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十话你到底喜欢谁

    心,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

    悠言愣愣瞪视着眼前与她近得不能再近的男人的脸庞。

    厚重的镜框再也无法遮敛住他墨般摄人的眸,此刻,这一双眼睛,正深深的凝着她,仿佛她是他一个人的宝。

    只是他一个人的。

    大手,温柔的抚过她的眉,她的眼。

    空气中,似乎传来男人淡到清浅的叹息。

    他的唇,稍离开了她的唇,她刚才找回自己的心跳,他却把她的脖颈轻轻拉下,薄唇,重又覆上。

    这一次,不再只是浅尝辄止。

    流连在她的樱红上,轻柔的吸吮,渐渐,他的呼息重了,力道,也加大,舌,撬开她的唇瓣,滑进她的口腔。

    挑上她羞涩的舌,交缠,遍尝她的甜美。

    以为会在这不知所措和颤栗的喜悦中晕厥,他却缓缓放开了她。

    似乎,情爱这一课,真的无须任何人去教授。

    自动自觉的蜷伏到他的颈项侧。悠言闭上眼睛,一张脸羞红如烫。

    他的指轻轻摸着她的唇,她的尖尖的下巴。

    唇角一勾,带着暂时的餍足,放开了她,站起,坐到她的身侧。

    一张长椅,二人分坐。

    寂静的校园,所有人都在上课。悠言突然有种悄悄干坏事的感觉。

    只是,这坏事,她不讨厌。很喜欢。

    风吹鹫尾,香气弥漫,阳光情郁,枝叶,鲜嫩欲滴。

    圆圆的眸,死死看着地面,半会,忍不住,偷偷瞟了那人一眼。

    却,跌进了他深邃的瞳里。

    只来得及瞥了一眼他唇上淡淡的弧,他长臂一探,已把她整个抱到他的膝上。

    悠言一双眸大睁,又羞涩的垂下。

    顾夜白却勾起她的下颌,逼她看他。

    “还疼吗?”他轻声问。

    热烫的掌又抚上她的腿肚,隔着裙子,轻轻抚揉。

    “不疼了……不,……还疼。”脚上,那经他而起的痒痒的酥麻的感觉,悠言又患了结巴。

    “言。”

    他唤她的单字。

    悠言心里一震,低声叫了起来。

    一下子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把脑袋埋进了他的怀里。

    苦笑。吻,忍不住,又落到她的发顶。

    情不自禁。

    怎么禁。

    从满心的震撼,吻上她的唇,沾染上她的泪的一刻起。

    他清楚知道,一切都乱了。

    再也回不到从前,那个可以任意挥霍年月的他。

    他的异母哥哥把他的哥哥沉入江中。

    那时,为了替哥哥报仇,一个人挑了顾家安放在那人身边的多个保镖,把那人也逼进江中。他能打,却不是神,也会受伤。

    18岁的少年。自己身上那么多的创口,他只是冷冷看着,哪怕下一刻,倒在街末那个吓得惨叫的少年林子晏身上。

    不是没有压抑过,不是没有努力过。

    只是,此恨无关风月。

    明明是小小的她,却过于强横,那么执拗的在他的心上霸占了一个位置。

    乱了,就乱了吧。

    寂寞太久,他只想一响贪欢。

    将来怎么,不去想。

    “顾夜白,我心里的感觉很奇怪,怎么办。”脸在男人的风衣上蹭了蹭,悠言低声道。

    “怎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们——我们?”

    “我们怎么了?”男人好整以暇的问。

    “我不知道,我明明喜欢的不是你,为什么,我喜欢你……吻我?”脸烫,使劲的蹭,快把自己揉进他的骨头里。

    如果不是他的耳力极好,她最后那蚊呐的二字,便听不清了。

    只是,她却说,明明喜欢的不是他!

    在把一池春水都搅乱了以后,她说,我明明喜欢的不是你。

    大掌圈上她的脖颈,忍住把她掐死的冲动,顾夜白淡淡道:“言,那你喜欢谁?迟濮吗?”

    “我喜欢迟大哥。”她回答得理所当然。

    喜欢迟濮,却来招惹他?

    冷冷一笑,顾夜白道:“你知道成媛么?”

    “知道呀,迟大哥的女朋友。”

    “那你要插足到他们之间吗?”男人挑眉轻笑。

    悠言一呆,突然意识到男人误会了。

    “顾夜白,迟大哥是哥哥。”

    “哥哥?”

    脑袋里恍过迟濮的话,忙小声纠正,“像哥哥一样的喜欢。迟大哥的爸爸和我爸爸认识。”

    最后一句,随口诬的,但不失真实,姨夫和爸爸是认识没错。

    若有所思的睨了怀里的女人一眼。

    “不是迟濮,那么言喜欢的那个人是谁?”

    第二十一话将就的爱情别给我

    再呆钝,这个时候的悠言也是识趣的,男人语气里的危险听出几分。

    得,路悠言,你真是个天才。

    眼珠溜溜转,琢磨拒答还是招供比较有前途。

    “嗯,想好了么?”

    被男人一吓,悠言冲口而出,“我不告诉你。”

    “那好,刚才是顾夜白冒犯了。”把怀里的女人抱到一旁的位置上,顾夜白站了起来。

    不是第一次听他说这话,那代表他生气,嗯,很生气。悠言慌了。

    抬手便去攥他的衣摆。

    大手反手握上她的小手,扯下。

    执拗的小手继续动作。

    顾夜白自嘲一笑,狠狠挥开她的手。

    背后的她,便没有了动静。

    半晌,静默。

    “顾夜白,我的脚疼。”好一会,她的声音静静传来,小小的,淡淡的委屈。

    苦笑。

    她以为他要走,是吗。

    把她一个扔在这里,他做不到。

    再生气,也做不到。

    他以为用三天,便可以把一个月的记忆拔除。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她在背后唤住他的时候,他便不会走得如此快。

    像逃离一样。

    更不会,不顾一切吻了她。

    承认吧。你在嫉妒。

    嫉妒她心里那个人。

    返身,把她抱起。

    小手立刻环上他的脖子,有着小小的依赖。

    “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我送你回去。”

    “顾夜白,我——”急了容色,有什么想跟他澄清,到嘴边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却知道,她不想他走。

    喜欢他的吻,害怕他生气,不想他走,一点也不想。可是,她明明喜欢魏子健的不是吗。

    清澈的眸,盛满的却是疑惑。

    鹰般的利眸,审度着她脸上的惑色,她的纠结。

    好一会,把她放下来,伸手捏紧她削薄的双肩。

    “言,我只说一次,也只等一天。回去好好想清楚,你到底要不要。”

    悠言愣愣望着男子冷漠又灼热的眉眼,他没有说要不要什么。但她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这个男人是骄傲的。

    她突然比任何一个时候更看清了这一点。

    乖巧的点点头。

    “除了——”男人的手掌按到了她左胸的位置,语气,淡漠,却强硬。

    “除了这里想要,把你其它的情绪全部收起。我不要,一概不要。懂了吗?”

    又用力的再点头。

    心里的纠结,乱成一团的纤维,似乎,有什么奇异的感觉涌出,在一点点清晰,却还抓不住。

    螓首忍不住,轻靠进他的怀里。

    嘴角剔出抹嘲弄的笑意,却没有拒绝她柔软却微有凉意的身体。

    她爱还是不爱,要还是放手。

    即使连他自己,也觉得这段感情来得突然,50%的概率最大也最小。

    即使是99%与1%,也不过是为颠覆时成就最大的戏剧性。

    也许,明天,他便会被告知,一切不过是他可耻的一厢情愿。只是,除了她的真心,施舍的将就的爱他不屑也不要。

    最起码,这一刻,她如此真实在他的怀里。

    把她拥得更紧一些。

    “那时,把腿摔坏了,为什么不找我。你不是有我寝室电话吗?”闻着她清幽的发香,责备,忍不住出了口。

    “我手机上没存,记不清楚。后来打给阿珊,也不敢说太多,怕她伤心,只说我回了老家。”

    “你没有立刻通知她。”

    悠言一呆,“你怎么知道?”

    “那晚,苏珊到放映室找你。”

    有什么在心头掠过,却又抓不住。

    螓首轻抬,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她的唇,那鲜润粉嫩的色泽,让他想起那趟日本之旅,开满公园,布遍寺院的樱花。

    樱花之美,在于纯。

    樱花七日,从花开到凋零。从开始到最终。

    也像他们此时的相聚一刻吗。

    指摩挲着她的唇,重瞳满意的看着她的脸也烫成绯色火热。

    唇上不安份的触感,他的目光似乎要把人也浸溺。

    悠言心头一跳,突然明白了什么,低下头,小声道:“那晚,你也去了放映室是吗?”

    不然,他怎么知道Susan去找过她。

    “嗯。”

    “你是不是等了我很久?”

    “没有,不过一阵子。”他淡淡道。

    “对不起。”小手环上他宽阔的肩背,满心歉疚,“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知道什么?”背上微微一颤,他抚上她的发。

    “不会是一阵子。如果是你,不会只等一阵子。”

    第二十二话不敢说我爱你

    她的声音从他的胸膛上闷闷传来。

    他一怔,阖上眼睛,唇边的嘲弄愈加深刻。

    他对她的在意有那么明显吗,以致那么笨拙的她也看出来了?

    心里怒气一生,语气也恶劣起来。

    “你大可让苏珊转告我一声,扯上那个该死的谎言,说你回老家了。”

    至少那样,他不会如此担心。

    “我不能让珊知道你——”她呐呐道。

    话一出口,悠言再次想哭,她这是什么话?!

    前一瞬的温暖顿时零落成空虚。

    她被狠狠推开。

    “原来,和我看一场电影,是这么见不得人的事。谢谢你告诉我。”……

    “刚才的话,我收回。你不必再来找我。我现在就送你回去。我们之间的契约,在那晚已经结束。”

    怔怔看着男人冷峻的脸,眉眼讽刺的笑,悠言只觉,心,像一下子被挖空。身子被抱起。

    其实,无需时间去想。她想,她已经知道答案。

    魏子健,不过是以为喜欢,而眼前这个男人,她是真的喜欢上。

    有谁会更喜欢镜花水月?不如惜取眼前。

    只是,她的病,来自外婆,来自妈妈的先天性心脏病。她们很早便死去。这种成活率不高的病,她可以去喜欢一个人吗?

    她有资格去给他幸福吗?

    有吗?

    寂静,是二人此刻的言语。

    鹫尾花香幽幽,依然迷人,却凌乱了这一片天地。

    跷课的何止那二人,看着男人把女人抱起,那二人的身影远去,直至在眼前消失,依在树上的身体缓缓滑下。

    怀安两手掩上眼睛,一双美目,尽是苦涩。又苦苦冷冷笑出声。

    从他自迟濮手中把她抱离,她的脚就也再不听自己的使唤,该去上课的,硬是穿过人群,跟在他们背后。

    顾夜白是个犀利又深沉的男人,她很清楚这一点,并不敢靠得太近。

    当追到这里的时候,她只看见他把拥在怀里,手指摩挲着她的唇瓣。

    那之前呢,他们做过什么?

    他吻了她吗?他有吻过她吗?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情人?

    顾夜白,为什么你要喜欢路悠言。她有哪一点值得你去喜欢?她懂得你藏匿的满腹才华吗?她会珍惜吗?

    坐落在地上,有些记忆便不小心倾洒而出。

    G大图书馆。

    一首十四行诗的翻译。其中一句,拿捏不准,很久也敲不下来,一气之下,便把练习本也撕掉。

    纸团滚动到对座那个男生桌上,那人模样古怪,戴着厚重的眼镜,黑发微乱。

    拾起纸团,他轻瞥了她一眼,道:“这垃圾是你的?”

    倒是第一次有人说她的东西是垃圾。很特别的搭讪方法不是吗?狠狠瞪了他一眼,便没再理会。搭讪的男人,她见得多了去。

    却见他展开细细看了。

    “你懂什么?”不由得冷笑出声。

    未几,一只修长的手却挟着那张纸放到她面前。

    心里疑惑,打开一看,上面只写了一行字,字迹苍劲有力,却又随意潦草。

    她苦恼了一晚的译文,他不过数分钟便解决。一语中的,意蕴不失。

    她很肯定,这人,并非外语系的学生。

    一时,震惊之极,文字这玩意,没有过强的功底,难以达到这样的准确和极致。

    唇边勾起清浅的弧,他淡淡道:“可以吗。”

    除了点头,她还能说什么?

    “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他说。

    “什么?”好半会,她压低声音。

    “你什么时候走?”

    “你只管说。”

    “我的朋友很快就过来,我想帮他拿一个位子。”

    她本在猜度他要她做什么,一起去喝杯东西还是怎样,却原来——,她周怀安并非小气忸怩的人,一笑,收起课本。

    图书馆门口,与一个男生擦身而过,她心里突然一动,望去,那人一拍他的肩膀,便笑嘻嘻的坐在她刚才的位子上。

    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他不是帮他女朋友拿位子。

    那是第一次与这个男人见面。

    如果,没有第二次的相见,那么她还是她。

    荧山上,他随风站立,在画架上描绘着他的画。脸上没有任何遮敛,风,打乱了他的发,那一双眼睛,摄人心魄。

    一抹云,一丛屋舍,最简单的景物,却这样的流光溢彩。

    纸角落款是夜泠。

    再次的见面,二人之间,没有一句话,只有他淡淡的一个颔首。

    她却记住了所有。

    以为,他叫夜泠,打听之下,却原来不是。

    后来无意中在父亲的好友张教授那里,翻开一本国内著名的美术杂志,才有了省悟。

    这个男人,就这样拱手相让?不!她不甘心!绝不!

    第二十三话六人午餐

    午休,G大饭堂。

    每个窗前,都是长长的队列。

    Susan瞪着悠言,气不打一处。

    “路悠言,你TMD给老娘失踪了一星期,弄个天残脚回来,还和美术系一个男的搞了个破绯闻,我没说你什么,你这张晚娘脸却摆足了一星期,还不给我摆正过来!”

    呆呆看着手中餐盘,悠言也不吭声。

    一拳打在棉花上,皇帝不急,太监犯贱,Susan怒,伸手便去捏她的脸蛋。

    看到那两团肉在手中变形变红,Susan才解气的嘿嘿笑出来。

    早惊咋了邻近两个队列的人。

    其中一队列,也是末端的位置。

    有人,看得目瞪口呆。好一会,才推了推前面的男生。

    “顾夜白,那啥,你不心疼?这女人果然是暴力女。”

    顾夜白嘴角一勾,道:“子晏,你那游戏,今晚还要我帮你讲解怎样通关吗?”

    林子晏两眼放光,“要的要的。”

    “我一心疼只怕就忘记了。”

    “……”

    林子晏冷哼,继续去瞪Susan,末了,道,“路学妹真可怜。Susan这女人美则美已,奈何太野蛮。”

    眸光,轻瞥了那端一眼,掠过那道娇小的身影,顾夜白淡淡道:“这样说你的救命恩人似乎有失厚道吧。”

    “切!”……

    “等等!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林子晏愣,攥上好友的领子。

    “就你那点破事,这学校还有不透风的墙吗?”

    “又不是我要她救。”

    “林子晏,天气不暖和,你又不会游泳没事到泳池边晃什么?”

    “还运气很背的掉进泳池子,你笑吧,你管我去那儿做什么,反正我绝对不是去看MM。”

    某人开始此地无银。

    顾夜白挑眉轻笑,“她只是救了你上来吗?我看还有其他猫腻吧。”

    林子晏的脸立刻可疑的红了。

    “那厮,你这是什么意思?”

    “碰了吧?”

    一时恍惚中,女子湿漉的长发垂在他的胸前,水珠溅落他的颈项,一张俏脸急了颜色,若有若无的叹息,覆上他的唇的是她的软腻和清香。

    凌子晏猛一抬头,却是顾夜白促狭的笑。

    悠言瞪着盘子,末了,苦笑,还真是惯性,这一拿,全是那人爱吃的食物。

    不过一瞬,饭堂便人满为患。一扫悠言的痴呆模样,Susan知道这位是不能指望的了,自发找位子去。

    眼光一扫,急道:“言,快,那边还有一张空桌子。”

    不过一瞬,人影闪烁,一张桌子迅速被瓜分。

    “啊,Susan。”有人,似乎吃了一惊。

    “怎么,旱鸭子,我不能坐这儿啊。”

    悠言端着盘子,有想把Susan扣晕的冲动,她怎么就找到这边来了?

    那人,就在她对面。

    他的吻,他的味道似乎还在唇上。可,确实,已过了一个星期。

    她没有去找他。

    不敢告诉她,其实,她很想和他一起。

    一扯悠言,Susan低斥,“快坐下。”

    咬唇坐下,想像往常一样,把那人也想成萝卜,无果。

    瞬间,又有两人坐下。悠言望了望,是同系邻班的方影和怀安。

    悠言又看了一眼,六个人,位置似乎微妙。

    对座,分别是方影,林子晏,顾夜白。

    这一边,Susan,她,怀安。

    “怀安,这么巧?”Susan淡淡道。

    目光在顾夜白身上抹过,怀安笑道:“可不是,刚和方影练习完,就一道过来了。”

    和方影一道过来?Susan冷笑,何必把字咬得这么重?

    Susan意属方影,早在一年前一次聚餐,Susa酒后吐真言,已是外语系公开的秘密。而那二人似乎也彼此有意,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没在一起。

    悠言一听不好,忙道:“方影,你们练习什么?”

    方影瞥了Susan一眼,道:“BEC的口译考试,我和怀安是搭档。”

    “什么是BEC?”似乎嗅到了方,苏二人之间的一些气息,林子晏心里顿时不悦,插口道。

    方影与Susan正目光纠结,缄默。

    怕林子晏尴尬,悠言嘴唇一动,便想答话,一旁的顾夜白已淡淡道:“剑桥商务英语的等级考试。”

    “你的英语很好。”怀安轻笑。

    二人又交谈了几句什么。

    悠言一黯,悻悻望那人的方向瞟了眼,突然心里一动,忍了忍,终于还是没忍住。

    “顾夜白,我的饭菜跟你换好吗?那些你不爱吃。”

    一下,全桌声息寂了,所有人都看向她。

    悠言羞愧,明白这话很不失几分惊世骇俗。

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