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天涯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过了两天,两人要一起回北京,去见邵振嵘的父母。

    杜妈妈替杜晓苏收拾行李,准备礼物,叮嘱女儿:“要懂事一点,小邵他爱你,所以你更要尊重敬爱他的父母,要让他们觉得放心,让他们喜欢你。”

    杜晓苏觉得有点小紧张:“妈,他们要是万一不喜欢我怎么办?”

    “不会的,小邵家教很好,说明他父母都是非常有修养的人,只要你是真心爱小邵,他们怎么会不喜欢你?”

    杜晓苏却有点忐忑,因为这是她头一次要面对所爱的人的家人,一直到了机场,等待登机的功夫还抓着邵振嵘问:“叔叔阿姨喜欢什么啊?还有,他们不喜欢什么啊?你给我列个注意事项好不好?”

    邵振嵘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他们最喜欢我,所以啊,他们也一定会喜欢你。”

    长假结束上班后,邹思琦知道她去过北京了,于是问:“怎么样?第一次见公婆是什么感受?”

    杜晓苏怔了一下,才说:“刚开始有点紧张,后来……”

    邹思琦直发笑:“你还会紧张啊?你不是常常吹牛说自己脸皮比铜墙铁壁还厚?”

    杜晓苏有点神思恍惚的样子,邹思琦只觉得好笑:“头一次见公婆是这样的啦,我跟初恋男友去福建的时候,在火车上,那心啊,扑嗵扑嗵跳了一整夜。对了,他们家怎么样?不过看小邵就知道他父母一定不错,是通情达理的那种人,一定对你很好吧?”

    杜晓苏“嗯”了一声,说:“是对我挺好的。”

    其实在机场侯机的时候他一直欲语又止,她瞧出他有点不对来,最后他终于开口:“晓苏,我有事跟你说。”他握住她的手:“只是,你不要生气。”

    她咬了咬唇:“你在北京有老婆?”

    他一怔,旋即忍不住笑起来:“你想到哪儿去了?”

    她十分委屈的瞥了他一眼:“那你干嘛这种表情?”

    他说:“我爸爸是……”犹豫了一会儿,他说了一个名字。

    杜晓苏愣了好一会儿,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同名同姓?”

    他说:“不是。”

    她说:“我才不信呢,你姓邵,怎么会是他的儿子?再说你在医院上班,才开一部别克君威。”她有点好笑的样子:“反正你骗我的对不对?”

    他说:“晓苏,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姓邵是跟我妈妈姓,我爸爸妈妈非常开明,我们家就和别人家一样。”

    “怎么会一样呢?”她脸颊发红,眼睛也发红:“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骗我。”

    “晓苏,”他低声说:“我不是想骗你,你别这样说。”

    两个人僵在那里,广播通知开始登机,他说:“晓苏,对不起,一开始我没有告诉你,只是怕你对我有成见,那样的话我们连交往的机会都没有了。后来我没有告诉你,是觉得你并不看重那些,如果你生气,骂我好不好?”

    杜晓苏顿足:“我骂你干什么呀,但你怎么可以这样骗我?”

    他说:“晓苏,你说过你爱我,不管我是什么人,你都爱我对不对?你也没有告诉过我,你爸爸是行长,因为你觉得你爸爸的职务,根本跟我俩的交往没关系。因为我爱的是你,不是你的父母,同样的,你爱的是我,不是我的父母,你顾忌什么?”

    她不知道,她脑中一片混乱,全成了浆糊,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牵着她的手向登机口走去,她急得快要哭了:“我们可不可以不去?”

    “不行。”他紧紧握着她的手:“晓苏,你好好想想,他们只是我的父母而己,你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家庭环境,正如你从来不炫耀你自己的家庭环境。你也并不看重这些。你只是爱我,我们两个人跟其它的那些都没关系。”

    广播在催促登机,所有的人提着行李从他们身边经过,还有人好奇的望着他俩,只当是一对闹了别扭的情侣。

    她终于慢慢镇定下来,因为他的手心干燥温暖,而他的目光坚定不移,她渐渐觉得心安,因为他其实比她更紧张更在乎,他只担心她不肯接受,反反复复只说:“晓苏,对不起。”

    她心一横,不怕,因为她爱他。

    两个小时的飞行,在飞机上她仍是浑浑噩噩,总觉得自己一定是没睡醒,所以做了个好笑的梦。要不然就是邵振嵘在跟她开玩笑。但他的样子很严肃,而且目光中隐隐约约有点担心,一直紧紧握着她的手,似乎怕她跑掉。

    她真的有点想跑掉,如果不是在飞机上。

    结果见到邵振嵘的父母,她真的松了口气。因为两位长辈很和蔼,很平易近人,看得出来是真心喜欢她,接纳她,因为邵振嵘爱她。他们是他的父母,跟天底下所有的父母一样,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

    “见过了家长,这可算定下来了。”邹思琦拖长了声音问:“有没有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她垂下眼帘:“他哥哥……”她有点发怔,不由得停住了,邹思琦很意外:“他还有哥哥啊?”

    “嗯,他是家里的老三。”

    邹思琦“哟”了一声,说:“那他们家挺复杂的呀,你将来应付得了一大家子吗?”

    其实邵振嵘告诉她:“大哥大嫂都在外地,工作忙,很少回来,二哥也不常回来。”

    他也把自己小时候的照片相册都拿出来给她看,但他的照片并没有她的多,廖廖几本,跟父母的合影也很少。他说:“他们工作都挺忙,从小我是保姆赵妈妈带大的。”

    有一张两个孩子的合影,差不多大的小小孩子,两人都吃了一脸的冰激淋,笑得像两朵太阳花。高的那个小男孩应该是他,另一个小女孩比他矮一点,穿着条花裙子,像男孩子一样的短短头发,有双和他一模一样的眼睛,笑起来唇角有小窝。

    她知道他没有妹妹,于是问:“这是你和你表妹?”

    他挠了挠头发:“不是,这是我二哥。”然后有点尴尬的指了指穿花裙子的那一个:“这是我。”

    她不由哧得一笑,他悻悻地说:“我们家三个男孩,我二哥一直想要个小妹妹,所以硬把我打扮成女孩子。他比我大啊,从小我就粘他,听他的话。”

    他们兄弟关系非常好,只不见长大后的照片,他说:“大哥二哥长大后都不爱拍照,所以跟我的合影很少。”

    “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成天打针吃药,院子里的孩子都不爱跟我玩,叫我病秧子。我二哥那时可威风了,是大院的孩子王,往砖堆上一站,说,你们谁不跟振嵘玩,我就不跟他玩。”他含笑回忆起童年的那些时光:“我二哥只比我大两岁,可处处都维护我。高考填志愿那会儿我要学医,还报外地的学校,我爸爸坚决反对,发了脾气,我妈劝都没用。我跟家里赌气,闹了好多天。最后我二哥回来,跟爸爸谈,放我去复旦。我们三个都是赵妈妈一手带大的,赵妈妈说,在我们家里,最疼我的不是我爸爸妈妈,是我二哥。大哥大嫂这次有事不能回来,明天你就能见着我二哥。”

    第二天他带她一起去看望赵妈妈,赵妈妈已经退休好多年了,住在胡同深处一间四合院里。院子并不大,但很幽静,天井里种着两棵枣树,夏天的时候一定是绿荫遍地。杜晓苏很少见到这样的房子,裱糊得很干净,旧家俱也显得漆色温润,仿佛有时光的印记。赵妈妈两个孩子如今都在国外,只有老俩口独自住。所以赵妈妈见到她和邵振嵘,乐得合不拢嘴,拉着她的手不肯放。杜晓苏心里觉得暖洋洋的,因为赵妈妈将邵振嵘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所以才这样喜欢她。

    “你坐,振嵘你陪晓苏坐,吃吃点心,我下厨房做菜去。你二哥说过会儿就来,今天赵妈妈做你们最喜欢吃的菜。晓苏,我替你炖了一锅好鸡汤,你这姑娘太瘦了,得好好补补。”

    屋子里暖气很足,晓苏脱了大衣,只穿了一件毛衣,还觉得有点热。于是走到墙边去看墙上挂的照片。都是老式的镜框,有些甚至是黑白照,有一张照片,赵妈妈带着三个小孩子,跟另两位老人的合影,她觉得眼熟,看了半天,不太确认,于是回头叫了声“振嵘?”

    他走过来跟她一起看照片,她有点好奇的问:“这是……”

    邵振嵘“哦”了一声,解释说:“这是我的姥爷姥姥,赵妈妈从小就带着我们,小时候我们经常在姥爷那边住。”

    于是她又很没心没肺的快乐起来:“哎哎,有没有八卦可以讲啊?挖掘一下名人秘史嘛!”

    他笑出声来,揽住她的肩:“就你会胡思乱想,回头见着我哥,可不准胡说八道。”

    邵振嵘的二哥同他一样高大挺拔,样子很年轻,但气质沉稳而内敛,却不失锋芒。其实他们兄弟两个有一点像,尤其是眼睛,痕迹很深的双眼皮,目光深遂如星光下的大海。

    他与她握手,声音低沉:“杜小姐是吧?我是雷宇峥,振嵘的二哥。”

    他的手很冷,仿佛一条寒冷的冰线,顺着指尖一直冻到人的心脏去,冻得人心里隐隐发寒。她很小声叫了一声:“二哥。”

    邵振嵘以为她害羞,搂着她的肩只是呵呵笑。

    而他眉目依旧清峻,连微笑都淡得似无。杜晓苏心跳得很急很快,有点拿不太准,仿佛下楼时一脚踏空了,只觉得发怔。她心里像沸起了一锅粥,这样子面对面才认出来,上次在机场外,她都并没有想起,而自己手机里还存着许优的那些照片,原来他是邵振嵘的哥哥,怪不得那天邵振嵘看到会追问。这样的旁枝未节,可是最要紧的事情,她拼命的想,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抓不住。

    两个男人都脱掉了西服外套,围桌而坐,顿时都好似大男孩,乖乖等开饭的样子。雷宇峥是真的很疼爱这个弟弟,跟他说一些琐事,问他的工作情况,亦并不冷落杜晓苏,偶尔若无其事回过头来,与她说说邵振嵘小时候的笑话。杜晓苏本来很喜欢这种气氛,仿佛是回家,但今天晚上总有点坐立不安。赵妈妈手艺很好,做的菜很好吃,泡了很好的梅子酒,雷宇峥与邵振嵘都斟上了酒。赵妈妈摩挲着她的头发,呵呵的笑:“晓苏,多吃点菜,以后回北京,都叫振嵘带你来吃饭。”

    雷宇峥这才抬起头来,问:“杜小姐不喝一杯?”

    邵振嵘说:“她不会喝酒。”

    雷宇峥笑了笑:“是吗?”

    赵妈妈替杜晓苏夹了个鱼饺,然后又嗔怪雷宇峥和邵振嵘:“少喝酒,多吃菜,回头还要开车呢。”

    雷宇峥说:“没事,司机来接我,顺便送振嵘跟杜小姐好了。”

    这顿饭吃到很晚,走出屋子时天早已经黑得透了。站在小小的天井里,可以看到一方蓝墨似冻的天空,她不由得仰起脸,天空的四角都隐隐发红,也许是因为光污染的缘故。可是竟然可以看到星星,一点点,细碎得几乎不见。杜晓苏没有喝酒,但脸颊也觉得滚烫。才刚在屋子里赵妈妈塞给她一枚金戒指,很精致漂亮。容不得她推辞,她说:“振嵘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我一定要给你。宇涛第一次带你们大嫂来的时候,我给过她一个。将来宇峥带女朋友来,我也有一个送给她。你们三个人人都有,是赵妈妈的一点心意。”

    本应该是喜欢,可她只觉得那戒指捏在指间滚烫,仿佛烫手。夜晚的空气清冽,吸入肺中似乎隐隐生疼。因为冷,她的鼻尖已经冻得红红的,邵振嵘忍住想要刮她鼻子的冲动,只是牵起她的手,很意外的问她:“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她胡乱摇了摇头,雷宇峥已经走出来了,三个人一起跟赵妈妈告别。

    司机和车都已经来了,静静的停在门外。并不是杜晓苏在机场外见过的银灰捷豹,而是部黑色的玛莎拉蒂,这车倒是跟主人气质挺像的,内敛却不失锋芒。而她只觉得一颗心沉下去,直沉到万丈深渊。

    雷宇峥说:“走吧,我送你们。”又问:“你们是回景山?”

    邵振嵘点头。

    他很客气,让邵振嵘和杜晓苏坐后座,自己则坐了副驾驶的位置。司机将车开得很平稳,而车内空调很暖,杜晓苏低头数着自己的手指,她一向没有这样安静,所以邵振嵘问她:“累了吧?”她摇头,有几茎碎发绒绒的,落在后颈窝里,他替她掠上去,他的手指温暖,可是不晓得为什么,她心里只是隐隐发寒。

    车子快到了,雷宇峥这才转过脸来:“你们明天的飞机走?可惜时间太仓促了,振嵘你也不带杜小姐到处玩玩。”

    邵振嵘笑着说:“她在北京呆过一年呢,再说大冷天的,有什么好玩的。”见他并没有下车的意思,停了一停,终于忍不住:“哥,你有多久没回家了?”

    雷宇峥仿佛露出点笑意,嘴角微微上扬,只说:“别替我操心,你顾好你自己就成。”想了一想,却递给邵振嵘一只黑色盒子,说:“这是给你们的。”

    邵振嵘只笑着说:“谢谢二哥。”接过去,却转手交给杜晓苏:“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杜晓苏听话的打开,原来是一对NHCOTTICA腕表,低调又经典,造型独特而大方,更没有金晃晃的镶钻。在刹那间她脸刷一下子就白了,邵振嵘倒是挺高兴的,对她说:“二哥就喜欢腕表,他竟然有一块矫大羽手制Tourbillon,晓苏,他这人最奢侈了。”

    杜晓苏关上盒盖,努力微笑,只怕邵振嵘看出什么来。

    一直回到酒店,她才开始发抖,只觉得冷。其实房间里暖气充足,而她没有脱大衣,就那样坐在床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脑中反倒一片空白,直到电话铃声突兀响起来。

    是房间的电话,急促的铃声把她吓了一跳,她心怦怦跳着,越跳越响,仿佛那响着的不是电话,而是自己的心跳。她看着那部乳白色的电话,就像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东西,它响了许久,终于突然静默了,她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襟,像攥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自觉出了一头的冷汗。

    可是没等她松口气,电话再次响起来,不屈不挠,她像是梦游一样,明知道再也躲不过去,慢慢站起来,拿起听筒。

    他的声音低沉:“我想我们有必要谈一谈。”

    她沉默。

    “我在车上等你。”

    嗒一声,他就将电话挂断了,她仍旧像是梦游一样,半晌也不知道将听筒放回去。耳边一直回响着那种空洞的忙音,她恍惚的站在那里,就像失去了意识一般。

百度搜索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天涯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匪我思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匪我思存并收藏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