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罗密欧与朱丽叶 天涯 罗密欧与朱丽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mall>帕里斯及侍童携鲜花火炬上。</small>

    <strong>帕里斯</strong> 孩子,把你的火把给我;走开,站在远远的地方;还是灭了吧,我不愿给人看见。你到那边的紫杉树底下直躺下来,把你的耳朵贴着中空的地面,地下挖了许多墓穴,土是松的,要是有踉跄的脚步走到坟地上来,你准听得见;要是听见有什么声息,便吹一个唿哨通知我。把那些花给我。照我的话做去,走吧。

    <strong>侍童</strong> <small>(旁白)</small>我简直不敢独自一个人站在这墓地上,可是我要硬着头皮试一下。<small>(退后。)</small>

    <strong>帕里斯</strong> 这些鲜花替你铺盖新床;

    惨啊,一朵娇红永委沙尘!

    我要用沉痛的热泪淋浪,

    和着香水浇溉你的芳坟;

    夜夜到你墓前散花哀泣,

    这一段相思啊永无消歇!<small>(侍童吹口哨)</small>

    这孩子在警告我有人来了。哪一个该死的家伙在这晚上到这儿来打扰我在爱人墓前的凭吊?什么!还拿着火把来吗?——让我躲在一旁看看他的动静。<small>(退后。)</small>

    <small>罗密欧及鲍尔萨泽持火炬锹锄等上。</small>

    <strong>罗密欧</strong> 把那锄头跟铁钳给我。且慢,拿着这封信;等天一亮,你就把它送给我的父亲。把火把给我。听好我的吩咐,无论你听见什么瞧见什么,都只好远远地站着不许动,免得妨碍我的事情;要是动一动,我就要你的命。我所以要跑下这个坟墓里去,一部分的原因是要探望探望我的爱人,可是主要的理由却是要从她的手指上取下一个宝贵的指环,因为我有一个很重要的用途。所以你赶快给我走开吧;要是你不相信我的话,胆敢回来窥伺我的行动,那么,你可以对天发誓,我要把你的骨骼一节一节扯下来,让这饥饿的墓地上散满了你的肢体。我现在的心境非常狂野,比饿虎或是咆哮的怒海都要凶猛无情,你可不要惹我性起。

    <strong>鲍尔萨泽</strong> 少爷,我走就是了,决不来打扰您。

    <strong>罗密欧</strong> 这才像个朋友。这些钱你拿去,愿你一生幸福。再会,好朋友。

    <strong>鲍尔萨泽</strong> <small>(旁白)</small>虽然这么说,我还是要躲在附近的地方看着他;他的脸色使我害怕,我不知道他究竟打算做出什么事来。<small>(退后。)</small>

    <strong>罗密欧</strong> 你无情的泥土,吞噬了世上最可爱的人儿,我要擘开你的馋吻,<small>(将墓门掘开)</small>索性让你再吃一个饱!

    <strong>帕里斯</strong> 这就是那个已经放逐出去的骄横的蒙太古,他杀死了我爱人的表兄,据说她就是因为伤心他的惨死而夭亡的。现在这家伙又要来盗尸发墓了,待我去抓住他。<small>(上前)</small>万恶的蒙太古!停止你的罪恶的工作,难道你杀了他们还不够,还要在死人身上发泄你的仇恨吗?该死的凶徒,赶快束手就捕,跟我见官去!

    <strong>罗密欧</strong> 我果然该死,所以才到这儿来。年轻人,不要激怒一个不顾死活的人,快快离开我走吧;想想这些死了的人,你也该胆寒了。年轻人,请你不要激动我的怒气,使我再犯一次罪;啊,走吧!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爱你远过于爱我自己,因为我来此的目的,就是要跟自己作对。别留在这儿,走吧;好好留着你的活命,以后也可以对人家说,是一个疯子发了慈悲,叫你逃走的。藏书网

    <strong>帕里斯</strong> 我不听你这种鬼话;你是一个罪犯,我要逮捕你。

    <strong>罗密欧</strong> 你一定要激怒我吗?那么好,来,朋友!<small>(二人格斗。)</small>

    <strong>侍童</strong> 哎哟,主啊!他们打起来了,我去叫巡逻的人来!<small>(下。)</small>

    <strong>帕里斯</strong> <small>(倒下)</small>啊,我死了!——你倘有几分仁慈,打开墓门来,把我放在朱丽叶的身旁吧!<small>(死。)</small>

    <strong>罗密欧</strong> 好,我愿意成全你的志愿。让我瞧瞧他的脸;啊,茂丘西奥的亲戚,尊贵的帕里斯伯爵!当我们一路上骑马而来的时候,我的仆人曾经对我说过几句话,那时我因为心绪烦乱,没有听得进去;他说些什么?好像他告诉我说帕里斯本来预备娶朱丽叶为妻;他不是这样说吗?还是我做过这样的梦?或者还是我神经错乱,听见他说起朱丽叶的名字,所以发生了这一种幻想?啊!把你的手给我,你我都是登录在恶运的黑册上的人,我要把你葬在一个胜利的坟墓里;一个坟墓吗?啊,不!被杀害的少年,这是一个灯塔,因为朱丽叶睡在这里,她的美貌使这一个墓窟变成一座充满着光明的欢宴的华堂。死了的人,躺在那儿吧,一个死了的人把你安葬了。<small>(将帕里斯放下墓中)</small>人们临死的时候,往往反会觉得心中愉快,旁观的人便说这是死前的一阵回光返照;啊!这也就是我的回光返照吗?啊,我的爱人!我的妻子!死虽然已经吸去了你呼吸中的芳蜜,却还没有力量摧残你的美貌;你还没有被他征服,你的嘴唇上、面庞上,依然显着红润的美艳,不曾让灰白的死亡进占。提伯尔特,你也裹着你的血淋淋的殓衾躺在那儿吗?啊!你的青春葬送在你仇人的手里,现在我来替你报仇来了,我要亲手杀死那杀害你的人。原谅我吧,兄弟!啊!亲爱的朱丽叶,你为什么仍然这样美丽?难道那虚无的死亡,那枯瘦可憎的妖魔,也是个多情种子,所以把你藏匿在这幽暗的洞府里做他的情妇吗?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我要永远陪伴着你,再不离开这漫漫长夜的幽宫;我要留在这儿,跟你的侍婢,那些蛆虫们在一起;啊!我要在这儿永久安息下来,从我这厌倦人世的凡躯上挣脱恶运的束缚。眼睛,瞧你的最后一眼吧!手臂,作你最后一次的拥抱吧!嘴唇,啊!你呼吸的门户,用一个合法的吻,跟网罗一切的死亡订立一个永久的契约吧!来,苦味的向导,绝望的领港人,现在赶快把你的厌倦于风涛的船舶向那巉岩上冲撞过去吧!为了我的爱人,我干了这一杯!<small>(饮药)</small>啊!卖药的人果然没有骗我,药性很快地发作了。我就这样在这一吻中死去。<small>(死。)</small>

    <small>劳伦斯神父持灯笼、锄、锹自墓地另一端上。</small>

    <strong>劳伦斯</strong> 圣芳济保佑我!我这双老脚今天晚上怎么老是在坟堆里绊来跌去的!那边是谁?

    <strong>鲍尔萨泽</strong> 是一个朋友,也是一个跟您熟识的人。

    <strong>劳伦斯</strong> 祝福你!告诉我,我的好朋友,那边是什么火把,向蛆虫和没有眼睛的骷髅浪费着它的光明?照我辨认起来,那火把亮着的地方,似乎是凯普莱特家里的坟茔。

    <strong>鲍尔萨泽</strong> 正是,神父;我的主人,您的好朋友,就在那儿。

    <strong>劳伦斯</strong> 他是谁?

    <strong>鲍尔萨泽</strong> 罗密欧。

    <strong>劳伦斯</strong> 他来多久了?

    <strong>鲍尔萨泽</strong> 足足半点钟。

    <strong>劳伦斯</strong> 陪我到墓穴里去。

    <strong>鲍尔萨泽</strong> 我不敢,神父。我的主人不知道我还没有走;他曾经对我严辞恐吓,说要是我留在这儿窥伺他的动静,就要把我杀死。

    <strong>劳伦斯</strong> 那么你留在这儿,让我一个人去吧。恐惧临到我的身上;啊!我怕会有什么不幸的祸事发生。

    <strong>鲍尔萨泽</strong> 当我在这株紫杉树底下睡了过去的时候,我梦见我的主人跟另外一个人打架,那个人被我的主人杀了。

    <strong>劳伦斯</strong> <small>(趋前)</small>罗密欧!嗳哟!嗳哟!这坟墓的石门上染着些什么血迹?在这安静的地方,怎么横放着这两柄无主的血污的刀剑?<small>(进墓)</small>罗密欧!啊,他的脸色这么惨白!还有谁?什么!帕里斯也躺在这儿,浑身浸在血泊里?啊!多么残酷的时辰,造成了这场凄惨的意外!那小姐醒了。<small>(朱丽叶醒。)</small>

    <strong>朱丽叶</strong> 啊,善心的神父!我的夫君呢?我记得很清楚我应当在什么地方,现在我正在这地方。我的罗密欧呢?<small>(内喧声。)</small>

    <strong>劳伦斯</strong> 我听见有什么声音。小姐,赶快离开这个密布着毒氛腐臭的死亡的巢穴吧;一种我们所不能反抗的力量已经阻挠了我们的计划。来,出去吧。你的丈夫已经在你的怀中死去;帕里斯也死了。来,我可以替你找一处地方出家做尼姑。不要耽误时间盘问我,巡夜的人就要来了。来,好朱丽叶,去吧。<small>(内喧声又起)</small>我不敢再等下去了。

    <strong>朱丽叶</strong> 去,你去吧!我不愿意走。<small>(劳伦斯下)</small>这是什么?一只杯子,紧紧地握住在我的忠心的爱人的手里?我知道了,一定是毒药结果了他的生命。唉,冤家!你一起喝干了,不留下一滴给我吗?我要吻着你的嘴唇,也许这上面还留着一些毒液,可以让我当作兴奋剂服下而死去。<small>(吻罗密欧)</small>你的嘴唇还是温暖的!

    <div class="imgbox ter">//..plate.pic/plate_345661_1.jpg" />

    <strong>巡丁甲</strong> <small>(在内)</small>孩子,带路;在哪一个方向?

    <strong>朱丽叶</strong> 啊,人声吗?那么我必须快一点了结。啊,好刀子!<small>(攫住罗密欧的匕首)</small>这就是你的鞘子;<small>(以匕首自刺)</small>你插了进去,让我死了吧。<small>(扑在罗密欧身上死去。)</small>

    <small>巡丁及帕里斯侍童上。</small>

    <strong>侍童</strong> 就是这儿,那火把亮着的地方。

    <strong>巡丁甲</strong> 地上都是血;你们几个人去把墓地四周搜查一下,看见什么人就抓起来。<small>(若干巡丁下)</small>好惨!伯爵被人杀了躺在这儿,朱丽叶胸口流着血,身上还是热热的好像死得不久,虽然她已经葬在这里两天了。去,报告亲王,通知凯普莱特家里,再去把蒙太古家里的人也叫醒了,剩下的人到各处搜搜。<small>(若干巡丁续下)</small>我们看见这些惨事发生在这个地方,可是在没有得到人证以前,却无法明了这些惨事的真相。

    <small>若干巡丁率鲍尔萨泽上。</small>

    <strong>巡丁乙</strong> 这是罗密欧的仆人;我们看见他躲在墓地里。

    <strong>巡丁甲</strong> 把他好生看押起来,等亲王来审问。

    <small>若干巡丁率劳伦斯神父上。</small>

    <strong>巡丁丙</strong> 我们看见这个教士从墓地旁边跑出来,神色慌张,一边叹气一边流泪,他手里还拿着锄头铁锹,都给我们拿下来了。

    <strong>巡丁甲</strong> 他有很重大的嫌疑;把这教士也看押起来。

    <small>亲王及侍从上。</small>

    <strong>亲王</strong> 什么祸事在这样早的时候发生,打断了我的清晨的安睡?

    <small>凯普莱特、凯普莱特夫人及余人等上。</small><s>99lib?</s>

    <strong>凯普莱特</strong> 外边这样乱叫乱喊,是怎么一回事?

    <strong>凯普莱特夫人</strong> 街上的人们有的喊着罗密欧,有的喊着朱丽叶,有的喊着帕里斯;大家沸沸扬扬地向我们家里的坟上奔去。

    <strong>亲王</strong> 这么许多人为什么发出这样惊人的叫喊?

    <strong>巡丁甲</strong> 王爷,帕里斯伯爵被人杀死了躺在这儿;罗密欧也死了;已经死了两天的朱丽叶,身上还热着,又被人重新杀死了。

    <strong>亲王</strong> 用心搜寻,把这场万恶的杀人命案的真相调查出来。

    <strong>巡丁甲</strong> 这儿有一个教士,还有一个被杀的罗密欧的仆人,他们都拿着掘墓的器具。

    <strong>凯普莱特</strong> 天啊!——啊,妻子!瞧我们的女儿流着这么多的血!这把刀弄错了地位了!瞧,它的空鞘子还在蒙太古家小子的背上,它却插进了我的女儿的胸前!

    <strong>凯普莱特夫人</strong> 嗳哟!这些死的惨象就像惊心动魄的钟声,警告我这风烛残年,快要不久于人世了。

    <small>蒙太古及余人等上。</small>

    <strong>亲王</strong> 来,蒙太古,你起来虽然很早,可是你的儿子倒下得更早。

    <strong>蒙太古</strong> 唉!殿下,我的妻子因为悲伤小儿的远逐,已经在昨天晚上去世了;还有什么祸事要来跟我这老头子作对呢?

    <strong>亲王</strong> 瞧吧,你就可以看见。

    <strong>蒙太古</strong> 啊,你这不孝的东西!你怎么可以抢在你父亲的前面,自己先钻到坟墓里去呢?

    <strong>亲王</strong> 暂时停止你们的悲恸,让我把这些可疑的事实审问明白,知道了详细的原委以后,再来领导你们放声一哭吧;也许我的悲哀还要远远胜过你们呢!——把嫌疑犯带上来。

    <strong>劳伦斯</strong> 时间和地点都可以作不利于我的证人;在这场悲惨的血案中,我虽然是一个能力最薄弱的人,但却是嫌疑最重的人。我现在站在殿下的面前,一方面要供认我自己的罪过,一方面也要为我自己辩解。

    <strong>亲王</strong> 那么快把你所知道的一切说出来。

    <strong>劳伦斯</strong> 我要把经过的情形尽量简单地叙述出来,因?为我的短促的残生还不及一段冗烦的故事那么长。死了的罗密欧是死了的朱丽叶的丈夫,她是罗密欧的忠心的妻子,他们的婚礼是由我主持的。就在他们秘密结婚的那天,提伯尔特死于非命,这位才做新郎的人也从这城里被放逐出去;朱丽叶是为了他,不是为了提伯尔特,才那样伤心憔悴。你们因为要替她解除烦恼,把她许婚给帕里斯伯爵,还要强迫她嫁给他,她就跑来见我,神色慌张地要我替她想个办法避免这第二次的结婚,否则她要在我的寺院里自杀。所以我就根据我的医药方面的学识,给她一服安眠的药水;它果然发生了我所预期的效力,她一服下去就像死了一样昏沉过去。同时我写信给罗密欧,叫他就在这一个悲惨的晚上到这儿来,帮助把她搬出她寄寓的坟墓,因为药性一到时候便会过去。可是替我带信的约翰神父却因遭到意外,不能脱身,昨天晚上才把我的信依然带了回来。那时我只好按照着预先算定她醒来的时间,一个人前去把她从她家族的墓茔里带出来,预备把她藏匿在我的寺院里,等有方便再去叫罗密欧来;不料我在她醒来以前几分钟到这儿来的时候,尊贵的帕里斯和忠诚的罗密欧已经双双惨死了。她一醒过来,我就请她出去,劝她安心忍受这一种出自天意的变故;可是那时我听见了纷纷的人声,吓得逃出了墓穴,她在万分绝望之中不肯跟我去,看样子她是自杀了。这是我所知道的一切,至于他们两人的结婚,那么她的乳母也是与闻的。要是这一场不幸的惨祸,是由我的疏忽所造成,那么我这条老命愿受最严厉的法律的制裁,请您让它提早几点钟牺牲了吧。

    <strong>亲王</strong> 我一向知道你是一个道行高尚的人。罗密欧的仆人呢?他有什么话说?

    <strong>鲍尔萨泽</strong> 我把朱丽叶的死讯通知了我的主人,因此他从曼多亚急急地赶到这里,到了这座坟堂的前面。这封信他叫我一早送去给我家老爷;当他走进墓穴里的时候,他还恐吓我,说要是我不离开他赶快走开,他就要杀死我。

    <strong>亲王</strong> 把那封信给我,我要看看。叫巡丁来的那个伯爵的侍童呢?喂,你的主人到这地方来做什么?

    <strong>侍童</strong> 他带了花来散在他夫人的坟上,他叫我站得远远的,我就听他的话;不一会儿工夫,来了一个拿着火把的人把坟墓打开了。后来我的主人就拔剑跟他打了起来,我就奔去叫巡丁。

    <strong>亲王</strong> 这封信证实了这个神父的话,讲起他们恋爱的经过和她的去世的消息;他还说他从一个穷苦的卖药人手里买到一种毒药,要把它带到墓穴里来准备和朱丽叶长眠在一起。这两家仇人在哪里?——凯普莱特!蒙太古!瞧你们的仇恨已经受到了多大的惩罚,上天借手于爱情,夺去了你们心爱的人;我为了忽视你们的争执,也已经丧失了一双亲戚,大家都受到惩罚了。

    <strong>凯普莱特</strong> 啊,蒙太古大哥!把你的手给我;这就是你给我女儿的一份聘礼,我不能再作更大的要求了。

    <strong>蒙太古</strong> 但是我可以给你更多的;我要用纯金替她铸一座像,只要维洛那一天不改变它的名称,任何塑像都不会比忠贞的朱丽叶那一座更为卓越。

    <strong>凯普莱特</strong> 罗密欧也要有一座同样富丽的金像卧在他情人的身旁,这两个在我们的仇恨下惨遭牺牲的可怜的人儿!

    <strong>亲王</strong> 清晨带来了凄凉的和解,

    太阳也惨得在云中躲闪。

    大家先回去发几声感慨,

    该恕的、该罚的再听宣判。

    古往今来多少离合悲欢,

    谁曾见这样的哀怨辛酸!<small>(同下。)</small>

百度搜索 罗密欧与朱丽叶 天涯 罗密欧与朱丽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罗密欧与朱丽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莎士比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莎士比亚并收藏罗密欧与朱丽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