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霹雳队长 天涯 霹雳队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条路虽然是国道,却连路灯都没有,只能靠着车头灯的光线行驶。过了一会儿,前方才终于出现了人工照明设施。

    那里有家便利店,店前还有块指示牌,标出左边是藏王的方向。导航装置此时也显示向左转弯。

    “好吧。在那家便利店前停车,我在那里下车。”赤木骏说。

    “嗯?”

    “我的右脚跛着,不太好走。你们是要进到禁区里,一直走到五色沼的吧?那我最好还是别跟着你们了,我在的话,五分钟能走完的路得需要三十分钟。我会在便利店门口叫辆出租车回去的,就这样。”

    “这怎么行!”井之原悠不禁反对道。这是因为失去可靠同伴后内心不安呢,还是要和好不容易才见到的霹雳红分别,所以感到寂寞了呢?实在是无从判断。只是,冷静下来想一想,叫赤木骏一起走到藏王的山上,确实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车子停进停车场后,首先准备跳下车的是相叶时之。

    “井之原,我去一下厕所,把钱包给我。”

    “啊?这是什么逻辑?”

    “别废话了,快点,我要尿出来了。”

    “拿你自己的去!”

    “我的钱包在仙台,在火鸟里。”

    相叶时之从井之原悠手里夺过折叠式钱包,打开驾驶席的车门走了出去。在他下车的时候,井之原说了句“当心摄像头”,并竖起了右手的拇指,其他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井之原悠看着老友向便利店跑去的背影,忍不住啧了一声。

    “你们这对组合还真不错呢。”赤木骏对他说。

    “别开玩笑了。那家伙,一直这样子,不管什么时候都只会给人添麻烦。时隔十多年居然又和他见面了,真是运气太差。结果就成了这样。只要和那家伙在一起,就没有轻松的时候。”

    赤木骏好像并没有要下车的意思,映在反光镜里的脸庞露出笑容。“正因为是这样的关系,即使遇上刚才那样的困境,你们也能跨越过去啊。就算你们的想法不同步,有时却也能意外地发挥出很好的效果。”

    井之原悠摇了摇头,说道:“不,那家伙给人添的麻烦,可不只这些。而且,就算你这么说,我也高兴不起来。”

    “是嘛。真要是那样的话,你对他就不要那么客气啦。”

    “嗯,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全部偿还的。”

    “看来他欠了你不少债啊。”

    “光靠利息就能让我活下去了。对了,赤木先生知道桃泽的父亲在调查些什么,又在想些什么吗?”

    “我只是和那个人在酒吧里见了几次面,而他对自己在做的事只透露了一点点。他应该是在确认我是否是个可以保守秘密的人吧。不过,他说的有些事真的很有意思。”赤木骏重重地靠在了座位上。

    相叶时之回来了。“给。”井之原悠接住飞来的钱包和塑料袋。塑料袋里装了六瓶五百毫升的矿泉水和好几个备用塑料袋。

    “你要喝这么多吗?”

    “喝啊,不过更重要的是,需要有瓶子把五色沼的水带回去。”

    “啊,说得也是。”

    “塑料袋要用来当包,别扔了。”

    “OK。”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啊?”相叶时之看了看后座上的赤木骏,察觉到他们刚刚正在交谈。

    “那我们继续之前的话题。桃泽的父亲究竟在想些什么呢?”井之原悠用目光催促后座上的赤木骏。

    赤木骏听到这个问题,慢慢地向前探出了身子。“该从哪里说起呢……”

    “和B29有什么关系吗?”井之原悠并没有抢着说话的意思,只是突然想起桃泽瞳之前说过的话。

    “B29?井之原,你在说什么啊?”

    “原来如此,这个你也知道吗?”赤木骏轻轻地感叹了一声。

    “之前她说过。在调查父亲之死的时候,调查过藏王的情况,又从那里摸索到了东京大空袭。”

    “于是找到了B29坠落之谜吗?”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啊?”相叶时之哇哇大喊着,井之原悠赶紧简要地说明了一下。应该朝东京飞去的B29不知为何坠落在了藏王,盟军总司令部声明是“因天气恶劣坠落”,但事实上,东北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地。而且,就连三架B29上的总人数,官方的报道都含糊不清。

    “她说当时好像有人点起了篝火,也就是说,有生还者吗?”

    “点火是为了抵御寒冷吧,但还是冻死了。那天应该相当冷吧。”

    <u></u>“飞机都坠落了,人还能活下来吗?那家伙还真是幸运。”

    “相叶,应该不是坠落,只是看起来像是那样的而已。”

    “什么意思啊?”

    “美军应该是想伪装成飞机坠落的样子,她是这么怀疑的。”井之原悠扭过身子,从座位的缝隙间看着后方的赤木骏。赤木骏的那头长发与其说是赶时髦,倒不如说只是因为懒得打理。不过藏在头发后面的眼睛目光敏锐,看上去就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此时他所表现出的态度,就像正要求学生把解答写到黑板上的老师。

    “原来如此,比方说什么计划呢?”他问道。

    “在五色沼里投放村上病病菌,或者说细菌武器,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不会吧!”相叶时之马上应道,“村上病是人为造成的吗?哇哇,一定是这样的,美国佬真是太无耻了。”

    “是嘛。”赤木骏说这话时的语气有些变化,刚才那种赞叹的感觉消失了,看来是没说中。

    “不是吗?”

    “不要急着下结论,那个人确实也在调查B29坠落的事。说起来,他好像是对美国在公文上提出的‘村上病’这个名字抱有疑问。一九九一到一九九二年,美国的军事记录文件保密截止了,全部公开了。”

    “美国的公文?那个很奇怪吗?”

    “村上病出现是在战后吧,战争结束三年后的一九四八年。而美国的军事记录,在战争时期的文件上就有记载村上病。”

    “这是怎么回事?”井之原悠皱起了眉头。

    “果然是美军播撒了细菌吗?”相叶时之又兴奋起来了。

    “那个人说,美军的文件里并没有那样的记录,上面只写着村上病是在日本出现的疾病。但文件的详细内容好像也不清楚。于是,那个人开始<a href="https://.99di/character/5230.html" target="_blank">到</a>处寻找相关资料,甚至特地跑到美国国立档案馆去调查。阅读了大量文字和数码资料后,他找到了美国士兵曾经破坏过五色沼的设施的记录。”

    “五色沼的设施?”

    “在五色沼,也就是御釜的地下,有一处研究设施。用现在的话来说,那里就是研究大规模生化武器的地方。”

    相叶时之朝身旁的副驾驶席瞟了几眼。“喂,井之原。”他明显紧张了起来,“御釜的地下有那种设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问我啊,我怎么可能知道。”

    “藏王有研究生化武器的设施?从来都没听说过啊。”

    “破坏那处设施,就是B29的任务。不过不知道是资料上这么写的,还是那个人自己推测后得出的结论,总之<var></var>,他对我是这么说的。建在地下的设施,空袭是无法破坏的。而且周围是藏王连峰,很难进行大规模进攻。所以……”

    “所以?”

    “只有让士兵降落在附近,再潜入其中进行破坏。”

    “所以才伪装成B29坠落在那里吗?”

    “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发生了事故,总之有士兵降落到了那里。而且,为了转移人们的视线,还特意安排了针对东京的空袭。”

    “啊?”相叶时之完全愣住了,他不解地问,“什么意思?”

    “到底是怎么回事?”井之原悠也问道,“为了转移视线?”

    “东京大空袭,有可能只是障眼法而已。”

    “障眼法?”

    “就是这样的,对他们来说,破坏御釜的设施就是重要到了这样的地步。在那里开发的武器,或许是身处战争劣势的日本最后的王牌,所以美军必须完成这次的破坏工作。而为了掩护这次行动,要让大家把注意力放到东京那边。”

    井之原悠忍不住苦笑出来。“东京大空袭可是死了十万人啊,却只是保全其他计划的佯攻吗?”

    “准确地说,应该是同时发挥了掩护的职能吧。给予东京致命的打击应该也是其主要目标。不管怎么说,飞往东京的三百多架B29里,有三架飞往了东北。”

    真会有这种事情吗?井之原悠把这个问题憋了回去。

    作为某项计划的佯攻,让十多万人丧命?

    这真的可能吗?

    Y<figure></figure>ES,好像有个人这么回答道。确实是有可能的。战争时期,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对抗,是不会把普通人的生命也放到天平上来衡量的。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性。”赤木骏说,“东京大空袭到底是不是障眼法,还无法确定,这只是那个人非常大胆的推理而已。”

    “等一下,即使真是这样,又跟村上病有什么关系呢?五色沼里的鱼又是怎么回事?”相叶时之插嘴道。这一点确实很重要,井之原悠想。而赤木骏只是摸着下巴回答:“该从哪里说起呢……”相叶时之想指责他装模作样,却又觉得可能是因为隐居太久,有些找不到聊天的节奏,不知道该怎么向别人说起这些事。

    “她父亲之前就知道五色沼里有鱼吗?”

    “知道。好像之前也有些人目击到过。有些家伙闯进过禁区,从那里可以勉强眺望到五色沼。不过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那些家伙一直声称御釜的水很清澈,对身体有益。而因为他们的主张太极端,所以很少有人相信他们的话。”

    井之原悠想起了小学同学“委员长”,他和相叶时之对视了一眼。

    “那个人好像多次申请要调查五色沼的水质,但上面告诉他已经调查过了,数据也给了他。可他怀疑那些数据的真实性,所以,他准备自己去采集水样。”

    “自己去?怎么做呢?”

    赤木骏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在拍摄的时候。”

    “拍摄电影?”

    “没错。借监视拍摄的名义到那里,然后悄悄接近御釜。当然,负责拍摄的工作人员并不会在意他的行动,应该说没有他在反而更轻松,肯定也不会特意去找他。”赤木骏笑得露出了牙齿,“那个人实在是太认真了,有些冒险了。”

    “虽然很认真,可他到底要怎么接近那边呢?不是有电栅栏吗?”

    “当时还没有。虽说是禁区,但只不过打了几个桩,上面绑了些绳索而已。防备变得更严密是在那之后了。刚才我也说了,那些号称‘御釜的水对身体好’的家伙会时常过去,还有些忘记了村上病有多恐怖的人会出于好奇走进去,所以才在那里装了电栅栏和红外线探测器。”

    “什么啊,原来都怪委员长啊。”相叶时之蛮横地说。赤木骏并没有追问他们口中的“委员长”是谁,而是继续说了下去。

    “所以,那时那个人可以一直走到御釜。成功所需要的只有……”

    “什么?”

    “勇气和使命感之类的吧。”赤木骏的语气里没有嘲讽之意,单纯地表现出对那个男人的称赞,“然后,那个人就自行对弄到手的水进行了调查。”

    “接近御釜,他就不怕染上村上病吗?”

    井之原悠好像明白过来了。“所以桃泽瞳的父亲才患上村上病而死了吗?”可他又觉得应该不是这样。

    “他打过疫苗啊。”赤木骏的回答也否定了他的猜测。

    “调查过那些水之后,他得出什么结论了吗?”

    “可能吧。”

    “可能?”自己提出的问题突然落空,井之原悠的心里有些不安。

    “我和那个人接触的时候,他正在分析。我们见了几次面,他的表情一次比一次严肃。当然也有疲劳的原因,不过应该是随着分析的深入,慢慢得出了什么结论吧。”

    “他是不是说过‘必须要制作疫苗’之类的话?”井之原悠提出了这个问题。桃泽瞳曾听那个酒吧里的调酒师提到过,如此看来,很可能就是在和赤木骏交谈时提出的。

    “你知道得还真多啊。没错,那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说‘必须要制作预防村上病的疫苗’。”

    “喂,井之原,这是什么意思啊?村上病的疫苗不是已经有了吗?”

    “没错,我也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桃泽瞳也不能理解。”

    “那个人很焦虑,说这是为防御村上病所需的准备,必须要制作疫苗,准备好什么的。”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相叶时之的语气越来越急躁,“说什么预防村上病发生,村上病不是早就发生了吗?疫苗也有了,日本全国的人民几乎都进行了接种,没错吧?”

    “正是如此。”赤木骏应道。他紧紧地闭着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井之原悠在心里猜想,接下去他也许就会说出自己的想法了。可就在他张开嘴的时候,相叶时之突然抢先一步说:“最后,就在他告诉你村上病的秘密前,你被人栽赃并逮捕了吗?”

    “啊,正是这样。”赤木骏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诽谤来得正是时候,国家权力真是可怕啊。”

    “当时新闻上说,在你家里搜出多盘幼女录像带。”井之原悠说。刚进大学的时候,有一次他突然想起《鸣神霹雳战队》的事,便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相关信息。一本周刊杂志上说,在赤木骏的房间里发现了不少成人电影录像带,其中一大半是与幼女有关的。

    “都是捏造的啊。”赤木骏说,“不管去搜哪个男人的房间,都会找出几本色情书籍吧?而我根本不是什么萝莉控,我的收藏基本上都是熟女型的。”

    “这个就不用说了吧。”相叶时之笑着答了一句。

    “你这不是被冤枉了吗?没有办法吗?”井之原悠的胸中涌起少年时代的怨恨。

    “没有办法。”赤木骏说,“也许你们不会相信。”

    “什么?”

    “在那种情况下,真的没有办法。”

    井之原悠能从他的话里感受到一种无奈,同时,赤木骏的语气中还带有沉重感。

    总之,最终赤木骏以猥亵幼女罪被逮捕,电影中止上映,桃泽瞳的父亲则因感染上村上病而死亡。

    这是现实中发生的事。

    赤木骏大概也在思考这些吧,只听他默默念道:“不过,还能保住这条命,我已经很幸运了。”

    “你这不是完全被牵连了吗?”

    “听好了,不讲理的事情一直都是不讲理的。没错吧?疾病、灾害,这类让人无能为力的事情会突然降临。而继续活着,就像我们每天早上去抽幸运饼干,碰巧那上面写着‘今天不会死’而已。生活就是这样。”

    “不过,你还是想去追问那些警察,真实情况究竟是怎样的吧?”

    “那得等我死了之后了。”

    “嗯?”

    “负责调查我的刑警已经死了,被强盗杀死了。”

    “偶然事件吗?”

    “当时和那件事有关的家伙,不是死了,就是被金钱或工作封住了嘴巴。他们可能觉得随便把我弄死会出问题,所以才只是把我的名声摧毁,之后让我自生自灭。”

    “弄死会出问题?什么意思?”

    “如果霹雳红死掉的话,为了哀悼他,粉丝的目光可能会集中到剧场版上。没错吧?所以,还是把他毁掉,让他自行消失更好。因此我才一个人住在郊外,离群索居,在加油站打工。命能保住就很不错了。不过,没想到这次又被卷到这样的事情里。”

    “对不起。”井之原悠向他道歉。相叶时之却说:“那是当然的,霹雳红可不能在中途逃走啊。”

    赤木骏从鼻子里喷出了口气,不知道是在偷笑还是在哀叹。“我对这些事已经没兴趣了。”

    “可是,你不是还在收集相关物品吗?”相叶时之敏锐地指出。赤木骏就像被人用针扎了胸口一样,脸色突变。

    “不说这个了。”他故意换了个话题,“已经没时间了,你们应该赶紧出发。你们要从这里赶到御釜,然后打来五色沼的水吧?这种郊游的机会可不多哦。”

    井之原悠点了点头。他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十点半了。明天一早还要赶到山形,他并不知道整个过程到底需要多少时间。

    一辆出租车开进了停车场,司机好像是来买东西的。赤木骏注意到后说:“那我先回去了。”他慢吞吞地移到门边,握住了门把手。

    这时,驾驶席上的相叶时之说:“我还是不能相信啊。”

    “什么?”

    “五色沼下面有地下设施,还是一座秘密研究所。这是动画片里机器人的世界吧?”

    “那是以前,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了。也许是被B29上的人破坏了吧。”

    B29上的人是在东京大空袭的掩护下降落在东北的山上的吗?还是很难令人相信。“这都什么事啊……”井之原悠口中吐出困惑的话语,但他此时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赤木先生。”

    “怎么了?”

    “‘村上病既存在,又不存在’。”井之原悠说,“你对这句话有印象吗?桃<abbr></abbr>泽的父亲当年好像这么说过,虽然听起来像是随口应付女儿的话。”

    “不,没听说过。村上病既存在,又不存在,这是什么意思?”

    “你有联想到什么吗?”

    “什么也没想到。”

    井之原悠猜想到对方可能会是这样的反应。不过和他预想的不同,赤木骏突然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地愣住了。

    这是想到了什么吗?

    井之原悠默默地等待着。相叶时之也没有说话。

    “刚才我其实也想说来着。”赤木骏说。

    “什么事?”井之原悠的声音大了起来。

    “被冤罪击溃之后,我也稍微调查了一下村上病,还有御釜的事。那个人因为村上病而死的新闻让我害怕,同时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弄成这样。像我这样,一个人偷偷地生活,时间倒是非常充裕。于是,我就开始调查那些因村上病而死的人,还读了不少相关的报道。”

    “嗯。”

    “当然,我是外行,能收集到的信息是很有限的。不过,从那个人的话里我能够想象到很多事情。而且,我不是经常说那句台词吗?”

    “台词?”

    “霹雳红的标志性台词。”

    “去怀疑常识吧!”这句台词这两个人当然不可能忘记。

    “也许是因为我在拍摄时说了几百遍,于是也染上了怀疑常识的毛病吧。最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什么?”

    “我自己也觉得太荒唐,所以一直没对别人说。不过,听到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突然又想到了。就是那个‘村上病既存在,又不存在’。”

    “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吗?”

    “我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这么说,不过‘不存在’倒是和我的结论一致。”

    “不存在,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赤木骏口中并没说出什么深奥的词语,可井之原悠却完全无法理解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赤木骏又说:“村上病这个东西,其实从来就不存在。”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就在井之原悠想这么大喊之前,相叶时之抢先一步喊了出来:“别胡说八道了!”

    “那个,大家不是全都进行过疫苗接种吗?”井之原悠张开双手,想表达“这个国家所有人”的意思。

    “那又怎样?接种疫苗只是类似于公共事业的东西,不管村上病存在还是不存在,大家都会去打针,没错吧?如果村上病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话,御釜里的鱼也就可以生存了。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公开发布的水质报告只是骗人的而已。”

    “死掉的人呢?!”井之原悠提高了音量。

    相叶时之也说:“可是有不少人因为村上病而死了啊。”

    “正好相反。患上村上病的人不会死掉,而是把死掉的人伪装成村上病患者而已。死因不明、难以解释的人,只要说成是村上病就行了。”赤木骏的语气很平淡,“你们看过漫画杂志吗?”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井之原悠有些疑惑。“当然。”他回答。

    “正在连载的漫画有时会突然停止更新,这时就会这么写吧?‘作者突发急病,故暂时停止连载’。”

    “嗯。”井之原悠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这只是用来应付公众的理由吗?”

    “没错。”

    “就算是这样,村上病真的有可能不存在吗?”

    “如果要掩饰御釜下面的研究设施的话,这个理由不是正合适吗?”

    “什么意思?”

    “如果藏王的御釜成了传染病的传染源,就可以限制其他人靠近了。即便万一有人发现了那个设施,也可以以村上病的名义把他软禁起来,再把他从社会上抹杀掉。”

    “怎么会?”

    “什么怎么会?”

    这种伪装会暴露的吧。只要有人去调查村上病,马上就会暴露的。井之原悠本想这么回答,可他突然醒悟了过来,把这话咽了回去。

    现在,相叶时之就被当成了村上病患者。

    “这么多年,国家一直用不存在的事控制着百姓,所以政府里的那些人才要竭尽全力地隐瞒。一代又一代,疫苗是要花钱的,而实际上并不需要开发疫苗的费用,因为这种病根本就不存在。他们必须代代相传,永远将保密工作继续下去。”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预防村上病和开发疫苗的预算,可以用到其他地方上去。”

    井之原悠感到一阵眩晕。现在自己所乘坐的这辆车真的是一辆车吗?他连这个都无法相信了。

    赤木骏用力地拍了拍手,说:“好了,不要这么严肃,这只是我的想象。只是一个非专业人士的臆测。村上病既存在,又不存在,我只是从这句话里偶然想到了这些,觉得哪里终于对上了而已。”

    可是,对于井之原悠来说,或许相叶时之也一样,都认为这就是事实。

    “对了,你们两个还有更重要的事吧?”

    “更重要的事?刚刚说的事还不够重要吗?!”

    “现在就先别管那个了。不管我说的是真相还是妄想,你们都必须到五色沼去把水打来。否则的话,那个人的女儿就很危险了,没错吧?时间已经不多了。那个外国人的问题跟村上病是否存在没有关系,你们赶紧走吧。”

    井之原悠的大脑还无法马上切换到那个频道。

    不过赤木骏已经打开门下了车。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井之原悠也意识到了。“把她救出来,不要让她遭受和父亲一样的命运。而且,你们也得平安回来啊。”

    “当然。”井之原悠回答,“还得把车还给那个工作人员呢。”

    在关上车门前,赤木骏冲他们大声喊道:“上啊!”那声音就像赛马比<var>.99lib.</var>赛中的马鞭一样,驱使着他们加速往前。

    他们离开了便利店的停车场,向藏王方向进发。井之原悠看了一眼后面,翻斗上的寻回犬不知什么时候站起了身,它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一脸尊敬地望着目送他们离去的赤木骏。

百度搜索 霹雳队长 天涯 霹雳队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霹雳队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伊坂幸太郎 阿部和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坂幸太郎 阿部和重并收藏霹雳队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