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失踪 天涯 失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狭窄的街道上,蓝色警灯在房屋中间闪过,警笛的哀号在远方响起:救护车载着詹妮丝和她母亲汇入早晨的车流中。大约50个这个社区的居民,站在警戒线之外,想搞清楚在警察聚集的那栋不伦不类的建筑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面草坪上的每个人都面无血色——一个个表情严肃地沉默着。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事情真的发生了:艾米丽居然在他们眼皮底下被人劫走。这下警察局颜面尽失,一败涂地。现在已经有传言说郡警察局长已经在到这里来的路上了。他要亲眼看一看他们的惨败以及由此造成的混乱局面。媒体的电话此起彼伏,而处在风口浪尖上的那个人,就是警探保罗·普罗迪。

    房子前面那片了无生机的草坪上面,很不协调地放了条野餐小长凳。此刻普罗迪就坐在凳子上面。他换上了别人提供的一件衬衫,这样身上就不再有呕吐物的气味了——他自己的衬衫在脚边一个系上口的袋子里——但是他拒绝了医护人员的帮助。他没有办法保持平衡,坐着的时候必须伸出一只胳膊撑着桌面,精力集中在地面某个点上,即使这样,他的身体还是会时不时摇晃一下,然后别人就得重新将他扶正。

    “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氯仿,可能是由漂白剂和丙酮混合而成。”卡弗里再一次屈从了香烟的召唤。他坐在长凳的另一边,抽着一支卷得很紧实的香烟,眯着眼睛看着普罗迪,“麻醉气体。很老式。如果吸入过量的话会伤到肝脏。这就是为什么你必须得去医院——即使你觉得自己没事。”

    普罗迪脑袋一抽一抽地晃动着,即使这么个小动作都有可能让他整个人失去平衡。“操!”他说话的声音像是得了重感冒,“你觉得詹妮丝会愿意和我呆在同一家医院吗?”

    “那就换家医院。”

    “不可能。我就坐在这里。呼吸。”

    他做着呼吸的动作。呼,吸,呼,吸。一脸痛苦不堪的表情。卡弗里默不作声地看着。普罗迪居然私自在詹妮丝·科斯特洛家留宿——这可是被劫匪盯上的一家人——这让卡弗里极为恼火,简直就像当初发现他私自调查米琪·凯特森案时一样。如果不是在<dfn>99lib.</dfn>这种情形下,卡弗里或许会很喜欢看到普罗迪倒霉痛苦的样子,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对普罗迪陷入的麻烦感到一丝担忧。他明白这家伙为何不想和詹妮丝及其母亲呆在同一家医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普罗迪还有何颜面再见那一家人?

    “我马上就好了。再过10分钟我就可以走了。”普罗迪抬起通红的双眼,“他们说你知道劫匪在哪里。”

    “其实也不是很确定。在塔尔顿有个车库,距离运河很近。警方已经搜查过了。”

    “有没有什么发现?”

    “现在还没有。他们已经撤了。或许劫匪现在会带着艾米丽去那个地方。但是……”卡弗里眯着眼睛,望着街道两边越来越小的房屋,“不,他不会这样做的,当然。这样也太简单了。”

    “他拿走了我的手机,你知道吗?”

    “知道了。手机关机了,但是我们已经开启了定位分析。他一旦开机,我们就会对手机进行三角测量。但是,就像我说过的,他太聪明了。如果他开手机,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普罗迪打了个寒战。他低着头,目光阴沉地看向街道一边,而后又看向另一边。气温很低,但却是个晴天。那些需要去上班的人已经离开了。那些一早送孩子去学校的妈妈们已经回来了,把汽车整整齐齐停在车道上。她们没有进家,而是走到警戒线边上,双臂交叉,看着警车和救护车。她们的眼睛就像钉子一样,紧紧地盯着坐在那里的卡弗里和普罗迪。她们需要一个答案。

    “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完全搞砸了。”

    “那还用说?你可真是完全搞砸了。但这并不是因为你没能阻止那个变态狂。不是这个原因。”卡弗里捏着烟头,让烟灰掉在尼克给他的一张纸巾上,然后把纸巾折叠起来,紧紧握着去掉余热,和烟头一起放进里面的口袋。公寓里一个人都没有。<dfn>藏书网</dfn>他们为了找艾米丽已经把房子搜了个底朝天——连阁楼都搜了——在确认艾米丽不在之后,他们才用警戒线把房间围了起来,保持原样,等着犯罪现场鉴证科的同事们来做检查。等到他们来的时候,他可不想因为乱扔烟头而惹他们不高兴。“不是。你最大的麻烦是,刚一开始就不该留在这里。在这桩案子里,你首先是一名警探。你不该天黑了几个小时之后还在这里。这究竟是他妈的怎么回事?”

    “我是下午来的,按照你的要求。她……”他虚弱地摆了摆手,“她——你知道的。所以我就留下来了。”

    “她什么?很有魅力?很有空闲?”

    “全靠她自己。她丈夫居然还他妈的上班去了!”

    “注意文明用语。”

    普罗迪盯着卡弗里,像是有话要说,却又不能说,“他的老婆孩子处在这样的危险中,他居然能够跑去上班——让她们独自承受提心吊胆的生活。如果是你,你怎么办?”

    “在伦敦警察厅受训的时候,这一点就已经刻在我<s>.99lib.</s>脑子里了。你在这样一个女人身上占便宜——她本来就已经是受害者了——简直是在捕猎已经受伤的动物。捕猎受伤的动物。”

    “我没占她便宜,我只是很同情她。我又没跟她上床。我之所以留下来,是因为觉得这样可以给你省点人员开支,因为她说我在这里她才有安全感。”他讽刺地摇了摇头,“我还真是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是不是?”

    卡弗里叹了口气。这个案子从头到尾散发着潮湿、腐臭的失败气息,“你再跟我讲一下事情的经过。科斯特洛下午出去了?去上班?”

    “警车送他走的,是尼克安排的车辆。”

    “然后再没回来?”

    “不是,他回来过,在家里呆了10分钟左右,那个时候大概是晚上9点。我想他可能是喝多了,一进家门就开始找她的茬。”

    “为什么?”

    “因为——”普罗迪还是没有把话说完。

    他的面孔又绷紧了几分。看上去他想说什么事情——比较痛苦的事情。但是他仍然没有说出口。片刻之后,他脸上的肌肉松弛下来。“我不知道。一些家务事,不关我的事。他俩上了楼,没多久我就听到她朝他尖叫,而他则骂骂咧咧地跑下楼,摔门而去。她跟在后面立马把所有的门链都挂上。我说了些‘科斯特洛太太,如果是我就不会这样,你这样只能让他越走越远’之类的话;她则用‘我才不在乎’这样的话来回答我。当然,半<a>九九藏书</a>个小时之后他又回来了,发现门上了链子之后,开始对着楼上破口大骂,还不停地晃门。”

    “当时你干吗呢?”

    “她让我就当做听不见,我就按照她说的做了。”

    “但最终他还是走了?留下你们在一起?”

    “最后还是走了。我想他……我们不妨这么说吧。我认为他有可以过夜的地方。”

    卡弗里从口袋里掏出那个折起来的纸巾,检查着里面的香烟残骸,然后又把它折起来,重新放进口袋,“我们是在厨房发现你的。”

    “是的。”他抬起头看了看开着的窗户,“我记得自己去过厨房。我给大家冲了些热可可,然后端着杯子去洗。记忆到这里就中断了。”

    “什么时间?”

    “上帝才知道。或许是10点?艾米丽被之前那些动静给吵醒了。”

    “窗户被打开。草地上留下了痕迹。是一架梯子。”他朝着那边点了点头:那里临时设了三个障碍物,几名突击队员已经用警戒线把它们圈了起来。“从这边不容易看到。他应该先对付你。在厨房里。没有人会听到——”他突然间不说了。一辆宝马警车缓缓驶进街道,在路边停下来。克瑞·科斯特洛从车里走下来。他的大衣没有扣扣子,露出了里面昂贵的西装。他<tt></tt>全身上下整整齐齐——刮过胡子洗过澡。这样看来,昨晚他绝对不是在公园长凳上过的夜。尼克正坐在卡弗里的蒙迪欧里面打电话,看到他之后立刻跳出来挡住其去路。他们说了一会儿,然后克瑞打量着那些聚集在一起的警察和看客,目光最后落在了卡弗里和普罗迪身上。两个人都纹丝不动。他们只是坐在原地任他看。片刻之后,整条街道似乎都安静下来。一个是刚刚失去了女儿的父亲,另外两个则是本来能够阻止悲剧发生的警察。克瑞向两人走过来。

    “别和他说话。”卡弗里把脸靠近普罗<a href="https://.99di/character/8fea.html" target="_blank">迪</a>,坚定又飞快地说,“有必须要说的话,我来跟他说。”

    普罗迪盯着克瑞,没有回答。克瑞却在离他们几英尺远的地方停下来。

    卡弗里转过身去。克瑞的脸非常光滑,光洁的额头上没有一丝皱纹。一个小巧的下巴,秀气的鼻子,一双清澈的灰色眼睛直盯着普罗迪的侧脸。“蠢货。”他轻声说。

    卡弗里感觉到站在旁边的尼克,已经开始为将要发生的事情焦躁不安。

    “蠢货。蠢货。蠢货。”克瑞的表情很平静。他的声音几乎像是耳语,“蠢货蠢货蠢货蠢货蠢货蠢货。”

    “科斯特洛先生……”卡弗里说道。

    “蠢货蠢货蠢货蠢货蠢货。”

    “科斯特洛先生,你这样是帮不到艾米丽的。”

    “蠢货蠢货蠢货蠢货大蠢货。”

    “科斯特洛先生!”

    克瑞打了个寒战,后退半步,向卡弗里眨着眼睛。然后他似乎刚刚记起来自己是谁、身在何处。他整了整袖口,转身看了看四周,脸上一副有教养、明事理的表情,就像是正在琢磨着考察这个社区,买下这里的房子一样。然后他脱下大衣放到地上,又解下围巾放在大衣上。之后停下动作,好像看到它们都在地面,稍稍吃了一惊。然后,没有任何征兆地,他从野餐凳旁边直冲过去,扑向普罗迪。

    卡弗里刚跳起脚,普罗迪就已经被克瑞从凳子上推了下去,仰面朝天倒在草地上。他没有反抗:他就躺在那里,任凭克瑞处置,只用胳膊稍稍挡住了脸,让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把雨点般的拳头砸在身上。他几乎是很有耐心地承受着这一切,像是认为这是自己应得的惩罚。卡弗里从凳子那边绕过来,跑向克瑞,抓住其胳膊,与此同时,威拉德和另外一名警察也向草坪这边跑过来。

    “科斯特洛先生!”卡弗里朝着克瑞的脑袋——更确切地说,是朝着他漂亮的发型吼道。另外两名警察抓住了他的手,“克瑞,放开他。再不放开我们就把你铐起来。”

    在协助小组成员把他的胳膊扭到背后拉开他之前,克瑞又在普罗迪的肋部打了两拳。威拉德抓着克瑞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从后面抓住他,侧躺在地上,脸贴着他的后脑勺控制住了他。普罗迪手脚并用往前爬了一段距离之后停下来,喘着粗气。

    “他不该这么对你。”卡弗里在普罗迪身边蹲下,拉着他的衬衫让人站起来。普罗迪整张脸都松松垮垮的,嘴角流着血。“这样太过分了。但你真不该留在这里。”

    “我知道。”普罗迪擦了擦额头。克瑞薅下了他一撮头发,现在鲜血正顺着头皮往下流。他看上去像是要哭了,“我现在真是生不如死。”

    “听着——给我听仔细了。你现在就到那个年轻漂亮的医生身边,告诉她你想去医院做个检查,并且包扎伤口——听到了吗?然后我想让你再给自己放个假。别忘了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你一切都好。”

    “你呢?”

    “我?”卡弗里直起身子,拍了拍大衣,还有裤子膝盖,“我想我得到那个该死的车库转一圈。不过他十之八九不会出现在那里,正如我说过的。”

    “太聪明了?”

    “正是。太他妈的聪明了!”

百度搜索 失踪 天涯 失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失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莫·海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海德并收藏失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