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猕猴异录 天涯 猕猴异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原来如此,以如此方式聚集功德当真是另辟蹊径,怪不得鸿钧道祖亦称西方教为旁门。

    远古时代,道门三圣无一不是以先天至宝压制气运,立教开派,太上老君以太极图压气运立人教,原始天尊以盘古幡夺气运立阐教,而通天教主也以诛仙四剑压气运立截教,奈何诛仙四剑乃是杀伐之器,压制气运却不及人、阐两教,封神之劫才会因气运衰退而导致教派衰落。女娲娘娘以乾坤鼎压制人族气运,使得人族历劫不灭,经难而不衰。

    西方教虽有两大圣人以自身压制气运,终究逊于道门,两大圣人闭关苦悟无数年,合两大圣人之见识感悟,参天地造化之玄奥。终于创出以八方功德池聚天下功德以涨气运,端的不凡,两圣合力又耗无数年之久,才筑成八方功德池。

    八方功德池也不负所望,聚功德之效甚比先天至宝,然西方教立教之地地贫人稀,虽有妙法聚功德终究是所得不多,是以西方教历无数年而不兴。至准提圣人向东方布道,功德无量,气运大涨,教派乃兴,又于封神之劫中渡化截教三千红尘客,更是聚下了大兴之气运。

    天道有感,佛教实乃弘扬道法,虽另辟蹊径,依旧是道之一脉,乃召示佛教当兴,便有这西游之行。

    佛教如若能传教东土,赢得无数信徒,佛教气运也便与人族气运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除非天下万民皆不信佛,佛教气运才可能衰落,但这是不可能的,曼说佛法玄妙,无论雅俗皆能习而明理悟道,又有妙法如佛家九字真言能降妖伏魔。如此可预见将来天下不信佛当屈指可数,佛教大兴必不可挡。

    道门三圣皆是光明磊落之辈,不屑用佛教万妖乱世此等劣计,但西方两圣人却不然,只要能大兴佛教便可,况且此计乃是座下弟子所设所行,无损圣人面皮,何乐而不为。

    牧风若有所悟,又以神通查看一下在寺庙中吟诵佛经的和尚,果然,每一个诵经和尚从佛法有所明悟,便有一份功德飞向灵山,越多信徒,功德便会越多。一旦唐僧取经而归,佛法传布,道门又以何与佛教争人族气运呢?人教早与人族气运相连,倒是无碍,但阐教、截教却是无法争得人族气运。

    ========分割线====================

    经此事之后,大唐又恢复了国泰民安的繁华景象,天下百姓知道天兵天将乃是在当今天子天坛祭天后才临凡除妖降魔,民间开始流传当今天子乃是天命所归,真龙天子,一时间百姓对大唐的归属之感空前绝后,乾坤风气为之一清,五贼敛迹,百姓稳定、富足,不少百姓在家设有当今天子长生牌,愿保天子长生,大唐屹立不衰。

    大唐皇帝没想到灾难之后会有这样的结果,亦是满怀欣慰,令魏征择日祭拜苍天,又多设天帝神庙,三清道观,以及各天神庙,且定天兵临凡之日为庙会之日,天下百姓齐呼对明,自此道门出现短暂大兴之象。

    寺庙虽也有修建,但远远不及道观,况且百姓忠君思想深入灵魂,对天庭的认同感深,在亲见天兵下凡后更是无限增强。此时佛教未深入底层,还未能得到中原百姓的认同,经此一事,佛教要大兴于东土势必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灵山,偏殿,释迦释尼与燃灯古佛两人相望叹息,佛祖道:“天庭如此做为倒是好算计,如此一来,我佛门大兴却得延迟几百年之久。”

    古佛道:“此次天庭不但在人间重聚气运,更讨好道门三教,一举数得,却又让人无可奈何。”

    佛祖道:“此次却是心急了。”

    古佛道:“不然,天庭便是等着我佛手出动才出的手,无论何时行动都会如今日一般。”

    佛祖道:“天庭既敢算计我教,定不会就此罢手,必有后手。”

    古佛道:“西贺牛洲乃是佛门所在,量天庭也不敢放肆。”

    佛祖道:“不然,天帝乃是道祖亲封管辖天地之正统,如其出手,佛门却不好与其对抗,况且此次之事,天庭刻意讨好道门三教,佛门出手,三教必定会偏帮天庭,到时于是佛法东传却大不妥。”

    古佛道:“如此一来,只能命令众佛子谨慎行事了。”

    佛祖道:“也只能如此了,西贺牛洲之妖汇聚积雷山,定有所图,令下凡为妖的尊者伺机行事。”

    古佛颔道认同。

    =========分割线========

    且说西贺牛洲群妖皆往积雷山,但也有淡名薄利,不理世事之妖并不出山,而是在洞府参修大法,然而这些不出山的妖修亦祸从天降。

    雁荡山有一妖修,本体乃是一仙鹤,虽为妖,修的却是仙法,化形为一女子,容貌清秀靓丽,婉如仙子下凡,故呼鹤仙子,鹤仙子脾气温驯,性情高雅,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一心潜修,只求得窥大道,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

    此时,鹤仙子正与三个穿着大红袈裟的和尚对峙,三个和尚虽是出家之人,却一脸淫邪地盯着鹤仙子,鹤仙子道:“你们三番五次扰我清修是何道理?”

    三个和尚却未理会鹤仙子的质问,其中一个道:“鹤仙子,最后问你一次,你皈依与否?”

    鹤仙子双颊飞红,怒斥道:“我绝不屈服,你们几个佛门败类想要我皈依,做梦吧。”

    “败类,哼,我们师从定光欢喜佛,修的乃是堂堂佛门大法,岂是你一妖孽可懂,好心邀你同大法,你却不领情,此次若是再不知好歹,我们定当除去你这妖孽,免得你为祸苍生。”

    鹤仙子更加愤怒,道:“我何时为祸,自出生以来,便未伤过一个生灵,你们竟然诬蔑我……”

    鹤仙子最后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胸部起伏,配上那飞红的双颊,有说不出的诱人,那三个和尚早就被迷得魂与神授了,紧盯着鹤仙子的胸部大流口水。

    鹤仙子见三和尚如此模样,大怒,斥道:“淫贼,枉你们还是得道高僧,竟然如此下作,佛门的名声便是毁于你们这般小人之手。”

    三和尚此时也醒悟过来了,道:“妖孽,死到临头还敢血口喷人,两位师弟,我们先合力拿下她,要捉活的,然后我们就……嘿嘿……”

    被称为师弟的两个和尚淫笑两声道:“遵命,大师兄。”

    鹤仙子也知道几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听到赤??的话语,大怒道:“我与你们拼了。”

    三个和尚避开鹤仙子的攻击之后,迅速将她围了起来,每人打出一道佛光,鹤仙子与这三个和尚的修为不过伯仲之间,如今三人一起上,又怎敢大意。

    不是那三个和尚故意还是鹤仙子身法了得,将三道佛光一一闪过了。鹤仙子虽闪过佛光却冲不出围困,微恼,当下祭出一把剑朝那个大师兄杀去,虽是剑势虽是迅猛,却毫无杀意,显是未尽全力。

    那和尚似乎很了解鹤仙子的秉性,知道她不会出全力,但和尚却使一根禅杖全力击出,两人修为本就在伯仲之间,未尽力的鹤仙子自然吃亏,被打得连连倒退。

    而另外两个和尚也同时向鹤仙子出杖,鹤仙子听到背后有风,急忙闪开,两和尚见状变击为扫,鹤仙子虽然身法了得,终究无甚打斗经验,仍被扫到一肩,娇哼一声,气血涌动,已是受了内伤。

    那个大师兄道:“嘿嘿,只从了不就完了吗,何苦要受这皮肉之苦呢。”

    鹤仙子趁他说话之间化为一仙鹤想从天上遁去,不料那和尚脱出袈裟朝鹤仙子一罩,便拿住了她。

    和尚大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幻化真身遁去,我早有防备,特意借来这伏魔袈裟,看你还能如何。”

    被袈裟罩住的鹤仙子脸若死灰,道:“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说完,脸上泛出圣洁的光辉。

    三个和尚见了大惊,道:“快下手,她要自爆。”

    三人纷纷出手,欲置鹤仙子于死地,突然一声大喝传来:“秃驴竟敢伤人。”

    “叮”“叮”“叮”一柄宝剑将三人的禅杖都格开了。

    来人将鹤仙子护在了身后,鹤仙子险死还生,看到有人来救也是放下了自爆的念头。打量着来人,一身月白道袍,发髻盘绕,双目有神,面容俊雅,颌下一缕美髯,手持宝剑,正气凛然,鹤仙子不由得目泛异彩。

    持剑男子便是童渊,自突破之后,童渊已返老还童,变成如今这模样,童渊之前便听到了双方全部的对话,童渊心目中的佛门应该是慈悲为怀的,没想到今日竟见如此丑恶的一幕,心中信仰?然倒塌。

    那三个和尚一招被击退,对童渊颇为忌惮,看到童渊护住鹤仙子,却又不甘心,道:“你是何人,为何阻我等除妖?”

    童渊在红尘爬滚上百年的人精,如何不知道他们色厉内荏,明了几个和尚的所作所为,心中大是厌恶,也不想与他们多说,大喝一声:“滚。”

    三个和尚当然不会如此容易就退却,只听那大师兄道:“原是与妖孽一伙的,两位师弟今天便让我们一起将这两个妖孽除去。”

    三个和尚对童渊可不客气,使出全力向童渊招呼,童渊见三人袭来,只冷哼一声,宝剑飞闪,瞬间将三人的左臂斩了下来。

    童渊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但心中以为这几人罪不致死,于是斩下他们的左臂以示惩戒,被困住的鹤仙子本想呼住童渊却来不及。

    三个和尚发出惨叫,恐惧地看着童渊,童渊大喝一声:“斩下一臂以示惩戒,如有再犯被我遇上,定斩不饶,滚吧。”

    三个和尚连看都不敢多看赶紧跑了,童渊此时才来得及看救下的鹤仙子,用宝剑将袈裟割开,露出鹤仙子黛眉微皱的秀脸,童渊心中犹如电击,盯着鹤仙子久久不语。

    青木岛,牧风微笑道:“看来还得多游历几年,该来的都到了,我也该动身到积雷山一行了。”

百度搜索 猕猴异录 天涯 猕猴异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猕猴异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猕猴异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