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天涯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杜晓苏要想一想,才能明白过来,林向远。

    这三个字,她差不多真的忘记了,非常成功的,忘记了。连同那段手足无措的青春,连同大段懵懂未明的岁月,连同校园里的一切清澈美好,她都已经忘记了。毕业不过三年,换掉一份工作,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已经满面尘灰烟火色,仿佛老去十年。听到这三个字,竟然波澜不兴,要想一想才明白,这个名字,这个人,那个模糊而遥远的容貌,才能渐渐从记忆里浮起来。

    她问:“哦,他怎么样?”

    邹思琦瞥了她一眼:“好的不得了,跟他太太在一起,挺恩爱的。”

    杜晓苏怔了几秒钟才张牙舞爪的扑过去掐邹思琦的脖子:“你竟然还故意往我伤口上撒盐你这坏蛋我今天非掐死你不可。”

    邹思琦一边咳嗽一边笑:“得了得了我请你吃饭,我赔罪。”

    杜晓苏拖她去伊藤家,两个人吃掉刺身拼盘与双份的烤鳗鱼,还有烤牛舌与牛小排,买单的时候邹思琦哀叹:“杜晓苏你也太狠了,我不过提了一下林向远,你就这样狠宰我啊。”

    杜晓苏白她:“谁叫你戳我伤疤?”

    “什么伤疤都两年了还不好啊?那林向远不过长得帅一点,值得你念念不忘两年吗?”

    “你不知道人是有贱性的吗,因为得不到所以才念念不忘。我要是跟他到现在,没准早就怨偶了。”

    “这倒也是。”邹思琦无限同意的点头:“所以快点开始一段新恋情最重要。”

    “一天到晚忙得要死,哪有功夫新恋情。”

    “哎,就你那桌面俊男就不错呀,比林向远可帅多了,别犹豫了,就是他,搞定后记得请我吃饭,让我也近距离欣赏一下极品美男。”

    “什么呀,都不认识。”杜晓苏仿佛无限唏嘘:“这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碰见,没戏。”

    杜晓苏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又见到了邵振嵘,说来也很好笑,她贼心不死去医院盯颜靖靖的伤势情况,结果正好出了一场特大交通意外。一部公交车与校车追尾,很多学生受伤,就近送到医院来。急诊室中顿时兵荒马乱,所有的医护人员忙得人仰马翻,不少医生从住院部抽调过来帮忙。她于是很没良心的趁乱想去偷拍颜靖靖,结果听到护士长一脸焦急的大喊:“有个孩子是AB血型RH阴性,血库说没这种血了!怎么办?”

    杜晓苏不由得停住脚步,看看急得满头大汗的急救医生,还有满走廊受伤的学生,以及忙得晕头转向的护士长。

    转身就走到护士长面前,告诉她:“我是AB-RH阴性,抽我的血吧。”

    护士长高兴的直握她的手:“谢谢,谢谢!谢谢你!请到这边来,我们先替你做个化验。”

    抽掉400CC的鲜血后,她的腿有点发软,大约因为早晨没有吃早餐。应该去外面买袋鲜奶喝,填一填空荡荡的胃也好。

    所有的护士都在忙碌着,她不出声溜之大吉,结果刚走到走廓里,就觉得两眼发黑,只隐约听到身边人一声惊呼,突然就栽倒下去。

    醒来全身发凉,似乎出了一身冷汗,好一会儿意识才渐渐恢复,知道自己是平躺在长椅上,有医生正微微俯下身子,观察她的瞳孔。

    他手指微凉,按在她的眼皮上,而他身上有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她第一次觉得消毒水的味道还不错,这样子刚好可以看清那医生胸前的牌子:“神经外科,邵振嵘”

    她有点想笑,这么巧。

    他十分温和的问:“你有什么不舒服,头晕吗?头疼吗?”

    她摇了摇头:“邵医生……”

    “什么?”

    她终于问出疑惑已久的问题:“神经外科是什么科?我……我脑子是不是摔出了什么毛病?”

    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看来你脑子没什么毛病,估计就是有点贫血。”

    走廊里来来往往都是人,他说:“出了特大交通事故,急诊病床全满了,所以只能让你在这儿休息一下。”

    她说:“不要紧,我没事。”

    一名小护士突然急匆匆走过来,递给她一支打开的葡萄糖:“护士长叫我给你的,叫你献完血先休息一会儿,你偏偏就跑了,这下好,晕了吧?”

    她有点讪讪的笑,那名小护士见到邵振嵘,顿时笑咪咪:“邵医生,她应该没事,刚替一个学生献了血,估计是有点晕血。”

    邵振嵘点了点头,走廓那头有医生叫他:“邵医生,有个学生颅外伤!”

    他对她说:“把葡萄糖喝掉,休息一下再走。”转身急匆匆就走掉了。

    她看着他的背影,又看看手中的葡萄糖,忽然就觉得很是高兴,一仰脖子就把那支葡萄糖喝完了。

    后来她仍旧天天跑医院,偶尔也会遇见邵振嵘,因为他是颜靖靖的主治医生,她死缠烂打想从他口中套出点新闻来,虽然他对她的态度不像起初那般反感,只不过仍旧淡淡的:“杜小姐,你实在是太敬业了。”

    她只管眉开眼笑:“谢谢,谢谢,其实我只指望打动你啊。”

    这样厚颜无耻,他也拿她没辄。后来渐渐习惯,每天见到她还主动打招呼:“杜记者来了?”

    “来了,唉……邵医生,我今天有没有打动你?你就从了我吧!”

    旁边的人都笑:“邵医生!邵医生!”而她蹙着眉长吁短叹,仿佛再无奈不过。这女孩子,大约跟娱乐圈混得太近,演技真是不错,他只是笑笑,而后走开。

    颜靖靖已经转到一般病房,伤势渐渐复元,不少娱记都不大来了,连老毕都撤了,只有她还隔三岔四跑医院,跟一帮小护士厮混得熟得不能再熟。

    最常遇见她的地方是医院食堂,中午吃最简单的盖浇饭或者辣肉面,她吃得津津有味,身边永远围着一大堆小护士。而她端着纸碗眉飞色舞夸夸其谈,不知道在讲什么,引得那群小护士们阵阵惊叹。看到自己从身边经过,她满嘴食物百忙中还仰起脸来,含含糊糊跟他打招呼:“邵医生,我今天有没有打动你?”

    旁边的小护士轰然大乐,七嘴八舌帮她起哄:“邵医生,你就从了杜记者吧。”

    见他匆匆走开,远远还听得到她朗朗笑声:“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调戏帅哥啊哈哈……”

    他觉得这笑声真耳熟,就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因为她常常来,混得天时地利人和,有次她在护士站逗留,结果正好遇见教授查房。老教授是院士,又是博导,带着好多学生,查房时自然是前呼后拥,后头医生跟着一大批,巧不巧正好撞个正着。他心想,老教授一定会发话把她轰走,从此再不准她来。谁知满头白发的老教授竟然对她笑着点了点头。而她笑靥如花,还偷偷摇手指冲跟在后头人堆里的他打招呼,邵振嵘一时觉得纳闷。

    过了几天,老教授突然想起来问他:“小邵啊,这几天怎么没看到你女朋友来等你下班?”

    “我女朋友?”

    “是啊,就是那个眼睛大大,头发长长的女孩子,挺活泼的,她不是你女朋友?”

    他想了半天,才想出老教授原来是指杜晓苏,这样误会,怪不得没轰她走。

    这天在食堂里又看到杜晓苏,照例围着一圈人,他从旁边走过去,刻意放慢了步子,原来杜晓苏在她讲去横店探班的经历:“那蚊子啊,跟轰炸机似的,成片成片的往人身上撞。荒山野岭啊,荒无人烟啊,真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有小护士倒抽凉气:“哦哟,为什么偏要到那种地方去拍戏的呀?”

    “不是拍古装吗?古装外景要找个没房子没公路没电线杆的地方,不然长镜头一拉,就露馅了,所以剧组才爱找那种荒山野岭……我在那里蹲了三天,那蚊子毒的,咬得我浑身上下都是包包,一抓就流水,回来后变成过敏,差点被毁容啊……”

    邵振嵘看她举手在自己脸上比划,心想,她年轻轻一个女孩子,干这行也怪辛苦的。像这次只为了几张照片,跑医院跑了这么久,隔几天总要来一趟,换作其它人,也许早没了耐性吧。

    杜晓苏并不觉得,她只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守了这么久,终于守到了机会――这天查房过后,娱乐公司的两个人一时疏忽,先后都走开了,她偷偷隔着病房窗口拍下一组颜靖靖的照片。

    这下子发达了,颜靖靖动过开颅手术,头发已经全部剃掉,这次的光头照片一定是独家。

    转过身满脸的笑容不由得僵在脸上,邵振嵘!

    他静静的站在她身后,伸出手:“相机给我。”

    “不!”她抱紧了相机。

    “那么把照片删掉。”

    她紧紧抿起嘴角:“不!”

    他说:“不然我叫保安来,你的照片一样会被删除。”

    他固执的伸出手,她僵在那里,他下了最后通谍:“给我!”

    她斜跨出一步,似乎想逃跑,他伸手拦住她,终于从她手中拿过了相机,一张张的按着删除。

    她沉默的站在那里,他的手指突然停下来,他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而她低垂着眼帘,仿佛一个沮丧的孩子。

    颜靖靖的照片已经全部删除完了,而后面的照片全是他。

    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拍的,各种角度的都有,有几张他看出了就是今天上午,自己陪着教授查房,侧着脸与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说话,照片里一堆的人,谁也不曾留意会有人拍照。一张张翻下去,有他走过走廓的模糊背影,有他与护士交谈时的侧面,有他刚从手术室下来时的疲倦,有他追着急诊推床大步而去的匆忙,可是每一张都十分生动,抓拍得很好,显见是用足了心思。他不知道她拍了多久,也许一个星期,也许两个星期,也许从一开始,她就在偷偷拍他。

    他终于将相机还给她,她沉默的接过去。

    他说:“对不起,医院有规定,我们必须保护病人的隐私。”

    她笑了一笑:“没有关系。”顿了一顿:“我以后不会来了,邵医生你放心吧。”

    她转身往外走,肩微微塌下,身影显得有些单薄,而他站在那里,看她慢慢消失在走廊尽头。

    她从此果然再没出现,护士站里几个年轻护士十分怀念:“哎,杜记者都不来了,她那张嘴啊,讲起明星八卦来真是引人入胜。”

    另一个护士说:“对啊,她笑起来像樱桃小丸子,很可爱的。”

    樱桃小丸子!原来是樱桃小丸子,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总觉得她笑声好熟悉,原来是樱桃小丸子。

    “邵医生?”

    他突然回过神来,小护士笑嘻嘻的问:“邵医生你想到什么高兴事,一直在笑?”

    是么?他从锃亮的玻璃上看到反光,自己唇角上扬,果然是在笑。连忙收敛了心神,忙忙走开去替病人写出院小结。

    忙了一整天,两台手术做下来,累得几乎没力气说话。终于等到病人情况稳定,上夜班的同事来接了班,他拖着步子搭电梯下楼,一时只想抄近道,从急诊部出去。

    谁知在走廓里看到一个熟悉身影,不由得一怔。

    终于走过去,果然是她,坐在长椅上微垂着头,似乎就要盹着了。

    他突然有些心慌,正要转身走开,谁知她突然抬起头来,四目相对,一时四周仿佛都安静下来。急诊室里那样嘈杂不堪,但却就像一下子安静下来,只看到她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乌溜溜的望着他。

    “哧!”她突然一笑,她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弯弯像月牙,仿佛有点孩子气。

    他也不由得笑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来献血。”她问:“邵医生你下班了?”

    他点了点头,却问她:“你离上次献血还不到两个月,怎么可以再献?”

    她说:“没办法,我这血型太稀罕了。接到医院电话我就先过来了,我怕另外几个捐献者联络不上,耽搁了救人就不好了。”

    天气已经这样冷,她只穿了一件短外套,衣领袖口上都缀着绒绒的毛边,脖子里却绕着一条精致的真丝围巾。她穿衣服素来这样乱搭配,不像别的女孩子那样讲究。只是穿着这样一件绒绒的外套,两只手交握着,看起来倒像是只洋娃娃。大约因为冷,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睛红红的,好像没睡好。

    急诊部的护士长已经是老熟人了,出来跟她打招呼:“杜记者,你快回去吧,另外两个捐献者已经赶过来了。”又跟邵振嵘打招呼:“邵医生下班了?”

    “嗯,下班了。”他看杜晓苏拿起包包站起来,于是说:“我有车,我送你吧。”

    “啊,好啊。”她很大方的说:“顺便请我吃饭吧,我跑外勤刚回来,饿惨了。”

    她估计是真的饿惨了,在附近的餐厅里随意点了几个菜,吃得很香,十分贪娈的小口喝汤,明明是最寻常的小白贝冬瓜汤,见她吃得那样香,他都忍不住想要舀一碗尝尝。她最后终于满意足放下碗:“哎,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吃饱喝足啊。”

    他脱口反问:“人生最大的乐趣不是调戏帅哥吗?”

    她一愣,旋即大笑,他很少看女孩子笑得那样放肆,但真的很好看,眉眼弯弯,露出一口洁白的细牙,仿佛给佳洁士作广告,笑得那样没心没肺。

    她住的很远,他将她送到小区门口,她下了车,突然又想起什么来,重新拉开车门,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他:“给你的。”

    他抽开来看,是自己的照片,厚厚的一叠,他想了一想,还给她:“我送给你。”

    路灯的光是温暖的橙色,车内的光是淡淡的乳黄,交错映在她脸上,直映得一双眸子流光溢彩,她不作声接过照片去,嘴角却弯弯的,忍俊不禁的笑意。

    他禁不住抱怨:“你笑什么?”

    她反问:“那你在笑什么?”

    他转眼看到后视镜中的自己,唇角上扬,可不是也在笑?

    但就是忍不住,只觉得忍不住,有一种新鲜的喜悦,如同春天和风中青草的香味,如同夏季绿叶上清凉的雨气,无声无息,浸润心田。

百度搜索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天涯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匪我思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匪我思存并收藏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