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客信条01:文艺复兴 天涯 刺客信条01:文艺复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回到西奥多拉的“女修道院”以后,埃齐奥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而西奥多拉和安东尼奥则以关切的目光看着他。

    “我看到西尔维奥贿赂了司仪,”西奥多拉说,“不用说,他也填满了那些评审员的腰包。我无能为力。”

    安东尼奥嘲弄地大笑起来,埃齐奥恼火地看了他一眼。

    “西尔维奥一心想让他们的人赢得黄金面具,原因不难猜到,”西奥多拉续道,“他们仍然保持着警惕,不希望让马可总督出现任何意外。”她看了看埃齐奥,又说:“直到你死去之前,他们都没法安心。”

    “那他们就该有很多个不眠之夜了。”

    “我们得想个办法。派对就在明天。”

    “我们得<bdo>九九藏书</bdo>找个方法跟着但丁去参加派对,”埃齐奥断然道,“我会想办法弄走他的面具,然后……”

    “用什么办法?”安东尼奥追问道,“杀了那个可怜的混球?”

    埃齐奥愤怒地看向他。“你有更好的主意吗?你也知道这件事有多重要!”

    安东尼奥不以为然地抬起双手。“你瞧,埃齐奥——如果你杀了他,他们就会取消派对,马可也会躲回他的总督府里。我们就只能继续浪费时间了!不,你该做的是悄悄地偷走他的面具。”

    “我手下的姑娘们可以帮助你,”西奥多拉插嘴道,“她们有很多也会出席派对——去那里进行表演!她们会吸引但丁的注意力,而你只要拿走面具就好。等到了派对会场以后,你不用担心。我也会到场。”

    埃齐奥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他不喜欢听人指挥,但他知道安东尼奥和西奥多拉的看法是正确的。“好吧。”他说。

    次日的日落时分,埃齐奥埋伏在但丁前往派对的必经之路上。西奥多拉手下的几个女孩也在附近闲逛。最后那壮汉出现了。他在服饰上下了番工夫,一身装束显得昂贵却俗气,黄金面具挂在他的腰带上。女孩们看到他,立刻朝他欢快地挥起手,走到他两边。其中两人勾住他的双臂,确保面具在他身后摇晃,陪他走向莫洛区封锁起来的宽大会场:派对已经开始了。埃齐奥又耐心等了片刻,这才出手偷走了但丁腰带上的面具。他迅速戴上面具,低头走到但丁的前方,出现在看守会场入口的卫兵面前。他们看到面具,便放埃齐奥进了门。片刻后,但丁走了过来,他伸手去摸腰带上的面具,却发现它不见了。陪同他前来的女孩们融入到周围人群里,也各自戴上了面具,以免被他认出。

    但丁还在跟门口那些不肯通融的卫兵争吵,埃齐奥已经穿过狂欢的人群,来到了西奥多拉身边。她温和地招呼他。<bdi>99lib.</bdi>“你办到了!祝贺你!现在,听好了。马可还是非常谨慎。他一直待在总督礼舟上,就在莫洛区外的河面上。你没办法太接近他,但你应该去寻找适合攻击的最佳位置。”她转过身,叫来了她手下的三四个交际花。“在你穿过会场的时候,这些女孩会帮忙掩饰你的行动。”

    埃齐奥迈步走开,但就在那些身穿银红相间、闪闪发光的缎子和丝绸长裙的女孩穿梭于诸多宾客之间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却被一个高大而威严,看起来六十四五岁的男子吸引住了:那人有一双清澈而充满智慧的双眼,还留着长长的白胡子,正和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威尼斯贵族说着话。他们都戴着小巧的面具,遮住了面孔的一部分,但埃齐奥认出,前者是阿戈斯蒂诺·巴巴伊格,马可的弟弟。如果马可出什么意外,阿戈斯蒂诺就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威尼斯的命运,埃齐奥觉得自己应该走到能听清他们交谈的位置。

    埃齐奥接近后,阿戈斯蒂诺轻声笑了起来。“说真的,我哥哥的这番表演简直是在让自己蒙羞。”

    “你可没资格这么评价他,”那贵族答道,“他可是总督!”

    “是啊是啊。他是总督。”阿戈斯蒂诺摸着胡子说。

    “这是他的派对。他的狂欢节,他想花多少自己的钱都行。”

    “他只是名义上的总督,”阿戈斯蒂诺语气尖锐地说,“而且他花的是威尼斯的钱,不是他自己的,”他压低了声音,“你也明白,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操心。”

    “马可是他们挑选出来的领袖。的确,你父亲也许觉得自己永远没法出人头地,因此才对你的政客前途寄予厚望,但考虑到现在的情况,这些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我就从来不想当什么总督……”

    “那么我要祝贺你的成功。”那贵族冷冷地说。

    “你看,”阿戈斯蒂诺压抑着火气,“权力比财富更重要。我的哥哥难道真的相信,他被选为总督是出于财富以外的原因?”

    “他获选是因为他的智慧和领导才能!”

    烟火表演在此时开始,也打断了他们的谈话。阿戈斯蒂诺看了一会儿,然后说:“这就是他凭借智慧做出的事吗?一场烟火表演?在整个城市面临分裂的时候,他却躲在总督府里,以为只靠些昂贵的异国玩意儿就能让人们忘掉所有的问题。”

    那贵族轻蔑地做了个手势。“人们就是喜欢看热闹。这是人类的天性。等着瞧吧……”

    在这时候,埃齐奥看到但丁那魁梧的身影在一队卫兵的陪同下大步穿过会场,无疑正在找他。他继续寻找着隐蔽的位置,准备等总督走出那条礼舟的时候——它就停泊在距离码头几码远的水面上——就立刻设法接近。

    嘹亮的喇叭声响起,烟火表演也停止了。人群安静下来,等马可出现在礼舟的左舷时便鼓起掌来。有名侍者为他做着介绍:“女士们先生们!威尼斯总督驾到!”

    马可开始了他的致辞:“我的朋友们,欢迎参加本季最重要的盛会!无论和平还是战时,无论富饶或贫困,威尼斯的狂欢节永远会如期举行!”

    就在总督继续演讲的时候,西奥多拉来到埃齐奥身边。

    “太远了,”埃齐奥告诉她,“而且他不打算离开那条船。我只能游过去了。见鬼!”

    “我可不会这么做,”西奥多拉压低声音说,“很快就会被人发现的。”

    “那我就只好杀出一条……”

    “等等!”

    总督继续说着:“今晚,我们将为自己的伟大而庆祝。我们的光辉将会明媚地照耀这个世界!”他摊开双臂,又一场短暂的烟火表演开始了。人们欢呼起来,高声赞美着他。

    “是时候了!”西奥多拉说,“使用你的火器!就是你阻止那个谋杀犯的时候用的武器。利用烟火的声响掩盖火器的响声。抓准时机,你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脱身。”

    埃齐奥看了看她。“我喜欢你思考的方式,修女。”

    “只不过你瞄准的时候得非常小心。你只会有一次机会。”她捏了捏他的胳膊。“祝好运,孩子。我会在妓院里等着你的。”

    她消失在宾客之中,埃齐奥能看到但丁和那些卫兵仍然在寻找他。他像幽灵那样,无声无息地来到码头上,尽可能地接近站在礼舟上的马可。幸好他华丽的长袍沐浴在周围五颜六色的光芒中,让瞄准变得非常轻松。

    总督的演讲还在继续,而埃齐奥趁机做着准备,等待着烟火表演再次开始的时机。如果他不希望别人听见枪声,就必须抓准时机才行。

    “我们都清楚过去的时日曾经多么艰难,”马可在说,“但我们选择了共同面对,这也让威尼斯更加强大……权力过渡对任何人来说都非常艰难,但我们体面而又平静地面对了这一过程。失去一位年富力强的总督的确令人悲伤——而看到杀死我们亲爱的莫塞尼戈的凶手仍旧逍遥法外,也着实令人懊恼。然而我们也有些可以安慰的事:我们之中的许多人早已对前任总督的政策感到不满和不安,并且质疑他带领我们前行的方向。”人群中有人出声赞同,而马可笑着抬起双手,示意人们安静。“噢,我的朋友们,我敢断言,我已经为你们找到了正确的道路!我能看见前方的风景,也知道我们要去往何方!那是个美丽的地方,我们将会一同前往!我看到的威尼斯的未来,是强大而富有的未来。我们会建立一支令所有敌人闻风丧胆的舰队!我们会将贸易路线拓展到海外,带回比马可·波罗那时更多的财宝和香料!”马可目露精光,语气也带上了恐吓。“我要告诉那些反抗我们的人:注意你<footer>99lib?</footer>们选择的阵营,因为与我们为敌的皆为邪恶。我们也不会容忍敌人的存在!我们会追捕你们,我们会将你们连根拔起,我们会摧毁你们!”他又抬起双手,慷慨陈词:“威尼斯永远都会是——所有文明中最璀璨的珍宝!”

    就在他得意洋洋地垂下双臂的时候,绚丽的烟花在天空亮起——盛大的压轴表演让黑夜几乎亮如白昼。爆炸声震耳欲聋——也几乎完全盖过了埃齐奥那致命的枪声。他随即离开人群,这时人们才注意到马可·巴巴伊格——威尼斯历史上在位最短的总督之一——摇晃着捂住自己的心口,在总督礼舟的甲板上倒地死去。

    “安息吧。”埃齐奥自语着,并未放慢脚步。

    消息传开的速度异常迅速,甚至在埃齐奥返回前就传到了妓院。西奥多拉和她的交际花们对他报以钦佩的欢呼。

    “你肯定累坏了,”西奥多拉说着,挽起他的胳膊,领着他走向内室。“来吧,好好休息一下!”

    首先,安东尼奥要表达他的感谢。“威尼斯的救星!”他大喊道,“我该说什么呢?或许我不该这么快质疑你的。至少现在,我们有机会静观后效……”

    “现在别说这个了,”西奥多拉说,“来吧,埃齐奥。你已经很努力了,孩子。我能感觉得到,你疲惫的身体需要抚慰。”

    埃齐奥很快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于是顺着她说了下去:“的确,修女。我的身体酸痛难忍,恐怕需要相当程度的抚慰才行。希望您能为我提供这样的抚慰。”

    “噢,”西奥多拉笑着说,“我可不打算独自为你缓解痛苦!姑娘们!”

    一群交际花微笑着从埃齐奥身边挤过,来到内室里,他看到房间的中央有一张大得出奇的床,床的侧面有个类似躺椅的奇妙装置,只是配有滑轮、锁链和皮带。这让他想起了莱昂纳多的工作室,但他想象不出那东西可能的用途。

    他和西奥多拉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跟着她来到那间卧室里,又在身后关紧了房门。

    几天以后,埃齐奥精神奕奕地站在里亚尔托大桥上,看着来往的行人。他正打算在午餐前去喝上几杯威尼托酒,却看到有个熟人匆忙朝他走来——那是安东尼奥的信使之一。

    “埃齐奥,埃齐奥,”那人走上前来,说道,“安东尼奥大人想要见您——这件事很重要。”

    “那我们就赶紧走吧。”埃齐奥说着,跟着他下了桥。

    他们发现安东尼奥正在他的办公室里,那儿还有一个人。埃齐奥惊讶地发现,那是阿戈斯蒂诺·巴巴伊格。安东尼奥为他们做了介绍。

    “很荣幸认识您,先生。我为您<big>99lib?</big>兄长的过世感到惋惜。”

    阿戈斯蒂诺摆摆手。“多谢你的同情,但说实话,我哥哥是个傻瓜,而且完全处于罗马的博尔吉亚派系的掌控之下——那是我最不希望出现在威尼斯的势力。幸好某位有公德心的市民刺杀了他,为我们规避了这一风险。而且用的手段非常新颖……当然了,他们会对此展开调查,但我个人不认为他们会有任何发现……”

    “阿戈斯蒂诺先生很快就要当选总督了,”安东尼奥插嘴道,“这对威尼斯来说是个好消息。”

    “四十一人委员会这次的动作可真快。”埃齐奥干巴巴地说。

    “我想他们已经从先前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阿戈斯蒂诺讽刺地笑了笑,“但我不想像我哥哥那样,当一个空有其名的总督。这就让我们必须关注眼前的事务。我那位恶毒的堂弟西尔维奥占据了兵工厂,<samp>99lib?</samp>还让两百名雇佣兵驻守在那儿!”

    “但等您成为总督以后,难道就不能撤走他们吗?”埃齐奥问。

    “要是能这样就好了,”阿戈斯蒂诺说,“但我兄长的奢侈和铺张几乎耗尽了这座城市的财力,我们很难抵挡一支掌控了兵工厂的精锐部队。如果没有兵工厂,就算我成为总督,也无法真正掌控威尼斯!”

    “那么,”埃齐奥说,“我们也应该组织一支属于我们自己的精锐部队。”

    “说得好!”安东尼奥笑着说,“我想这事交给我来办就再合适不过了。你听说过巴托罗缪·德·艾尔维亚诺吗?”

    “当然。他从前是为教皇国服务的雇佣兵首领!我听说他已经和教皇国反目成仇了。”

    “他目前就在这儿。他对西尔维奥没什么好感,因为你们都知道,西尔维奥也是红衣主教博尔吉亚的走狗,”阿戈斯蒂诺说,“巴托罗缪目前正在圣彼得教堂,就在兵工厂的东方。”

    “我会去见见他。”

    “在你出发之前,埃齐奥,”安东尼奥说,“阿戈斯蒂诺先生有样东西要给你。”

    阿戈斯蒂诺从长袍里取出一张卷起的古老牛皮纸,上面有一块沉甸甸的黑色火漆,火漆已经破开,上面连着一条破破烂烂的红色缎带。“这是在我哥哥的文件里找到的。安东尼奥认为你会对它很感兴趣。就把它当作这次……服务的报酬吧。”

    埃齐奥接过那张纸。他立刻明白了它是什么。“感谢您,大人。我很确定它会在那场无法避免的战斗中起到巨大的作用。”

    埃齐奥只是花了点时间备好武器,随后便朝莱昂纳多的工作室走去,在那里,他惊讶地发现他的朋友正在收拾行李。

    “你这是要去哪儿?”埃齐奥问。

    “去米兰。我本打算在离开前送个口信给你的。再附上一盒你那把火器使用的弹丸。”

    “噢,幸好我来找你了。你瞧,我得到了另一张古籍书页!”

    “太棒了。我对这些书页非常感兴趣。进来吧。我的仆人卢卡和其他人可以负责制作这张书页上的发明。我已经把他们训练得很出色了。真可惜,我<a href="https://.99di/character/6ca1.html" target="_blank">没</a>法把他们全部带走。”

    “你打算去米兰做什么?”

    “洛多维科·斯福扎开出了我无法拒绝的条件。”

    “那你在这儿的工作怎么办?”

    “海军的委托被迫取消了。他们没有做新项目的资金了。看起来,上一任总督把大部分财富都挥霍光了。其实我也可以为他们制作烟火,没必要千里迢迢去中国运回来。不过反正威尼斯和土耳其正处在和平期,他们也说随时都欢迎我回去——事实上,我想他们也希望我能回来。在此期间,我会把卢卡留下——离开威尼斯,他就像没了水的鱼儿——外加几项基础设计供他们改进。伯爵大人也对那几张全家福很满意——虽然就我个人看来,还有不少改善的余地。”莱昂纳多说着,铺开了那张牛皮纸。“好了,让我们来看看吧。”

    “答应我,一等你回到这儿,就立刻送个口信给我。”

    “我答应你,我的朋友。你也是——可以的话,请把你的动向写信告诉我。”

    “我会的。”

    “好吧……”莱昂纳多审视起书页的内容来,“这上面的图案像是和你的金属护腕搭配的那把双刃匕首的蓝图,但并没有完成,看起来更像是早期草图。其余的部分和其他书页有明显的关联——你看,这儿有更多类似地图的记号,那些复杂的绳结图案让我想起了自己思考时的那些涂鸦!”莱昂纳多卷起牛皮纸,看向埃齐奥,“我会把你给我的另外两页放在威尼斯的某个安全场所。这些东西显然十分重要。”

    “事实上,莱昂,如果你要去米兰的话,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尽管开口。”

    “等你路过帕多瓦的时候,能不能安排一位可靠的信使,把这些书页送给我在蒙特里久尼的叔叔马里奥?他是一位……古圣物研究者……我知道他会觉得这些书页非常有趣。但我需要自己信得过的人来帮我办这件事。”

    莱昂纳多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要不是埃齐奥心事重重,他多半会觉得这是会意的笑容。“我会把行李直接送到米兰去,但我自己会短暂地拜访一次佛罗伦萨,看看安格尼罗和因诺森托的近况,所以放心吧,我会帮你把东西带过去,然后让安格尼罗和因诺森托送到蒙特里久尼。”

    “那就再好不过了,”埃齐奥握住了他的手,“我真庆幸自己能有你这样的朋友,莱昂。”

    “我也这么想,埃齐奥。有时候,我觉得你就是需要一个真正替你着想的人。”他顿了顿,又说,“祝你的工作进展顺利。希望有一天,你的这些工作能画上句号,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埃齐奥铁灰色的双眼透出了茫然,但他没有回答,而是说:“你提醒了我——我还有另一项使命要去完成。我会让安东尼奥的手下把另外两张书页给你送来。再会了!”

百度搜索 刺客信条01:文艺复兴 天涯 刺客信条01:文艺复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刺客信条01:文艺复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利弗·波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利弗·波登并收藏刺客信条01:文艺复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