是脸上多了个呼吸面具。

    “生化防护面具?”海盗微微吃了一惊。

    “你的计划我早就看穿,你能使用的无非就是毒之一字,我管不了你对自己下毒,还管不了你对我下毒吗?”狼眼说着一掌劈向海盗,海盗运起双掌,以空手夺白刃的姿势挡住狼眼的攻击,同时大喝道:“老三!依计划行事!”

    老三大喝一声,掏出一个步话机,罗立八嗦的说了一堆,不一会,会场周围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声如雷震,人数着实不少。

    海盗冷冷看了一眼狼眼,笑道:“死狼,就算你料到了我的计划又能怎样,你的部下都远在欧洲,赶过来至少也要两天,而我早在数月之前便部下这堆精兵,你也是他们刀下的肉泥之一!”

    狼眼阴阴不答话,只顾一味抢攻,海盗没有狼眼,也未对自己下毒,一时落了下风,只是周围隆隆的脚步声却是越来越响,已可远远看见一片尘土飞扬中无数黑影匆匆跑来。

    老三叫完增援也加入战团,两人合攻狼眼一人,立时便把局势扳成了个平手。狼眼心中暗叫不好,自己敌他们两人已是力不从心,不能速战速决,如今海盗大批人手冲上华山,拖下去可就要全军覆没了。耳听得背后脚步声是越来越响,心中也是越来越焦急,情急之下,难免心乱。混战中被老三抓住,挨了海盗一掌,立刻胸闷不已,一口气血提不上来,涌出一口鲜血。

    海盗见状哈哈大笑:“狼眼,四年前你被我下毒陷害,四年后你走的还是同样的老路,只不过这一次可就不是瘸腿那么简单了!我要你的命!”说罢,将双掌淬上剧毒的毒药,一掌按向狼眼的胸膛!

    狼眼躲闪已是不及,转瞬间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最后无数个念头都散去,留下的只有面对死亡的坦然,我不是个好人,死了……也就死了吧。

    只见海盗的掌影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印在自己的身上,忽然海盗的身躯以极为诡异的势头停住了,掌影竟然越来越小,越来越远。

    狼眼定睛一看,只见一个瘦小枯干的老太太一把抓住海盗的衣领,轻轻松松将他向后拖去,旁边的老三一声巨吼,抡起电锯冲向那个老太婆。老太婆连眼皮都没抬,只见右手闪电般一挥,如何挥的快到连狼眼都扑捉不到,接着就看见老三壮硕的身体狼狈的滚到地上。

    海盗神色大惊,不知这老太婆是何方神圣,竟然一出手就制服了老三和自己,实在是出人意料的一只骑兵,正想用计下毒除去此老,忽然又是一声娇喝响起在那边正冲过来的海盗军队。只见一道黑色的人影配合着七八道金色的身影杀入了海盗的军队中,顷刻间军队中叫声四起,断肢四溢,正是伤势未愈的月和未中毒的十二金天平!

    金天平中的紫绿红三人一个在场上比赛,两个在场下观战皆中了毒,另有三位负责今天的比赛秩序,也中了海盗的道,剩下七位则抡到今天休息,听见脚步声便冲了出来,刚好碰上,挣扎着从病床上起来的月,于是一行八人一起杀将出来,刚好碰到海盗的大军,一句话还没说双方便交起手来。

    这八人都是武功高强之辈,刚开始冲上来的一批人身体疲乏,功夫也不是太强,瞬间便被杀的大败,可是这次海盗的流浪狗精英尽出,很快便有实力强盗不次于金天平的高手将这八人截了下来,月虽然拥有霸君级别的实力,可是重伤未愈,只能勉力坚持,随同八位金天平且战且退。

    这时已到晌午,山风渐起,海盗下的花毒被山风吹散,是以后来上山的月等八人以及海盗的军队都未中毒。海盗见自己的军队顷刻间将那八人吞没,而对方却又没有其他援军,不禁胆气大增,如当日对战胖子一般给自己下了剧毒,变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迎上王婆婆。王婆婆冷哼一声,虽然很藐视眼前这个怪物,可是几招下来竟也不能把他奈何,战斗渐渐拖入持久战。受了伤的狼眼接下了嗷嗷乱叫的老三,虽然行动不是很灵便,但在狼眼的帮助下倒是也把老三打的节节败退,只是想要分出胜负却也不是一时之功。

    我全身无力,只能软绵绵的坐在地上,趁着混乱让周舟等人各自呼唤援军,其中离得最近的便是平衡者的部队,但想要冲上山来还是需要几个小时。月等八人很快便抵挡不住海盗的大军,退到了会场之上。我冲着月大喊道:“夺海盗的解药!解药!”

    月闻言扫了海盗一眼,果然看见海盗腰间挂着一个小瓶,必是解药无疑。当下一刀劈死一个近身的流浪狗士兵,向海盗冲去。

    “老太婆!帮我挡住海盗!”月冲着王婆婆大喊,飞快的向已经快变成恶魔的海盗冲了过去。王婆婆冷哼一声,并不答话,可是手上的动作却骤然加快,将海盗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月心中大喜,准瞬间已欺到海盗身旁,闪电般用月刃向海盗腰间划去!

    眼看就要得手之时,海盗忽然大喝一声,王婆婆被这一声巨喝震得一愣,就在这眨眼的功夫,海盗一把握住了暗月,另一掌狠狠的向月的额头拍来!

    月一手握着月刃,一手正要去接那药瓶,竟然完全没有招架之力,眼看这带着剧毒的一掌就要将她的头颅拍碎,而在场众人竟然没有一人可以前去营救。

    扑!

    死亡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寒冷响起……

    月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狼眼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斜斜摔在地上,鲜血如妖异的花朵一般开遍了狼眼瘦长的身躯,红的刺眼,红的夺目。

    “嘿!”王婆婆低喝一声,重重在海盗胸前印下一掌,海盗虽然皮肤板结,硬如钢铁,但是这一掌的力量委实太大,海盗还是被拍出三四米远。

    月茫然的蹲下身去,凑到狼眼的身旁,眼神闪烁的看着满脸鲜血的狼眼,嘴唇嗫嚅了两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赶紧再给我一刀,趁着我还有口气的时候,把你父母的仇报了吧。”狼眼强憋出一个笑容,断断续续的说道。

    月忽然哇的一声埋头趴在狼眼身上大哭起来,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滑落在狼眼的身上,狼眼的手指动了动,似乎想轻拍几下月的后背,却最终没有力气抬起来,只能喘着粗气说道:“丫头,你再不杀可就没机会了……”

    “呜呜……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我就忍不下心来杀你了……”月的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凄惨,实在不敢让人相信这是那个曾经如寒月一般清冷的女孩。

    几口鲜血又从狼眼的口中涌了出来,狼眼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丫头,既然你不杀,我就先走一步了……保重……”在呼啸的华山山风中,在留连婉转的花香中,一代枭雄——欧洲霸君,狼眼,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啊…………………………”月抱着狼眼已经渐渐冰冷的尸体发出了一声撼动华山的喊叫。

    海盗被王婆婆一掌打懵了半天,直到月这一声大喊才让他醒过味来。眼看的解药在月的手上,心中大急,冲上前去就要将解药抢回来,但王婆婆又岂是易与之辈,拦住狼眼又和他战成一团。

    “月,给我解药!”我冲月大喊道,月擦干泪水,趁着王婆婆将狼眼缠住的功夫将解药丢了过来。我一把抓住解药,丢进了嘴里,此刻海盗的军队已经冲了过来,看见地上横七竖八中毒倒下的选手和观众就是一阵屠杀,月怒喝一声,瞬间黑色光华顺手而出,众人还没看清暗月的剑身,只听卡卡两声,黑色光华有暴涨五米之长,月直接将双刃暗月变成了链之双刃——月缺。黑色的光华如两道弯月般疯狂收割着海盗军队的人头,月的狼眼绿光大盛,即使是另一边的正常眼睛仿佛也受到了狼眼的影响,散发着惊人的杀气。

    月的神勇虽然一时阻住了海盗的军队,可是无奈海盗的人数太多,如海浪一般一波一波的冲击着会场,眼看的倒在地上的绿衣就要遭到一个彪形大汉的屠杀,我拼尽全力将幻胧甩了过去,谁料这一甩才发现力气竟然已经全部恢复,彪形大汉根本没有看到幻胧,只觉黄光一闪,自己的腰身一凉,便被拦腰劈成两半。

    我迅速的冲到了绿衣旁边,喂她吃下了解药,拔起幻胧,和月一起加入了战团。我的加入立刻使月的压力轻松了不少,本来月已经被海盗的军队团团围住,她有大病初愈,体力不支,只要月缺的轮转一停,便立刻要被撕成碎片。

    谁料平地里忽然杀出一个我来,他们围成一圈,我就绕着圈杀,黄光所到之处,断肢四飞,鲜血横流,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而给自己下了毒的狼眼和老三一起才和王婆婆战了个平手,这老太婆当真是极为厉害,当年海盗就是凭这一招轻松击杀涅槃之后的胖子,然而此刻加了个不亚于他的老三竟然才刚刚和此老站成了个平手,狼眼一时心急如焚。他腾不出手来,他的军队就要面对我和月的联手阻拦,虽然他的军队此次精英尽出,但是和霸君级别的我和月来说还是差了几个档次,几个回合下来便损伤不少,但是月也渐露疲态,慌神间已被划了两刀。

    我见月受伤,立刻杀出一条血路冲到月的身旁,月新伤旧伤一起发作,竟然晕了过去,我抱起月才发现自己已被团团包围,我自己自然可以在其中来去如风,无奈怀中多了个月便多有施展不开,正在尴尬之时,忽然漫天光华散开,挤在包围圈最前面的一排人立时脖颈喷血,斜斜倒了下去。一个绿衣女子轻巧的落到了我身边,双手曼妙的轻轻挥舞,漫天光华随着她的手展现出各种变化,每种变化的出现都伴随着无数人命的逝去。

    “绿衣!我们杀出去!”我左手抱着月,右手拎着幻胧,豪情万丈的大喝一声,在绿衣的天鳞掩护下硬生生在千人的围杀中杀出一条血路,我们踏着尸体深一脚浅一脚的冲出了重围,然而重围之外仍然是重围,放眼望去,黑压压的全是海盗的人,不知道谁曾经说过那么一句狗屁话:人多力量大,本来我一直不想承认,但此刻事实明明白白的摆在我眼前,这人一多力量真的是太大了。即使如我和绿衣这种霸君级别的高手,在人海战术面前仍然如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虽然不至于顷刻间便沉没,但时刻都有被狂风撕裂的危险。

    正在我们苦苦支撑之时,忽然一道银光划过,所到之处血流成河,公主一抖银剑,护在了我和绿衣的身前。

    “你们快冲下山去,让平衡者在山下驻守的部队迅速救援!”公主冷冷说出两句话,仗剑闯进了敌阵。公主显然已经服下解药,动作迅捷,顷刻间便解决了一干海盗的爪牙,此时,场内很多选手都被十二金天平一一喂下解药,海盗的部队被我们杀了不少,而我们这边的帮手也多了不少,情势稍有好转,但海盗的部队确实实力太强,刚刚解毒的选手们多有不敌,我还是放心不下公主,于是用尽全身力量劈出一条血路,将月扔给绿衣,说道:“绿衣,你快下去求援,我和公主一起抵挡!”

    绿衣愣了愣,显然也是不想丢下我们独自一人逃走,然而转念一想,当下最稳妥的解决办法莫过如此,于是银牙一咬,冲我点了点头,左手天鳞护身,右手天鳞杀敌,抱着月一路向山下跑去。

    这时先前也被狼眼下毒,此时刚刚恢复的尤雅也加入了战团,她跳到我身边一边将鞭子舞的如车轮一般,一边问道:“为什么不用电话求援?”

    我苦笑一下,一剑削掉一个海盗狗腿子的脑袋说道:“你自己看看你的手机是不是还有信号,不知道海盗这小子哪来的这么多高科技文艺,竟然将这一代的信号全屏蔽了!”

    尤雅也是一声叹息,与我和月背靠背围成一个圈,在海盗的人海大潮中拼命的翻滚求生。此刻海盗那边的情形开始让人担忧,本来王婆婆一人独战海盗老三两人尚有富裕,然而此时随着海盗大军的跟进,越来越多的高手与海盗联手,一起攻击王婆婆。王婆婆虽然年轻时曾经独自单挑四大霸君,但那毕竟也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岁月不饶人,王婆婆瘦小枯干的身体在这狂风暴雨中也渐渐渺小起来。

    “这样不行,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们必须先将海盗干掉,让他们群龙无首,不攻自破,否则我们今天就交代在这华山之巅了!”我冲着公主和尤雅大叫道。

    “可是我们现在想冲冲不过去啊!而且周围黑压压的全是人,即使我们冲了过去,他们趁机从后面包夹我们,我们还是一个死字!”公主一语道破了现在最艰难的情况。

    我也明白公主所言不虚,但是眼看的王婆婆就要毙命于乱刀之下,她这棵大树一倒,我们可都没有遮蔽这场风雨的地方了。我心乱如麻,双目通红,集中开眼已经坚持了将近三十分钟,快到极限,可是还是杀不完眼前密密麻麻如潮水般的人群。

    正在我快发疯之时,忽然几声娇喝此起彼伏,由远及近,紫红两道身影闪现在我们的身边,正是被喂下解药的红衣紫衣!

    “你们怎么来了?快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这里人太多了!”我冲她们大喊道。

    “我们根本不是海盗的对手,但我们却可以替你们争取时间!你们快去集中全力杀掉海盗,这里交给我们负责!”紫衣坚定不移的说道,双眸中满是决绝的目光。

    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半晌,沉声说道:“你们真行?”

    紫衣伸出一个巴掌,说道:“五分钟,我们给你五分钟,五分钟内我们不会让任何一个人从这里过去,五分钟之后我要看见海盗的尸体!”

    我伸手与紫衣狠狠击了一掌,说道:“好!一言为定!”对着公主尤雅喊道:“我们走!”

    尤雅说道:“我也不是海盗的对手,我和她俩留在这里抵挡海盗的军队,你们快去,五分钟一定要解决战斗!”

    公主和我迟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冲着尤雅点了下头,飞快的向海盗冲去,四周的人见我们要突围,突然加紧了攻势,但是突然听见三声娇喝,所有想阻止我们的人顷刻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震天的喊杀声……

    王婆婆身边除了海盗和老三外还围着四五个海盗的爪牙,我一个集中开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秒杀,冲着海盗大喊道:“海盗!我要你命!”

    海盗见我赤眼冲来,气势汹汹,不禁一凛,但毕竟是最强的霸君,转瞬间稳下心神,从兜里掏出一颗药丸,张口吞下,骂道:“!来吧,老子一并收拾了你们!”说罢双掌急挥,带起呼呼风声,竟然接下了我公主王婆婆三人的进攻。

    我们都知道此刻时间就是生命,宝贵的五分钟已经过了一分钟,没有时间可以浪费,要下就得下杀手!

    “海盗,你知道人类相比其他动物最大的优势在哪里吗?”我突然冷不丁的发问道。

    海盗是战场老将,嘴上一边说道,手里的动作却丝毫不停:“是什么?是不是没有周期。哈哈哈哈……”

    “是眼睛,准确的说,是眼睛的感光性!”我冷冷的说道。说罢将巨剑幻胧扔给了忽然从战团中闪身退出的王婆婆。

    王婆婆狡诈一笑:“天地万物,皆随我心,是为心学!”说罢将幻胧以准确的角度斜指天空,刚好将一缕强烈的阳光反射到海盗的眼中,海盗中毒之后身体处处被强化,这眼睛虽然比不上狼眼神奇,但也达到了人类视力的极限,被这阳光一晃,敏感的眼睛当即一阵昏花。

    电光石火之间,我瞬间开眼。狼眼全身的皮肤板结,刀枪不入,即使我们晃了他的眼睛,尚需一个能刺入他身体要他命的弱点,否则还是杀不掉他,而这一点很清楚的就是人类最无法锻炼的地方——咽喉,因为呼吸的特殊性,咽喉必须保证柔软和弹性,而这里也正是海盗最致命的弱点!

    “公主!”我找准狼眼的咽喉,大叫一声。公主会意,将银剑向天空一抛,闪身转到海盗的背后,熟练的运用关节技锁住了海盗的四肢,于是他的咽喉要道便大敞四开的呈现在我面前……

    我屏住呼吸,利用最后集中开眼的机会,接住公主扔上半空的银剑,用尽全身的力气准确的向海盗的咽喉刺去,这是我们三人完美配合换来的机会,是如演出般完美的行动,我不会失手,我不会失手……

    我如此祈祷着,我也如此相信着……直到鲜血崩裂,哀号入耳。

    公主的银剑精准的插在老三的心脏上,没有一分偏离。在最后时刻,我终于没法将集中开眼贯彻到底,而老三竟然神奇的出现在海盗身前,以他和海盗喉咙同等高度的心脏替海盗挡住了这必杀的一刀,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一时间我们三人连同海盗都惊呆了,眼睁睁的看着老三慢慢跪倒在海盗身前,留下了他在人世的最后一句话:“师父,谢谢您对我的养育之恩……可我只能来世再报了……”

    “啊!”在老三身躯倒下的最后一刻,海盗发出了灭天的呼喊,瞬间挣脱了公主对他的束缚,如疯兽般一掌将公主娇小的身躯拍出十数米远!

    “我要你们还债……十笔血债!”

    狂怒之中的海盗一掌便将公主拍飞,公主口吐鲜血,倒地不起,肯定已经身受重伤。联合当世三大高手的最默契的合击竟然只杀死了海盗的一个徒弟,还折损了一个四君,情形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时间又过去了一分半钟,而我和王婆婆只能招架,却根本没法将海盗至于死地,绝望在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中渐渐弥漫开来。

    “小子……想杀掉这混蛋,还是刚才的合击最为可行。”王婆婆一边应付海盗的拳脚,一边说道,“刚才那次是有他那好心的徒弟救了他一命,如今可就只剩咱们三人了,只要出手就一定是杀手……”

    “可是我们现在也少了个人啊!公主生死未卜,若无人锁住他的四肢,凭他的速度是可以轻易挡下刺向喉咙的那一剑啊……”

    王婆婆默然一阵,忽然一声叹息,说道:“罢了,罢了,我这把老骨头今天就交代在这里吧,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徒弟周舟!”

    我一愣:“王婆婆,你什么意思?”

    “这厮若不晃他眼睛,就没有可能紧紧贴到他身上将他关节锁住,但是我若拼着受他几掌,强行贴到他的后背,哼哼……我自信还是有这点功夫的,到时你就用那把大剑把他的脑袋给我削下来!”

    我听罢大吃一惊,受他几掌?王婆婆虽然说得轻松,可是我清楚的知道,硬生生挨上现在狂怒中的海盗一掌,还别说几掌,就已经必死无疑了。王婆婆这招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啊。

    “万万不可啊!王婆婆!”我大声喊道。

    “什么不可?难道你有其他办法不成?”王婆婆眼睛一瞪,怒喝道,“五分钟只剩下一分钟了,此刻不决出胜负,那就是所有人一起死!与其那样……还不如把我这把已经嫌活的太长的老骨头捐了吧!”

    “王婆婆……”忽然两行清泪无声无息的划过我的脸颊,带着心碎的痕迹。

    “小子,上了!”王婆婆说罢猛地将幻胧向我掷来,而自己怒喝一声,全身杀气四射,如幽灵般窜到海盗近前,一个闪身就向海盗的背后绕去,海盗大喝中猛然拍出四掌,全部打在王婆婆瘦弱的背上,王婆婆一口鲜血喷出,但是脚尖一转,不但没有被这四掌拍飞,反而一个转身闪到了海盗的背后,死死抓住了海盗的四肢,大喊道:“小子快上啊!胜败在此一举!”

    五分钟的时间已经剩下不到十秒了,海盗的咽喉再次大敞四开的呈现在我面前,我双目赤红,手中幻胧倏然举起,向着视野中那唯一的一点狠狠砍了下去。

    “啊!”我猛然大喝,声似龙吟,震惊华山。

    眼看幻胧巨大的剑身的就要将海盗那可憎的头颅一击斩飞,谁料海盗在强烈的求生下竟然拼命将肩膀一耸,幻胧竟然砍到了海盗的锁骨上!

    虽然幻胧也劈进去足有一尺之深,但是却并没有夺走海盗的姓名,而此刻十秒将到,王婆婆的束缚渐渐松了下去,海盗的双臂就要抬起向我拍来,耳后红衣紫衣尤雅的娇喝声也突然静止,只剩下越来越近的喊杀声……

    难道……真的要输了吗……输得一败涂地,一塌糊涂……

    我绝望了,真的绝望了,如果这是宿命,那这宿命中的归宿和命运都太悲惨了一些,但我却不得不接受……

    砰!一股旋转的气流带起的摩擦声骤然擦过我的耳边,仿佛妖精的低语,女神的呢喃。

    啪!海盗不敢相信的愣了一下,然后拼命的想往下看,却怎么也看不到那个我看的清清楚楚的在他脖子上的洞,枪洞。

    “唔…………”在最后一声不知所谓的叫声中,海盗倒了下去,鲜血从他的脖颈出欢快的喷涌。

    就在我愣愣看着眼前这突然发生的一切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忽然从我身边闪过,扑向了倒在海盗身边的王婆婆,抱着她的身体大哭道:“师父!……………………”

    无数身着天平标志黑衣的人涌上华山山顶,为首的正是一个绿衣女子,海盗的死讯迅速在他的爪牙中传开,人心慌乱,希望破灭,美洲最强的高手在正义面前都变成一只只疲于逃命的狗,被平衡者的支援部队追赶着,屠杀着……

    我最后看到的景象,是一片黑暗……

    海盗事件发生后,黑道众多阁老开始重新制定霸君的规则,并且将美洲分为南美北美,再加上新加入的大洲非洲,霸君的人数从原来的四君变成了六君。

    新加入的两君自然由被淘汰掉的我和月担任,于是新一代的霸君渐渐浮出水面:亚洲霸君——绿衣,欧洲霸君——周舟,非洲霸君——李潇,北美霸君——威斯克(淘汰月而晋级的黑帮老大),澳洲霸君——克里斯多塞瑟,南美霸君——月。其中月作为上届霸君唯一的幸存者,在现任霸君月的强烈要求下继续连任澳洲霸君,自己则选择封地南美。六君中有五君是我们这一帮人,自然国与国,洲与洲密切合作,亲密无间。世界形势就此安定下来。

    两个月后——

    我和周舟手挽手的站在华山之巅,一个坟丘静静的矗立在华山狂乱的山风中。

    “将你师父葬在这里,好吗?”

    周舟捋了捋耳鬓的发丝,说道:“是师父自己选择了这里……师父曾经说过,恒山请神泰山封禅,嵩山归隐,衡山求仙,而这华山……却是论武,是故武者若能埋葬此地,也是幸事,既然是师父的意思,就让她留在这里吧……”

    我叹了口气,环臂揽住了周舟,周舟依偎在我的胸前,默然不语。我胸前的衣裳却已渐渐潮湿……

    身后的红紫绿,尤雅,月,公主,等人纷纷为王婆婆的坟丘献上鲜花,这位影响三代被称为武神的传奇女子最终葬在这武圣之地,华山,让人不禁唏嘘命运的奇幻。

    一行人祭奠完毕,转路,是时华山之上,秋华遍野,黄金满地,自是一派无限风光,众人的心情渐好,谈笑风生,陶醉于自然的无穷力量。

    忽然远远听得两个稚嫩的声音,只见两个十四五岁的青年结伴走来,金发碧眼,显然是外国人。只听长的高的一个说道:“古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华山论剑,后有狼烟胖子公主海盗无上会武,这华山的确是成就霸业之地,早晚有一天,我也要笑傲华山,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稍矮的一个笑道:“东邪西毒有没有不知道,这四君你可不能乱说,这可是机密,要是让寻常人都知道了可要大事不好。”

    高个的叹气说道:“虽然我爸爸也是霸君之一,可是实在是窝囊至极,据说其他五君串通一气,我爸爸只能处处迁就他们,堂堂一个霸君,竟然不能随心所欲,当真不爽啊……”

    矮个青年说道:“其他五君治理的当今世界不是也挺好的吗?你爸爸就因为尊崇他们的决定如今被美国政府认为是二百年来最好的一个霸君啊……”

    高个青年忽然向着空气劈出一掌,说道:“那五君倒是也算公义,不过等我长大之后定要将他们一一打败,真正登顶这霸君之位!让这华山所有高峰都记住我的名字!”说罢仰天大喊和那个矮个青年一道嬉笑着向山顶冲去,却不料山路陡峭,摔了一跤。

    一行人看着两小语气狂傲,但功夫却稀松平常,不禁轻笑。周舟却看着两小的背影,轻轻说道:“人活世上,总会有生有死,但这世界却是永恒的,以新换旧,周而复始,生生不息……我们只不过是这无尽循环中的一个片段……”

    我拉着周舟的手,和她相视一笑,说道:“但是若没有我们这个片段,这循环终将连接不起来,我们的使命就是让这循环延续,做好自己的片段。”

    周舟忽然调皮一笑,说道:“那我也是你的片段吗?”

    我注视她半晌,忽然拥住她,在她耳边说道:“不,你是我的电影,一部看不完的电影。”

    周舟忽然格格的笑了起来:“你是不是还忘记了一个人?那个大明星呢?”

    我一愣,骤然想到还有一个我为之魂牵梦断的女子,柳璃薇。正塘口结舌,不知如何表述之时,周舟忽然抱住了我,踮起脚尖,凑在我耳边说道:“傻子,两部电影难道不能一起看吗?你最近一直在看我这部,把那部已经暂停了好久了吧?记住,以后两部电影,你哪部也不许暂停,否则,我就退碟!”

    周舟的话让我简直不敢相信,听完半晌,还以为自己犹在梦中,张口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周舟已经凑到了嘴边,将我要说的话硬生生亲了回去。我支吾一阵,终于顺其自然,轻轻抱住周舟的腰,与周舟一起融化在这迷人的秋色中……

    后来,以及后来的后来,便都是传说了。有人说曾经的非洲霸君与两位女子一同举办了婚礼之后便消失不见,不知所踪。也有人传说,北美霸君的儿子后来登顶霸君之位,文成武德,成就一世明君,总是,所有的传说之后仍然都是传说。

    传说,依旧在延续……

    (全书完)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百度搜索 和女主播拼房日记 天涯 和女主播拼房日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和女主播拼房日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和女主播拼房日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