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失踪 天涯 失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詹妮丝·科斯特洛可能跟丈夫同岁——嘴角和眼角的细纹暴露了她的真实年龄——虽然她在开门的时候显得很是年轻。她皮肤苍白,乌黑的头发盘在脑后<bdo></bdo>,穿了条牛仔裤,以及一件稍微显大的蓝色休闲衬衫。站在公子哥几似的丈夫旁边,她更加显得像个小孩。尽管由于哭泣,她的眼睛和鼻子周围起了些小红点,但是这丝毫没有减损她的年轻。当他们沿着走廊走进包含就餐区域的大厨房时,她丈夫想扶着她一只胳膊,但是卡弗里注意到,她把胳膊拿开,头昂得高高的,一个人继续往前走。她那笨拙而又庄严的步态显示她可能是身上哪个地方疼。

    重案组派来了家庭联络员妮可拉·霍利斯。她是个高个子女孩,长了一头前拉斐尔派式的头发,非常具有女性气质,但她坚持让别人叫自己“尼克”。她静悄悄地站在科斯特洛家的厨房里,沏茶,把饼干摆在盘子里。卡弗里进来之后坐<bdo></bdo>在那张巨大的餐桌旁边,她朝他点了点头。“我很抱歉。”他说。桌上到处摆放着小孩子的涂鸦、蜡笔以及毡制粗头笔。他注意到詹妮丝选择了一把并不挨着丈夫的椅子。“很抱歉这样的事情竟然一再发生。”

    “我确信你们为了抓住他已经竭尽全力了。”詹妮丝僵硬地说,这或许已经是她控制住感情的最佳方式了,“我不怪你们。”

    “很多人都不会这么说。谢谢你的理解。”

    她凄然一笑;“你们想知道些什么?”

    “我需要再回顾一下案情。你告诉了紧急电话接线员——”

    “还有在温坎顿的警察。”

    “是的。他们把基本情况都跟我说了,但是我想把整个过程再回顾一遍,因为我们部门从现在开始要接手这个案子。很抱歉又要让你重新经历一次。”

    “没关系,我知道这很重要。”

    卡弗里拿出MP3放在桌上。现在他平静多了。在接到艾米丽绑架案报警电话之前,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是有些疲劳过度了。从运河回来之后,他悠闲地吃了顿午餐,还强迫自己做了一些与案件无关的事情——甚至还跑到H&B的一家分店为莫特尔搜寻氨基葡萄糖。最后他对普罗迪和弗丽的怒气终于消失了一点。“这么说,是在4点左右发生的?”他看了看手表,“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前?”

    “是的,我刚从学校接了艾米丽。”

    “你跟接线员说那人戴了副圣诞老人面具。”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不过,是的,一副橡胶面具。不是那种硬塑料做的,要软一些。上面头发胡子一应俱全。”

    “你没有看到他的眼睛?”

    “没有。”

    “他穿了连帽衫?”

    “帽子没有戴上,但是是件连帽衫,红色,拉着拉链。我想他还穿了条牛仔裤。这一点我不是很确定,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他戴了副乳胶手套,就像医生们戴的那种。”

    卡弗里掏出一张地图,在桌上展开,“你能不能把他来的方向指给我看看?”

    詹妮丝往前探了探身子,凝视着地图。她伸出一根指头,指着上面一条小边道,“这条路,它通往草坪——人们有时候会在那片公共草地上放烟花。”

    “是不是在一个斜坡上?我不太懂地图上的等高线。”

    “是的。”克瑞伸出一只手在地图上扫过,“从这到这一路陡坡。一直到这,几乎一直出了城。”

    “这么说他是跑上小丘的?”

    “我不知道。”詹妮丝说。

    “他有没有气喘吁吁?”

    “哦,没有,至少我没觉得。我真没怎么看清他——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但他并不是很费力的样子。”

    “所以你没有感觉到他是从小丘下面一路跑上来的。”

    “可能没有,现在想想。”

    卡弗里已经让手下把周围的道路搜了个遍,寻找那辆深蓝色的沃克斯豪尔。如果劫匪出现的时候气喘吁吁那就说明他把车停在了坡下。如果不是,那他们可以把搜索范围控制在劫持地点附近的水平街道上。他想起了自己办公室里那张地图上的黑色大头针,“梅尔镇没有火车站,是不是?”

    “没有。”克瑞回答,“如果我们想乘坐火车的话,必须得先开车去吉灵厄姆,只有几英里的路程。”

    卡弗里沉默了片刻。他之前的推论是劫匪必须使用铁路网才能取回汽车,但是这样一来,岂不是推翻了自己的理论?或许劫匪用了其他交通工具。没准是出租车。“案件发生的那条路上,”他用手指着,“我是沿着那条路开车过来的,两旁有很多商店。”

    “正午的时候还是比较安静的,但是如果你在早晨上学时间经过那里——”

    “是的,”詹妮丝也说,“或者放学时间。如果人<footer>.99lib.</footer>们突然间想起来忘了买什么东西,或者早晨送孩子上学时突然想起来没给孩子的午餐准备饮料,一般都会在那里停下来买点需要的东西。”

    “你当时是为什么停下来的?”

    她立刻闭起了嘴巴,说话之前咬了半天嘴唇,“我洒了——呃——咖啡洒了一身。保温瓶漏了,我得停车处理一下。”

    克瑞扫了她一眼,“你是不喝咖啡的。”

    “但是我妈喝。”她紧张地冲着克瑞笑了笑,“我本来打算把艾米丽送到朋友家后去我妈家。这是我的计划。”

    “你要给她带咖啡?”克瑞觉得很不可思议,“她自己不能在家煮?”

    “这个很重要吗,克瑞?”她脸上仍然挂着僵硬的笑容,但是眼睛却盯着卡弗里,“在他妈的这种情况下,这一点很重要吗?就算我给奥萨玛·本·拉登冲了咖啡又如何,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我想问一下,”卡弗里说道,“证人。周围有很多证人,是不是?现在他们都在警察局。”

    詹妮丝垂下眼帘,面露尴尬,用指尖按了按前额。“是的,”她说,“当时有很多人。实际上……”她看了看正在往四个大杯子里倒热水的尼克,“尼克?我不想喝茶,谢谢你。我想喝点酒,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冰箱里有瓶伏特加,杯子在那边。”

    “我去倒。”克瑞走到壁橱前从里面拿出杯子,然后从一个贴着俄国商标的酒瓶里倒了些伏特加放在妻子面前。“詹妮丝,”卡弗里说,“你<mark>九九藏书</mark>当时在和一个女人吵架,据说是这样。”

    她喝了口酒,放下杯子,“是的。”

    “为什么吵架?”

    “我停错了地方,停车的地方靠斑马线太近了。她朝我大吼大叫。本来她吵我那也没什么,但是我的反应不是很好。当时我身上泼上了热咖啡,我……心烦意乱。”

    “这么说你并不认识她?”

    “见了面能认得出来。”

    “她认识你吗?她知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很怀疑。为什么问这个?”

    “其他的证人呢?有没有你能叫得上名字来的?”

    “我们在这里住的时间还不是太久,只有一年,不过这只是个小镇,所以看着很多人都很面熟,但是叫不上名字。”

    “你认为他们也不知道你的名字?”

    “应该是不知道。干吗?”

    “你有没有跟你的朋友说起过这个案子?”

    “只告诉了我妈和我姐姐。这是个秘密吗?”

    “她们现在在哪里?你妈和你姐?”

    “威尔特郡和凯恩舍姆。”

    “我希望你不要再向别人提起此事。”

    “告诉我原因。”

    “我们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媒体对艾米丽进行大肆报道。”

    厨房后面的一扇门打开了,受虐儿童保护调查组的那位女士走了进来。她穿了双软底鞋,悄无声息地穿过房间,将一叠装订在一起的记录放在卡弗里面前。“我认为你们不能再问她话了,”她说——她好像比他记忆中老了一些,“我想我们现在最好不要打扰孩子。累着她也没啥意义。”

    詹妮丝往后推了推椅子,“艾米丽没事吧?”

    “还好。”

    “我现在可以离开吗?我想陪着她。可以吗?”

    卡弗里点点头,看着她离开房间。过了一会儿,克瑞站起来,一口喝干了詹妮丝剩下的伏特加,把杯子放在桌上,也跟着她走了。受虐儿童保护调查组的那位女士坐在卡弗里对面,急切地看着他。

    “我严格按照你说的去做的,”她冲着自己向艾米丽提问的那些问题点点头,“在这个年纪很难区分事实和想象——她现在是会学话了,但年龄还是太小。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说话不是直线形的——和你我的说话方式不一样。但是……”

    “但是什么?”

    她摇了摇头,“我想她已经把自己记得的差不多全告诉她妈妈了。她妈妈告诉本地警方的以及你在笔记本上记录的——你知道的,就是劫匪没怎么说话、戴着手套、没有自慰行为等等。我很确定她说的是真实情况。他说他会伤害她的玩具兔子——贾斯珀。现在这对她来说是最大的问题。”

    “他没有说带她去吃薄煎饼吗?”

    “我想应该是因为时间来不及。因为很快就结束了。他在汽车失控的时候说了句‘脏话’。撞车之后,他就弃车逃走了。”

    “我来的时候也差点刹不住车。”尼克站在水池边,正用一把勺子在杯子内壁上用力地挤茶包,“今天的路况简直是要命。”

    “对艾米丽来说可不是这样,”卡弗里说,“这个路况恰恰救了她一命。”

    “这意味着你认为玛莎已经死了。”尼克实事求是地说。

    “尼克,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什么也没想,至少现在是这样。”

    他展开地图的另一边,用指头指着那条路线,直到劫匪驾着奥迪失控的地点。劫匪直接把车扔在了路边,甚至都没想把艾米丽从车里拖出来——就直接穿过田野逃走了。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所以在最终有人出现之前,小姑娘只能在汽车后座上紧紧抱着书包来保护自己,哭得肝肠寸断。奇怪之处在于劫匪选择的那条路真的是哪里都不通。

    “这是个圈,”他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看看这个——哪里都不通。”他的手指沿着那条路前进。劫匪劫持了艾米丽之后肯定是沿着A303和A350号公路前进的,然后又在弗罗姆郊外上了A36号公路——为了搜寻布雷德利家的雅力士<kbd>99lib?</kbd>和那辆沃克斯豪尔,那个地方特意装上了自动车牌识别监控摄像头。只不过,那家伙运气好,就在快要驶入摄像头的监控范围之前,他驶离了A36号公路,绕到B支道上。在小路上行驶了数英里之后,在马上就要到达连接A36号公路的十字路口重新驶上主干道之前,他撞车了。然而就算没有撞车,他也能够避开所有的摄像头,因为他从小路上绕道了。好像他很清楚摄像头的位置。

    卡弗里折起地图,放进随身携带的文件夹里。摄像头很隐蔽。技术科的同事们做这项秘密工作时,连开的车都是饰有煤气公司的标志的。这个劫匪运气简直太他妈的好了!卡弗里的目光在空杯子上流连了一下,感到有人在看自己。他抬起头,发现是受虐儿童保护调查组的那位女士。

    “怎么了?”他说,“什么事?”

    “你能不能和她谈一谈?和艾米丽?她需要知道我们已经对此采取行动了。这孩子胆儿都吓破了。目前为止她只见到过我和家庭联络员,她需要看到有男士参与其中,权威男士。她需要有人向她保证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坏人。”

    卡弗里叹了口气。他想说小孩子对他来说简直是个谜,自己对他们根本无计可施。但他还是站起身,疲惫不堪地收好地图,“那就走吧。她在哪里?”

百度搜索 失踪 天涯 失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失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莫·海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海德并收藏失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