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广重事件 天涯 广重事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个月后的二月中旬。

    日历上还是严冬,不过,新干线窗外的田原风景,已经难以看见积雪了。塔马双太郎和杉原允二人再次做火车驶往东北,目的地正是天童。他们约好在仙台跟津田良平汇合。

    “看来到七七反而会难过啊。十来天前听声音还挺精神的,昨天再跟他联络,似乎又消沉起来了。”快到仙台时,杉原允叹道。

    “我们觉得已经过了四十九天,但是对津田先生来说,却是才过了四十九天而已。”塔马双太郎合上文库本答道,“之前你以为他精神,那都是他强装出来的。”

    塔马双太郎看的是一本厚厚的希腊悲剧合集。或许旁人会想,专攻江户风俗史的塔马双太郎,怎么会看这种怪书,但是,他也并非总读这类,或许只是想在旅行时,读一些和工作无关的东西吧。

    “不过说实话,津田先生的论文,简直太有冲击性了,那天听他说时,完全没有想到有这么厉害。编辑部内也是一致好评,知道我跟他有交情的同事,都惋惜怎么会在《美之华》发表呢。”

    “不过托你的福,才能顺利通过续篇的策划吧。不管怎么说,这成了最近的大话题啊。”

    “他很有运气,当然也有过人的分析能力。按他的年纪看,是相当了不得了……”杉原允赞叹地点了点头,“不过,他果然还是走运,不都说运气也是才能的一种吗。”

    “走运啊……”塔马双太郎神色复杂地点了点头。

    津田良平确实解开了东洲斋写乐和葛饰北斋的生平之谜,然而作为代价,他失去了太多的人。在塔马双太郎看来,毋宁说他是个不走运的男人。

    “我当然明白塔马先生的意思,写乐也好、北斋也好,都是设计好的赝品。不过他也因此,得到了解开谜团的提示,这毕竟<figure></figure>是事实吧?也该算走运的一种吧……”

    “或许吧。”塔马双太郎也点头承认这一点。

    世界上确实存在运气好到难以置信的人,施里曼<span class="" data-note="海因里希·施里黌(Heinrich Schliemann,1822-1890),德国商人、业余考古爱好者,自幼家境贫寒,14岁时便辍学在杂货铺当学徒工。但施里曼自幼向往铁马金戈的特洛耶疆场,陶醉于铿锵悦耳的荷马诗篇,决心有朝一日探挖古迹,寻找出化为废墟的特洛伊故城。经过艰难险阻,重重曲折,他经商致富,并通过勤奋自学,掌握了德语、英语,法语,荷兰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俄语,瑞典语,波兰语,希腊语、拉丁语,波斯语、阿拉伯语、土耳其语等18种语言。1870年由新婚妻子希腊少女索菲娅陪同,出资雇工,在达达尼尔海峡附近土耳其境内的希沙里克山丘,开始考古发掘。时光流逝,寒暑三易,他们发现了多层城墙遗址,并终于在一座地下古建筑物的围墙附近掘出了大量珍贵的金银制作器皿,仅一顶金冕就由16353个金片和金箔组成。施里曼兴奋地宣布,他发现了特洛耶国王普里阿姆的宝藏。1876年,施里曼再接再厉,在希腊的伯罗奔尼撒半岛迈锡尼遗址的狮子门内侧展开发掘工作,迅即发现了共计6座竖井墓的墓葬圈,墓内有无数精美的器物。例如,镶嵌黄金、凹刻猎狮图的青铜匕首,有两个手把、把上各有鸽子相对的高脚金杯,等等。特别是男尸脸罩金面具,胸覆金片,女尸佩戴金冠和其他金制首饰,童尸裹于金叶片内。珠光宝气,遍地黄金。啊,史诗不正是称迈锡尼为“富有黄金的迈锡尼”吗?面对一具在黄金面具下保存完好的男性尸体,施里曼电告希腊国王:“我凝视着阿伽门农的脸膛。”1884年,施里曼在史诗所说的“大城墙的梯林斯”遗址,发现了位于坚固雄伟的城堡内的宫殿残迹。它的正厅、门廊、庭院和整个轮廓与荷马诗中描述的奥德修斯等人的王宫非常相似。特洛耶的发掘继续多次进行,一共挖出了9层遗址,所谓“普里阿姆宝藏”存在于从底层往上数的第2层。1894年后,施里曼的亲密助手窦普菲德认为第6层才是爆发特洛伊战争的普里阿姆的城市,而施里曼发现宝藏的第2层则要年代久远得多。他的成就举世瞩目,它证实了荷马史诗所说的特洛伊和迈锡尼古国的真实存在,揭开了希腊远古历史的新的重要篇章,为荷马考古奠定基础。"></span>就是其一。成功发掘出特洛伊古城遗址,已经为他赢得了充分的荣誉,哪里知道没过几年,又被他找到了阿伽门农<span class="" data-note="阿伽门农(希腊文:?γαμ?μνων;拉丁字母转写:Agamemnon,意为“坚定不移”),希腊迈锡尼国王,希腊诸王之王,阿特柔斯之子。特洛伊战争是因为他想称霸爱琴海,他的弟弟墨涅拉俄斯的妻子海伦,被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拐走只是导火线,在战争中,他也成为希腊联合远征军统帅。战争胜利后,他顺利回到家乡,然而他的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对于阿伽门农在出征时因得罪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而以长女伊菲革涅亚献祭之事怀恨在心,便与情人埃癸斯托斯一起谋害了他。荷马史诗《奥德赛》中,奥德修斯在魔法师喀耳刻的帮助下前往冥府询问路途吉凶,曾在该处遇见阿伽门农的灵魂。当时阿伽门农还发出“宁在凡间为奴,不在冥界为王”的感慨。"></span>之墓。最终人们把施里曼的成功,归结为对史料和历史的分析能力,不过,就算说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靠运气得来的也绝不为过。<abbr></abbr>

    “这一回津田良平的发现,不也是一种运气吗?……因为他父亲恰好是天童出身。”杉原允据理力争,“就算是绘画日记的藏家,百分之百确定是歌川广重的真迹,专程跑到东京去做鉴定,这也太麻烦了。得知熟人的儿子,正好是浮世绘研究者,肯定会想着先把东西拿给他看嘛。这不叫硏究者的运气,还能说是什么。”

    “绘画日记啊……确实意外,没想到津田先生,还有那种杀手锏。”

    “是吧。没想到津田先生,也是挺坏心眼子的,有好东西也不急着说,肯定是想让你吓一跳。”

    “不好说,或许他是考虑到,自己还没有看见实物,贸然说出来,会让我起疑吧。”塔马双太郎轻轻摇了摇头,“广重的绘画日记,从前也引起过很大争论,也可能他是想避开无谓的议论吧。”

    “绘画日记这种东西,能够值多少钱?”杉原允很财迷地问道。

    “不清楚,<a href="https://.99di/character/653e.html" target="_blank">放</a>到拍卖会上,或许会开出相当高的价格吧……”塔马双太郎摇着头说,“不过,收藏家并没有转手的意思吧?站在局外讨论价值云云,只是白搭。”

    “相当高的价码啊,三千万左右?虽然全都是简单的素描,不过,怎么说也有超过三十幅。听说歌川广重的手绘,最低也是一幅八、九十万。”

    “成册的绘画日记,打散了就没有价值了,结果也只能整本买卖。这样算来……最多也就七八百万吧。反正三千万是不可能了。”

    “什么啊,就值七八百万啊。”

    这价钱在市中心,连一坪地都买不到,杉原允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价码岂不是连我也买得起。当然,必须做好贷款十年的觉悟就是了。”

    “所以说,这东西一代一代传下来,也没有人打算卖掉。古董商的报价还要更低,恐怕没有人愿意只为三百来万,就把歌川广重的绘画日记给转手吧。”塔马双太郎冷笑着说,“而且,物主一点儿不为钱发愁,这一家人是大农户,随便卖一小块地,也能够值个好几千万元。眼下就是这么个时代,说怪也确实怪。”

    “可不是嘛。土地、农田又不会消失不见,比较起来,美术品倒是随时都有消失的危险,不是更加稀罕吗。”

    “普通人的想法正好相反,正因为土地、农田不会消失,所以才更加安全。”

    “唉,反正我这一辈子,是跟置办房产无缘了,天天望着东京的脏土地,能有什么乐趣呢?还不如把买房子的钱,挥霍到别的地方才更正确。”

    “也得你先攒够在市中心买房的钱才行。”

    塔马双太郎的挖苦,让杉原允苦笑起来:“既然知道绘画日记值不了钱,至少解开了一个谜。”

    “解开了什么谜?”塔马双太郎很意外地问道。

    “是说《美之华》啦。新发现的绘画日记,对美术杂志来说,肯定是个大噱头,可是《美之华》给的彩页却少得可怜。而且,也没有全部介绍,只选取了跟津田良平先生的论文,有关的那一部分。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想留到之后,再做大型特辑,结果也没有动静,编辑部里还笑话他们浪费呢。看来是因为作品不值钱,就被总编辑砍掉了吧。那家杂志社本来口碑就不好。”

    “有谣言说他们赚佣金?”

    “才不是谣言,就是事实,要不然在这年头,发行量才三、四千册的杂志,怎么可能经营得下去。他家社长倒是接人待物都很不错,给人的印象不坏。是掌握关系的美术商不好。本来只是单纯的广告页,却打着名作介绍或者特辑报道的幌子,宣传自己家店里的商品。不知道内情的客人,一读这些软文就信以为真,大家都会认为,在专业杂志上,得到称赞的商品,一定不会有假吧。那都是挺早之前了,《美之华》做过一期唐三彩<kbd></kbd>特辑。”

    塔马双太郎也点了点头。

    “内容是以国立博物馆,和著名美术馆的藏品为中心,也算值得一读,文章作者也是这方面的专家。”杉原允皱着眉头说道,“可是呢,就在彩页里,混进了一件美术商持有的商品,号称是私人收藏。”

    “做特辑的目的,就是为了出售那件商品吧。”

    “据说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那件东西就以快一亿元的价格被买走了。按照特辑的规格,确实会以为,那是国宝级的藏品。具休金额是不知道,但我听说《美之华》得了相当一部分。按照业内的传言,那美术商<tt>藏书网</tt>的进货价格,还不到一千万元,给个两、三千万当佣金,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同一个圈子里的流言,难免夸大其词。不过……就算打个对折,无疑也是大数目。”

    “就算是流言……也不能原谅。”杉原允苦笑着说,“现在把《美之华》视为奸商御用杂志的人,是越来越多了,甚至还波及到我们那本杂志,被人指指点点呢。”

    “原来如此,难怪你听说津田先生,是给那家杂志写论文的时候,心里会不满意。”

    “当然,并不是全部文章都是广告,美术商也没有这么愚蠢,就是偶一为之才有奇效,实际上是正经文章占多数吧。”杉原允斟酌着词语,惋惜地叹息着,“可是,怎么偏偏就是津田先生,我不能不多想。他对这个圏子不熟悉,恐怕单纯地以为,那是个发表论文的地方吧。”

    “嗯,确实有可能。”塔马双太郎笑了。

    “听他说是约稿,我心都凉了,还以为肯定是打着论文的幌子,让他写什么软文呢,可是看内容又很正经。要不是塔马先生说绘画日记不值钱,我还一直想不透呢,总觉着是为了高价倒卖日记,才利用津田先生写论文呢。可是,如果重点是日记,配图介绍却那么少。不过……”

    杉原允说到这里,突然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塔马双太郎好奇地看着杉原允。

    “做着说明,我才忽然察觉到,”杉原眼中疑色渐浓,“既然是约稿……绘画日记又该怎么解释?”

    “你是想说,那是由谁发现的吧。”

    “你不觉得奇怪吗?读了那篇论文,很明显,发现者就是津田先生。”杉原允很认真地说,“总不可能在约稿的时候,《美之华》编辑部就预测到,他会发现日记吧?那么,他们到底是跟津田先生约了什么稿?”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塔马双太郎呵呵地笑了,“我没有贬低津田先生的意思,不过……《美之华》多半是为了凑页数,才委托他写论文的吧。如果是歌川广重的话,不管找谁来写,都能写得像模像样,之后再随便找几张作品,贴上去就成了。”

    杉原允顿时哑然。

    “可是,津田先生显然用功过头了,这也跟他的父亲是天童人有关。简单地来说,他是完成了远远超出《美之华》预期的工作,或许是久违的论文委托,让他干劲十足吧,结果还发现了不为人知的绘画日记。”塔马双太郎苦笑着,“可是呢,《美之华》并没有抱过多的期待。如果是物主有意通过《美之华》,出售那些日记,估计会制作更加气派的特辑吧,然而物主并不打算出售,于是杂志方就决定,先观察一下读者的反响。这样分析下来没错吧?当然,前提是《美之华》如你所说,是个利益优先的杂志社。”

    “原来如此,”杉原允也想通了,“肯定没错。那种杂志社,多半不会考虑发现绘画日记的意义。”

    “《美术现代》也是半斤八两。如果那本绘画日记,能够全面解决天童藩和歌川广重的联系倒好,可是,现阶段津田先生自己也在头痛,真正的解谜现在才开始。另外,正是因为是在《美之华》上发表,才能够先把论文登了再说。换到《美术现代》杂志,恐怕只能往后延吧,在结果还不明朗的情况下,是不会做特辑的。”

    “嗯,确实有道理。”杉原允也不避讳地点了点头。

    “而且,日记是真是假,还有待商榷。”

    “不会有假。”

    “你倒是简简单单就敢下结论啊。”

    “因为现在知道,卖给古董商只值两、三百万啊,那本日记有超过三十幅插画,没有人会为了这点儿小钱去造假。要知道,用心制作的赝品,一幅就能卖出超过一、两万元呢。而且,要伪造绘画日记,需要做很多的调查,麻烦得很。而且涉及日期之类,只要有一处不自然,立刻就会被识破,辛苦制作出来的三十幅画,也全都白搭了。还是用普通的手绘,赚钱更安全实在。”

    “看来你也大致能够读懂,造假者的心理了,真是一大进步。”塔马双太郎打趣道。

    “你觉得那些日记有鬼?”杉原允反问塔马双太郎质疑的根据。

    “并没有根据。光凭杂志上面那么小的插图,什么都没有办法说。不过,手绘跟版画不同,首先就要质疑真假……之前我才批评,有的研究者一听是手绘,就要质疑那是赝品,结果自己也一样,真是没有原则啊。”塔马双太郎冲自己苦笑起来,“既然是津田先生,肯定就没有问题了,他就算被设计,也不会写软文。连他都判断是真迹,估计就不<details>99lib?</details>会错。”

    “我也有同感。我不懂看画那一套,只能听别人怎么说……”杉原允点着头说,“既然津田先生说是真的,那我就放心了,否则也不会有续篇的计划。”

    “就是这样。看来我也进入鸡蛋里头挑骨头的老境了。美术品的鉴定,说到底其实是对人的信任。我们要是胡乱起疑,就太对不起津田先生了,真怪我穷操心。”

    塔马双太郎爽朗地摇了摇头。想必津田良平这个时候,正在仙台站等着他们吧。

百度搜索 广重事件 天涯 广重事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广重事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高桥克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桥克彦并收藏广重事件最新章节