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大军阀 天涯 我是大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赵让并没有对宋朝的军制进行大的变动,他心里一点也不喜欢那些架空小说里主角建立军队时全盘采取现代军制,所以他只是改动了军功制度和军衔制度,对于军队编制赵让基本沿用旧制,没有使军队陷入混乱中。

    在这个据点里,四百名宋军里除了三十名负责后勤的火头兵外,其他全部都是从襄阳的训练营里走出来的精锐中的精锐,既是轻骑兵又是重步兵,人人都有强悍的个人格斗能力,装备有火枪、强弓和新式连弩,整只部队还有二十门轻型火炮,在要塞口一放,即使对方发动四五千人的冲锋也是无法上来。这只队伍的战斗力,配合高地,根据实战测试,足可以抵抗四倍于已的蒙古军队并将对方完全消灭。这些襄阳精锐是宋军里的一流队伍,数量并不多,赵让一次放了近万在这块地方,可谓是下了血本。

    这四百宋军的主将是参将王龙,这个原籍山东的三旬汉子是赵让的嫡系——第一期近卫军的伍长出身,是个赵让的疯狂崇拜者,对于赵让在军队里灌输的“忠于国家,耻于内耗,铁血雄风,大汉无敌”的思想十分的信奉,所以他带的军队在所有在这一块土地的宋军里格外的彪悍和凶狠,所有士兵在面对蒙古人和色目人时,都会变成嗜血的杀戮机器,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他们都可以毫不犹豫的举起屠刀。这也是因为王龙和他手下许多士兵的家人被蒙古人杀害,对于复仇有着超越那些和蒙古人无血仇的宋军的执着。

    这一天,王龙吃过午饭后,就在营帐里享受难得的午睡。他原本有午睡的习惯,但是从北方逃到南宋并参加襄阳军后,他便强迫自己改掉了这个习惯,靠着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汗水,他从赵让最早训练的那批士兵里脱颖而出,不到五年便从伍长升为参将。赵让对军制微调后参将的品衔是正七品,麾下士兵是一千五百人,但由于襄阳近卫军的精锐,所以王龙手下只有四百人。当然,这四百人的实力比之五倍于已的普通宋军还要强。普通宋军经历军队改制才两三年,所受训练的严酷程度要低于当年赵让的襄阳新军,所以实力上是远不如被赵让视为天下第一雄军的襄阳近卫军的。王龙的这四百人,虽然个人能力不如整个宋朝目前最强的近卫军“火山士”和禁军“护龙营”,但基本也可以做到两对一了,有如此厉害的士兵,王龙自从前不久开拨进入此地后便打算大干一场,既完成兵部交代的任务,又满足一下士兵和自己的复仇和杀戮情绪。

    不想这些天吐蕃和蒙古的这块边界地区的形势相对舒缓了些,蒙古人的军队在多次围剿失败后,采取守势,只是偶尔有小股部队前来骚扰而已。所以王龙的部队在经过几次已方零伤亡的小规模战役后,暂时进行休整,等待兵部的指令,王龙自己也重温了久违的香甜午睡。

    还没有睡多久,帐外的哨兵进来叫醒了王龙,说是有两名吐蕃士兵来访,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禀告。王龙在睡梦里被吵醒,心情并不好,但是他想起临行前高达元帅对他们这一群军官的叮嘱,要他们和吐蕃军队一起做战时收取他们的心,让他们认为宋军是最强大的朋友,并且尽可能的结交一些仰慕大宋的吐蕃人。所以,王龙没有发作,麻利的穿好铠甲,来到外帐见那两名吐蕃人。

    看到扎哈和桑昆一个身材雄壮孔武有力,一个面目清俊气势不凡,王龙立刻就知道这两个吐蕃人不是普通的士兵,于是很温和的让他们坐下说话。可是桑昆躬身说道:“将军赐座,在下荣幸之至,但是此事紧急,望将军容许在下站着说。”

    王龙惊讶于桑昆的汉话如此流利,而且还像是读过书的,而他身边的扎哈却是毫无反应,在听到懂吐蕃话的士兵翻译后准备坐下,看到桑昆不坐,他也肃立一旁,一副惟桑昆马首是瞻的模样。

    “你的汉话说得真的很好啊,吐蕃人里你这样的人很少见。”王龙赞许的说道。

    桑昆微笑道:“在下先祖乃是随文成公主入吐蕃的汉人,所以家学皆为汉学,在下的骨子里,其实是汉人。我这位朋友不懂汉话,所以在下才敢这么说。将军,我们发现在河边出现了一队蒙古骑兵,他们的装束很不一般,在下疑心这些人的身份不凡,所以就前来禀告将军。现在,这些军队正在河边歇息,若再不抓紧时间,他们就要离开我们能控制的区域,彻底的进入蒙古控制区了。”

    王龙站了起来,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这些人是何方神圣吧,桑昆兄弟,你们就速去通知你们吐蕃军队的千夫长,让他带全部军队在谷口和我们宋军汇合。”说完颇有深意的看了桑昆一眼,然后示意副将周行去集合部队。

    桑昆知道自己的表现让王龙注意到了,心里很是高兴。他一向自认为是汉人,加上家道中落,处境尴尬,所以投奔宋朝的心思早就有之,这次被扎哈一说,又碰上这样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放过,立刻带着扎哈,回吐蕃营地找自己的主将,千夫长萨加。

    萨加本来一年前只是百夫长,自从率军配合宋军在这一代打下根据地后,积功升为千夫长。他对宋军目前的强大十分佩服,也养成了只要宋军主将有令,自己就全力支持的习惯。因为他靠着这个习惯,才有现在的地位。听到桑昆和扎哈带来的话,萨加立刻做出反应,召集军队,火速向他们所处的据点的入口——一处易守难攻的山谷口,和已经在那里等候的宋军汇合。吐蕃军队穿着宋朝卖给他们的新式盔甲,从外观上看,他们和宋军并无二致,像是同一番号的队伍。

    王龙和萨加点头致意后,说道:“萨加兄,我军的探马已经去查探过,那只队伍应该是在护卫某名重要人物,他们在河边驻扎起来,似乎是要在这里休整。眼下不能确定他们会不会在这里过夜,所以还不能随意去攻击。这些人约有两千,和我们的人数相等,要将他们消灭,需要想一个万全之策啊!”他可是接受过赵让编写的新式战争教育的,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这一准则的忠实信奉者,他的老上级孟虎四年前那次仅损失几百人就把蒙古的四千精锐全歼的战绩也一直是他和其他中层军官们心里的典范和目标。

    萨加和宋军相处一年,经过努力学习,王龙说的话他大半都能听懂,加上桑昆的翻译,萨加立刻就明白了王龙的意思。他神态恭谨的说道:“一切就由王将军来安排吧,这种阵仗,在下不是很在行,还要王将军多加指点。”一口汉话,不是很流利,但是王龙还是能听懂。

    王龙接着对萨加说道:“萨加将军,我军离那股蒙古军有两三里的距离,只要我们一出谷口就会被他们发现。所以用小股部队把他们吸引过来,在这里进行正面痛击,是目前我们最好的选择。”

    萨加在听过桑昆的翻译后,点头表示同意,用建议的口吻说道:“王将军,让我部的风骑兵去诱敌前来,如何?”

    吐蕃的骑兵虽然不怎么样,但还是有精锐存在的,风骑兵就是其中翘楚。在萨加的这只一千五百人的部队里,有一百五十名风骑兵。王龙知道他们的底细,风骑兵虽然个人战斗力远不如自己手下的襄阳近卫军,但是在骑术上却很有能力,来去如风这个词完全可以拿来形容他们的行动速度,让他们去引诱敌人前来确实是好主意,王龙也不想随便让自己的手下去冒险,见萨加有心表现,自然是点头应允。

    一百五十名风骑兵随即排众而出,成三列纵队疾驰而出,冲出谷口,像远处河边正在休整的那群穿着红色军衣的蒙古骑兵扑去。

    蒙古军队似乎并不慌张,只是分出一只两百多人的骑兵来了个反冲锋。风骑兵的头领宁玛出来前已经得到萨加的指示,让他不要和对方纠缠,一心只要把他们引到谷口来就成。在谷口,宋军已经在吐蕃军的帮助下布置好了带来的二十门小型火炮,以及弓弩阵,一副守株待兔的架势。

    一轮齐射后,蒙古军队有二十多人落马,延缓了他们的速度,而发射完毕的风骑兵则是立刻撒鸭子逃跑。蒙古骑兵哪里肯答应,立刻追了上来,可惜他们的马虽然好于吐蕃骑兵的马,但是在这两三里的距离优势并不明显,所以在到达谷口前,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风骑兵们潮水般钻了进去。

    “在谷口处停下!”一名蒙古百夫长高声呼喊,随即整只骑兵在谷口停了下来。他们发现里面果然有一只千余人的吐蕃步兵列阵以待,百夫长也不是莽夫,迟疑了一下没有下令手下们突击,但是,宋军却不会给他们考虑清楚的机会。

    王龙没有让炮手攻击,因为火炮是留给后面那只蒙古大部队,对付这两百人,以现在加强型的弓弩都是可以收拾他们的。一挥手,一百名弓手和一百名弩兵同时开始了攻击,而三百名吐蕃弓箭手也开始了无差别的射击。

    经过新墨门的工匠和其他工匠联手打造的改造型弓弩其射程虽然依旧稍逊于火枪,但是其杀伤力已经是当世之魁,比起当年横扫**的秦军手里的远程武器还要厉害许多,对付蒙古骑兵,这种武器正是他们的克星。在这一年多的边境小规模战役中,怕是有万余蒙古军队丧身在这种弓弩上,他们被压制得毫无办法。也正是因为如此,原本兵力就不足,汉军又靠不住的蒙古高层才会组织起色目人军队“助剿”,这时候虽然还没有出台所谓的四个等级制度,色目人的地位却是一下就高了起来,而赵让也是把色目人这种二鬼子列入必杀名单,要求前线的军队对色目人一样实行三光政策,只要他们不投降,前线将领可以随意进行大屠杀,不需向赵让和兵部请示。

    杀伤力的差距很明显,吐蕃人的弓箭虽然多,但是在同样的时间杀死的蒙古骑兵大大少于宋军,这两百人只经受了宋军三轮齐射就崩溃了,丢了一百三四十具尸体,剩下的人在那位百夫长的带领下没命的逃跑了。

    王龙露出一丝残酷的冷笑,对萨加说道:“萨加兄,我们这一次可以多派些骑兵,务求把他们全军都引过来,如果他们还是只派了几百人过来那更好。”萨加也是兴奋的连连点头,命令所有的四百骑兵配合宋军的五十精锐骑兵一起冲了出去,践踏着蒙古人的尸体,嚣张无比的追击那些漏网之鱼,好整以暇的射杀落后的骑兵。

    蒙古军队一阵骚动,随即全军开动,迅速的结束休整,向追击了一段路的吐蕃和宋朝骑兵们杀去。周行和五名宋军骑兵发射了手上匣弩的最后一只箭,把包括那名百夫长在内的三名最后的残兵当着已经开始冲来的蒙古大部队的面射杀,然后一起嚣张的大笑,大声喊出已经练得纯熟的一句蒙古话:“杂种们,你们是一群无能的蛮子,像牛羊一样被我们屠宰,哈哈哈哈!”然后全队火速撤退,留给眼睛快要喷火的蒙古军队背影。

    蒙古中军里一名穿着黑色铠甲的大汉怒吼连连,指挥着部队追击而来,显然此人就是这只蒙古军队的主将了。周行在进入谷口前深深的朝中军望了一眼,然后策马率众绕过吐蕃士兵的方阵。

    蒙古骑兵这次学乖了,没有在谷口列阵冲锋,而是分出数队,准备轮流从谷口掠过,并以箭雨来破坏吐蕃士兵的方阵,但是当第一只队伍来到谷口前并在奔驰中发出一轮骑射后,他们惊讶的发现吐蕃士兵早已经举起轻便的钢盾,组成一面密不透风的盾阵,把蒙古军队的箭雨格挡了下来。这些吐蕃军队都是精兵,和蒙古军队在这一块地域打过一年的交道,自然知道怎么应对蒙古骑兵的骑射之术。在草原、平地上,他们不是蒙古人的对手,但是在这样的山谷地形,两边的制高点都被宋军和吐蕃弓箭手抢占,蒙古人也发动不了大规模冲锋,因此吐蕃军毫无胆怯的选择硬挡这轮箭雨,并且除了几只恰好从盾牌间的缝隙射入的箭伤了几个士兵外,可谓毫发无损。

    这只吐蕃军队一样是既会近战也会射箭,放下盾牌,立刻操起弓箭对集结起来准备进行第二轮攻击的蒙古骑兵队进行了攻击,而谷口两侧高地的宋军也是毫无保留的射击,一刹那就将这只骑兵队打得溃不成军。不过他们毕竟是来去如风,在损失了百多名士兵们立刻后撤,退出吐蕃和宋朝士兵的远程攻击范围,回到大队之中。

    王龙一声冷笑,对身边的炮兵伍长李老三说道:“老李,周副将刚才说了,那边中军穿着黑甲的家伙就是这只蒙古军队的首领,你调好角度,给老子一炮把那混蛋给炸上天!”

    炮兵伍长的军衔相当于步兵和骑兵的什长,如果不是最优秀的炮手,是没有资格当伍长的。李老三年约四十,本来是猎户出身,眼力在这群炮兵里是最好的之一,而且经验十分丰富,由他来给炮挑角度,几乎可以说是指哪打哪。和王龙一样是被蒙古人害得家破人亡的李老三自然不会对蒙古人留手,狞笑道:“王将军你就放心,如果炸不死这狗娘养的,我李老三就生吞了这炮弹。”说完飞快的调好了角度,对操炮手点点头。

    一声闷响,蒙古中军被炸开了一个大缺口,那名黑甲人果然没有逃过李老三毒辣的眼睛,几乎是被炮弹直接轰中,身体四分五裂,连座下的马也跟着死无全尸。蒙古人一片死寂,看来是被主将被活活炸死这样的情景吓到了。

    “开炮!”其余的火炮自然不会给蒙古人清醒过来的机会,一起怒吼,喷出死亡的火焰。炮弹的杀伤力不但巨大,而且声音大,对马匹的震慑很足,连续四轮炮击后,蒙古人倒下了六七百人,其他人也忙于收束受惊的战马,组织不起有效的攻势。

    萨加自然不会放过捞取战功的机会,要知道吐蕃方面对于战功的奖赏可是远远比不上宋朝方面,而自从宋朝和吐蕃联手在这一块地方作战后,赵让就会在奖励自己的军队同时也送给吐蕃军队不菲的奖赏,收买了许多吐蕃士兵和军官的心,萨加自然是其中之一。他一边命令步兵举盾挥刀冲出山谷,向乱成一团的蒙古军队杀去,一边自己带着所有骑兵分成两列扑了出去,在他身边,除了亲兵,赫然就有扎哈和桑昆两人。他们两人都是一脸杀气,和所有人一起呼喊着向蒙古人射箭。

    几乎同时,在炮兵开炮时就已经从山谷两侧撤下来的宋军也组织起三百人的骑兵,随着吐蕃骑兵扑了出去,领头的还是周行,他带着手下从右边绕了过去,准备截断这群蒙古人的后路。

    蒙古人现在只有一千多点人,加上已经彻底混乱,原本强悍的单兵能力和集团冲锋根本发挥不出来,在吐蕃和宋朝联军的几轮射击后又倒下两三百人,而这时候双方也混战在一起了,弓弩再无用处,而惨烈的肉搏战开始了。

    一只约有百人的蒙古骑兵实力十分强悍,很快就杀散了围攻他们的吐蕃士兵,一路砍杀着后退。只这一下就有两三百吐蕃人倒在他们的刀下。王龙在山谷上看着,不屑的说道:“也许是那个主将的亲兵吧,厉害是厉害,可是,能跟火枪比吗?”

    周行和三百宋军早就以飞快的速度挡在了这只可能是主将亲兵的队伍,他们根本不给蒙古士兵近战的机会,拿起一直放在马背上的火枪,装弹瞄准后冷静的扣动扳机。

    一阵激烈的枪响后,九十多名蒙古亲兵立刻殒命,剩下几个家伙已经是慌不择路,直接撞进宋军骑兵队里,被宋军打下马来活捉。

    很快战斗就结束了,吐蕃骑兵四散着追杀逃走的残兵,以蒙古人现在斗志全无的状态,自然是无法从杀得性起的吐蕃骑兵手里逃生,全部是被追击者射死。其他吐蕃士兵游走在战场中,不时举刀把蒙古伤兵砍杀。在彻底清理完战场后,吐蕃士兵一边将敌人的尸体移走以掩埋,一边把已方阵亡将士的遗体收敛好,准备好好的安葬。这一次虽然全灭敌军,但是吐蕃方面阵亡了五百多人,大多是被那只亲兵队杀掉的,而宋军也有十三人中流矢而亡。这一年来,吐蕃的阵亡者都会得到宋朝给予的抚恤,虽然低于宋军的标准,但是也让原本只是被视为奴隶的士兵们十分感激,心里对宋朝和赵让的感情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这次战斗的影响,王龙在当天晚上审问俘虏的时候隐约感觉到了。因为,他从俘虏口中得知,被火炮当场炸死的那家伙,居然是蒙古方面的征西军头领旭烈兀的义弟,刚刚从西亚战场回来的蒙古军征西军第一勇将,成吉思汗麾下名将木华黎的后人——哈赤!(杜撰人物)

    ===============

    此书扑了,不过我会尽力找时间写完的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百度搜索 我是大军阀 天涯 我是大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大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我是大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