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霹雳队长 天涯 霹雳队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这可是如假包换的五色沼的水。只要用仪器检验一下,就能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了。”

    身穿机车夹克的络腮胡男子还在焦急地诉说着,他拿着一只不锈钢保温杯,催促着对方查看杯中的内容。但相叶时之并没有动弹。他只是惊讶地注视着这个骗子,同时看着身边的同伴向他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

    “喂喂,这次又是什么池沼了吗?”富樫愣愣地问,“南极那边的海洋深层水到哪儿去了?虽然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水,但你这家伙搞来的,肯定又是什么假货吧。”

    富樫并没有退让,像在告诉对方说“你别再装蒜了”。但那个络腮胡诈骗犯也没有退缩,他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所以我说了,拿仪器检验一下啊。这不是很简单吗,为什么你们不快点儿检验呢?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派你们这样的小流氓过来?”络腮胡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跟你们这样的家伙没法说,俄国人在哪里?让我跟他们说话。只要拿到事成的报酬就行了,我会放下这杯水离开的。”

    “俄国人,什么意思?”相叶时之忍不住插嘴问。就算要岔开话题,也请找个高明一点的借口吧,你这个可恶的骗子,他在心里想道。

    相叶时之正身处这家酒店十一楼五十平米左右的套房内。在房间的起居室里,他正和五个同伴一起围住这位长着络腮胡的男子。

    这家伙还真是个老练的骗子,装模作样确实有一套。而且,在这个不知何时就会被群殴一顿的孤立无援的环境里,他竟没有露出一丝胆怯的神情。看样子,他应该经历过不少类似的严峻场面了。

    相叶时之走到了一边,静静地看着事态的发展,内心同时也在思索到底是怎么回事。先上阵的是富樫,他不断地逼迫着对方,可这种直球攻势好像并没有什么进展。相叶时之一边思考着有没有将计就计的方法,一边试探性地开口试探道:“好吧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们就检验一下吧,把杯子给我。”

    终于明白了吗?络腮胡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准备把保温杯递过来。就在放手前的那一刻,他突然停下了动作,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

    “不行,先把俄国人叫来。”

    “俄国人?我们不知道有人叫这个绰号啊。”相叶时之的目光里带着疑问。

    “原来是这样,雇你们来的是买家那边的人啊。不管怎么样,如果不能保证拿到报酬,我就不会把水交给你们。”络腮胡把杯子放回到手提箱里,就在要关上盖子的时候,他突然换成了防备的姿势。

    这是因为,刚才还在质问络腮胡的富樫,像是要使出摔跤里的抱摔技巧似的,突然弓下身子冲了过来。

    战斗就这样突然开始了<footer>藏书网</footer>,旁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可作为被攻击目标的男子却非常冷静地应对着。他往右跨出一步闪开了身子,接着朝扑空的富樫的腹部狠狠地踹了一脚。富樫连呻吟都来不及发出,便倒在了地上,一脸痛苦。

    看着富樫在一瞬间就被对方解决了,相叶时之非常惊讶,不禁后退了几步。不过身边伙伴们的反应却正相反,福士他们一下子全都扑了上去,想要把对方制伏。

    “等一下。”相叶时之想要制止他们,同伴们却没有停下。

    络腮胡好像很习惯这种场面,他丝毫不在意自己身处劣势,只用了几分钟就把五个人全都收拾了。有的是被扫堂腿放倒的,有的是被手提箱砸到了头,福士他们一个接一个全都倒在了地上。

    最后,相叶时之反而陷入了和这位猛男一对一的困境。他心说不好,脸上却还挤出笑容来隐藏胆怯。这绝对不是自己能战胜的对手。他的大脑全速运转着,寻找着突破口。而络腮胡那边,一副好像只是刚做完热身运动而已的样子,脸上挂着自信的表情。

    “等一下。”络腮胡突然把食指放到嘴唇前,向他示意,“你先站在那边别动。”他把身子贴在了背后的墙上。

    “喂,什么意思啊!”相叶时之说。

    “嘘。”络腮胡竖起耳朵,在仔细地聆听着什么。好像是从隔壁房间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相叶时之咽了口口水,这不仅仅是因为紧张。这一刻时间好像突然停止了,他的身子刚要放松下来,一刹那却又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突然找到了扭转局面的方法。

    也许是因为正集中注意力听着隔壁说话的声音,络腮胡的视线在空中飘荡着。实力上的差距过于明显,所以他应该没有必要设下这样的陷阱。只能认为对方是真的大意了,对相叶时之来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把手伸进了牛仔短裤的口袋,握住了口袋里的房门钥匙。

    只有一次机会,失败了就全完了,只有这个办法了。

    相叶时之下定了决心,朝着络腮胡的后脑勺扔出了钥匙。虽然钥匙本身体积并不大,不过这家酒店的房门钥匙上还带着一个亚克力制的钥匙棒。

    毕竟以前曾经身为快速球的投手,如果全力投<kbd>99lib?</kbd>出的亚克力棒砸中他的后脑勺的话,应该也能让对方受到一定的伤害。

    但是,对方的经验显然相当丰富,他仿佛已经察觉到了这一切。络腮胡只是像做伸展运动一般轻微地缩了一下脖子,就躲过了这把迎面飞来的武器。

    不过,这些都在相叶时之的预料之中,他早就知道这次攻击是不会成功的。习惯了这种场面的对手肯定会躲过去,对,他一定会做出闪避的动作。

    相叶时之真正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在做出躲避动作的同时,也会露出可乘之机。相叶时之瞄准了这个时机,在扔出钥匙后便全力向前冲刺,就像身为投手看到对方打出触击球时的反应一样。

    钥匙棒撞到了墙上,然后掉在了地上。这时相叶时之猛地扑了上去,把络腮胡压在了身下。

    这就是他的组合式战术,更重要的是下一步。

    这时有两个选择:就这样抱住络腮胡并制伏他,或者抢下手提箱后迅速离开对方。

    相叶时之选择的是后者。

    络腮胡慢慢地站起了身。“明智的选择,”他说,“我最喜欢折断别人的手了,如果你继续采用那种半吊子的格斗技巧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地享受一下自己的兴趣的。”他抱着胳膊瞥了一眼相叶时之,补充道,“不过,我说的明智的选择是指,你现在马上把东西还给我,如果不交给我的话,你的左右两只手全都会被折断。会很痛,而且生活会不方便,我建议你不要尝试。”

    这种威吓只是佯攻,相叶时之感觉到了。正因为优势已经转到了自己这边,所以对方才会用语言威胁他。这家伙的弱点就是手提箱里的东西。这个骗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好像非常害怕那些不值一文的水被夺走。

    相叶时之突然发现,富樫唐突的进攻并不是毫无意义的。

    他的举动,让对方失去了锁上手提箱的机会。

    相叶时之看着对方,打开了箱子,从里面取出了保温杯,并迅速地拧开了盖子。

    “好好好,别这样啊,别冲动。”络腮胡脸上自信的神色消失了。随着杯子里的水一滴滴地落到地上,他的脸色变得非常痛苦,还伸出右手喊道“住手”。原来如此,如果这些水被倒掉的话,这个男人会很麻烦。看着他的样子,相叶时之觉得很有意思,于是把杯子更往下倾斜了一些。“住手!”络腮胡的声音更高了。这时富樫和福士他们终于爬了起来,开始嘲笑起他来。

    “你那些假冒的健康水就那么重要吗?柳崎的仇可不能这样就算报了。我们早就知道你不是个正经的家伙,你就别再演这么一出拙劣的戏了。”

    他们口中的骗子不耐烦地摇了摇头。富樫见状马上又摆出要打架的姿势,单手摩擦着胸口,嘴里不停地嘟囔着什么。此时,络腮胡却提出了休战申请。

    “先等一下,听我把话说完。不要再把水倒出来了。听见了吗?千万别再把水倒出来了!”

    什么嘛,有什么了不起的,相叶时之强忍着内心的愤怒。不过对方的语气如此强烈,他也确实感到不能再把杯子倾斜下去了。

    “听我说,这种无意义的争执对谁都没有意义。你们应该也已经发现了吧?我们都找错人了,所以才完全没法交流。”

    富樫和福士立刻准备回击,可相叶时之伸手挡住了他们。成功地制止了冲动的同伴们后,相叶时之冷静地问那个男人:“你说找错人了,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不过,我要去的应该是隔壁的房间。证据就是——你们过来听听那边的声音,隔壁说的是俄语。”

    他们几个交换了一下眼色,富樫和福士一脸不悦,但相叶时之突然想确认一下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把杯子交给富樫,命令络腮胡退到窗边,然后把耳朵贴到了墙上。“这是俄语吗?”相叶时之问。

    正如络腮胡所说的那样,隔壁房间确实传来一群外国人说话的声音。有时会有几个听起来像是英语的单词出现,那边的气氛好像也相当激烈。

    “那边是雇我做事的人。还有一帮人,就是说英语的那几个不知道来自哪国的人。他们今晚都是为了这场交易而聚到这里的。把交易的地点选在这里,应该是希望能混在今天参加宴会的人群里吧。在做了很多准备以后,今天终于要迎来最激动的环节了。可是,因为某个奇怪的原因,他们没法拿到最重要的东西,现在应该都很焦躁。”

    “最重要的东西?”

    “就是你们现在拿着的水。我是被隔壁的俄国人雇来的,他们的要求是把水带到这里。如果我不去的话,他们的交易就没法完成。就是这样。但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莫名其妙地搞错了。再顺便说一句,隔壁的那些人可不是你们这样的小混混能应付的。你们想不想知道,如果有人妨碍了他们的交易,他们会怎么对付你们呢?”

    “不、不用了。”

    “他们可什么都干得出来。听清楚了,他们什么都不怕,至少也会把你们都杀了。”

    虽然身边的伙伴都站了起来,可络腮胡的这些话,无疑让相叶时之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几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不知对方说的是事实,还是只是在故弄玄虚地吓唬自己而已。众人的视线不停地飘忽着,谁都说不出话来。

    这时,从掉在地上的手提箱里传来了震动的声音,房间里的所有人都一下子把头转向了那边。福士用脚踢开手提箱的盖子,发现一只手机正在箱子的一角剧烈地震动着,应该是有人打电话来。

    “看来隔壁也意识到找错人了。”络腮胡看起来有些慌张,不过还是很难分辨这究竟是他的真正想法,还是作为骗子的演技。

    福士捡起了那只还在震动着的手机,和相叶时之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他像拿着定时炸弹一般,飞快地把手机传了过去。相叶时之接到“炸弹”后,有些犹豫地走近了络腮胡。

    “你说他们也意识到找错人了,是什么意思?”

    “我没告诉你们吗,那边除了俄语和英语,刚才还传来了日语的惨叫。那个应该是你们要找的人吧?其实,那个人应该来这个房间,而我是应该去那边的。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们都走错了。”

    “徹,你这家伙!”相叶时之啧了一声,“你到底在搞什么?”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手机停止了震动。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气氛变得愈发诡异,导致众人思考的能力也变得越来越迟钝。络腮胡进一步逼迫他们说:“喂,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把手机交给我。要是我现在不马上回电话,你们就全都准备好下地狱吧。拖得越晚,情况会越糟。”

    络腮胡的眼中露出了些许焦急的神色,和他的从容表情形成了对比。他的举动好像是在暗示,如果无视这个电话的话,他的处境也会变得相当危险。

    “密码。”

    “你说什么?”

    “我问你密码是多少?”

    相叶时之按下了手机的电源键,屏幕上出现了解锁画面。

    “你想怎么样,给那边打电话吗?”

    “不,我只是不相信你而已。要是你用手机发出什么信号的话,我们可就麻烦了,所以由我们来操作。你把手放在身后,只能和对方对话。要是你搞什么鬼的话,我们就把剩下的水全部倒掉。好了,密码呢?赶紧告诉我。拖得越晚情况就会越糟,对你来说也是一样的吧。十秒钟内不说的话,我就把水倒掉了,那样你的报酬也就全泡汤了吧。”

    同时,富樫瞪着他,又把杯子慢慢地倾斜下去,继续威胁着络腮胡。“好像轻了不少啊。”富樫晃了晃杯子。刚刚还一脸从容的络腮胡马上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快点儿,<bdo>藏书网</bdo>密码是多少,赶紧说!”

    络腮胡好像终于死心了,他放弃般地吐出了四位数字。相叶时之立刻在手机上输入,屏幕上显示出解锁后的画面。

    “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想让我跟他们说什么?”

    “告诉他们,来交换人质。”如果这个络腮胡说的都是真的,那只要让这个男人拿着保温杯到隔壁,把那边的日本人换过来,一切就都能圆满地解决了。不,是不是能圆满地解决,相叶其实并没有把握。不过就算不是圆满的形式,也至少能以方形或是三角形的方式解决吧。

    “原来如此。”络腮胡默默念道,态度也变得顺从了。虽然看起来也有可能是在筹划什么阴谋,但此时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了。相叶时之拨出来电记录最上方的号码,同时选择了免提通话模式。

    一个说着类似俄语的人接了电话,相叶时之把手机放到了络腮胡的面前。

    络腮胡用英语说了几句,接电话的人也说起了英语,他们两人断断续续地交谈着。之所以断断续续的,好像是因为电话那头的人一直在征求同伴的意见。从他们对话的情况来看,之前这个络腮胡说的应该都不是故弄玄虚。我们可能已经站在那些很危险的家伙的敌对面了,就在相叶时之思索着这些的时候,络腮胡突然叫了他一声。

    “怎么了?”

    “那边好像让人质来说话了。”

    相叶时之和同伴们对视了一眼。虽然搞不清络腮胡的真实目的,但似乎也没有理由拒绝。从他的脸上倒是也看不出什么可疑的神情。

    相叶时之把手机屏幕扭向自己,电话上出现了一名中年日本男性的脸。

    相叶时之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那名中年男性的脸上有被水浸过的痕迹,表情也非常痛苦。他的预感马上得到了证实,那名中年男子大声吼了起来。

    “Help!Help!No water!No!Please,Ple<span class="" data-note="意思为:救命!救命!没有水!没有!拜托,拜……"></span>……”

    接着,手机屏幕上又出现了这样一幕:有人抓着中年男子的头发,毫不犹豫地把他的头浸到了放满水的浴缸里。中年男子虽然在拼命挣扎,但两旁有几只布满文身的手臂压制着他,所以也只是无谓的抵抗而已。水面上现出剧烈的波纹,还冒出不少气泡,中年男子的动作慢慢平静了。当他无法再动弹后,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哗啦啦的水流声。

    “妨碍了重要交易的人,就会被那样处理。即使并非是他的原因,但只要碍事了,下场就会是那样。”络腮胡淡淡地说道,像是在暗示自己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

    “喂,这样会死人的吧?他都一动不动了。相叶,这可不是开玩笑啊。怎么办?”在一旁看着手机屏幕的福士插嘴说道。

    相叶时之说不出话来。他的眼里也失去了自信,只能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这也是他第一次亲眼看见杀人的现场。

    虽然他们几个也想惩罚那个卖天然水的骗子,但从没想过那样做,也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来。这个场景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就像络腮胡所暗示的那样,隔壁的那些人可不是自己这样的小混混,而是职业犯罪组织,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相叶抬起头,看到手机的主人正看着自己。相叶啧了声嘴,问道:“你已经告诉他们了吗?你和我们就在隔壁的房间里。”

    对方笑着点了点头。他的神色让人意识到,事情正在向他所筹划的方向发展。

    最终还是被这家伙玩弄于股掌之间了吗?

    相叶时之突然愤怒起来,他把手机插进屁股后面的口袋里,接着从富樫手中取过保温杯。他怒视着络腮胡,毫不犹豫地把杯子倒转了过来,把里面的水倒得一干二净。

    络腮胡瞪大了眼睛,一副张口结舌的样子。看着他这副样子,相叶时之感觉稍微爽快了些。不过,那个男人只沉默了几秒钟而已。

    “你们真是蠢得无药可救,是你们自己放弃了逃命的机会。你们现在已经是被赶到口袋里的老鼠,马上就会被一网打尽。接着你们就会享受到各种折磨的手段,到最后只能像老鼠一样吱吱吱地惨叫。”

    相叶时之的怒火一下子又涌了上来,他突然想把那只手机狠狠地砸在地上。他把右手伸到了身后,感觉就像在拔枪,又突然停下了动作。络腮胡已摆出迎战的姿势,相叶时之见状,在心里轻蔑地说道,这家伙果然是个骗子。

    “现在对你来说应该已是无可挽回的局面了,可你却还那么轻松,这也太奇怪了吧?理由我大概已经知道了。那些水只是伪装吧?就算是很珍贵的水,如此拼命也太奇怪了。现在连依云水都能在便利店里轻易买到了。那些水,最多也就是样本吧?你想让我们觉得那是非常重要的水,而真正的目标,应该是手机里的信息才对。”相叶时之坚定地说道,并把手机举到了面前。

    这时,络腮胡突然像已经预料到了一般冲了过来。他的步伐像拳击手那样轻快,左手挥出一记刺拳,并迅速扣住了相叶时之的右手手腕。相叶时之也开始应战,两人扭打在了一起。

    “跟你们这些小混混说得再多也只是对牛弹琴。想要钱的话,就去做中彩票的梦好了,这东西的价值可没有那么简单。”

    没有那么简单,就是说这东西的价值要超过中彩票吗?相叶时之自顾自地想道,他的内心一下子膨胀了起来。“这些水是不是能证明那边的河里有沙金?”他开始兴奋起来,脑中不停地蹦出各种联想,“是不是那里有德川家族的宝藏之类的东西?”

    就在他胡说八道的时候,身体已被对方压制住,还被向后拽出好几米。不只是瞬间的爆发力,络腮胡手上的力量也很了得。当相叶时之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拽到了起居室外面。

    两人移动到了房门附近,两旁分别是壁橱和墙壁。因为地方太狭窄,富樫和福士无法来帮忙。也就是说,原本对络腮胡不利的局面顷刻间扭转了。

    就在此时,事态又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外面突然有了动静,传来一阵粗暴的敲门声。那声音很不友好,咚咚咚咚,猛烈的敲门声让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络腮胡迅速地行动了起来,就像他所计划的那样,把同伴引到敌人阵地的战术轻易地成功了。就在敲门声响起的那一刻,络腮胡迅速地摆脱了相叶时之,冲过去打开了门,把走廊上的三名外国男人带进了房间。

    一个人都这么不好对付,现在敌人一下子增加到了四个。那三个外国人的身材都是瘦长型,相貌都很凶狠,目光也异常冷酷。其中一人手里拎着一只袜子,里面好像塞着肥皂之类的东西,应该是用来当武器的吧。

    相叶时之的目光和一名卷着袖子的敌人交汇了,他的手上有几处字母文身。这就是刚才在卫生间里把那个中年男子杀死的那双手吧,相叶时之不禁屏住了呼吸。这个对手很可怕,真的太可怕了。他明白自己一个人肯定束手无策,只能慢慢地退回到同伴们所在的起居室。

    “不好意思,是我失误了,完全判断错了形势。”回到了同伴身边的相叶时之瞪着那四个像门卫一样堵住道路的敌人,向身边的伙伴小声致歉。

    又是我的错,这一句相叶时之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补充道。又是我在关键时刻判断错了形势,我的人生真是像狗屎一样,判断永远是错的。每次都这样,我自己都已经厌烦了,为什么我总是错的?为什么每次到最后我都要这样责骂自己呢?

    虽然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上,可五名同伴却都很平静。富樫凑到相叶时之的耳边,悄悄地对他说:“别担心,我给徹拨电话了,他应该能明白的。”

    这时,富樫正在背后偷偷地用手机给田中徹打电话。相叶时之明白过来以后,跟同伴们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只能相信田中徹,等待着事态的发展了。现在最重要的一点是<figure>.99lib.</figure>,守护住手机这份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

    “巧合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不知道这句话最早是谁说的。不过我今天才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络腮胡夺回了现场的主导权,他用手指着相叶时之,缓缓地说道,“没想到相邻的两个房间里都在做水的生意。而且不知道是谁的恶作剧,让两边的人搞错了房间号。这个令人气愤的巧合,想必让你们筋疲力尽了吧?你们已经很努力了,差不多也该投降了吧?怎么样?你们自己选择吧。现在马上把手机还给我的话,我就可以把你们都放了。我不骗你们,可以让你们毫发无损地离开,所以就别再给我添麻烦了。如果你们耍什么花招的话,可再也没人会跟你们这样对话了。你们所有的人,都会被扔到一个无法用语言沟通的世界里,遭受非人的待遇。到那时候,就没人对你们这么客气了。”

    络腮胡滔滔不绝地说着,这算是常用的恐吓手段了,看来他想尽快把事情解决。或者,又是我的判断有问题吗?相叶时之有些自暴自弃,他准备再赌一次。

    那个男人没有选择马上用武力解决,大概是因为不想把事情搞大吧。所以应该还有可乘之机,相叶时之准备继续用对话来争取时间。可是,富樫和福士抢先开了口,一脸不屑地挑衅起对方了。

    “好吧,看来还是得让你们像老鼠一样吱吱惨叫。”络腮胡叹了口气,小声地说道。

    他摊了摊手,身旁的文身男和另一个相貌可怕的家伙一起走上前来。他们都已经明白谁是应该最先对付的对象,于是径直向相叶时之走了过来。

    五名伙伴见状,迅速用胳膊筑起一道屏障,把相叶时之保护了起来。

    首先是五对二的较量。场面立刻变得跟相扑练习场一般喧闹,双方大叫着扭成一团。这时第三名外国人也冲了上来,五人<var>九九藏书</var>组成的防御网眼看就要被冲破了。“相叶,你赶紧先走吧。”富樫催促道,福士也回过身来推了他一把,相叶时之便从混乱的战场里脱身出来了。

    但还有络腮胡在等着他。络腮胡拿着手提箱作为武器,不怀好意地笑着说:“我来完成刚才的约定吧,把你的两条手臂卸下来。从哪边开始呢?”

    即使听到这样的威胁,相叶时之也没有交出手机的意思,还逞强地说:“没事没事,我可是那美克星人<span class="" data-note="漫画《七龙珠》里的一个外星种族,拥有千里眼、顺风耳、身体变大变小、器官重生等特异功能。"></span>,就算掉了一两只手臂,也会马上重新长出来的。”

    但就在他的面前,同伴们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地上。看到这一幕,相叶时之开始茫然起来,有点想要投降了。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结果只能被全灭。只有把这个交出去了吗?相叶时之毫无对策,只好把右手慢慢地插进屁股后面的口袋里。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接着许多人一同涌了进来。

    冲进起居室里的是两名保安和两名酒店工作人员。四个人像是想要平息这场骚动,一边说着恭敬的话语,一边努力拉开扭打在一起的八个人。

    看到有穿着制服的人员介入,三个外国人马上转变了态度。他们全都装出喝醉了的样子,口中努力挤出几个英语单词,好像在说自己是被别人带到这里来的受害者。

    在赶来的酒店工作人员里,有田中徹。

    “有什么话到警卫室去说吧。”田中徹一脸平静,语气却很严肃,他把老朋友们也都赶到了走廊里。看到相叶时之走到了走廊里,有个外国人想偷偷地跟上他。这时田中徹立刻站到了他们中间,用英语说着什么,还冲着那人的脸打了个喷嚏。

    从混乱中心脱身出来的络腮胡,因为房间里涌入了太多人,而被逼到了房间的角落里,无法随心所欲地行动。酒店工作人员还一对一地贴身站着,控制了所有人的行动,让他无法马上离开房间。当他走出房间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再也找不到那个身穿保龄球衫的身影了。

    发现对方已经拿着手机逃走了之后,络腮胡一脸痛苦地和俄国雇主对视了一眼。四个人都摇了摇头,一副困窘的样子,然后迅速地跑进了“1116室”,交易对象还在那里等着他们。

百度搜索 霹雳队长 天涯 霹雳队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霹雳队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伊坂幸太郎 阿部和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坂幸太郎 阿部和重并收藏霹雳队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