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邪宠妃 天涯 邪宠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十章  爱逾生命

    就这样过了三日,上官紫煜没有来,而轩辕紫陌亦未踏出房门半步,也许她不知道,每日当她睡着之时,会有一个人影站在窗边,就一直那么凝望着她,他只有在她睡着的时候才敢走进屋子来看看她,他知道紫陌怕,同样,他也怕。

    他怕紫陌见到自己,就会想起所受的伤害,他怕则是因为,怕见到她伤心欲绝的眼神,听到她决绝的话语,可就算是这样,他也仍旧坚持着,他相信总有一天,紫陌会原谅他,因为他们彼此都深爱着对方。

    是夜,树影微摇,转眼已到三月了,大地也渐渐回暖,夜间虽然有些清冷,也不至于寒风刺骨,上官紫煜同往常一样来到隐陌轩,可不同于平常,今晚的隐陌轩灯没有熄,怎么了,陌陌,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听到窗外的动静,轩辕紫陌回过头,其实她不是不知道,每天晚上他会来看她,却不叫醒她,只是静静坐在床边直到黎明,等天亮之后在离开,她又何尝不是在避着他,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她怕,怕自己会动摇,怕她好不容易坚定的信念,会无法自拔的心甘情愿的为他而放弃,不行,这次一定不行,如果不离开,他们之间会继续伤害下去,直到两败俱伤。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紫陌幽幽叹了口气,朝着窗户的方向轻声说,上官紫煜一愣,她竟然知道自己在外面,他推开门,走进屋子,看到紫陌那张稍微恢复了些血色却仍旧消瘦的脸。

    看着他走进屋子,紫陌微微一愣,几日不见,为何他憔悴了那么多,那个意气风发,傲视天下的煜王爷居然会那么憔悴的出现在她面前,怎么,心又为他痛了吗。

    “陌陌……”不确定她的想法,上官紫煜突然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站在桌边不知道如何是好,紫陌突然笑了,是这些日子以来对他的第一个笑容,“怎么了?”

    看着她的笑容,上官紫煜几乎呆在原地,喃喃自语,“你笑了。”紫陌撇撇嘴,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男人的智商怎么降低了,“我叫你进来,是问你,我那日和你说的两种方法,你考虑好了没有。”

    上官紫煜拧着眉,抿着好看的嘴不语,似乎有些负气,“我告诉你,我一个都不会选的,你休想逃离我,我不会放你走的。”紫陌垂下眼睑,和她想象中的一样,她就知道那个霸道倔强的男人是没那么容易答应的。

    “哎,即使不答应又如何,我们不过是在所谓的相爱中互相伤害。”上官紫煜上前扳过她的肩,逼她抬起头与自己对视,看着他幽深的眼眸,忽然她觉得有一丝恐慌,本能的想避开,“看着我,紫陌,就真的这么想离开我吗,你就这么恨我吗?”

    她真的想吗,真的恨吗,不,她不恨他,真的不恨了,现在她才明白,为什么别人总会说爱与恨,只是一念之差,爱的太深了,便无法恨了,她的生命要不了多久就要画上句号了,到时候,说不定回了地府,见到了那个无良的小阎王,也许有办法回二十一世纪也说不定,这里的一切就像一场梦,只是这梦太真实了,让她彻心彻骨的痛了一场。

    紫陌抬起手臂,轻轻抚上他的脸庞,眸中闪着近乎清淡的光芒,“紫煜,你不是说爱我吗?”不明白为何她忽然会这样说,“是,我爱你。”她浅浅忽然一笑,眼中似乎又有着无尽的眷恋,“那我们都放手吧,以爱的名义,放爱一条生路。”

    上官紫煜眼中冷光一现,紧紧环着她的腰将她带进怀中,“我告诉你,本王不准,绝对不允许,什么放爱一条生路,你生生世世都是我上官紫煜的人,恨也好,爱也罢,都休想逃离。”

    紫陌就这么仍由他抱在怀中,一动不动,许久,他才放开她,又过了半晌,她才缓缓开口,“我累了,想睡觉了。”

    见她似乎是放弃了离开的念头,上官紫煜才松了口气,让她平躺下,为她盖好被子。紫陌闭上眼睛,不再与他说话,直到听到她平稳的呼吸声,紫煜留恋的看了她一眼,才转身离去。

    听见关门声,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起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一幕幕犹如倒退的电影在她的眼前划过,从她刚附身到紫陌公主身上,那个冷酷无情的王爷对她的百般羞辱,淡泊的上官澈唇角那淡淡的笑意,还有那个一直宠爱她想好好保护她的上官天佑,她觉得自己好像众人手中的皮球,被人丢来丢去,一会儿将她捧上幸福的天堂,一会儿又将她丢入无边的地狱,在这大起大落的感情中,她的心好累了。

    紫陌睁开眼睛,缓缓坐起身子,掀开被褥,她捧着肚子,小心的走下床榻,自从她怀孕以来,每天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和宝宝说话,她能感受到他的小手小脚在动,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宝宝,你是妈咪全部的爱,可为什么他们都容不下你,你放心,无论如何,妈咪都会保护你,不会让人伤害你。其实,你爹地也很爱你,只是……宝贝,妈咪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以后不论到哪里,我们都永不分离。

    每当想起上官紫煜,她的心原来还是会好痛,她对他的爱早已深入骨髓,又岂是这样就能放弃,他霸道的声音回响在她耳边,她该怎么办,要怎么做才好。她站起来走向窗边,双脚觉得已经麻木了,她真得不知道这样的爱还能坚持多久,她好累了。紫陌瞬间好像觉得所有的精神都松懈了下来,突然她手扶窗棂,脸上煞白,“痛……”不知名的恐惧从她心底升腾而起,“啊,我的肚子……好痛……”只见一丝鲜血顺着她的衣裙留下来,“不要,不要……”

    她支撑着身体走到门边,此刻已是香汗淋漓,腹中的绞痛让她支持不住,跌坐在地上,“青儿……青儿……”她无力的呼唤着,她觉得好像正在失去什么,“宝宝,不要离开妈咪,不要……”

    一直守在外面的青儿听到微弱的呼唤声,疑惑的走进屋子,却看到倒在地上的公主,面色苍白,身下的衣裙已经被血染红,她吓的哭着跑到紫陌身边,“公主,您别吓奴婢啊,您怎么了啊。”

    “救……救我的孩子……”紫陌紧紧握住青儿的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上官紫煜不停的隐陌轩的庭院中来来回回踱着步,时不时朝屋中张望,担忧焦急之色毫不掩饰的浮现于面上。

    终于,过了许久,紫陌屋子的门开了,走出一个年老的御医,他看着一脸紧张不安的上官紫煜,摇摇头,捻了捻长长的胡须,叹了口气。御医的态度表示什么,上官紫煜心里大致已经有了底。

    “王爷,王妃的身子原本就弱,加上上次受过剑伤,还没有完全调理好,而且……”老御医停顿了下,他觉得很奇怪的事,王妃体内为何会有一种不知名的毒素,按照他行医多年的经验,这毒素应该存在在她体内有半年之久,不知道王爷是否知道这件事,“加上王妃最近的精神上受了很大的刺激,导致心神紊乱,才会小产的。”

    他们的孩子终究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吗,若是紫陌知道她千方百计想保护的孩子还是没了,会不会很伤心呢,看着煜王脸上露出的伤心惋惜的神色,老御医安慰道,“王爷,还是别太难过了,只要等王妃调理好身子,相信你们很快还会有孩子的。”

    上官紫煜没有出声,只是抿着好看的嘴不语,“来人啊,和御医去抓药,好好照顾王妃。”

    “煜王殿下,那老夫就先行告退了,记住要让王妃按时服药,不可在刺激她的情绪。”上官紫煜点点头,“本王知道了。”

    轩辕紫陌躺在房间里的床榻上,身上已经换上干净的衣服,就在大夫出去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她没有出声,只是紧紧闭着眼睛,将大夫的话一字不拉的听进耳中,她十指泛白的指节紧紧抓住身上的床单,死死的咬住唇,直到渗出血丝。

    她好想哭啊,宝宝,你终是离妈咪去了吗,对不起宝宝,是妈咪不好,没有保护好你,让你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见过这个美好世界的明媚阳光,妈咪还没唱童谣给你听,让你乖乖长大,你就离开了,对不起。

    这是上天注定的吗,她不是个将死之人吗,为什么连她死前最后的愿望都不能满足她,她的要求好像也不是那么过分吧,原本她是一个幸福快乐的人,却穿越到这样一个时空来,还将自己弄的伤痕累累,失了真心,现在又失去了她的孩子,是上天注定了,要断了她和上官紫煜最后的牵挂吗,这样是不是表示,她可以无牵无挂的离开了。

    忽然门开了,紫陌重新闭上眼睛,来人走到她面前,即使不看也知道那熟悉的感觉是谁,上官紫煜看着床榻上,双目紧闭,面色苍白的女子,在她的身子坐下,心疼的握住她的手,“宝贝,不怕,有我在,不怕。”

    轩辕紫陌长长的睫羽微动,她不是恨透他了吗,可为什么当他在她耳边轻语的时候,她忽然能够感受到他的痛,呵呵,怎么可能,他是上官紫煜,他怎么会痛。

    知道紫陌已经醒来,却不愿睁开眼睛,上官紫煜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冰冷的手放进被子里,替她盖好被褥,倾身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恋恋不舍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出屋子。

    他转身的一霎那,没有看到从紫陌眼角滑落的泪,听到关门声,她才缓缓睁开眼睛,为什么,为什么要将她伤的体无完肤,再来对她好,她真的好难过,紫煜,不是不爱你,而是我无法再相信你。

    或许,现在她可以无牵无挂的离开了吧,离开这个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青儿坐在床榻边,看着面色苍白的公主,这些日子以来,公主待她极好,可是老天爷为何不眷顾还未出生的小王爷,要让它没来及到这个世上就离开了呢,“公主,您一定要快点醒来,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青儿只是一句单纯的关心,就让紫陌觉得心头一阵温暖,在这个世界上,会一直对她好的,也许只有这个忠心的丫头了,呵呵,青儿也许忠于的只是这具身体,她一定不知道她的公主的灵魂,早就已经不在了吧。

    这样也好,若她知道她的主人早已不再了,也许等她死了,青儿也不会那么伤心了吧,这个世上唯一会在乎她的也许只有这个小丫头了,傻丫头,若是她到了地府,见着了真正的轩辕紫陌,一定会告诉她,在那个已经不属于她们的世界,曾经有一个人,是如此的挂念她们。

    头好沉,她好累啊,赤裸裸的付出一颗真心,却被人伤的体无完肤,所有的爱都是假的,这一切只是骗局,就连她仅有的希望——她的孩子也离开了,她还剩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了,这样也好,她孑然一身而来,两袖清风而去,没有挂念,没有遗憾,没有不确定,没有无奈,因为,没有期待了。

    就这样吧,让她离开吧……

    龙啸最好的大夫全部都齐集在煜王府中,就连太医院的御医们接到圣旨后都马不停蹄的赶来。两日前,紫陌公主不幸小产,一直陷入沉睡中至今没有醒来,几位御医们急得像个热锅上的蚂蚁,满脑子想的是如何能保得住自己的项上人头,皇上有旨,若治不好公主,通通提头去见他,眼看着节骨眼上,别说是治好了,公主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他们都暗自捏了把冷汗,祈祷着七公主能早日醒来。

    其实他们也觉得很奇怪,公主的脉象虽然虚弱,因为刚刚小产,体弱是正常的,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一直沉睡不醒呢,药也用了,针也施了,他们几个可都是宫中的老御医了,行医几十年来,第一次发现如此奇怪的症状。

    上官紫煜深深凝视着床榻上的女子,只见紫陌静静的躺在床上,安静苍白的一如石像。他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毫无生气的她,她还是那个会开心会微笑的陌陌吗,前几天她还满心欢喜的期待着他们的宝贝的到来,还对他灿烂的笑,就算是在受伤的时候,振振有词的对他说,让他们以爱的名义放彼此的爱一条生路,那个倔强坚韧的陌陌此刻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可这一刻,她就那么静静的躺着,像是再也不会醒来似的。

    看着煜王爷哀伤深沉的眸子,隐陌轩内异常寂静,人人连大气都不敢出,自从两日前公主的贴身婢女青儿发现公主的不对劲之后,他就一直守在床榻边,一步也不曾离开过,煜王爷一定很爱王妃吧,哎,可惜不论用什么方法,他们也无法唤醒王妃,或许该说是王妃不愿意醒来。

    “发生了什么事?”轮椅的轱辘声打破了这窒息的宁静,一座华贵的轮椅出现在门口,小厮推着上官澈来到隐陌轩,三日前听闻有人寻得千年蕊,他便立刻启程出发寻那有千年蕊之人,连皇上驾临煜王府他都没有去接驾,也没来得及和任何人说,便带着小厮匆匆出门,好不容易他取回了千年蕊,眼看着紫陌所中的魅情丹之毒有了解药,可他一回府就听说王妃昏迷不醒,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不在的这段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众人一见澈王爷归来,不由心底暗自松了口气,大家都知道煜王府中除了王妃以外,只有澈王爷的话对王爷来说才管用。看着脸色憔悴,黯然神伤的上官紫煜,上官澈着实吃了一惊,他转动轮椅来到上官紫煜面前,看到床榻上昏迷不醒的人儿,挑挑眉,“紫煜,陌陌她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就连他都不敢相信,那个活力四射总是带着温暖笑容的丫头此刻正毫无声息的躺在床榻上,面色苍白的吓人,好像随时会死去一样。

    上官紫煜听到上官澈的声音,缓缓抬起头,深邃的瞳孔丝毫不见往日的神采,“澈,你来了,你帮我看看陌陌好吗,她好顽皮,让我担心,她睡了那么久,为什么还是不醒。”

    看着昔日神采飞扬的兄长此刻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上官澈白皙的脸庞上浮现出担忧的神色,他伸出两指搭上紫陌的皓腕,闭上眼睛,心中却咯噔了一下,只听见上官紫煜幽幽的说,“我们的孩子没了,陌陌一定很难过,我又让她伤心了,我知道她在生我的气,才故意不理我,陌陌,你醒来啊,随便你怎么打我,怎么骂我都好,可是不要像现在一样好吗,为什么你这么安静,安静的我快要感受不到你的存在。”

    上官澈皱起眉头,奇怪,真是太奇怪了,虽然紫陌小产,可也不应该像现在这样,从她的脉象来看,只是有些虚弱,却没有别的征兆,他可以感受到她的气息在慢慢变弱,可是似乎又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保存着她体内的真元不让其外泄,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收回替紫陌把脉的手,紧蹙眉头,转动轮椅,走向另一边,看着上官澈一脸沉思,上官紫煜一时之间也没了方寸,“紫煜,你是不是给她吃过什么?”上官紫煜望着他,“两日前青儿来找我,说陌陌不行了,我到隐陌轩的时候她的气息变得很微弱,我怕她有事所以将白玉雪蟾丸喂她服下……”

    原来是白玉雪蟾丸,这白玉雪蟾丸虽比不上千年蕊有着解世间百毒的奇效,却也是绝佳的疗伤圣品,能够保存人的精元,他搓着泛红的指节,来到太医面前,“太医,我想知道你们诊断的结果。”紫陌现在的样子像个活死人,他们可以感觉到她的呼吸,可是她似乎是把自己和外界隔离了起来。

    太医面面相觑,似乎谁都不愿意开口,上官澈优雅一笑,“你们但说无妨,我想知道你们的结果是否和我的看法一样。”见澈王爷这样说,李太医只好开口,“回澈王爷,老臣们凭着几十年的问诊经验,达成的初步的看法是紫陌公主或许是受了什么太大的刺激,再加上流产所导致身体和心理两方面的创伤,使她把自己封闭起来。”御医们偷偷抹了把汗,努力的想把他们众人诊断的结果做一个总结。

    “公主脉象时有时无,比较虚弱,可气息尚存且正常,总而言之,公主似乎一点也不想活,可是她又好像被人喂食了什么灵丹妙药而死不了,在她想死和死不了的矛盾中,她选择躲进自己的世界,大致上来说就是这样。“太医小心翼翼的说完他们的结论,在心里暗自捏了把冷汗,偷偷观察着澈王爷的表情。

    “你们胡说,到底是什么意思,陌陌怎么会想死,不会的,一定不会的,若在让本王听到一个你们说她想死的字,本王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澈,我要你说,我要听你说,他们都是骗我的对不对,陌陌根本不是这样是不是,是他们找不到病因的所在,所以才乱说一通。”上官紫煜怒吼出声,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太医们。

    上官澈把玩着手中的玉佩,缓缓抬起头,看着上官紫煜因疯狂而通红的眼睛,“澈,你说话啊。”只见上官澈皱着眉头,静静的望着他,“你是又做了什么事,伤了她的心吗?”

    上官紫煜一愣,眼中的哀伤将答案呼之欲出,看着这样的他,上官澈便全都明白了,虽然他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可是御医们的话是真的,紫陌现在的确就是这样,她将自己封闭在自我的世界中,拒绝外界的打扰,这才是她一直昏睡不醒的原因。

    “澈……陌陌……她还会不会好?”御医们所说的话一直是上官紫煜不愿意面对的,他宁可他们是在欺骗他,他一直还抱着一丝希望,“很难。”上官澈垂下眼睑,握紧拳头,“她求死的决心比求活还强,她现在等于只有身体还活着,她的心早就死了,你说这样的紫陌,怎么才能好起来。”

    “澈,连你也这么说吗,真的不行了吗?”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他,是他应得的报应吗。让他为自己所犯的罪过付出代价,为什么老天要那么残忍,先是失去他们的孩子,又让他失去最爱的人,为何老天爷就如此见不得他幸福,为什么,他好恨啊。

    狂风凌厉的吹着,园中花落了一地,可倾盆的大雨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已经三个月了,在轩辕紫陌昏睡不醒的一个月后,上官澈用千年蕊制成药丸让她每天服食,就在服下千年蕊的第七天后,紫陌睁开了眼睛,上官紫煜欣喜若狂,可在欣喜过后,他却陷入了更加深沉的哀伤。

    紫陌是醒了过来,可她对外界的一切事物都失去了反应,任凭上官紫煜怎么做,她仍然像个布娃娃般没有任何回应,她似乎听不到、看不到,甚至连感觉也没有,只是张着空洞无神的眼睛没有焦距,只是那么一直呆呆的坐着。

    上官紫煜几乎要绝望了,他知道紫陌恨他,一定很恨很恨他,恨他欺骗了她的感情,他又何尝不恨自己,为什么要和皇上做那该死的交易,那对他来说其实并不重要,当初也是负气之举,可当他明白了自己的心,他是如此深爱他的小女人,只想将他捧在手心里宠着,疼着,当初他以为水沁死的时候,只是很悲伤,他曾经以为他是爱水沁的,可后来才发现他那种所谓的爱,只是为了不服输的占有欲,那根本不是爱,若是爱他不会在知道紫陌和皇上串通好骗的他团团转之后,会那么轻易的原谅他。

    是这个小女人始终在他身边,用自己的爱感染他,直到后来他才发现他是爱惨了他,他自幼双亲早亡,和澈相依为命长大,他只明白若想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就必须变得很强大,习惯了强势的他根本不懂什么是爱,该如何爱人,可当他好不容易有了爱的时候,却失去的太快,快的让他抓不住。

    直到紫陌因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看着这样的她,他的心好痛,他一直担心陌陌知道了真相之后会恨他,可他现在才发现,原来最可怕的事不是很,而是被全然的遗忘。那表示对方的眼中,他再也没有任何生存的空间,对方的世界也不再是他所能涉足。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陌儿还是这样吗?”上官天佑一身白色华服站在紫陌的床边,凝视着床上目光空洞的女子,上官紫煜幽幽叹了口气,拿出丝巾擦了擦紫陌有些脏掉的小脸,“陌陌,你知道吗,梅园中的梅花又开了,今年的梅花比往年的都美,你不是最爱梅花吗,你快点醒过来,我们一起去看好吗,错过了明年也许就没有这么美得梅花了。”

    看着上官紫煜如此痴情,上官天佑转过身,轻轻叹息,“如果当初知道有一天陌儿会成这样,我一定不会那么做,我只是想让她幸福,可是我们好像都做错了,紫煜,你知道吗,曾经看着你们那么幸福笑,我真的很嫉妒,因为陌儿那样幸福的笑容永远不会是因为我,在她眼中我只是她的兄长,而能让她那样笑的人,只有你而已,可是现在我似乎永远也得不到她,而你,也失去了她。”

    上官紫煜手臂一颤,随后却继续轻拭着紫陌的额头,“不会的,陌陌知道我爱她,知道我在等她,她一定会醒过来的。”

    “若这一生她都这样呢?”上官天佑不死心的问。

    “那我便等她一生……她若一世这样,我便等她一世……”

    冬季悄然而过,万物回春,春去秋来,转眼间一年的时间匆匆而过。

    上官紫煜拥着怀中的紫陌坐在窗前,冷风吹来,他拉紧了她的披风,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陌陌,你看到了吗,今年的梅花又开了,你想不想看,我带去看好吗,你见了那么美得花瓣雨一定会开心的。”

    紫陌仍旧一动不动的坐着,没有任何反应,上官紫煜俯身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将她横抱起,来到梅园。

    梅花竞相开放,宛如那年他们在这里赏梅一样,那时候的紫陌,笑的像个快乐的孩子。从背后拥着她,他背靠在树干上,头顶的花瓣纷纷扬扬落下,一如当年那样,紫煜低下头,将脸深埋在她的颈窝,“陌陌,一年了,你为什么还是不醒,你就真的这么恨我吗,你知道吗,我好爱你,爱逾生命,如果用我的命可以换回你,我就算是死也在所不惜,你还记得吗,你曾经唱过一首我和澈都听不懂的歌,可是现在我发现,它真的很好听……”

    “若生命直到这里,从此没有我,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上官紫煜生涩的音调回响在梅花林中,忽然他觉得手背湿了,似乎有什么东西一滴一滴落下,灼热了他的手背。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轩辕紫陌的眼眶中滑落,漫天的花雨纷纷落下,落在她的衣服上,落在她如墨的黑发上,只见她的唇角微扬起浅浅的弧度……

百度搜索 邪宠妃 天涯 邪宠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邪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邪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