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抢来的新娘 天涯 抢来的新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耶律烈狂怒奔出别院后不久,冬银悄悄推门进入族长的房中,先是被满屋子的疮痍吓得低呼出声,再看到昏倒在床上、双腕被绑出血痕的君绮罗,叫了出来。

    「小姐!小姐……」

    连忙拿过剪子剪开那些布条,在疼痛中,君绮罗回复了神志。

    「冬银……我恨他!」她低喃。

    冬银扶住她的双肩,眼中一抹坚定。

    「小姐!你换上汉服逃走吧!只要进入幽州,进入汉人的地方,你就安全了,你就可以回家了,也可以安心生下孩子…。」她将手中的包袱打开,里头有几件粗布衣棠,与几锭金子。

    「冬银?」君绮罗怔愣的看她。

    冬银连忙替她更衣,流泪道:「你是个好人,你不该受到这些对待的!有人要杀你,有人要欺负你。而少主,少主他又这样对你,我看不过去。门外的人都被我下了迷药,你快逃吧!能逃多还是多远。」

    她还能去那里?那来的脸回家?

    不过她倒是不愿再见到他!死也不愿!她握住冬银的手,诚挚道:「谢谢你,冬银,你对我的好,我下辈子回报你!」

    「别说这个!来,小姐,后门有一匹马!」冬银扶着君绮罗奔向后门。

    跃上马背,她深深看了眼这宅院。

    别了!一切!

    依着她曾有的记忆,她策马奔向东边的方向。

    冬银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才关上门板,双手合十,看向天空。她知道她这样做是对的,可是为甚么心中却闪着不祥的阴影?她无法下手杀死小姐,但一但小姐回到部族中,一定还会遭到别人暗杀;而且,少主娶了妻之后会对小姐更坏!真的,她不忍心再看到有人与她相同的命运了。

    她跑回厨房,看着被药迷昏的厨子,她也从水桶中舀起一瓢水喝下,立即也昏迷过去。全宅的人都被下了药,那么少主回来后的第一个念头会是小姐被劫了,而不会知道是地做的。给了少主这个误导,就不会知道小姐独自逃回南方了,小姐会安全吧?

    小姐,希望你能平安回家……

    冬银所不知道的是,当她关上后门之后,林子中奔出一匹守候已久的灰马,尾随君绮罗的方向而去。马背上,一个斜背大刀的红毛大汉正扬着一抹狞笑,双眼直盯住他垂涎已久的猎物;脑子中已得意的幻想这女人尝起来是甚么味道!※※※耶律烈奔回别院,立刻感觉到情况不对劲。宅子内静得没一点声叫,连大门也没人守;十二骑与族兵在皇城外的帐篷过夜,但别院中至少还有二十来个佣人与咄罗奇在守着呀!他踢开大门,立即见到昏倒在两旁的门丁,探了探鼻息,确定破人下了药!倏地,他狂奔向西厢的房中,不再停下来注意沿路倒着的佣人。绮罗!他此刻心中只想到她!

    房中除了被他破坏的物品外,就只剩下散乱在床头带着血迹的布条。

    她被掳走了!是谁?为甚么带子上会有血?耶律烈肝胆尽裂得差点倒下去。

    不!不可能!掳她的人不会如此残忍砍断她的双手,而且床上垃没有大量的血迹……

    他心中虽燃着熊熊的怒火,但脚下可没有任何耽搁。在紧急时刻,即使心中怒意澎湃不已,他仍能保持冷静的思维,他会把怒气维持到找到绑架绮罗的人再发泄!幸好雪已停,否则他要找人就更困难了。

    没有意外的,在后门,他看到雪地上印着马蹄印。他蹲下身,发现蹄印太轻,只有一匹马的印子,轻得像是没有负载人似的。

    绮罗是一个人逃走的?

    他拉远目光,暂将这疑问拦下;在五丈处,他又看另一匹马的蹄印。明显的有人跟踪了她,或接应了她?而且是个男人!

    耶律烈眼眸转为冰冷的蓝色,面孔在狂怒后转为可怕的平静。聚满了风暴却隐逸在无波的表面下。

    「不管你是谁!你让我再度有了拿刀的欲望!」森冷的口气比冰霜更冻澈人的心肺;他从鞍袋中抽出一把弯刀,跃上马背。

    大黑马如射出的箭,转眼间就消失在马蹄印前进的方向的尽头。※※※「乖乖跟老子走吧!小美人!」

    克力寒涎着脸,一步一步走向君绮罗。月光下,他脸上那道鞭痕随着狞笑而益形丑陋不堪。

    君绮罗无畏无惧的看向他;她的背后,是万丈深渊,跌下去不仅会粉身碎骨,只怕也没一块完整的肉会与肢体相连。将来若有人经过山谷底下,见到她的尸骨,也不会认出她就是君家的人。

    这里原就是她打算来的地方,克力寒却当她走错了路,而站在退路的地方,威胁的走向她,似乎将她当成瓮中鳖,逃不掉了。因此,他正享受着他的优势,不急着马上抓她。

    「知道大爷会如何疼惜你吗?一但大爷玩腻了你,就先在你脸上划几刀,将你美丽的手指一只一只的剁去,将你……」

    他滔滔不绝说着他想像得到的酷刑,嗜血的凶光更披露他所说、即将要做的一切。

    君绮罗轻拍身旁的马儿,让它自行回去;然后,走向断崖。

    「喂!你……你没那胆子,别逞强了!」克力寒不自在的笑叫,他不相信这女人敢跳下去!虽然下面是溪流,但是这数百丈的高度中,尖石横出,不必等落到溪中淹溺,就会被那些尖石先刺穿身体而绝命。

    君绮罗淡淡一笑,娇艳得让克力寒失神。

    「你以为我为何来此?以为我真不知道这边是绝命崖的方向吗?」

    「你……」

    突然,她的目光越过克力寒,看向树林中扬出的急切马蹄声。

    是怕!她知道是怕!这种果决迅速的奔驰方法,只有他才会有!

    她笑了笑,在耶律烈冲出树林看到她的面孔时,她看了他最后一眼,告诉他:她恨他!

    然后纵身往下跳去……

    快得连克力寒都来不及抓住她!

    「不!」耶律烈惊恐的大吼!她怎么能这样对他?她怎能用这种方式与他告别?她怎么忍心如此残忍的对待他?在他深深爱上她之后,她最终的报复手段就是死在他眼前,并且让他连不允许的机会也没有!

    克力寒看到耶律烈的模样,惊恐得连忙要逃,可是还来不及跨出一步,他只觉颈上一凉,刹那间,他看到自己的目光距地面愈来愈近,然后看到自己无头的身体在一瞬间四分五裂!仅仅那么一刻,他还来不及意识到死亡,便看到自己身体被肢解,刀光下,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

    还有甚么样的死亡比这一种更恐怖?他死后的面孔双目圆凸,恐惧绝望……

    「绮罗!绮罗……」他跪在山崖边,极目往下望:黑暗中,甚么也看不见!

    她死了?她死了?她怎么能如此狠心的报复他?他已经甚么都给了她,她却仍是以恨来回报他,并且不惜一死来表明她的心迹。

    不!她逃不开他的,就连死亡也逃不开他!她下黄泉,他就追到黄泉!她魂归西天,他便追到西天!生生世世,是生是死,她都是他的!只要他不允许,她就别想逃开他!上穷碧落下黄泉,没有人能拦住他!

    他狂乱的意志只想着要下黄泉抓住他的女人,却忘了周遭的一切。所以,当他起身要往绝崖跳下时,颈后的一记重击让他毫无防备的昏厥。

    大贺机遥将少主抱入马车中,对十二骑道:「回皇城,火速告知皇上!」

    「是!」

    幸好他突然有事要禀告少主,到了别院一趟;否则这回真的迟了!

    君姑娘,她死了吗?

    多么刚烈的一位女子……往后要教少主怎么办呢?

    大贺机遥向天空叹了口气。

    君姑娘,你狠!玉石俱焚就是你爱的方式?

    唉!弄得天人两隔,又能表示甚么?亲痛仇快而已!不多想了。

    目前照顾好少主是位最大的任务。

    君绮罗,她果真香消玉殒了吗?※※※「娘,她死了吗?」一个童稚、清亮的声音问着,他的表情充满了好奇与不解。

    「没有,你给我闭嘴,去练字!」另一个年轻娇俏的声音传出,语音甜美得让人想看看其容貌是否与她的声音一样动人。

    温暖的房间中,有二女一男。其中一个女的,正是跳下绝命崖的君绮罗。

    此刻她正面白如纸的躺在床榻上;已昏迷十数天了,都一直处在昏沉状态。

    两另外一男一女,便是打天一亮就来这里叽叽喳喳不停斗嘴的麻雀了!那男的,事实上是个男孩,并且是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男孩,长得俊美讨喜,一双黑眸滴溜溜的转动,说有多灵黠就有多灵黠!而非常凑巧的,那女的,一个约莫二十三、四岁年纪的美人儿也有一双与男孩一模一样的大眼。

    事实上,应该说小男孩的那双眼睛是遗传自她的。那美人儿娇俏动人,貌美无比,但她最迷人的地方不是她绝俗的容貌,而是她层出不穷、惊世骇俗的鬼点子--吓死人不偿命的!

    据她丈夫最近的说法是:他的娇妻最大的贡献就是加速让他早生华发,准备让他向伍子胥看齐。

    由这种说法看来,娶到她的人真是三生不幸,即使再绝美的脸蛋也不足以让人做这种牺牲!

    「吕爷爷说她该醒了呀!」小男孩嘟嘴叫着。

    「基本上,她『该』醒来的说法代表着各种无限的可能性!呆儿子!别尽耗在女人的闺房,去陪你老爹钓鱼去!」

    「才不要!我可不想又钓回一个大美人!」小男孩狡猾的看向母亲。「到时娘又要捧醋狂饮了。」

    「儿子!你想当空中飞人吗?」美丽少妇含笑问着,眼中充满了山雨欲来的危险气息。

    小男孩不但无所惧,反而哈哈大笑!

    「我就知道你天天来这边的目的是这样的!你怕这个大美人醒来后会勾引老爹,所以想先下手为强,对大美人采怀柔政策,让她对你心存感激,就不敢对爹爹做非份之想了。你怕她会对老爹以身相许,因为是爹爹救她回来的!」

    十二天前,男孩的父亲与朋友到溪中垂钓,却救回一个被溪水冲到岸边的美丽女子。连忙将之带回山庄中,却惊喜的发现长年居住在山顶的神医吕不群已在山庄中等着了。神医喂女子吃了药,护住她的元神后才说:他早已料到这一切,救了这女子,对往后大有好处,也算是有缘。

    神医并且笑道:「这女子意志坚强,连胎中的孩儿也附着得这般紧密,倒是一项奇迹!」

    就因为吕不群说了一句「有缘」以及「往后大有好处」,明白表示了与这美人必会再有牵扯!这使得少妇心存疙瘩,严令丈夫不许过来探望,她来照顾就好。

    美丽少妇对儿子的嘲弄反应是拎起他的衣领,将之去向门外去!「去找你爹!这房间连你也不许来了!」她凶巴巴说完后,「碎」的一声关上门。※※※这是那里?

    君绮罗虚弱的睁开眼,喉咙乾得难受,立即,她知道自己没有死!

    「呀!你醒了!」美丽少妇跳着过来,扶她起身,端过稀饭就往她口中送,并且以清脆的声音滔滔不绝的道:「我想你一定很好奇这是那里?我又是谁?对不对?你不必开口,专心吃饭就成了。我来告诉你,这里是虎山的山谷,辽人的领地,为燕云十六州中的蓟州。你从山崖上跳下来时,正好落在溪中,被我丈夫救起。至目前为止,一共昏迷了十二天,不过很幸运的,你没事,胎儿也没事。对了,你怎么会从上头跳下来呢?你是汉人吧?我看你并不像长城这一带的汉人,反而比较像南方佳丽!嫁人了吗?这胎儿,是被允许存在的吗?你要他?」

    喂完了一碗稀饭后,少妇才让君绮罗开口。

    君绮罗凝目征视她良久。好一个人间绝色!全身像是闪动光芒似的,让人舍不得挪移视线!而她这性格,也算是奇异的吧?

    「我是杭州人。没有嫁人……这孩儿……的父亲是辽人……」她咬牙看少妇,等着看她嫌恶的目光。

    但那少妇却温柔的端详她良久,泛出了笑容。

    「你爱他,是不是?」

    君绮罗猛然回想起落崖那一瞬,耶律烈绝望心碎的表情,她做错了吗?他真的在意她?掩住面孔,轻轻啜泣了起来;她不要再自欺了,天可怜见,她也爱他!她再怎么恨他都抹煞不去那份爱意!

    美少妇搂住她的肩。

    「他伤了你的心是吧?不管如何,那都过去了,如果你想保有这孩子,千万要保重身子。」

    「谢谢你,夫人。」

    「你是杭州人,如果你有亲戚的话,明天我们乘船回北六省,倒是可以送你回杭州。你叫甚么名字?」

    「你们,是中原人?」中原人怎敢来到辽人的地方?君绮罗忍不住讶异。

    少妇掩嘴而笑。

    「哟,不怕!这深山绝谷的,辽人才不来呢!一代神医吕不群六、七年来在贺兰山、天山、雪山,以及现在的虎山都来去自如,又几曾见过辽人加害于他了?他哪!现在正等着虎山顶那朵虚心兰开花结果,要配药。」

    「神算子吕不群先生?」君绮罗瞪大了眼!四、五十年前就闻名天下的星象神算家吕不群,居然还活着?而且果真有其人?

    「是呀!是他!若不是有他在,你大概早就含恨九泉了。他老人家又回山顶去了,在回去前,他说:你缘定今生,凡事退一步想,不要挤进死胡同,也不要将自己逼绝了。该是你的,逃不掉。」

    是指甚么呢?君绮罗无法多想,脑中一直闪着那一双沉痛的眼眸。

    「还是你要留下来,回头找孩子的父亲?」

    「不!我必须回江南!我是君绮罗,你身上这一套衣服就出自我家的『金织坊』绣工。想必夫人身份必定不凡吧!还没请教夫人姓名?」

    哇!是江南君家小姐呢!如雷贯耳!

    少妇伸出右手,握住她的手,摇了摇,轻道:「我,苏幻儿,我夫家姓石,石无忌是我丈夫。」※※※石家商船停泊在莱州湾港口,石氏夫妇在船上与君绮罗话别。

    「石公子,石夫人,君绮罗改日必定登门拜谢救命之恩!诸多打扰,乞盼见谅!」

    「那儿的话!都到这时候了还客气些甚么!你好生回家待产,若生女儿,将来嫁来石家就算报恩了;我这儿子很不错的,不然家中还有一个两岁大的小儿子……」

    「幻儿!」石无忌将妻子搂回身侧,止住了她的自吹自擂以及接下来的利诱加拐骗。他对君绮罗拱手。

    「君姑娘,保重!若有用得到傲龙堡的地方,尽量开口无妨,后会有期!」

    「谢谢你们。」她欠身有礼的回应。

    「再见!」石定睿抛了个飞吻给她,便给父亲抱下甲板;船也再度开航。

    石无忌,是个人物,不愧为北方巨富!

    他们真是一对奇异的夫妻呀,时常说着她听不懂的话;真正的神仙眷属,应是这般吧!

    耶律烈……

    她每每为他那眼神感到痛心,日日萦绕她的心口!

    别了!耶律烈,从今以后,他们俩的世界再也了无交集。他当她死了也好,这样就不会再来打扰她了。

    然后,他会忘了她,另择佳人疼惜,然后忘了有个叫做君绮罗的女人曾在他生命中垂花一现,永远不会知道她为他生了孩子,永远的忘了她!

    这就是她要的结局,不是吗?

    他终将忘了她!※※※石家商船驶入钱塘江中时,已是她怀有四个月身孕的时候。

    回到杭州,她将面对的是一场家庭内战与外人争相投来的臆测。

    在曾经为死别哀痛后,乍然再相见,君成柳再也承受不住情绪的转换,老泪纵横、急切的握着女儿的手。

    「告诉爹,你这几个月过的是怎样的生活?你又怎么劫后余生的!」

    客厅中,除了他们父女俩,还有二娘、绛绢,以及绣捆夫妇。他们夫妇旁边站着一个美貌的女子,手上抱着绣捆甫满月的女儿,是位新纳的侍妾。

    君绮罗环视众人,她的激动早已在路上平复,所以,她呈现的还是惯有的冷静与自持。这情况不是说话的好时机,而他们又基于关心的立场全到了她面前。

    她不能说实话?如果能说也只能对父亲吐实,否则她的孩子将会不保。

    绣捆急问道:「五个月前传回来的消息是姊姊与那一批商旅尽数遭灭绝,好多官兵尸首都给运了回来,现在已没有人敢走丝路经商了。姊姊,你……」

    「绣捆。」郑善亭低叫;君绣捆立即恭顺的住口,退回了丈夫的后方。

    君绛绢横了他们一眼,建议道:「爹,姊姊乘了近两个月的船,一定很累了,咱们先让姊姊好生休息吧!」

    君成柳点头。

    「我差点忘了你一定累了!绛绢,你扶你姊姊回房休息;一切就等绮罗精神好了再说!」

    他当然急着想知道女儿的肚子是怎么回事,但又怕是在不堪的情况下怀有的,他承受不了女儿是遭人欺负凌辱而有了孩子。可是……

    「姊姊,咱们走!」君绛绢扶着绮罗就要走向侧门。

    但郑书亭却扬眉盘问着:「可否请教大姊,腹中的胎儿是否为婚生儿?」

    君绮罗冷然的看向她的妹夫。一个食古不化、被圣贤书薰陶二十多年却益形执悖的书生,将自己的妻子教养出三从四德、以夫为天,现在还要管到她头上吗?他的眼神像是她的肚子污秽了他的身份!以前他就坚持妻子少与娘家亲近,并且暗讽君绮罗一介女流,不学妇德,硬要与男人强出头,迟早会有报应。现在,他期待报应降在她头上吗?

    「感谢姑爷的关心,绮罗无福消受。若将此份专注移转到书本上,相信今年省试,必可榜上有名。」

    话完,她即昂首回房。

    「哼!败坏道德!咱们走!」郑书亭拂袖而去。

    君绣捆与一批女仆也急急跟了出去。

    君成柳疲惫的跌坐在椅子中,满心祈望老天没有残忍得让他宝贝女儿受到可怕的遭遇,否则,他真是该死了!

    「老爷……」君夫人急忙替丈夫奉茶、捶背。

    她毕竟不是绮罗亲生的娘,再怎么关心也只能隔靴搔痒。「至少,人平安回来就好了,别再逼问她了!她回来了,你就不必再为工作担心了。」

    君成柳突然睁眼。

    「不行!我得替她做点事。到现在外人仍不知绮罗就是君非凡,咱们对外边说绮罗去年在北方游玩时嫁给了当地的人,如今丈夫中途病死,她才独自回来。众人都看到是北方石家的船送她回来的,这种说法不会引起怀疑。」君成柳传来总管。「君大容,你去准备一份大礼,然后送到北方傲龙堡,感谢石家对咱们君家的恩泽。还有,你到北方之后,顺道去『金织坊』吩咐,往后凡是石家的订单,一律免费!」

    「是!」总管退了下去。

    君成柳叹了口气;只要这消息一传开,大家会把目光焦点摆在北方傲龙堡;相对的,也较不会多心的猜测君绮罗是否有结婚的事了。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守护好绮罗的名节。无论如何,他不能让女儿受到委屈,更不能让她声名扫地,否则她将无法存活在这个社会了。

百度搜索 抢来的新娘 天涯 抢来的新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抢来的新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席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绢并收藏抢来的新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