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九十九话最后的秘密(1)

    悠言伸手去够,想把她手中皱褶的画纸放到原来那画像所在的地方。

    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只是一幅炭笔素描。却足够动人。清淡的眉,清澈的眸,温柔而羞涩的笑。

    那是悠言的妈妈,他的妻子。

    被封存在这张画纸的她像极五月最绚烂的鹫尾,一瞬间,绽放一世的美丽夺目。原来,长相只属清秀的她,也可以这么美。原本的画像,一下逊了颜色。

    十年磨一剑。迟筝的画,不是绝笔。她教会了她笨拙的女儿。

    他想起前年的夏夜。七夕夜。一家三口到路家在郊外的别墅看星,看星光璀璨,河汉渺度。悠言在迟筝的怀里,拿了张纸,埋头不知画着什么。迟筝便依偎在他的怀里。他的怀抱里,有着她,还有着他们的她。悠言画着,鼻子皱了皱,把纸揉成一团,扔得老远。

    “妈妈,我明明已经可以不用画工笔画了,为什么你还要我画?”

    迟筝轻轻一笑。

    “工笔白描是最简单,也是最难的。”

    “言,你知道吗?就像最厉害的厨师,即使只是一道水煮豆腐,最平淡无奇,他也能做出比任何一样昂贵的食材更美味。”

    悠言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他怔了怔,随即灼亮了眉眼,嘴角的笑有几分慵懒。“筝,按你这么说,有一天,工笔也能胜写意?”

    迟筝的眸,流光溢彩。“易先生,无所谓哪个胜哪个。功夫到,即使是最简单的白描工笔,确实能比过写意。画的高低,不看表达方法,从来,只看人。”

    “那迟大画家你做到了么?”

    爱看她眉间灼灼的自信模样,他的唇边溢满了笑,星辰般华美的眼眸也映满她的颜容。眼里的怜爱毫不暇饰。即使成为他的妻子多年,这一刻,迟筝还是羞涩着低了头。

    “为什么要拿吃的作譬喻。”他的笑声更放肆。

    迟筝微嗔,“因为你的宝贝女儿比较爱听这个。”

    他一愣,笑得微微哑了。

    “言,去把你扔的垃圾捡回来。”

    悠言嘀咕了一声,不情不愿地从妈妈的怀里钻出,兴冲冲的奔进矮矮的小草丛中。

    “我的女儿不也是你的吗?”

    他低哑道,然后,俯身深深吻住他的妻。

    原来,他们也有过这么多平淡但幸福的时光。也许,与她一起的日子里,他一直都很幸福。对她的恨,像飘散的絮一样,很大部分,突然,不知去处。

    “可是,姨父,我没有这个。”悠言想了想,难过地说,眼睛骨碌碌地盯着刚才那跌落在桌上的画像。

    她的声音清亮,众人不禁望了过去。

    抱着她的男人也一怔,低头一看,随即明白她所指。

    相框。

    有声音突然传了进来,一点低沉,几分沙哑。

    “小言,我给你买,好不好?”

    他皱了眉头,望向那不速之客。一个男人排开人群走进来。他一身玄色西装笔挺,面貌俊朗,眉宇间蕴满书卷的气息,但那眉目清冷,整个人仿佛从最酷寒的地方走出来。

    “请问先生是?”早有管家上前礼貌咨询。

    那男子嘴角噙起抹冷笑,挑眉道:“路先生,鄙人沈拓。”

    他心里像被什么钝器狠砸了一下,震惊愤恨不已,表面却偏生要平静无垢。

    “沈先生?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他大步上前。

    厅堂中间,两个男人站定。一个气势赫然,一个冷傲深绝。可是,他们要争的人,已经不在了。一切,还有什么意义?上天知道,还是,确实还有谁在乎。

    “如果这是迟筝的灵堂,那么沈拓便没有走错。”沈拓冷冷一笑,“路先生,听说迟筝临死前写下我的名字。怎么?我没有资格来拜祭她?还是说,那深爱着她却又他娶的人更有资格?”

    在场少些熟知迟筝死时情形的人,便都刷刷看了过来。

    迟筝的姐夫蹙了眉,抱紧一脸好奇,正圆了眸转望的悠言。

    “今天是我妻子的忌辰,请不要滋事,否则不要怪路某不谙待客之道。”他沉声道,带了几分狠戾。

    沈拓扬眉一笑。“妻子,多么冠冕堂皇又好笑的措辞。”

    第一百话最后的秘密(2)

    面对这个迟筝临死还惦记着的男人,他的怒火其实早已几乎把他灭顶,只是良好的教养和多年的官场打滚,使他死死压抑住。

    “把这位来历不明的沈先生请出去。”他厉了声音,冷冷对几个家仆下命令。

    沈拓邪邪笑了。“走?说完我想说的话,我自然是会走的。如果这里不是迟筝的灵堂,我一刻也不想留。”

    王璐瑶走上来,挽住他的手臂,担忧地看向他。

    他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又把她的手轻轻放下。

    沈拓嘴边那抹嘲弄愈加深刻。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他的母亲,慢慢踱步过来。

    “请问沈先生是来拜祭我媳妇的吗?”老人语气平和,问得礼貌,却风范卓然。

    沈拓微敛了眉,对着老太太弯腰一躬,态度恭谨。“阿姨好。”

    老太太点点头,轻声道:“那请沈先生随老太婆过来上支香吧。”

    她又转向他,语重,“泓易,过门即是客,今天是迟筝的忌辰。”

    他上前扶过母亲,对侍立在一旁的管家递了眼色。那管家立刻过来扶住老太太。

    “泓易,你要做什么?”他的母亲厉声道。

    他冷冽而笑,眉梢是十分的危险诡魅。“把沈先生请出去。”

    沈拓却神色不变,只徐徐击了下手掌。一个同样穿着正装的男人快步走了进来,他手上拎了一只大大的黑色塑料袋子。

    “路泓易,这是当日你对迟筝做的。今日,我替她还给你。”他迅速拿过那袋子,猛地扯开,又从袋子里抓了把什么,奋力一扬。

    瞬间,空中扬起无数信封,却色彩斑驳。有一些狠狠掷落在他的脸上。

    在场的人,无不惊骇莫名,不知那沈拓何意。

    他怒极反笑,手微动,捏抓住其中一个信封。

    今天的一场架,已是势必。

    到此刻,他才看清自己的心魔,他如此痛恨厌恶眼前这个男人,这个迟筝死前还念着的男人!只是,当眼中余光碰触到手上的信,他神色一变,身子往后,竟踉跄了一步。那上面是迟筝的字。他妻子的字迹,他怎会认不得?

    阿易收。

    信封的右下角是一个小小的数字:49。

    他紧皱眉心,再也无法伪装怒火和疑惑,上前一把抓起沈拓的衣领,沉声道:“怎么回事?”

    沈拓还是一副不以为意的神色,讥讽道:“路先生,你也识字,何必问我?难道你不会自己看看迟筝给你写了什么吗?”

    他咬牙,良久,袖手挥开了沈拓。手,颤抖着撕开了封口。脑里,却是当日迟筝颤抖了指,把那她私藏起来的王璐瑶写给他的信笺重新装入信封的情景。他心里的惊栗不安,像被什么捅破了,一点一点浮了上来。

    “慢着。”沈拓突然止住他,微微一笑,“在看迟筝的信之前,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

    他猛地抬头,冷笑,“沈先生,还有什么关子没有卖,请全部端出来!何必这样藏藏掖掖,不嫌好笑吗?”

    沈拓轻嗤一声,目光濯濯,凝向前方悠言手中捏皱的画像。

    打这男子进来,众人看他多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神色,现在却见他眉目深凝,眸里飘着浅浅浓浓的悲伤,一时怔愣。

    “迟筝,对不起,我终于还是辜负了你的所托。”沈拓轻轻笑,笑得漫不经心。

    明明那样的没心没肺,却似乎有一股凉透到心末的悲痛被什么重重束缚住,怎么也挣脱不出。“百年以后,沈拓当亲自向你请罪。”静静吐出这一句,那男子又转向他。

    “路泓易,私藏起那封信的并不是迟筝。”

    他大震,身子微微一晃,“不是她又会是谁?”

    随即,厉声道:“你怎会知道这件事?

    沈拓放声而笑,他的声音沙哑,听在众人耳里,便觉嘶哑难忍之极。

    末了,沈拓走到老太太面前,温声道:“阿姨,您记不记得您曾交给迟筝一封信?那是多年前,王璐瑶写给您儿子的。”

    老太太蹙了蹙眉,又轻轻点了下头。

    “那封信怎么了?”

    “妈,那封信是您交给筝的?”他以为他再也无法说一句话,但他听到自己平静地问了。那声音,居然可以镇定得不起一丝波澜。

    他的母亲,微叹了口气。“是,是我交给她的,说起来就是你们吵架的那天。”她想了想,又面色凝重,颤道:“难道你们是因为这信而起的争执?”

    “当年是您藏起的信?”他咬紧牙关,问。

    老太太颔首,又轻扫了一旁脸色惨白的王璐瑶一眼。

    第一百零一话最后的秘密(3)

    “那年,我过去你单位给你分的房子,想去看看你,你出国办事,我替你收了信,后来,我看到了迟筝,她来帮你收拾房子。”

    “说实话,开始,我并不喜欢她。她不会说话,也不大会做家务。但她这人做事却仔细,我从没看过这样认真的女孩。那天,她给我做了一顿饭,当然手艺也不好,她似乎不敢和我同桌吃饭,给老太婆做了顿丰盛的晚餐就逃也似地走了。”

    那是有关他母亲和迟筝的回忆,老人说话的时候嘴角还凝了点笑。

    很快,她话锋一转,冷了声音。“我把信收起来,并没有错。泓易,迟筝配得起你足有余,我只承认这一个媳妇,而绝不是那个摇摆不定的富家之女。”

    王璐瑶双目早蓄满了泪水,她死咬了牙,偏过头。

    “你们婚后,我看你对她也爱惜有加,你们又有了小言,这信到底是我的一桩心事,毁掉,我不屑为之,那天,我把它交给了阿筝,让她来处置,要毁要转交,在她,她不是别人,她是你路泓易的妻子,她有这个权利。”

    他的母亲还说了什么,他已再无法听进去。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推了一把,他摔得鲜血淋漓,那痛,却还痛不出。

    “你认为迟筝是那样的人?”那天,她苍凉的反问在他的脑海反复回荡,他嘶吼着痛苦地抚住头。她眼底的悲苦,那无处可诉说的痛,被最爱的人质疑的痛,现在也一下一下凌迟着他,把他切剥得体无完肤。

    是呵。信,是他从抽屉里发现的。那是他们二人共同的抽屉,秘密,无处可藏。她如果要瞒他,为什么还要把信放在那么扎眼的地方?他和她还分别有一个紫檀小柜,那才是他们各自隐私之所。当日,他就这样狠狠地把信掷到她的脸上,任怒火遮蔽了眼睛。他甚至想也不想,就全盘否定了她的人格。他还说:如果,你没有做出这样卑鄙的事情,那我的妻子也可能不是你。呵呵。迟筝。为什么你不争辩。只那样静静承受。为什么。

    红了的双眼,早骇了所有的人。有些人甚至后退了数步。只有沈拓还满眼冷笑看着他,似在嘲笑他的可怜又可悲。

    他嘶哑了声音,跌撞上前,紧紧揪住那冷傲男子的领子。“我是她的丈夫,为什么这所有这一切,她不跟我说,而要去说给你听?”

    沈拓冷冷而笑,笑罢,甩手狠狠推开了他。“说?”男人翘起了唇,满脸悲凉和讥诮,“她怎么和你说?你想也不想就否定了她,动了大怒,难道让她跟你说是你的母亲所为,而非她?让你竭斯底里的去对待你的妈妈?”

    “再说,说了又有什么意义?”沈拓一字一顿,话语带着无比的恨意从牙缝里迸出。

    “没有意义!路泓易,路先生,如果你足够爱她,你根本不会怀疑她。你一旦质疑了,这些年她的付出,从那一刻起,已经不复任何意义!别忘记,迟筝再以你为天,她也还有一丝属于她自己的可怜的骄傲和自尊。”

    “她是一个最出色的画家,你知道她的画挽回过多少人的性命吗?可她也是一个女人,你有想过吗?”

    “她的苦能和谁说?嗯,她那风烛残年的老父?你的母亲?还是你们无辜的小女儿?她没有朋友,沈拓是她唯一的朋友!”

    他凄凉一笑,心,仿佛被人彻底掏空,什么也不剩。迟筝,温柔如你,性子也可以这么的烈。

    不。由始到终,错不在她。路泓易,确实是你亲手把你的妻逼死。

    “她只要和我说一句——”咬了牙,他喃喃道,身子往后,簌然摇摆。

    王璐瑶上来扶他,他低吼一声,狠狠地挥开她。

    她怔怔看着他,,美丽的眸里盛满了哀怨。仿佛知道,这一辈子,她再也无法等到他了。错过就是错过。他错过了迟筝。而她,错过了他。

    “你说,只要她和你说一句——”沈拓轻了声,“她没有说,但其实她一直在等,等你的相信,等你发现她没有隐瞒你。可是,她等到的却是你去联系你旧日的情人。”

    “知道为什么是庐山吗,那是你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也是直到那时才收到她的信,知道了始末。以她的性子,不到万分的悲痛,断不会写信告诉我这些事。信里,她还说,她在等。”

    第一百零二话50年的信

    “路泓易,我这一生最错误的事情就是尊重了她的选择。她知道自己活不长,所以当初没有答应我的追求。但是她说,她碰到了你,她有了不顾一切的勇气。”沈拓冷笑。

    记得,那时,问她,为什么她最后选了他。她浅笑斐然,“易先生,让迟筝保留一个小小的秘密吧。”

    他的心被掏空,撕碎,却还有一股悔意铺通天盖地卷过他,透骨的疼痛,吞噬着他每一根神经。永远风度优雅的他,在所有人复杂又慨叹的目光中,泪流满面,痛苦地弯屈下身子,再没有了往日一分一毫的气度和洒脱。狠心拖欠了她一年的泪,现在,统统归还。

    在那个叫做杨柳的小旅馆。那天。浓浓的悔恨,逃避,嫉妒,痛恨,让他放弃了好好看她最后一眼的机会。如果,可以再一次,他必定好好去看看她的一双眸,除去痛苦,是不是对他还有一点点的情,在他那样伤了她以后。到这时,他才算真正读懂他的妻。在明白原来他所谓的爱其实浅薄愚蠢后,现在,重新,深深地爱恋上她。可是,迟了。像她的名。迟筝。永远地,迟了。突然想起那宣纸上,她留下的未完成的字句。“沈拓,帮我”

    他踉跄着上前,颤声问,“沈拓,她临死前写下你的名字,要你帮她做一件事情。她还有什么遗愿没有完成?”

    “求求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帮她完成!我一定要帮她达成!”他像疯子一般去低喃。

    沈拓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如果,她要你的命呢?”

    他淡淡而笑,眼里已没了焦距,只剩一泓黑暗。“命,如果她要,我心甘情愿。”

    沈拓扬声大笑,清冷的眸,流光潋滟。“命?她要你的命做什么?她要沈拓做的事,沈拓违背了她的遗愿,但也替她做了。”

    凝眸在那散了一地的各色信封上,沈拓紧紧闭上眼睛。

    “地上,是她分别写给你和小言的信。100封,时间是50年,她让我每年给你们寄一封,很俗套吧,迟筝就是这样的女人。”

    “她在庐山把信全部寄给了我。到死,她始终惦记着这事。她知道,一旦她的死讯传出,我一定会过去。”

    时间为50年的信?因为,她害怕他和女儿悲伤?每一封都标记了时间,像他手上的这一封。49。

    阿易。耳畔,是她浅浅的声音,她轻轻笑着。紧紧捏着手里的信,颤抖着要把它打开。眼前却是沈拓从怀里掏出,递过来的一张信笺。

    男子冷冷道:“这单独的一封,是她写给你和小言的。”

    眼角纹路浸泡的泪还没干,十多年过去,那天在灵堂上的回忆还清晰得叫人心悸。路泓易站起来,走到窗前那小木桌前,手抚摸上去。那封写给他和悠言的信。这么多年,他早已一字不漏记了下来。

    阿易:

    我是一个天生有残缺的人,从来没想到过这一生会有一个家。在遇见你之前,我只是想,在我有限的时间里,能画多点画,不怕你笑,我的画能卖一点钱。把画卖出去,我就有钱可以帮助一些人。

    我也有过怨恨,可是转念一想,上天虽剥夺了我的时间,却给了我画画的能力。最近一段时间,我常想,如果我的画画多了,会不会不值钱了,都说孤品难得。

    呵呵。不好笑是吧,我也觉得。易先生,赏脸笑一个吧。

    我最喜欢看你的笑。

    阿易,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听你的朋友说过,王家小姐很美,是真正的千金小姐。我知道,即使你和我结婚,你的心里一直还有她。

    她是你的初恋情人,就像你至于我。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至于另一个人,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就像我妈妈至于我爸爸,我姐姐至于我姐夫。

    王小姐至于你。

    听说,她离婚了。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就把她接过来吧。自己说出来也觉得好笑,我其实很嫉妒很嫉妒,但我想有一个人能够陪你,能照顾言和你的母亲。

    阿易,其实一直想问你,我在你心里,是不是也有一个位置?

    *****

    言:

    我的言,妈妈爱你。可是,很遗憾,妈妈没能给你美丽的外貌和聪明的脑袋。

    妈妈把画画的钱都捐出去了,也没什么财富能留下给你。

    但妈妈教会了你画画;而你很乖巧,有一副好性情。这两样是妈妈这一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情。美貌,会随着时间褪色,过于聪明,会易于计较,自己难免郁结。

    可是,技艺,却是没有人能拿走的。你可以倚仗它生活,用它还有你善良的性子去遇见一个懂得欣赏你的人。

    妈妈多么希望,将来,你能遇到一个他第一个便喜欢上你的人。

    你至于他,是唯一。

    这是妈妈对你最深也是最后的祝福。

    第一百零三话他订的旅馆

    他的泪水,跌落在那桌上。“沈拓,为什么挑了这个时间来告诉我?”

    那年的灵堂,他追问那个邪魅的男子。如果,他早一点知道,那么,他绝不会再接纳王璐瑶。

    沈拓轻笑,一字一顿,语音沙哑却飞扬。“我要你娶回你的旧情人,完了心愿,却一辈子痛苦。”

    “路泓易,你配不上迟筝。”

    那天以后,他再也没听到过那男人的音讯。但那个男子,他知道,他要活着,必也一生精彩。实际上,他比自己更配得上迟筝。迟筝的忌辰前,他没有碰过王璐瑶;那以后,他也再没碰过她。王璐瑶等同守了一辈子的生寡。他曾让她离去,但她哭着求他,不惜以死相胁。他们便这样一起生活了多年。一起,但爱与不爱,却是自知。

    前年,王璐瑶问了他那个问题。他微笑着告诉她。在他娶迟筝的时候,他以为他还爱着王璐瑶,实际上,迟筝的死,终于让他知道,不管在迟筝生前,或之后,他的心里,便只有一个女人。他的妻子。王璐瑶也因此病倒。没有告诉悠言他和王璐瑶之间名存实亡的关系。就让他与她的女儿一直这样恨着他吧。直到他死亡。

    也让他在剩下的时间里,无尽的后悔和疼痛中去追忆那曾经的似水流年。不意会在这里看到悠言。庐山是她的心结,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在这里相遇。却没想到她身边多了一个人。

    他微微蹙起眉。那男生的眉眼太过清冷,一瞬,他还以为看到当年的沈拓。但那眼角眉梢却是对身旁女子的宠溺和爱惜。这点,他可以笃定。原来,他的女儿已经长大到可以拥有一个情人的时间。但这些,她不会跟他说。只是,看到他们紧密拥抱的样子,他心里还是有点异样的情绪。拿出手机,拨通Susan的电话。都说,父亲是女儿前世的情人。嫉妒了吗?呵呵。

    车上,顾夜白报了地址,悠言便安静地枕在他肩上,平日那像小鸟似的话匣也藏了起来。

    他没说什么,只是搂紧她,锐利的眼,巡视着窗外的景致。

    下了车,悠言很是惊讶,揉揉眼睛,又环了四周一遍。

    他微晒,淡淡提醒她的走神。“刚才不是报了地址么?”

    悠言一笑,又低低求饶,“好嘛好嘛,我不敢了,乖乖侍奉你,不溜神儿也不冷落你了。”

    “哦,侍奉也出来了。”

    他挑眉,嘴角却扬起丝点笑。自踏进这里,她就神识恍惚,知道她为父母的事情抑郁。现在,她的眉间清朗些许,他还求什么。和她一起走过差不多两年了。不像龙力说的女人得随时换,保持新鲜。他对她,似乎是越陷越深。能让她开心,是让他愉悦的事情。

    “怎么个侍奉法?”她要侃,他奉陪就是。

    悠言脸红了红,男人却目光灼灼盯着她,憋了很久,终于急道:“色胚子,你想怎样?”

    顾夜白挑眉,两指捏上她的俏鼻,“是你说的,我没想怎样。还是说你想我怎样你?”

    他话里带了点邪气,悠言一愣,羞愤,但想到他的好,心里一甜,瞪圆了眸,飞快往四周打量了下,踮起脚,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那触感柔腻,他心里微微一动,嘴边的笑意更漾开了些。确实,有点想对她怎样了。

    耳畔,她的声音却蕴了几分兴奋。

    “原来你之前是订了这里附近的旅馆。”

    “有人把我的电脑都翻烂了,我能不领会意图吗?”他微嗤。

    悠言呆了呆,调皮一笑,眼睛晶晶的亮。

    “怎么办,顾夜白,我又想亲你了。”

    也许是她的眼睛太过晶亮,剔透的美丽,淡淡的燥热划过他的心头。拥紧她,朝前面的灯光阑珊走去。

    月照松林。

    这家小舍,因临近那闻名的景致,也取了一样的名字。旅馆建在山腰矮处,林荫馥幽,在山石嶙峋,枝藤绕蔓中,风景独好。车子无法上去,两人要步过一段石阶小径。

    “小白,行李重么?”

    “还好。”

    “我帮你提点,两个人的份,哪能都让你提?”

    “你提上你自己就行。”

    “……”

    数秒后。

    “真的不重?别死撑,我不笑话你。”

    “……”男人的嘴角有点抽搐。

    “如果不重,要不,你背上我?”

    “路悠言!”

    第一百零四话207室

    两人说说笑笑,正要走进去,突然有人从旅馆冲出。

    那人跑得飞快,看也不看,他从悠言身边擦过,狠狠撞过悠言的肩胛。悠言吃痛,手抚上肩膀,微呼出来。

    对方却并没有停下来道歉的意思,顾夜白脸色顿时一沉,身形微闪,已拦在他前面。

    悠言走了过去一看,那是个身量甚高的男人,非常年轻,年纪和他们相去不远。长相虽不及顾夜白,但也甚为英俊,衣着出众,只是眉宇间却布满了狠戾之气。

    “你什么意思?”男人冷冷道。

    “道歉。”顾夜白敛了眉,语气同样深冷。

    男人冷笑,“神经病!”扔了话,侧身便要往前走。

    “道歉。不然,这一下,请你还回来。”顾夜白身形更快,再次拦下他。

    “好狗不拦路。”男人暴喝,伸手便向他推去。

    悠言本来想劝顾夜白放了那个人,但看他横蛮无理,甚至于出手伤人,心里一恼,这话到嘴边,翻滚一下又咽了回去。

    顾夜白轻皱了眉。

    他左手还拿了行李,悠言只觉眼前一花,她的情人右手往前一送,也没见他怎么动作,已把那人掼了出去。实际上,那男人的身高体形比顾夜白要更高壮一点。顾夜白的身手在这两年又长进许多。有一次,几个人一起喝酒,龙力就这样说过。仓库一战后,顾,龙两人竟成了朋友,大出当日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悠言微微一笑,挽上顾夜白的臂。

    那男人从地上起来,狠狠啐了一口,瞪视着二人,怒红了双目。

    顾夜白看也不看他,只揽了情人的腰,径自前行。

    未几,背后却有冲力撞来,饶是性情冷漠,这一下,顾夜白也微微动了怒,他袖手轻轻推开悠言,转过身.,眸中流光扫过那男子,光芒酷厉。

    那男人刚在他手下吃了大亏,被他的气势一摄,不由自主收了脚步,身体却收势不及,往后一踉,模样狼狈。但他眼里那暴戾凶狠,鼻中嘶出喷气的声音,叫人不舒服之极。

    悠言紧蹙了眉,心想这人真是无礼到极点。

    她是为惦奠母亲来这一趟旅行的,并不想多生事端,刚要对顾夜白开口,一个清脆的声音却传了过来,“峰,发生什么事了?”语气很是焦急。

    随即,一个身影快步奔到那男人身边,看过去是个容貌清丽,身段高挑的女孩。

    男人哼了一声,突然甩手狠扇了那女孩一个耳光,又森森看了顾夜白一眼,才扭头离去。

    悠言大吃一惊,顾夜白一向对她爱宠有加,别说动手,便是她惹毛了他,骂,他也舍不得,最多就是板个冰山脸,对她冷漠一阵子。她几时见过这副情景?

    那女孩望着男人的背影,怔愣了好会,嘴角拉过悲凉的笑。

    悠言怒极,快步冲了上前,要去截下那个男人。

    顾夜白对别人的事情,向来半点不萦于心,但自己的女人,却绝不容别人欺负了去,眉头一皱,已走到她身边。

    男人捏了拳,本要向悠言挥过去,顾夜白怒极冷笑,一手格下。

    那人惮忌顾夜白,再也不敢轻易动手,一时惊怒交集,却又动弹不得。

    那个女孩走了上来,感激地朝悠言看了一眼,双手却飞快按到顾夜白臂上,摇了摇头。

    顾夜白眸光一闪。悠言与他,二人都爱对方逾生命,情人间心意相通,他脸上动作虽微细,她还是捕捉到了他神色间那一簇而过的复杂。

    她正觉得奇怪,顾夜白却住了手。那男人狠狠环了各人一眼,便返身飞也似地跑了。

    悠言忧虑地看向那女子,指指她的脸:“没事吧?”

    女孩自嘲一笑,摇了摇头,道:“谢谢你。刚才如果我男朋友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代他向你们赔罪。”

    “对不起。”

    悠言慌忙摆摆手,“没事,没事,倒是你,要不你跟我们进去,我包里有药油,我帮你擦擦。”她想了想,又低低叫道:“他是你男朋友?”

    那女孩尴尬地抚抚脸,低声道:“我叫周冰娜,他是男朋友吕峰。他这人脾气火爆——”

    “那你怎么还和他一起?”悠言忍不住道,又意识到自己这话有点无礼,但想起那人,心里恼怒,一时怔愣。

    顾夜白淡淡道:“言,晚了,进去吧。”

    悠言应了,周冰娜笑笑,朝二人颔首,便转身离去。

    “冰娜,我叫路悠言,我们住在——住在”她顿了一下,扭头求救地看向顾夜白。

    顾夜白揉揉她的发,朗声道:208房。

    悠言赶忙又接上:“你有什么,找我们啊。”

    周冰娜身子一震,回过头,轻笑,“那真是巧了,我们就在207房。”

    与周冰娜告别后,两人进了旅馆。踏进旅馆那一刹,悠言心里微微一颤,突然觉得有什么在背后窥视,转过头,狐疑地看了一下。

    顾夜白问:“怎么了。”

    “我觉得背后有东西。”悠言没头没脑道,语气却是不安。

    顾夜白一笑,抚抚她的背,“你这胆小鬼。”

    悠言不满嘀咕了声,便没有注意到顾夜白微微沉了的眸色。

    第一百零五话顾夜白的欲望

    这一晚,两人并没有外出游玩,悠言被顾夜白下了禁足令。她明白他是怕她累了,也不跟他争拗什么,只乖乖听话。

    顾夜白冲澡出来,却看到悠言一脸呆愣坐在床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拖了一头湿发不去擦,那水珠把被单滴湿了一片。他皱眉,返身回浴室拿了一方毛巾,坐到床上。“头,拿来。”沉声道。

    悠言吓了一跳,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好血腥的说法。”趴到他的腿上,任他效劳。“小白,你说冰娜为什么还要和那什么峰在一起?”她闷声道。

    “你这多事精。”帮她擦拭着湿发,顾夜白笑斥道。

    悠言笑了笑,往男人怀里钻了去。

    “我终于发觉啊,你是很好很好的。”末了,又补充一句,“Verygood!”

    顾夜白嘴角一抽,大手狠狠往她头上一按,“别拿那男人跟我比。”他语气冷淡,又布满浓浓的不屑。

    悠言扑哧一笑,爱极了这男人的别扭,抬手拉下他的脸,轻轻吻上他的唇。

    开始,顾夜白还能保持自若,她吻她的,他擦他的。一来二去,他的气息也渐渐紊乱了。他并没有像往日那样或温柔或疯狂地回吻她,她见着无趣,在他唇上啃咬了两下,就又趴下来,在他腿上寻了个位置,仰面静静去看那窗外的山林。

    他的唇却压了下来。

    她听到他在她嘴角浅浅的笑。接吻过多次,每一回,却还是会紧张,心跳,还是会乱,呼吸,也会急促。因为是他。深深冷冷的男人,唇也是温暖柔软。吻,越来越深。他的舌挑过她口腔内每一寸的肌肤,又轻轻推至她的咽喉深处。那感觉让人难受,又燥热不安,悠言扯上他身上的浴袍,想推开他,却又舍不得。正矛盾挣扎,空气轻打在身上,明明开了暖气,一阵微寒的颤栗还是从皮肤毛孔沁出。眼尾一扫,却是袍子已被他褪到臂上。她里面没穿任何东西,洁白美丽的身体便呈现在他眼前。他停止了亲吻,凝着她。

    悠言脸如火烧,想伸手去把浴袍拉上,他的手却阻止了她。分别,桎梏着她的双手。灯光很昏,气氛很暧。终于,他把她整个抱起,放到枕上,身体覆上她。吻上她颤栗的身子。悠言闭上眼睛,感受着他的温柔的爱抚,又渐渐热烈得失去控制的动作。两年了。他们很亲密。她也打心里知道,他爱她,深深地爱着。但是,他一直没有把她变成他的女人。明明有几次,他便差点失了控,到最后却依然能冷静自若地替她穿上衣服。也许说出来,很不知羞耻,但她确实已经为他准备好。是他,她就愿意。她知道,他想要她,却在压抑。有时,她很想问他,为什么。只是,她脸皮再厚,这种话,怎问得出口。

    他的手离了她,然后,灯光,一下熄灭。替她衣服拢上,又在她唇上一啄,“睡觉,不然,明天你又得赖床。”这一次,他还是一如以往。他轻轻翻了个身,没有抱她。

    把脸贴上他宽厚的背,她咬着唇,声音,很小很小。“可以的。”

    顾夜白心里猛地一动,转过来,把她搂进怀里。细细吻上她的眼睛。“言,你等着。”他的声音,又低又哑。

    悠言懵懂,“等什么?”

    他又拍拍她的脑袋,轻声训斥,“睡。”

    悠言往他怀里又钻了钻,安恬地合上眼睛。真的不懂他说什么,可是他的怀抱是她这一辈子最温暖的归宿。妈妈,我带他来给你看。你看到了吗。这个男人对我很好。我不知道,我们以后能走多远。但我想去为他坚持,去努力,好好活。她只知道去寻找字面上的意思,却没听出他话里的炙热。

    他想要她成为他的,很早便想了。他们相识在下雨天,然后,确定彼此的关系也在一个雨天。也许说出来,会把她吓坏,实际上,在那一天,他已经对她有了情欲。他从来是个决然的人。爱,就爱,不爱,便不爱。因为爱,欲望并不可耻。可是,后来,当他越来越确定自己的心,他想起他的妈妈。

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