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霹雳队长 天涯 霹雳队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五六年前,这幢大楼做整体加固工程的时候,我顺便改造出了一间仓库,就是这里。装了电视和空调,还放了沙发,可以好好地在这里放松。怎么样,很不错吧?”

    健太经理关上壁橱,回到电视和沙发这边,把几本活页夹“嗵”的一声放到椭圆形的矮桌上。<kbd>九九藏书</kbd>

    有关《鸣神霹雳战队》的资料,都被分类整理后放在这几本里。

    相叶时之和井之原悠听话地坐在那张三人沙发上,应和着经理滔滔不绝的介绍,寻找着提问的机会。

    相叶时之的目光并没有落在桌子上。因为房间里的藏品太丰富了,他完全震惊了。现在的他,只能呆呆地望着周围的一切。

    刚才听经理称自己是“日本东部第一”时,还觉得是自吹自擂,现在看来,未必是夸大其词。这里的收藏品,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等级的。数量和种类都绝非普通人所能企及。

    根据健太经理的介绍,这里有胶片盒、VHS录像带、激光唱片、老唱片、传单、海报、六寸版照片,以及服装、玩偶、道具、签名纸笺、使用过的剧本,还有各种相关资料。以上这些都密密麻麻地塞在这个房间里,就像是电影博物馆的后院。他好像还在别的楼层另找了一个房间,想改造成二号仓库,因为这里快容纳不下了。

    “一九九五年,英雄战队二十周年。进入九十年代后,为避免大众审美疲劳,动画电影大多开始往新鲜、出奇的方向发展了。不过《鸣神霹雳战队》不一样,仍是一部传统的系列作品。作为二十周年的纪念作,它少有地回归到正统形式。这一方式很受孩子们的欢迎,周边商品也都卖得很好。”

    井之原悠用力地点了点头,不仅仅是附和,也是他真心的表现。“那可是部杰作啊。”

    “我们小学的时候,每个星期都很期待。”

    “啊啊,是吗?”健太经理就像找到了久违的同志一样,“果然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吗?”

    “不。”相叶时之诚实地回答,“只有我和他,其他人都从这种爱好里毕业了。”

    “胡说什么呢,什么毕业不毕业的!那些家伙从来就没上过学吧!”

    “啊对!”相叶时之暧昧地随声附和着。

    “不过,那个主角赤木骏,在当时搞出猥亵幼女的事件,还真是给人很大的冲击呢。”健太经理有些气馁的样子,“这件事不但让他自己完全出局了,还给周围的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孩子们的梦想全都破碎了,英雄战队二十周年的纪念作也被摧毁了。”

    相叶时之虽然觉得经理的兴奋感让人有些害怕,不过这是他第一次遇到比自己对《鸣神霹雳战队》更有感情的人,所以也有几分暗暗地高兴。

    看到他们的对话停了下来,井之原悠便插了进来。“啊,我听说过一个传言。说赤木骏最近经常在网上竞买电影的相关物品,这是真的吗?”

    “这也是马场告诉你的吗?那家伙还真是现学现卖呢,听到什么事都要跟别人说。”健太经理哼了一声,说出了自己对于这件事的见解,“究竟是不是赤木骏,目前还没有切实的证据。不过那个人就住在仙台市里,所以确实很让人怀疑。如果这是真的,还真想去问问他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去参加竞买的呢?是想夺回失去的荣<footer>藏书网</footer>耀吗?还是作为自己光辉岁月的纪念?他真的是因为这种感伤的理由才去收集相关物品的吗?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喂,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健太经理用手指着相叶时之,他正若无其事地拿起一副摩托车手用的护目镜。“这个,是变身前的霹雳红骑摩托的时候戴的吧?”

    “快放下!给我赶紧放回去!这可是很珍贵的东西。”

    “又不会<cite></cite>有什么损失……”

    “价值会有损失的。”说完,健太经理便把护目镜抢了回来,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就像小孩子向别人炫耀玩具一样。

    相叶时之啧了一声,和井之原悠对视了一眼。“啊,对了。”他对经理问道。

    “什么事?”

    “那个,我想问问有关剧场版的事。”

    “剧场版的什么事?”

    对方过于随便的语气让相叶时之觉得有些为难。藏王的御釜可能埋着宝藏,而那里和这部电影好像有什么联系——他不可能就这样向对方发问。

    井之原好像有些忍耐不住了,他抢先问道:“对了,为什么那部剧场版要选择藏王的御釜作为拍摄地呢?”

    “什么意思?”健太经理看着井之原悠。

    “那个,虽然也算是一处景点,可是那里有村上病,不是会很麻烦吗?虽然有人说这样比较容易炒作,可这部电影是给孩子看的,这么炒作究竟能起多大的作用呢?这一点很奇怪吧?怎么说呢,那里其实不太适合电影拍摄吧。关于这一点,我们很疑惑,如果你知道什么内情的话,麻烦请告诉我们。”

    站在矮桌前的经理坐在了相叶左边的沙发扶手上,从上方俯视着他们。

    “要说为什么的话……就是选择外景地时决定的吧。没有其他更多的理由了。”

    “原来如此。”

    “赤木骏是宫城人,说不定是他提议的。藏王的御釜是个一般人不知道的好地方,景色很不错,他也许会这么说。”

    “尽管景色确实不错,可大部分是禁区,行动一点也不自由。剧组真的会特地跑到那里去拍摄吗?”

    健太经理轻轻地笑了几声,说:“拍电影都是那样的,只要景色好,不管是危险的地方还是不能轻易进入的地方,对他们来说都没关系。有时候反而更可贵,因为那些风景秀丽的地方早被拍烂了。如果不只是电影,再加上电视剧的话,想要找到尚未被发现的好风光真的是太难了。从拍摄方来说,都希望能尽量将崭新的场景带到银幕上,不会因为是给孩<var></var>子看的电影,就随便选一个地方,胡乱拍完了事。况且这还是二十周年纪念作,就更是这样了。没有努力找个好地方拍摄的话,剧组一定会被粉丝攻击的吧。相比起来,若能被粉丝们夸奖说他们拍得真好,不是会心情愉悦吗?”

    “啊,是这样呢。”井之原悠皱起眉毛、探出身子,表现出完全沉浸在其中的样子。看到对方听得那么投入,健太经理便愈加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

    “可能外行不太在意,但业内人士是不会忽视这些的。所以,当时可能是导演、摄影师,或是赤木骏,说了一句‘好像还没人在藏王的御釜拍过片子吧’。之后剧组的人去那里看了一下现场,就决定把拍摄地安排在那里了。”

    “原来如此,很有可能呢。”

    “对吧,其实没什么特别奇怪的。”

    “御釜那一带能用来拍摄的地方有很多吗?到处都是栅栏,防备很严密吧?划好的观光区域都很狭小。”

    “在这种情况下,才叫拍电影啊。”

    “什么意思?”

    “那些栅栏,他们会越过去的。”

    “什么?擅自走到禁区里?”

    “当然了。他们会提出拍摄申请,之后再翻过栅栏。那时候还不是电栅栏吧?”

    “即使越过栅栏,也没法这么简单地进行拍摄吧?”

    “这个嘛,当时不用录同期声。虽然是用胶片拍摄,不过只要是太阳能照到的地方,就总会有办法的。而且……”

    “而且?”

    “那些演员可都是职业的,积累了很多经验,大部分只用一条就能完成拍摄。”

    “确实啊。”

    “他们会先找好看守比较松懈的地方,在正式拍摄那天翻到里面去。当时好像还有厚生省的官员跟着他们,不过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吧,他们总能找到机会拍摄的。虽说那里是禁区,可稍微接近一点池沼的周边应该也不会被传染,当时的他们可能就是这么想的。里面的水又不会随便溅出来,他们也都接种过疫苗。”

    “他们那么想到御釜那边去拍摄,是为了在电影里表现出那种刺激的感觉吗?”

    “当然也有这个原因。电影拍摄就是这样的,这种做法在业内很普遍。电影,就是一个不断挑战危险的世界。藏王的御釜那里是叫五色沼吧?不管是水自身的颜色,还是在阳光下所呈现的氛围,都让人感觉很奇妙。画面拍出来很美,还有种朦胧的悬疑感。也许正是因为村上病,把那里变成一个生物都避之不及的死亡之沼,才看起来那么美丽吧。”

    “嗯。”刚刚经理这番冗长的叙述中蕴含着忧郁的热情,让相叶时之对这部未能观看到的电影背后的故事也产生了很深的兴趣,所以他一直静静地听着。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喊了起来。

    “刚刚你说什么?”

    “你怎么了?”井之原悠向他投去疑问的目光。

    “因为是死亡之沼,所以才那么美丽……”

    “不是这句,是再前面那句,池沼,你是说五色沼了吗?”

    “干吗这么激动啊!五色沼是御釜的别名啊,你至于那么惊讶吗?”

    相叶时之马上问井之原:“你知道吗?”

    “不知道。”井之原摇了摇头,“不过,这么一说,好像有种在哪里听过的感觉。可是这又怎么了?”

    “那家伙说过。啊,那家伙也说过吗……”五色沼这个词昨天他听到过两次,相叶时之回忆起来了。

    第一次,是络腮胡在酒店的套房里说的。

    第二次,是那个银发怪人通过语言翻译软件向自己提问时说“五色沼的水在你手里吗”?

    相叶时之说出了这两件事。“五色沼的水,说的就是御釜的水吗?”他仔细地思索着其中的意思,小声嘀咕道。

    “相叶,这是怎么回事?那个怪人不是叫你把手机交给他吗?”

    “在这之前,他问过我‘五色沼的水在你手里吗’。啊,原来是这样,那个杯子里装的,原来是御釜的水吗?”说完,相叶时之回忆起在山形的酒店里被倒掉的那些水,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把杯子倒空时他也接触到了水,带着传染病菌的水,就那样直接倒在了肌肤上,这样真的没问题吗?不对,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己接种过疫苗了。

    “喂,相叶。”

    听到有人叫,相叶时之条件反射般地回答:“没关系,我打过预防针了。”

    不过井之原悠想说的并不是这个,他问道:“难道就是那个水吗?”

    “那个水?什么意思?”

    “银发怪人所追逐的东西,被你称为宝贝的东西。”

    “我说的宝贝是地下的宝藏。”

    井之原悠苦笑了一声,道:“那只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如果银发怪人是叫你把五色沼的水交出来的话,就说明那才是他想要的东西。”

    “啊!”相叶时之的大脑还没有马上转过弯来。所谓的宝贝就应该是金银财宝,所以在他的想象中一直都是地下的宝藏。而水,放在杯子里的水……还真是难以想象。如果说是混有沙金的水,那还比较容易接受。“是这样啊。我觉得水只是线索,是用来证明宝藏所在的东西。因为,那就只是水而已啊。那个络腮胡可说过,宝藏的价值远远超过彩票,如果只是普通的水,能有那么高的价值吗?”

    “相叶,那可不是普通的水。”

    “嗯?”

    “那是御釜的水,里面有村上病的病原菌。”

    “啊。”相叶时之点了点头,发现自己忽视了这一点,让他一时没能说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因为里面有村上病,所以就是宝贝了吗?”

    “理由目前还不太清楚。不过那个银发怪人想要的是御釜的水。”

    “啊!”这时,相叶时之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对了,井之原,是不是跟那件事有关系?”

    “哪件事?”

    “御釜的水能净化身体什么的。”

    “委员长吗?”井之原悠好像有些难以接受,他的眉毛又拧在了一起。

    相叶时之也只是随口说的,井之原并不准备继续争论下去。可这时他又想起了银发怪人说过的话,“能弄干净”、“能够净化”,当时银发怪人确实通过语音翻译软件这么说过。

    那些话是不是能和“御釜的水对身体好”这句话联系起来呢?

    就在井之原悠想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健太经理突然说道:“喂,你们在说些什么啊?”他似乎察觉到他们在说什么寻宝的话题了,于是呼吸粗重起来,问<figure>九九藏书</figure>道,“五色沼的水怎么了?你们说的宝贝又是什么?”

    “啊,没什么。”井之原悠想要蒙混过去,“不好意思,一下子跑题了,本来还是在请教关于剧场版的问题的。”

    “喂喂,你们也太过分了吧!我可是带着善意告诉你们一些珍贵的内情啊。”健太经理挺起了胸膛,“啊,都怪你们,我都忘记说到哪里了。”

    “剧场版里在御釜拍摄的场景。”

    “对了,在御釜拍摄的战斗场景。在那里的拍摄可是相当投入的,因为准备用在电影的高潮部分,投入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

    “哦哦。”相叶时之感叹了起来,他突然又从健太经理的话里感觉到了什么。

    井之原悠把他的疑惑说了出来。“拍摄很投入,准备在高潮使用,这些话听起来简直就像你看过这部电影一样呢。”

    “是哪本杂志介绍过什么梦幻电影特辑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必须得把那本杂志搞到手啊。”相叶时之探出了身子。

    “这个嘛,其实我……”健太经理若无其事地轻声说道,“我看过啊,那部电影。”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相叶时之连眼睛都没法眨一下。这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他疑惑地看了看身边,井之原悠也同样瞪大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他才出声问道:“真的吗?”

    健太经理的鼻孔撑得越来越大了,他骄傲地挺起了胸膛。那种自我展示的欲望已经变成光环,在他的身上散发出美丽的光芒。

    “这个,就算世界如此广阔,看过那部剧场版的人也极为有限吧。”

    “你真的看过吗?”相叶时之的声音更大了。

    “当然,从头到尾,整部电影全都看过。”

    听到这句话,相叶时之感觉就像全身浸到了灌满苏打水的浴缸里,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真的吗?”他默默念道,同时直直地向经理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当时看完了完成版影片的极少数的人里,有一个就是我。我和工作人员、演员一起,观看了第一次试映。普通影片的试映会,包括庆功会在内,一般最多也就举办三场吧。”

    好厉害啊,相叶时之从心底里感觉到了一阵感动。他第一次有一种对“被选定的人”的尊敬。“喂,井之原,这也太让人吃惊了吧。”

    井之原悠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他的嘴一张一合的,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一刻,他们三个人都表现出异常兴奋的情绪,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了。不过,接下去健太经理又提出了一个问题,让相叶时之和井之原悠受到了更大的冲击。

    “你们想看吗?”

百度搜索 霹雳队长 天涯 霹雳队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霹雳队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伊坂幸太郎 阿部和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坂幸太郎 阿部和重并收藏霹雳队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