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广重事件 天涯 广重事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从北山形的站点等了超过半个小时,才换乘上奥羽本线,抵达天童倒也才下<bdi>九九藏书</bdi>午四点多一点儿,不过,车站里照样已经亮了灯。

    “这座车站真小。”杉原允说着,率先下到了月台。

    天童市的人口大约五万,作为地方城市规模尚可。拿这座车站给五万人口的城市当门面,未免就太小了。

    “看到站前广场,你会更失望呢。”津田良平笑着继续道,“因为扩路施工的关系,被破坏的建筑物很多,就跟凭空消失一样。加上车站远离主干道,就更加明显了。”

    “旅馆距离市区远吗?”

    “是住鹤屋旅馆吧,它就在市中心。”

    “不说是温泉旅馆吗?”杉原允回过头来,向津田良平求证。

    “天童温泉就在城市中心,确实在全国都很少见。这里原本是个有驿站的村镇,发展成商业城市之后,这才发现了温泉。从这层意义上说,这里也是个有趣的地方。”津田良平<abbr>九九藏书</abbr>微笑着介绍说,“跟普通的地方城市相比,天童的酒馆要多得多,娱乐设施也是一应俱全,另外还有山区温泉小镇里,所没有的百货商店和超市。”

    “原来如此,等于说双方的强项全都占齐了。”杉原允点头笑着说,“可以穿着旅馆的浴衣,去酒馆或者超市买东西,岂不是很方便。”

    “这话可不敢苟同啊。”塔马双太郎被杉原允的异想天开逗笑了。

    “可别小看我这个点子,旅馆自动贩卖机里头的啤酒贵死人。要是不够喝了,就悄悄去普通的酒馆买,用提包啥的装起来,就不会被发现了。”

    “这种大冬天的晚上?还穿着浴衣、带着提包出门?恕我无法奉陪。”

    “呃……也是哦。”杉原允也意识到,这种打扮有多么奇怪了。

    “而且你贵为赞助商,说话却这么小气,为难的是我们啊。看来以后吃饭只准你添两碗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杉原允笑道。

    “谁跟你打哈哈了,津田也要改主意了。”

    “请您别上心。”杉原允连忙向津田良平赔不是。

    津田良平的父亲老家就在天童,津田本来打算去那儿住,但杉原说机会难得,便邀请他一起住进了温泉旅馆。

    “抱歉抱歉,不小心就暴露本性了。”杉原允大大咧咧地笑着说,“这回取材的经费充足,还请二位在旅馆的自动贩卖机上,爱买多少就买多少。”

    “又瞎说些有的没的。”塔马双太郎已经懒得搭理他了。

    “令尊的老家在城里吗?”走出检票口后,杉原允向津田良平打听了起来。

    “虽说是在城中心,不过跟温泉街方向相反,是在田鹤町。出站之后往右一直走……步行大概十来分钟吧。”

    “你跟家里联系过了?”

    “还没有呢。”津田良平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是打算跟二位的取材结束之后,回家去住上一晚,不过,我随时都可以联系,不着急这一会儿。”

    “那里是你父亲和兄长一家的住处吧?”

    “是的,还有一个名叫真苍的任性表妹。老家从袓父那一代起,就都从事教育工作,表妹最后也在天童的高中教体育。”

    “表妹啊……名字是怎么写?”

    “真实的真,草字头的苍。”

    “教体育的女老师啊,一定很精神吧。”

    “不如介绍给二位认识吧。”津田良平笑着说,“她都二十六岁了还没对象,由我这个当哥哥的说,可能有些奇怪,真苍是个美人胚子,只要把争强好胜的脾气改一改……”

    “哈,突然值得期待了。”杉原允半途来了精神。

    一行人来到了下榻之处。这是一座洋溢着豪华、潇洒气氛的旅店,宽敞的中庭,被井字形的两层建筑围绕着。不同于地价便宜的乡村温泉点,在闹市中心修建全都只有两层的建筑,实在是有些浪费了。

    放眼望去,跟鹤屋相邻的旅店,大半都是跟六七层的公寓楼相似的外观。照今天的介绍,鹤屋的格调在整个天童,都是数一数二的了;看来饭菜也值得期待。杉原允因为职业使然,住过很多旅店,对一成不变的菜单已经腻味了。

    “今天晚上就能看到绘画日记吗?”进行入住登记时,塔马双太郎问道。

    “应该没有问题,虽然还没有联系对方,不过,就算主人不在,家里肯定也有人。”津田良平打了包票。

    “农家的话应该很远吧?”

    “袓上虽然是大地主,现在的主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从这儿开车很快就到。”

    “那就晚饭之前去吧,等洗完澡、换了浴衣,就懒得出门了。”

    “好的,这就打电话。”

    津田良平说完,就开始寻找公用电话,塔马双太郎苦笑着告诉他,回房间再打就行。

    过了一会儿,津田良平沉着脸回到房间。虽然房间里也有电话,但是,他不知道对方的号码,就下楼去大堂打了公用电话,那儿有天童的电话簿。

    “怎么了,<code>九九藏书</code>家里没人?”

    “说是卖掉了。”津田良平面露难色。

    “卖了?绘画日记?”

    “嗯,而旦就在大约一个星期以前。”

    塔马双太郎哑然。

    “真是难以置信,物主明明拍着胸脯,说过绝对不卖的。”

    “是被东京的业者买走了?”

    “塔马先生肯定也知道那<tt></tt>人。是上野美术俱乐部的……”

    “什么,是岛崎直哉吗?!……”

    塔马双太郎顿失从容,杉原允也是一阵呻吟。

    “怎么偏偏是岛崎直哉哟?!……”

    岛崎直哉或许的确可以,归为美术商之列,不过他的工作,主要是浮世绘复制版画的买卖。他以地方百货商场为舞台,摆出手工印刷的复制品,进行高价贩卖,而且,他故意让客人误以为,那是印刷年代久远的真迹,着实是个劣质商人。

    话虽如此,他又并非一介骗子,在展销会一角明确标示示了,这是“由真正的木版印刷的艺术品”。假如标价四五千日元,绝大部分对浮世绘一无所知的顾客,也会看出这只是复制品,但岛崎直哉的定价,都是在五、六万日元左右,如此一来,十个人里头就有三、四个人,会误以为是真迹,岛崎瞄准的就是这些人。

    就算之后被揭穿是复制品,也奈何不了岛崎。岛崎声称他开出的是连画带框的价格,仔细一看明细,又确实写着含画框。假如花六万买了一副画,其中四万八都是画框钱。就算嚷着上当受骗,实际市场上的画框,确实值这个价。

    其实,他卖的画框的进价,只有市场价的十分之一左右,是岛崎直哉从所谓廉价店的折扣商手里,低价购入的东西;不如说他真正的目的,是利用浮世绘的复制品来倒卖画框。普通人很少有浮世绘方面的知识,岛崎直哉的生意,就是利用这一点。

    “这下变得麻烦了。”

    杉原允当然也听过对岛崎直哉的恶评,这下也皱起了眉头。

    “这人精得很,买下日记的目的,肯定不是立刻转手。之前他想制作,面向外国人的浮世绘目录,到大学硏究室找过我……”塔马双太郎回想起岛崎自信满满的表情,叹息着说,“他是个很难对付的男人,脑子也转得快,远比那些蹩脚的硏究者敏锐。”

    虽然塔马双太郎没有对津田良平和杉原允提起,正是因为那个时候,自己跟岛崎直哉讨论了外国人和日本人,对美术品的不同视点,以及对颜色感知上的差异,他才获得灵感,拆穿了葛饰北斋的赝品。

    “摊上岛崎那家伙就太糟糕了,如果绘画日记成了那家伙的所有物……总编也要避嫌。”杉原允忍不住咂了咂舌,“要是大张旗鼓地做特辑,结果被商业利益利用,那谁受得了。如果读者误以为,我们杂志和上野美术俱乐部有勾结,也是一件头疼的事。总编一听岛崎直哉的名字,就会撤销这回的策划。”杉原当真铁青了脸。

    “你的意思是:你们不打算登日记插图了吗?”塔马双太郎求证道。

    “没办法啊。如果岛崎立刻转手还好……”杉原允叹息着,略一沉吟,忽然一个激灵,“会不会是我们这策划被岛崎知道了?于是他行先一步,到天童下了手。那家伙绝对做得出来。”

    “岛崎直哉还没有愚蠢到这种程度。”塔马双太郎当即否定了杉原允的推测,“他很清楚,自己在业界的地位和<u>99lib?</u>评价,也明白如果被知道,是他得到了那本日记,《美术现代》甚至可能终止整个特辑。不过……就如你说,有充分的可能认为,岛崎直哉知道这回的策划。”

    “怎么听着挺矛盾啊。”杉原允歪了歪头,疑惑地说。

    “现在那本绘画日记确实不值钱,可是一旦在《美术现代》杂志上做了特辑,价值就会飞升不知多少倍,岛崎就是出于这种担心,才先下手为强。看《美之华》那个态度,物主还意识不到日记的真正价值,趁现在价钱便宜,赶紧低价拿下。”

    “这倒说得通。”杉原允点了点头。

    “虽然说服力多少要弱一些,不过就算没有绘画日记,也能展开对天童广重的调查。没有什么好担心。”塔马双太郎打消了杉原的不安。

    “只是遗憾看不到实物了。”杉原允叹息一声。

    “不……实物的话,应该能够看到。”津田良平突然说,他的话让二人大感意外。

    “岛崎先生还在天童。”

    “嚯……他留在天童干嘛?”

    “有一家名叫‘长崎屋’的百货商场,从三、四天前,就在举办浮世绘的展销会。”

    “原来如此……所以他才来天童啊。”杉原允笑着点了点头,“既然买下那本日记,是在一个星期之前,他应该是提前来,做会场布置之类的准备吧。”

    “我也是这么想。”津田良平点头说道,“复制版画的重点是歌川广重,岛崎先生会对日记感兴趣,也是理所当然吧。反正都到了天童,索性就去拜访一下物主吧。”

    “你怎么打算?”杉原允询问塔马双太郎的意见。

    “只能到展销会现场,去拜会岛崎直哉了,当然不是去吵架。也欢迎杉原你同行。展销会开到几点?”

    塔马双太郎看了看表,已经快晚上五点了。

    “商场应该六点关门吧。”杉原允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看到塔马跟我同时出现,那家伙肯定会吓一大跳吧……津田跟他见过面没有?”

    “在盛冈也开过展销会,那时候受邀吃了顿饭……”

    “真是个无懈可击的男人,怕被津田揭穿骗局,就先下手笼络人心。”

    “我并没有那种力量,就算说了也没有人会信。”

    “那家伙就总靠这样侥幸过关。津田对自己的评价实在太低了,你说是吧?”

    塔马双太郎也点头赞同杉原允的话。

    “岛崎买下那本绘画日记,结果不就说明,他相信你的眼光吗。”

    津田良平顿时沉默不语。

    “倒是你自己,最不清楚自己所处的高度。”杉原允笑着说,“自从北斋那件事之后,你作为研究者的信用度,就‘唰’地升到了飞跃性的高度。所以《美之华》才会上门邀稿,我们杂志也放心地让你放手做特辑。”

    “就杉原先生来说,真是含蓄的说辞。不清楚自己所处的高度啊……”塔马双太郎重复道。

    “话说回来,岛崎到底开了什么价?”杉原允无视塔马双太郎的调侃,向津田良平认真地问道。

    “物主原本斩钉截铁地说了不卖,能让他反悔,肯定是相当可观的报价。”

    “我想也是,这也是我感兴趣的问题。”塔马双太郎说着,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百度搜索 广重事件 天涯 广重事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广重事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高桥克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桥克彦并收藏广重事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