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霹雳队长 天涯 霹雳队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路灯映照下的道路一角,散落着一堆已经干涸的呕吐物。

    看到其中混杂着一块指甲大小、散发着银色光芒的胶囊时,导师停住了脚步。

    飞蛾和小飞虫在四周飞舞,有时会飞到他的脸上,但他没有挥手驱赶,只是低着头,用冰柱般的目光凝视着路面。

    那是使用完后已经瘪掉的智能药丸。

    导师用战术靴的前端轻轻地捅了几下,药丸滚动了几圈。但他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s>99lib?</s>之后他没再进一步确认药丸的情况,只是回头走向把他载到这里的那辆个人运营的出租车。

    他打开了副驾驶那侧的车门,原本靠在座位上的司机的上半身倒了过来,头部都露到了车子外面。

    双眼还睁着的司机嘴里吐出了不少白沫,很显然,已经没有呼吸了。

    导师抱起司机,走向道路旁茂密的树丛边,把司机轻轻地放在了那里。他将尸体头朝下慢慢放进树丛,身体的大部分被树木的枝叶和杂草遮挡住了,右脚却很明显地露在外面。

    尸体的右脚就像路标般醒目,可导师丝毫没有在意。他好像已经忘记了尸体的事,迅速地坐上了那辆白色丰田普锐斯的驾驶席。

    他按下点火按钮,发动了引擎,却没有立刻出发。导师瞥了一眼左手手腕上的鲁美诺斯潜水表,再过几分钟就是凌晨两点了。确认了这一点之后,他便靠在座位上,右手伸进了怀里。

    导师从风衣口袋里依次取出好几部手机。他先把其中一部手机接到点烟器的插口上充电,并打开里面的某个软件。接着,他仿佛在进行某种仪式一般,把那些手机一部一部依次放到了仪表板上。

    最后拿起的那部手机上正显示着即时影像。看上去像是监控摄像机,或是安放在某处的偷拍相机拍摄到的画面。

    虽然有时会有些卡顿,不过还是能很清晰地看到某会客室内的情景。

    摄像头安在墙边,冲向整个房间拍摄,会客室里的人全都没看镜头的方向,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动已经被监视了。

    导师调高了手机的音量,从内置扬声器里清晰地传出室内的声音。调完音量后,导师又以冰柱般的目光,更加严肃地注视着画面里正在说话的那些人。

    会客室里的装饰是和洋兼具的风格,现在里面有四个人。

    其中包括几个小时前还在和导师一起行动的金发和黑发二人组,再加上一对年轻的白人男女。他们面对面坐在一张长方形矮桌两侧的沙发上,没吃什么东西,在紧张的气氛中商量着什么事。

    这里原来应该是间和式风格的房间,最深处有个壁龛,装饰着一把收入鞘内的日本刀。导师伸出右手的食指,沿着刀鞘的轮廓移动,像是在抚摸那把新月形状的刀。

    会客室的桌子上只放着四部手机,其他什么都没有。也许是在等待别人联络吧,那名黑发男子凝视着桌子,手中轻快地转着笔,开始用英语责备起来。

    “看吧,都过了十五分钟了,那家伙根本就不会履行定时联络的义务。这都违反了多少规定了?而且那家伙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懈怠。早就超过自我表现的级别了,他到底要给组织带来多大的损害才肯罢休?”

    从黑发男子说话的样子可以看出,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指责的那个人——也就是导师,此时正通过即时影像监视着他。

    接着,年轻的卷发男子提出了这样的疑问:“说起来,为什么要让那个人参加这次的行动?之前他和这件事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对于这么重要的计划来说,这决定也太草率了吧。”

    听到他的话,金发男子冷静地回答道:“总部认为他是个合适的人,只是这样而已。多数上级认为在处理十分重要、难度高的任务时,需要有那种家伙的帮助。最后就有了这样的安排。具备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又像负伤的棕熊一般执着,不会被感情所左右,只会朝着目标一味前进,这次的任务需要有这样的人在。”

    “不过说实话,他们竟然觉得单凭我们无法胜任,还真是让人不爽啊。他们知道我们干这个有几年了吗?我十七岁就开始干了,去了好多国家,完成了无数次任务。就连这个国家,我也已经是第八次来了。装作旅游的样子,从残忍的家伙手中夺回海豚和鲸鱼,我可不觉得这次的任务有什么特别难的地方,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充分发挥自身能力的方法我也很清楚啊,真不知道上级们有什么可犹豫的。不管中途会发什么事,结果都是一样的。大家难道不这么觉得吗?”年轻的红发女子一边拨弄着短发,一边懒懒地插话道。

    听到她这番话,金发男子像是劝解般地说:“我不反对你的看法。不过,你也可以这样想。像这种大规模的破坏活动,最好让那种以破坏为目标的人来执行。这样的话,会更有效率,成功率也会更高。不是为了哪个人,而只是向实现大规模破坏这个目标不断迈进,这种动机更纯粹吧。像这种机器一般的人,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会丢掉一两条手臂,他们连死都不怕,眼里只有那个目标。那个叫导师的人,大概就是这样的人才吧。他一定是个会为实现自身欲望主动走向牺牲的人。但他本人并不这么觉得,只会觉得一切行动都出于自己的意愿。到最后,他就会成为我们的组织完成最终目标过程中的一个环节,你们明白这个意思吗?”

    红发女子点了几下头,动作中还是带着几分倦怠感。“嗯,是啊,我明白。也就是说,这样对我们来说更有利,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

    “弃子。”其他三个人一起回<u>99lib.</u>答。

    “嗯,就是那个。”

    “所以,为了实现我们组织的整体目标,稍微放任那家伙一点也无所谓。反正都是弃子,在把他弃掉之前,就让他随意活动好了。”

    卷发男子再次表示了怀疑。

    “话是这么说,我也能接受他在行动中满足个人的欲望,不过万一惹出无法挽回的麻烦可怎么办?那家伙原来是SAS<span class="" data-note="全称为Special Air Service,英国特种空勤团,专门负责执行反恐及特别行动等任务。"></span>的吧?”

    “SAS?不是美国三角洲<span class="" data-note="美国三角洲部队(Delta Force)是美国陆军上校查尔斯·贝克韦思(Charles Beckwith)作为交流人员与SAS在马来西亚一起执行过任务后,因对SAS非常推崇,回到美国陆军后提议成立的一个部队。其组织、构想和功能都与SAS类似。"></span>的吗?”<kbd>99lib.</kbd>

    “不对,我听说是以色列总参侦察营的。”黑发男子转着笔,插嘴说。

    “你们说的都不是一个国家啊。要不要再加上俄罗斯Zaslon和德国KSK<span class="" data-note="以色列总参侦察营、俄罗斯Zaslon和德国KSK都是特种部队。"></span>?”金发男子苦笑着反问。

    卷发男子咳嗽了一声,把话题拉了回来。“总之,是被哪个特种部队除名以后,又加入了一个叫作‘Frozen Sun’的超人类净化主义激进宗教团体吧?”

    “对对,Frozen Sun。”红发女子的表情紧绷了起来,“因为太过激,一下子就崩塌了,对吧?”

    “我有点不安,就调查了一下。这事似乎很麻烦,那个家伙好像至今都和Frozen Sun的残余力量有联系。”

    “他们好像说要在全世界播散细菌和病毒,以达到削减人口的目的,对吧?宣扬的就是这种陈腐的教义。”

    “如果他们现在还没放弃,那还挺棘手的。处理得不好的话,也许在我们拿到五色沼的水时,他们就会来抢夺,并作为生物武器使用。如果这是那家伙的真正目的的话,对手可就不是日本鲸类研究所和共同船舶株式会社<span class="" data-note="日本鲸类研究所和共同船舶株式会社是日本官方的鲸类研究和捕猎组织,前者负责研究调查,后者负责捕鲸和销售鲸肉。两个机构的办公地点在同一座大楼的同一层,管理人员也有很多重合。"></span>了,说不定他会在某个大型机场释放村上菌,制造一场大规模无差别恐怖主义袭击。要是真变成那样,一旦没能阻止他,最坏的情况下可能会演化为波及整个世界的大规模传染病。那时候不用说海豚和鲸鱼了,就连人类自身,恐怕都要面临生死存亡的大危机。”

    黑发男子开始焦躁起来,他停下手中的转笔游戏,把圆珠笔插到了外套胸口的口袋里。接着他低头看着卷发男子,沉稳地断言道:“不用那么悲观,这只不过是猜测而已,不会发展成那样的,绝对不会。总部早就考虑到这一点了。”

    “是吗?”

    “那家伙的履历都弄清楚了,也都计算进去了,总部早就做好了相应的对策。那件武器,我们也会好好控制住的。”

    卷发男子立刻问道:“可是,到现在为止,想要遏制那家伙的工作可全都失败了啊。”

    房间里沉默了几秒钟,紧张的气氛扩张到了最大。

    突然,黑发男子发出笑声,改变了房间里的气氛。他站在房间一角的大型公文箱旁,用手抚摸着铝制的表面,这样说道:“不用担心武器被用到其他地方。就算那家伙能把五色沼的水弄到手,也不能算万事俱备了。村上病必须要有万全的准备才能被引发。武器的真身其实在这里,光有水是根本没用的。”

    “也就是说,邪教组织里的那个家伙只是去给我们打水的吗?”

    导师还是一动不动,冷冷地注视着手机屏幕,观察着会客室里发生的一切。这时有邮<cite>99lib.</cite>件来,他继续让即时影像播放着,默默地拿起了另一部手机。“All clear”(全部解决)——邮件里只有这几个字。他又拿起了另一部手机,启动了一个叫“Remote trol”(遥控)的程序,然后又把目光投向了会客室的影像。

    屏幕上,黑发男子还在画面右边的角落里热烈地演说着。

    “不管那家伙在想些什么,我们都会成功地完成这次的任务。我们会把那些可恶的黑社会捕鲸团体逼到绝境,也不会被那个特种部队的家伙妨碍的。说到底,那家伙不过是一个人。就算他再怎么折腾,一个人也成不了什么事。到最后,总部一定会让他负起所有的责任。我们只要专心完成任务就行了,要把这个国家愚昧的传统终结掉。那些胆小怕事的资助人,看到新闻报道的时候想必会惊慌失措吧。那时他们就会明白,我们是认真的。没错吧?”

    红发女子插嘴道:“他们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吧。捕鲸船队和日本鲸类研究所的办公室一下子都无法使用了。”

    “捕鲸团体的组织会陷入各种困境,不管哪艘船都没法动弹一步。这一定能让那些可恶的杀戮者大吃一惊。没有人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先一步受到生物武器的攻击。只要让他们看到我们的实力,那些人就不敢再出海了吧。这样,一切就都结束了。”黑发男子坚定地说道。就像在呼应他的话一样,他胸口口袋里的圆珠笔突然冒出了火花。

    然后,传来一声爆炸的轰鸣,影像瞬间变得混乱起来。

    虽然场面很混乱,但还是能看到,爆炸是从黑发男子的左胸处开始的。

    黑发男子胸部以上的部位已被炸成一块块的碎片,在画面上清晰地体现了出来。

    他的身体被炸得血肉模糊,地上到处都是爆炸后的碎片。坐在沙发上的其他三人也满身血迹。

    三人全都呆呆地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也无法站起身。

    被炸飞的男子的头部“砰”的一声掉到了桌子上。通过手机屏幕可以看到,黑发男子的脸上依然挂着煽动的表情,仿佛时间静止在了那一刻。

    过了一会儿,桌上的一部手机开始震动起来,金发、红发和卷发的三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全都盯住了那部手机。

    另一方面,导师看到自己的同伴被炸死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他关闭了“Remote trol”这个软件,把手机放到耳边,打起了电话。

    两个年轻人的身体好像被冻住了一样,还是没有丝毫动作。金发男子却飞快地伸出手,抓起了那部震动着的手机。

    接起电话的金发男子用恭敬的语气喊道:“导师。”听到他的声音,两个年轻人脸上的惊讶之情又增添了一分,他们对视了一眼。

    按照导师的指示,金发男子打开了免提,安静地把手机放回到桌面上。

    “各位,不用说明你们那边的情况了,我已经全都看见了。我打这个电话有两个理由,第一,是确认一下已经四散的领队刚刚所说的话,请问,我到底犯了什么错?”

    两个年轻人不安地四处张望着,好像是在寻找对方是从哪里监视自己的。

    而金发男子似乎很快就接受了眼前的异常情况,回答起导师的问题。旁边那两个人还是非常惊慌,他们又对视了一眼。

    “应该是突然把那个络腮胡日本人杀了吧?那么做恐怕有点问题。”

    “为什么?”

    “要进入五色沼的管理区域,好像必须要输入密码解除安保装置。”

    “那个密码我已经知道了。”

    “好像还需要第二个密码。而且,那似乎是个破译工具都无法破解的装置。”

    导师理解了其中的缘由,他扬起一边的眉毛,问:“这些你是听谁说的?”

    “是那个络腮胡暗示的,在去酒店停车场的电梯里。你当时去停车场追那个逃跑的男人了,所以没听到。”

    “原来如此,然后呢?”

    “‘第二道密码只有这里才有。’当时他指着自己的脑袋这么说。不过说不定他只是为了自保才这么说的,他也许预感到了,一旦秘密地图被夺走,他就没什么用了,反正谁都可以去取水。”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导师又扬起了一边的眉毛,并中止了对话。

    刚才收到邮件的那部手机好像又收到新的邮件了,他注意到后便用空着的那只手操作起那部手机。

    会客室里的三个人依旧没有从沙发上站起身。

    两个年轻人浑身僵硬,他们看着金发男子如同忠实的部下一般和导师交谈着,对他的不信任感不断滋生出来。

    读完了收到的邮件后,导师又开始和金发男子交谈起来。

    “那个络腮胡,有没有可能只是在虚张声势呢?”

    “当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但你认为这种可能性比较低,对吗?”

    “是的,至少我不觉得他只是唬人的。”

    “好吧,我知道了。要找到关于第二密码的线索,无论如何都要先找到那家伙的手机,否则就无法更进一步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红发女子好像终于反应了过来,觉得自己无法再沉默了,于是她猛地探出身子,对金发男子说了些什么。可是,导师接下来的话,轻而易举地就把她的气势压了下去。

    “我打电话的第二个理由,是想告诉你们这两位年轻人一件事。我就长话短说吧,你们的组织已经被我们攻占了。其实,你们的总部早已被我们新派占领了大部分,而就在今天,剩下的那些捣乱的家伙也终于被彻底铲除,完全实现了统一。这个组织所拥有的丰富资源今后将会用来实现那个悲剧的结局,这是为了加速人类的自然淘汰,不是为了聪明的海豚和鲸鱼,明白了吧?不是你们刚刚说的那个陈腐的邪教教义。如果不想像领队刚刚那样悲惨地死去的话,之后你们就好好地按照监督者的指示行动。”

    红发女子和卷发男子都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身边的监督者。

    “首先,把那件真正的武器以最快的速度运到我指定的地方。”

    听导师说完后,金发男子耸了耸肩,又对那两个年轻人补充了几句。

    “我相信你们也应该明白了,想抵抗是不可能的。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各种各样的技术,而这件事是最后的工作了,我们会投入所有的财力来完成它。所以对你们,我们也可以随时随地处理掉。听懂了吗?是随时、随地、以任何方式。你们已经不再拥有自由了,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也都没有。是立刻死去,还是听从我们的指挥朝着目标行动,你们必须马上做出选择。”

    导师关闭了即时影像,又拿起那部专门用来收邮件的手机,目光再一次落在发件人为“Analysis Team”(分析组)的邮件上。

    他点击了一下邮件里的链接,里面有几张图像格式的资料。

    是户外监控摄像头拍摄的每秒八帧的图像。附的文字写着,这是设置在日落剧场所在的那栋大楼后门的投币式停车场里的监控摄像头所拍摄到的画面。

    每秒八帧的图像捕捉到了相叶时之、井之原悠和黑色大型犬坐进火鸟时的身影,火鸟的车牌号都能很清晰地辨别。根据车辆登记编号从车管所查出的车辆所有人的姓名地址,也都写在图像下方。

    “Aiba Tokiyuki”,导师交替看着这个用字母表示的姓名和监控摄像机上的相叶时之的脸,从鼻子里出了口气,然后关闭了浏览器。

    过了一会儿,有人打电话进来,导师又拿起另一部手机。他打开了免提,那边是金发男。“怎么了?”导师问。

    “那两个人我已经解决了。”

    “是吗?你看过分析组的邮件了吗?”

    “刚刚看。”

    “关于位置的确定也再催一催,我们的GPS现在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明白了。”

    “FBI那边怎么样?”

    “说实话,可能有点危险。关于俄罗斯人走私武器那件事,好像俄罗斯保安厅也给他们提供了情报。如果他们得到了那些情报,应该就很难蒙混过去了。虽然组织还在继续扰乱对方的工作,不过我们这边的行动比较显眼,对总部的强制搜查应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最多也就还有四五天吧,打入内部的新派这么告诉我们的。就连这个国家的调查机构可能也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情报。”

    “村上菌的状态怎么样?”

    “没有问题,武器一小时以内就能到。已经检查过了,只要拿到必要的东西,马上就可以启动。”

    “剩下的就只有水了吧?那个摇摆男孩的介入我确实是没有预料到,不过现在也不用再感叹了。自己的失误我自己会去弥补,这一切马上就能解决。”

    “也就是说,你要自己解决一切吗?”

    “当然,我们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了。”

    “确实如此。啊,对了。”

    “怎么了?”

    “俄罗斯人那边强行推销的AK-47,现在已经有一把到手了。”

    “一起运过来了?”

    “是啊,我觉得可能会有用。”

    “子弹有多少?”<cite>.99lib?</cite>

    “三百发,还配了三发榴弹发射器。你要用吗?”

    “先拿来吧。还有,那个是真家伙吗?”

    “哪个?”

    “房间里挂着的日本刀。”

    “好像是真的,听说他们还挺自豪的。”

    “把那个也拿来,反正主人已经不在了。”

    “好的。那就先这样。”

    导师挂断了电话,又像举行仪式一样,把仪表板上的手机一部部慢慢地放回到怀里。

    接着,他打开车头灯,发动丰田普锐斯,开上了只有大型货车偶尔途经的仙台市西大道,朝着爱子方向前进。

百度搜索 霹雳队长 天涯 霹雳队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霹雳队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伊坂幸太郎 阿部和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坂幸太郎 阿部和重并收藏霹雳队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