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天使爱上无赖 天涯 天使爱上无赖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三十七章      木棉花开

    木棉花的花语——珍惜眼前的幸福。

    四季展现不同的风情,先开花后长叶,树形无论何时给予人一种阳刚之美。春天,一树橙红;夏天,绿叶成荫;秋天,枝叶萧瑟;冬天,秃枝寒树。

    是不是宁知道没有结果可言,还要固执地死守着?是不是明知道走不进对方的世界,还要苦苦地坚持不懈?是不是明知道爱只是单方面的,却还要一江春水向东流?

    为什么打心坎里认定的幸福,落到最后只换来一身伤?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只是因为一个人的幸福,是孤独?

    木棉树注定是唯美凄凉,花虽大而艳,叶虽翠而绿,却无法同甘共苦,总得分个先来后到,这算不算是一种悲哀?花语——珍惜眼前幸福,应该是由此得来的吧!

    以前是因为它四季之间不同的独特风情而喜欢,如今则是因为它的唯美,沁人心脾的花语而喜爱。

    留了一封信,不辞而别。她想姐姐会明白她的决心与动机。于是,一个人别了上川市。

    抬头昂望着树干挺拔的木棉树,禁不住会想:幸福要如何珍惜?

    one

    当牵着两个人的红线突然断掉的地一刹那,才知道埋藏在心底的爱有多醇多强烈。只是明白得太晚了……

    离开。是一个多模糊的概念啊。一个转身,兴许是短暂的,兴许是永远的,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莫名的心痛总萦绕着不放,挥之不去。如果坦然是面对,那么他宁愿埋醉。已经一次又一次错过了彼此,为何他还要错过第三次。

    这辈子他活得够窝囊了,既伤一个女人连续伤了三次,哈哈,可爱啊!一低头,才突然发现他又在流泪了……等待是件多么痛苦的事啊,时间越长越寂寞,仿佛是种摆脱不去的煎熬。他亲眼见证了大哥在等待中的无奈与痛苦,而他又要等多久?

    要不是覃音不容置疑的眼神,大哥心痛的一巴掌,也许他一辈子也不会相信韵儿真的走了。悲凉似乎拢上了心头,挥散不去,他悔不当初啊。可是,谁又能明白他的痛楚。眼睁睁地看叶沁本该如花鲜艳的生命在一点一点地枯萎,他难道要置之不理吗?他成全她,可是谁来成全他?

    偶尔会不经意地伸出双手,想要拉住朦胧中那双白晢的手,却一次次地扑了空。谁,谁能告诉他,那一双孤独的手哪去了……

    若不是为了叶沁无憾,想要一份唯浪漫的爱情,就算韵儿想逃,她逃得掉吗?

    这样的机会还会再来吗?

    two

    难忍于心中那一份感触,覃韵终于哭了起来。

    离开,是解脱也是寄托。因为对无望的未来感到无能为力,唯有离开诉真心。

    为了叶沁所期盼的爱情,为了她所爱的人避开选择的无奈,为了宁可痛她一人,也要成全他们两人苦楚,于是,上演了一场婉转的失忆剧情。该是最好的结局了,偏偏无意中又伤了为她打抱不平的小拍。

    来不及说声抱歉,她又离开了。

    原来真正相爱的人无论走到哪,转了个圈终会碰上一起。那一刻,覃韵真的不恨了。她曾经恨父母的残忍,恨姐姐的绝情,恨关若轩的无情,在看到父母抱在一块的瞬间,全部随风而散了。

    有时候,恨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看其中有没有引子罢了。

    离开,谁又真正乐意,要不是心力交瘁,要不是爱到深处化作无情水,又何须背井离乡?

    本来要离开的决心很坚定,只是在飞机快的起飞的那一刹那,仓皇而逃。不想回家的她只能流窜于城市的各个角落,漠然地看着一切,沉重地让她喘不过气来。

    半个月后,覃韵在一家小型服装工厂里找了一份服装设计的工作,虽轻松,却让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压抑。起初以为是不适应,认为只要过了适应期,平静就会如期而至,可是慢慢才发现,那不过是她的安慰罢了,平静依旧不属于她。

    在坚持了六个月,覃韵终于忍受不住压抑的困扰而辞职走人了。走的当天,烦闷难熬,一个人徒步徘徊在海滩上。看着湛蓝的海潮,呼吸着海的味道,脑袋里空无一物。也许,那一刻才是真正平静。

    在海边的岩石上,覃韵渡过了最平静的一个下午,红尘的繁琐远离她,而她却始终放不下。

    轻轻地从岩石上跳了下来,远处两个漫不经心的身影慢慢地向她这边靠拢。

    覃韵抖动着双唇,泪水倾刻间模糊了她的视线。

    三人相视而望,呆呆地站在原地,然后潸然泪下。无声的感慨在四周蔓延,屏息聆听着彼此的心声。

    一声“回家吧!”瓦解了全家人的心结,爱恨不过一瞬间。

    家是紧闭的。覃韵轻轻地打开门,扶着父母亲两人走了进去。看着有些凌乱的屋子,童叶首先哭了。覃凌云似乎也悲从中来,轻搂住她,然后像是允诺般说到:“以后,不会再有这种情况发生了,真的。我们要一家团圆。”童叶欣慰地点点。

    “爸妈,你们不觉得还缺少人吗,等我一下,保证让你们大吃一惊。”覃韵调皮地朝父母眨了眨眼,狡黠地笑了。嘿嘿,没想到关之轩的速度蛮快的嘛,都把她姐给拐过去了。看来她这个小姨子当定了。

    童叶用手一拍裤腿,惊喜地叫了声:“唉呀,你看我们这记性,都要把音儿给忘了。快,快把音儿叫回来,好久没看到她了。”

    “呵呵,其实我们家要添人员啦!”覃韵卖关子地跑开了。她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three

    覃韵按着关家的门铃,轻声地哼着小曲。许久,她没有这么轻松过了,放下了所有,却得到了全部。

    可是按了几次,还是没有人来开门。

    不会是都不在家吧?可是不会啊,今天是礼拜天,应该都在家才是。忍住纳闷的心,覃韵再次按了一次。刚响第一声,门“哐”地一声打开了。覃韵却被吓了一跳。

    “谁啊,深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啊?”一声责骂的吼叫声从门的后面传来。

    深更半夜?覃韵不由地蹙起眉,抬眼朝四周瞅了又瞅了。不对啊,大白天的怎么会是半夜呢?八成是酒鬼,她都已经闻到一股酒精味了。

    “说话啊?”浑厚的吼声再次响起,不过这次人已经站在覃韵面前,歪着身子靠在门槛边上,体力不支地低着头。

    一股酒臭味直逼向覃韵,覃韵不由地后退两步,掩着鼻子嫌恶地看着他。什么时候关家多了这一号人物啊,邋遢得像路边的乞丐,头发跟胡子更是横七竖八,可是这人怎么这么眼熟?

    “说话啊?”

    “我来找我姐。”覃韵小心翼翼地说明来意,深怕会招忍到眼前这个酒鬼。

    “你姐是谁啊?”这次站在覃韵面前的人终于抬起头来了,闭着眼问到。而覃韵也终于看清楚了来人是谁了。

    关若轩?他怎么会搞成这样?

    “你没事吧?”覃韵怜惜地看着他。以后是要做亲戚的,她应该以礼相待的,反正投头不见低头见。把爱埋藏起来,她想她应该可以做得到。

    “说啊,你姐是谁?”关若轩提起头大声地再次吼到,对覃韵的关心不屑一顾。却在下一秒整个人呆在原地,失声地叫了声:“韵儿……”

    覃韵勉强地牵起嘴角,“我来找我姐的。”

    不对,一定又是出现幻觉了。关之轩暗自说到,甩了甩头昏沉的头,痛苦地闭上双眼。“你姐是谁啊?”

    “我找我姐回去。”覃韵挫败地跺脚,气愤地提高了音量。跟处于半昏睡中的酒鬼谈话真是费劲。

    “是不是只要有人跟你回去就可以了呢?”关若轩坏坏地笑了。

    “对啊。”覃韵无奈地翻起白眼。

    “那我跟你回去。”关若轩孩子气地说到。他怎么看都觉得她长得很像他的韵儿啊。

    “我要你干嘛啊?”

    “嘿嘿,给我生小孩啊,我哥都有了,所以我也要。”关若轩突然靠了上去,倚在覃韵胸前。

    “什么,我姐有小孩了?快带我进去!”覃韵欣喜若狂地嚷着。扭着身子想要冲进去,没想到几个月不见她真的要做小姨子了。

    “不行,我要先你答应给我生小孩,我才给你进去。”关若轩直起身子并伸开双手,把覃韵给拦住了。神情坚决地看着她。

    “好,我答应你。”覃韵甜甜地笑了。想必等他清醒的时候估计也会把他曾说过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吧,现在答应他又何妨,覃韵狡桧地笑了。

    关若轩立即抱了过去,眼里迅速闪过一抹得意,他的韵儿终于回来了。“那就现在开始吧!”说完一把抱过覃韵退回屋子里去了。

    “喂,你要干嘛,干嘛抱我啊?”覃韵蹬着双腿,不满地叫嚣着。

    “呵呵,韵儿,抱你是前奏啊!”关若轩咧开嘴得意地笑了,“那可是你亲口承诺的。而且我也忍了好久了。”

    覃韵这下子可急了,她似乎被骗了,“我那是随口说说的。”

    “可是我却当真了,韵儿。”关若轩笑得更得意了,他相信他以后都不会再放手了。

    满园的含羞草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仿佛冲淡了所以的哀愁,那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也是木棉花盛开的季节。

    (全书完)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百度搜索 天使爱上无赖 天涯 天使爱上无赖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天使爱上无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天使爱上无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