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红颜露水 天涯 红颜露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十一月的一个星期天,阳光明媚的午后,刑露和徐承勋坐船来到梅窝。徐承勋一个做陶艺的朋友在岛上的祖屋举办作品展。

    那幢祖屋位于长沙的山腰下,经过一片农田和一条溪涧,抄小路就到。房子只有一层高,看来已经很老了,大门的两旁,挂着一副旧的新春对联和一对红灯笼,门槛是木造的。

    徐承勋牵着刑露的手走进屋里去,他们穿过一个宽阔的中庭时,几只懒洋洋的老黄狗趴在那儿睡午觉,看到陌生人,头也不抬一下。

    许多朋友已经到了,三三两两挤在一起高谈阔论,其中有一些是刑露见过的。徐承勋把刑露介绍给女主人。她皮肤黝黑,身材很高,身上穿一袭白色的宽松裙子,赤着一双脚,眼睛周围长满雀斑,厚厚的嘴唇笑起来往上翘,一把长发挽成一个髻,耳背上随意地插着一朵兰花。这是一张奇怪的脸,五官都不漂亮,合起来却充满野性的吸引力。

    女主人跟刑露握手,那个性感的嘴巴笑着说:

    “我从没见过徐承勋带女朋友出来,还以为他是不喜欢女人呢!原来他要求这么高!”

    刑露客气地笑笑。

    这位女主人瞥了徐承勋一眼,对刑露说:

    “他是个好男人,要是你哪天不要他,通知我一声!他可是很枪手的呀!”

    刑露心里想着:

    “这个女人说话很无礼呢!”

    不过,刑露还是露出一张笑脸。

    然后,他们走入人群里,跟朋友打招呼,欣赏女主人的作品,也去看看屋后那个用来烧陶的巨大的土窑。

    到了接近黄昏的时候,大家都有一点懒洋洋了,坐到一边吃着糕点喝着下午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徐承勋在刑露耳边说:

    “我们出去走走!”

    于是,他们悄悄溜了出去。

    他们沿着一条小路漫无目的地往山上走。

    刑露看了看徐承勋说:

    “主人家好像很喜欢你呢!”

    徐承勋笑开了,说:

    “怎么可能?”

    刑露说:

    “人家都说得那么明白了,只有你不知道!”

    徐承勋说:

    “她闹着玩的。她这个人,性格像男孩子!”

    刑露酸溜溜地说:

    “是吗?”

    突然之间,她不说话了,默默地走着。她为什么要妒忌呢?妒忌是危险的,就像一段乐章的留白,留白之后,必然是更激扬的感情。

    徐承勋握住她的手,紧张地问:

    “你怎么了?我跟她真的什么也没有!”

    刑露淡然地笑了,说:

    “你看你,用得着这么认真吗?跟你玩玩罢了!”

    不知不觉间,他们爬到山顶了,一幢漂亮的白色英式平房出现在面前。只有一层高的房子,屋顶伸出了一个烟囱,是山上唯一的一座建筑物,房子用白色的木栅栏围了起来,栏栅里种满了花。一条傻头傻脑的黑色卷毛小狗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朝刑露猛摇着尾巴。刑露眯着眼睛笑了。

    她停住脚说: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一幢房子呢?”

    徐承勋在她身边说:

    “你看!”

    刑露转过身去,在这里,可以俯瞰山下一片野树林,辽阔的天际挂着一轮落日,刑露看到了大海和大海那边默然无语的浪花。

    她以前向往的是月光下的大宅,铺上大理石的回廊和华丽的水晶吊灯下的繁华缤纷,从来就没羡慕过田园的幽静和树林里的虫鸣。然而,这幢白色平房和眼前的景色,让她惊叹。

    那头小黑狗朝刑露汪汪地叫。刑露低下头去看它,它撒娇似的趴在她脚背上,水汪汪的黑眼睛抬起来看她。她终于把它抱了起来。

    有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它最喜欢缠住美丽的女孩子!”

    刑露和徐承勋同时转过脸去,发现一个慈祥的老人站在栏栅里,手上拎着一个浇花用的大水桶,看来是这里的花匠。

    徐承勋首先开口问:

    “老伯伯,这里有人住的吗?”

    老人回答说:

    “主人一家只有夏天来避暑。这里的山风很凉快!”

    老人接着又说:

    “你们要不要进来参观一下?”

    刑露和徐承勋对望一笑,几乎同时说:

    “好啊!”

    老人领他们经过屋前的花园进屋里去。屋里的陈设很朴素,挑高的天花板垂挂着几把白色的吊扇,地板是木造的,家具全都是藤织的,墙上有一个古老的壁炉。穿过客厅的一排落地玻璃门,来到回廊上,那儿吊着一个藤秋千。他们脚下就是那片山和海。

    刑露雀跃地坐到藤秋千里,荡着秋千叹息着说:

    “这里好美啊!”

    看到刑露那么快乐,徐承勋说:

    “等我将来成了名,我要把这幢平房买下来送给你!我们一块儿住在这里!在这里画画。”

    刑露抬起脸来,看着徐承勋说: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穷画家和一幢房子的故事?”

    徐承勋皱了皱眉,表示他没听过。

    刑露摩挲着俯伏在她怀中的小黑狗,脚尖踩在地上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穷画家。一天,这个穷画家和他的妻子来到一个幽静的小岛,发现了一幢两个人都很喜欢的房子。

    “那个穷画家跟妻子说:‘将来等我成了名,有很多钱,我要把这幢房子买下来,我们就住在这里,一直到老。’

    “许多年后,这位穷画家真的成名了,赚到很多钱。他跟妻子住在市中心一间豪华的公寓里,不时忙着应酬。

    “一天,妻子跟他说:‘我们不是说过要把小岛上那幢房子买下来,住在那儿的吗?’画家回答说:‘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吗?谁要住在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小岛上!’”

    徐承勋抓住秋千,弯下身去,凝视着刑露说: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刑露说:

    “你真的从来没听过这故事吗?人是会改变的。”

    徐承勋望着刑露说:

    “我说到就会做到!”

    刑露茫然的大眼睛越过他的头顶,看到天边一抹橘子色的残云,觉得有些凉意。于是,她把怀里的小狗放走,站起来说:

    “太阳下山了,我们走吧!”

    离开这幢白色平房时,那条小黑狗在她身后追赶着,刑露并没有回头多看一眼。

    第二天,刑露生病了。这种痛楚几乎每个月那几天都来折磨她,可这一次却特别严重。从早上开始,她就觉得肚子痉挛,浑身发冷。她蜷缩在被窝里,额上冒出细细的汗珠。

    她打了一通电话回去咖啡店请假,以为睡一会儿就会好过来。然而,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小声地呻吟着,那种痛苦愈来愈剧烈。她想起曾经读过一本书,说狗儿能够闻到血的味道、病人的味道和即将死去的人身上的味道,她终于明白昨天那头卷毛小黑狗为什么老是追赶着她了。

    她虚弱地走下床,想找些药。但是,医生上次开给她的药已经吃完了。她走到明真的房间,想请她带她去看医生。床上没有人,刑露看看床头的那个钟,原来已经是午后一点钟,明真上班去了。

    她本来想换件衣服去看医生,可是,想到要走下三层楼的楼梯,回来的时候又要爬上三层楼的楼梯,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她回到床上,忍受着小腹的抽痛,屈曲着两条腿,在被窝里有如受伤小动物般发着抖。模模糊糊的时候,床边的电话响起铃声,她伸手去抓起话筒,说了一声:

    “喂?”

    “你怎么了?没去上班吗?”是徐承勋的声音。

    刑露回答说:

    “我……不……舒……服……”

    徐承勋紧张地问:

    “你哪里不舒服?严重吗?”

    刑露发哑的声音说:

    “我睡一会儿就好。”

    徐承勋说:

    “我过来带你去看医生!”

    刑露昏昏沉沉地说:

    “不……用……了。”

    然而,十几分钟之后,门铃响了。

    刑露从枕头上转过脸来。她脸庞周围的头发湿了,身上穿一袭白色的睡裙,汗湿了的裙子粘着背。她颤抖着坐起来,双手摸着脸,心里想着:

    “不能让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他会不爱我的!”

    她想擦点口红,可是,她已经一点儿气力也没有了。

    门铃又再催促着,她跋着床边的一双粉红色毛拖鞋,扶着墙壁缓缓走去开门。门一打开,她看到徐承勋站在那儿,他上气不接下气地,一张脸变得通红,一定是一口气从楼下奔跑上来的。

    徐承勋扶着她,问她:

    “你怎么了?”

    她怪他说:

    “不是叫你不要来吗?只是痛经罢了,躺一会儿就没事。”

    她有气无力地回到床上,徐承勋坐到床边,抚摸她的双手,给那双冰冷的手吓了一跳。她披散头发,软瘫在那儿,怕他看到她苍白的脸,她背朝着他屈曲着身体。他看到她白色睡裙后面染了一摊血迹。

    他吃惊地叫道:

    “你流血了。”

    刑露摸摸裙子后面,果然湿了一大片。她尴尬地扭转过身来,拉上被子生气地骂道:

    “走呀,你走呀!”

    徐承勋冲出房间,在浴室的镜柜里找到一包卫生棉。他拿着那包卫生棉跑回来,走到床边,掀开她盖在身上的被子,温柔地把她扶起来,说:

    “快点换衣服,我带你看医生。你用的是不是这个?”

    她看到他手里拿着卫生棉,心里突然觉得说不出的难过。

    “你的衣服放在哪里?我替你拿!”他说。

    她看了一眼床边的衣柜。徐承勋连忙走过去打开衣柜,随手挑出一件大衣和一条裙子,放在床边,对她说:

    “我在外面等你。”

    刑露虚弱地点了点头。徐承勋走出去,带上了门。

    刑露禁不住用那条手帕掩着嘴巴啜泣起来。

    随后她抹干眼泪,换上了干净的内衣裤和他挑的裙子与大衣,趿着拖鞋蹒跚地走出房间找鞋子。

    徐承勋抓住她的手说:

    “别找了,我背你下去。”

    刑露说:

    “我自己可以走路!”

    徐承勋弯下腰去,命令道:

    “快爬上来!”

    刑露只好爬到他背上。

    徐承勋背着她走下楼梯,她头倚在他背上,迷迷糊糊地呻吟着。

    徐承勋问:

    “很痛吗?”

    刑露咬着唇摇了摇头。

    两个人终于抵达医院。医生给刑露开了止痛药。

    徐承勋倒了一杯温水给她,看着她把药吞下去,像哄孩子似的说:

    “吃了药就不痛了。”

    刑露抬起依然苍白的脸问他:

    “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

    徐承勋摩挲着她的头发说:

    “你最漂亮了!”

    回去的时候,他背着她爬上楼梯。

    刑露说:

    “我自己可以走。”

    徐承勋说:

    “不,你还很虚弱。”

    刑露在他背上喃喃地说:

    “不过是痛经罢了!看你紧张成这个样子!”

    爬上那条昏黄的楼梯时,他问:

    “这种痛有办法医好的吗?”

    刑露回答说:

    “医生说,生过孩子就不会再通了。”

    徐承勋说:

    “那么,我们生一个孩子吧!”

    她凝视着他的侧脸,低声说:

    “疯了呀你!”

    徐承勋认真地说:

    “只要你愿意。”

    刑露没回答他。她心里想着:

    “这是没可能的。”

    徐承勋说:

    “以后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今天要不是我打电话过来,你也不说。”

    刑露说:

    “你说今天要去见一个画商,我不想让你担心啊!对了,他看了你的画怎么说?”

    徐承勋雀跃地回答:

    “我带了几张画去,他很喜欢,他说很有把握可以卖出去,还要我把以后的作品都交给他卖。他在行内名气很大的呀!”

    刑露脸抵住他的肩膀说:

    “那不是很好吗?”

    “说不定我们很快就有钱把山上那幢平房买下来了。”徐承勋把她背紧了一些。

    刑露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一句话也没说。

百度搜索 红颜露水 天涯 红颜露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红颜露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小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娴并收藏红颜露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